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朝阳郡主-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五章 朝阳郡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就是那么一瞬间,陆长生脸上的表情就变了。

    柔和褪去,只余清冷。

    童童差不多是直接从自己的位子上面跳了起来,小声音都给吓变了。

    “是是是朝阳郡主!少爷啊,是那个女人来了!”

    宁清秋抿着唇,水眸淡淡,带着点好奇的打量看了过去。

    人未到,声先至。

    雨中迷离的水珠连成线,远远地看不清来人。

    却第一眼,就能感到对方的明亮光耀。

    渐渐地,她走进了。

    那是一个极度美艳的女人,妩媚的妖娆的,带着明艳如烈火般的光芒。

    旭日东升,所以叫做朝阳吗?

    朝阳一席大红色的精致衣袍,上面是金丝绣成的凤凰,裙摆极长,却被灵气半托于空,在风中飞舞,半点儿没有被那外界的烟雨沾湿。

    眉心一点红莲印记,实在是夺人眼球。

    朝阳郡主脸上带着冰冷的笑,看着宁清秋的眼神就跟要杀人似的。

    简直是让人不寒而栗。

    宁清秋不自觉的皱起了一双纤眉。

    眸中闪过一点光亮。

    这女人,该不会是误会了什么了吧?

    这眼神,就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即视感啊

    她声音本是十分柔媚惑人的那种,但是因为说话主人并不美妙的心情,听起来格外的冰寒。

    “陆长生,我这满天下找你呢,没想到你这是金屋藏娇,带着个小妖精跑到落崖山底下躲起来了?还真是长本事了啊?不过——你是不是也太不把我朝阳放在眼里了?”

    朝阳郡主本就是生性高傲,即便是对于陆长生倾心不已,但是也不会做低伏小,依然是保持着自己的自尊自傲。

    但是这幅做派显然是得不到陆长生的欢心的。

    两个人在一起,总要有一个需要迁就对方更多,除非是那种天生一对,无比配合的。

    但是显然不是朝阳郡主和陆长生这一挂的。

    两个人的风流韵事八卦绯闻已经是天下皆知,世人都知道朝阳郡主痴恋陆长生,但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所以众人纷纷下注,看好不看好这段感情的,都是大有人在。

    宁清秋自然是不知道的。

    她对于人的敌意向来是很敏感,更不要说朝阳郡主这么直白的表达了。

    陆长生站起来,就像是庭前的芝兰玉树,仙姿皎皎。

    说出来的话云淡风轻,但是却是永远气死人不偿命。

    “无论她是谁,都跟你没有关系。朝阳郡主,我陆长生的任何事,都跟你无关。”

    字字冷漠,毫不留情。

    朝阳郡主眸光有一瞬间的痴迷,但是一双桃花眼里面却是更多的燃烧着愤怒。

    这个男人,永远不把她放在眼里。

    但是对于他,朝阳下不了手,关键——她也打不赢。

    所以纤手一样,蜿蜒如蛇的软鞭瞬间气势凌厉的劈出。

    陆长生面色一冷。

    宁清秋下意识的紧紧闭上了眼。

    然后,预料中的疼痛并没有降临。

    她微微的掀开眼帘,看向了面前的那只手。

    修长如玉竹,白皙修长,骨骼劲瘦。

    很漂亮的手。

    也有着强大的力量。

    他牢牢的抓住了那本柔软如今绷得笔直的鞭子的尖端。

    童童瞪大了眼,完全忘记了对于这个女人的害怕。

    一言不合就动手的人,最讨厌了,而且还是对着他最喜欢的宁姐姐。

    这个时候,反正有着少爷在,他也不怕她!

    “朝阳郡主,你太过分了,宁姐姐还是个病人,身上一点儿修为都没有,你竟然对她下这么重的手,万一要是真的受伤了你你你,太野蛮了!”

    朝阳郡主只是冷漠的挑挑眉眼,她比他们都还生气。

    以前她“无理取闹”的时候,陆长生对于这些事从来是不置可否的态度,他生性冷漠,对于闲事儿最不耐烦管。

    就是有人在他的面前死去,苦苦哀求他治疗,他也是守着他的那些规矩,什么多余的事都不会做。

    朝阳对于他的冷淡,又爱又恨。

    恨他无情,也爱他的无情。

    即便是他身边来来去去的人再多,也是无法在他的眼中留下一丝半点儿的痕迹,所以她从不担心有人把他抢走。

    这次在探索那个古遗迹的时候,陆长生没了踪影,她不死心,到处找他,好不容易发现了一条捷径,废了大力气给出了无数宝贵的东西,才让家族供奉的那位阵法大师提前启动了传送阵。

    没想到看到他还没有来得及惊喜,就发现了一个女人!

    还是一个和他言笑晏晏的女人。

    她不知道,这两个人只是一个背丹方,一个默默听着加以指导而已。

    朝阳郡主只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的场景,非常的刺目。

    所以她出手了。

    但是没想到的是,陆长生竟然阻止了她!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陆长生手臂一震,将她的鞭子原路丢了回去。

    用的力气不小,所以朝阳郡主被那股力道带得一个踉跄。

    桃花眼里面带了点委屈的泪光。

    “你竟然,为了这么个女人这么对我!”

    她是何等眼力?

    自然是第一眼,就看出来这是个身上毫无修为的废物。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遇到的,但是陆长生为了她敢对自己这么不假辞色,朝阳郡主已经出离愤怒。

    简直是要把宁清秋当做是生死大敌的节奏。

    她恨恨的看着宁清秋,怒声质问:“你到底是谁?!”

    宁清秋偏偏头,一脸无辜:“我是谁说了你也不认识啊。”

    这样的气氛下,这么牛头不对马嘴的一句话。

    朝阳郡主脸色青了又黑、黑了又红、红了又白,最后定格成了一片铁青之色。

    “你竟然敢看不起我!”

    如此结论,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得出来的。

    就是陆长生也没想到宁清秋是这么个反应,他看着她,身子柔弱,身上没有一点儿灵气修为,看起来就是一根手指能够戳死的那种,但是对着气势汹汹的朝阳,竟然这么的淡定自若?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也许让她帮他摆脱朝阳,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陆长生这么些年没有少遇到缠人的女修,但是虽然性格各异,家庭背景天资修为也是各有不同,但是总的来说,只要他冷脸一摆出,就很好打发。

    只有朝阳,家世好实力强,关键是她父母和陆家关系很好,真的要下狠手,也不太好。

    所以他一直是不胜其扰。

    如今有了宁清秋这么一个特异棋子,说不定能够出奇制胜(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