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六十三章 妖弓无缺,剑拔弩张-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六十三章 妖弓无缺,剑拔弩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血燃术保下来的一个正在处于突破期的女修,目前身体上的伤势,应该是昏迷前正在进行空间传送,但是不知道为何发生意外,运气好没死,但是却打断了晋升,现在成了一个**型的“废人”。

    真的是……很有意思。

    还有,她的那一脸茫然,并不是装出来的。

    修士可没有失忆这么个说法,他们的说法倒是很统一,关于脑海里面的一切有关的不对劲儿,统称是神魂受损。

    陆长生对于宁清秋的具体情况还不是太清楚,不过他不着急,慢慢观察便是。

    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慢工出细活,水磨工夫罢了。

    ……

    “什么人?装神弄鬼的,滚出来!”

    七夜心情不好,自然是朝着来人发火。

    他一边冷笑,一边伸手便是一刀砍过去。

    当即就把对面的小山丘砍成了碎块……

    不,粉末。

    小块儿的碎石随着真气的灌注,已经是灰飞烟灭了。

    其后显露出一个人的身形。

    一身朱红色的长袍,上面金线勾勒出大朵大朵的曼珠沙华,若是一个平常的男人这样穿,自然是十分的不搭调。

    但是穿在这个男人身上,却是十分的贴切。

    那人狭长的凤眸挑起,眉角带着一点晕红。

    整个人都充满了一种妖异的美感。

    只是一眼,便可以辨认出来人。

    妖弓,无缺。

    七夜的这一招,赫然是惊天动地。

    他虽不是拼尽全力,但是也没怎么留手。

    其实若不是妖弓站在那个地方,用着自身的灵力建造了一个防护屏障,估摸着身后的建筑早就裂了。

    这可是他辛辛苦苦镇守的地方,若是就这么倒霉的被破除了封印,那无缺还真是要欲哭无泪了。

    这位,到底是哪家冒出来的凶神恶煞?

    这话都还没有说上一句……嗯,就说了一句类似于欢迎的话,有必要对他这么狠?

    无缺眉角抽了抽,不免开始回忆自己是不是在什么不知道的时候惹上了这么一尊大佛?

    窥一斑而知全豹。

    七夜绝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虽然风云榜上好像是没有见识过这样的人物。

    这来人明显是在他的实力之上,而排在前面的那些变态,光是对手指,他都可以数出来,每个人都是头头是道说上一堆长篇大论。

    但是眼前的人,真的是没有见过。

    本来是感应到了自己的信物被人召唤开启传送门,所以来迎接一下小朋友们的,没想到……

    “阁下是何方神圣?我无缺自问与阁下井水不犯河水,到不知道友哪来的这么大的火气”

    七夜知道对面的人平淡的话语下面,是傲气和被冒犯的怒火,但是不好意思,他心情也不好,所以……

    “这东西上面的传送门,是谁的手笔?”

    无缺脚步一动,扫过那个捧着蓝月的小姑娘,看血脉气息,倒是有当初的那人几分的影子,应该是他的后人无疑。

    难怪会拿着他的信物来找他。

    只不过怎么带了这么不友善的“朋友”过来?

    他挑挑眉,没说话。

    气氛有些凝滞,战斗一触即发。

    无缺右手伸向了背后,虚空中缓缓地抽出来一把修长精致的弓箭。

    弓身通体血红,闪烁着极为妖异的红光,造型是两个首尾相交的人首蛇身的怪物,他们面目狰狞,嘴巴大张,银白色獠牙尖锐深寒,看着就是极为嗜血的模样。

    嘴巴中央处,是一根细细的几乎看不见的丝线,将两方链接起来。

    这东西,可不是什么地摊货,拿来穿针引线的那种丝线,而是……龙筋!

    蛟龙筋。

    他问,他就要答?

    这世上可没有这么好的事儿。

    这态度,一看就是来找茬的。

    无缺不得不怀疑消息走漏的可能。

    所以,这一战,也许是不可避免。

    也许对方比他强,但是妖弓无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认输的人,只有打过才知道孰强孰弱,不是吗?

    明远没有上前询问。

    这个时候,以他一个未成金丹的筑基修士的身份,若是贸然上去质问妖弓,反而是起到了反效果。

    只能让对方的火更大。

    所以他只能传音给七夜。

    “告诉他,我们不是来解除封印的,跟他没有冲突。只是想要问一下传送阵的制作人,借那人的气息追本溯源,找寻同伴。”

    七夜沉了沉眼眸。

    他知道,明远的意思是不要发生冲突,毕竟这个时候时间耽搁不起,而且,他万一要是下了狠手,以妖弓的性格,高傲倔强,宁死不屈,他这么做,得不偿失。

    七夜深吸了一口气。

    “我们不是你的敌人。”

    “此次前来,就是想要问你一件事……”

    ……

    宁清秋百无聊赖的翻着古籍。

    陆长生给了她新的任务,在烧火的时候,背下半本丹方。

    要知道,那些丹方晦涩难懂,她也是半看半蒙半猜,还加上询问比起她确实是要多学不少时间知道更多一点的童童,这才差不多认了个全。

    但是看起来就这么麻烦,不要说滚瓜烂熟倒背如流了。

    里面关于药性、药材生长的条件、怎么识别年份还有品质,以及炼丹时候的各种手法、炼制时间还有火候以及各种注意事项……

    简直是繁琐到不行。

    哪里是想象的,也就是随便几种药材在上面写一写就完了的事儿。

    真要是这么简单,那炼丹师的门槛儿也不会这么高,那就是是个人都能看懂丹方,然后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的把它炼出来……还不如做梦呢。

    照着陆长生的意思,她还是有点这方面的天赋,虽然说检测她的真气属性大概是冰属性,因为据说她丹田里面种入的灵种就是冰属性的,所以她一旦筑基了,也就是冰属性的真气。

    具体是什么,陆长生也探不出来。

    用他的原话来说,形容一下,就是她的丹田处现在完全就是漆黑一片的废墟,中心埋着的就是灵种,如今治疗了几天,勉强能够感应那若有若无的灵气应该是带着点点冰寒,那么就是冰属性真气,但是具体是什么灵种……

    就不得而知了。

    宁清秋对于这个不关心。

    她想了想,抽出了身边的炼心剑。

    这剑,据说当时就带在她的身边,宁清秋也是看着上面剑身最上方刻着的两个楷体字,才知道它叫做炼心剑。

    应该是以前的佩剑吧。

    摸着它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有着淡淡的怀念。(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