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朝回到了解放前-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七章 一朝回到了解放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少女的眼睛,是很清透的黑色,纯粹的,就像是两颗黑宝石。

    青年的眼睛,却是琉璃一样的颜色,像是琥珀,金色的琥珀。

    他看人的眼神很冷淡,但是旁人不解其意,却往往以为那是一种很专注很深情的眼睛。

    其实不然。

    他暗暗惊讶,这个少女的貌美。

    女修虽然少有难看的,但是这种惊艳的美丽还是很少见。

    这里就有人怀疑陆长生是不是自相矛盾。

    其实不然,他只是对于女修的美貌不感冒而已,因为有太多的女修仗着自己的美貌以为在哪个男修面前都能吃得开,所以这一点让他很是反感。

    但是陆长生的审美又没有什么问题,所以他不是不能欣赏美,只是说以往的情况让他对于这一点很是淡然而已。

    闭着眼的时候还好,就是比起平常女修更加精致几分,但是她睁开眼睛,陆长生却有了一点震动。

    很干净。

    对于有着这样纯粹眼神的人,救了她,也许也不是一件坏事。

    当然,最关键的是,他的医治条件达成了。

    那么无论她是美是丑,是善还是恶,都是他要救的病人。

    理应一视同仁。

    他不动声色,神情淡淡:“你醒了。”

    宁清秋默默的看着他,很安静,乖乖巧巧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

    不是她沉得住气,而是……

    周围的环境,实在是太陌生。

    她环顾四周,这应该是一幢小木屋。

    很清新淡雅的装扮,简简单单的木质,旁边的小桌子上插着一朵寒梅,香气淡淡袅袅,颇有些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之感。

    只是……没记错的话,这个时节好像不是梅花开的季节吧?

    再一看屋里,处处古色古香,透着主人非同凡响的雅致品味,很多东西都叫不出名字,不过意蕴深藏,宁清秋的外婆是国学大家,她从小耳濡目染,还是有些见地的。

    她暗自惊讶。

    看向了屋内除她之外唯一的人。

    那是一个二十些许的青年,俊美雅致,黑色的发用碧玉簪竖了起来,萧萧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十分的引人注目。

    他穿着一身白色长袍,更是把人衬得玉树临风,好一个美男子!

    但是……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啊?

    这个人,这身打扮,这栋木屋,怎么看……都不像是二十一世纪的产物啊……

    宁清秋瞬间就懵逼了。

    她听着那个陌生男人问她话,便也战战兢兢斟酌着答了:“……嗯。”

    一个语气词,颇有点敷衍的样子。

    陆长生当即就皱了眉头,心下有些不敢置信,这……也太敷衍了事了吧?

    他难道……最近魅力值有所下降?

    不过想来这也是一件好事。

    看来这个女人还是颇有点矜持的。

    于是在宁清秋不自知的情况下,已经被安上了一个安分守己,并不会不长眼色的顺着杆子往上爬。

    她现在还在暗自震惊眼前的这一切。

    如果说,她之前是在哪个深山老林里面旅游或者是探险的话,她还可以安慰自己,这是一不小心遇到了什么意外,她被隐居山林的人给救了,可是……

    之前她明明很清楚的记得自己正在博物馆附近晃荡啊!

    就是那么奇怪的被一柄剑吸引了过去……

    等等,那把剑叫什么来着?

    想着想着,宁清秋怎么也想不起来后续的事,感觉记忆到了这里就断片了一样,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已经躺在这个小木屋里面,面前还站着一个风姿独秀的古装美男。

    说真的,就这位这容貌气度,比起国内那些什么古装几大美男之内的,不知道甩出了几条街。

    宁清秋敢保证,要是他去出演一个什么古装剧,即便是没有任何演技,出演一个超级烂片,都能火遍大江南北。

    不说别的,看脸就行。

    “这位……姑娘,既然你现在已经醒了过来,那么就简单说说之前遭遇了什么,顺道让我给你把个脉,好开药进行治疗。”

    陆长生言简意赅,直接走过来就准备上手。

    宁清秋愣了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身上好像是有点不舒服。

    特别是小腹处,很是疼痛。

    不会是大姨妈吧?

    她记得自家的亲戚特别规律,而且很是善解人意,每次都不疼,怎么这次非要走寻常路?

    那这就尴尬了啊,若是眼前这位美男是个医生……的话,那岂不就是尴尬了?

    但是古代中医好像是比较全面,没有专门分什么妇科之类的吧……

    可能皇宫大内要讲究一点儿?

    宁清秋漫无边际的想着,实际上体内的小人儿已经是摇摇欲坠。

    目前综合之上的情况来说,她貌似非常很有可能……穿越了。

    赶上了时代的潮流啊,如今也是站在风口浪尖紧握着日月旋转的人了个鬼啊!

    她过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给穿了?

    还讲不讲理了啊啊啊——

    宁清秋内心咆哮,但是看着人家走进了,她也不好拒绝。

    实在是不知道这个人到底和自己是什么关系。

    默默的伸出了自己的爪子。

    然后小心肝就又是一抽。

    眼前的这只手,当真是柔弱无骨,香酥玉嫩,指若削葱根……总而言之,就是美得没朋友那种。

    话说以前还见识过许多的手模的手,都没有几个有眼前的这个水准的。

    或者说,一个也比不上。

    弧度优美就算了,关键是皮肤的光泽度和质感,真的是隐隐发光的那种程度。

    宁清秋自己看着都要流口水了。

    可是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只有悲伤逆流成河。

    这再怎么美,也不是她的手啊——

    她的手也很漂亮,手指修长皮肤白皙,但是眼前这只疑似她自己的手,完美程度更胜一筹,看起来就像是她原本的手加了ps之后的美图效果。

    她默默垂泪。

    看来……不仅是穿了,这还是魂穿啊,唯一幸运的事,大概就是,这个被穿的身体不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奶奶也不是个虎背熊腰河东狮吼的大妈,而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

    或者这么还谦虚了,就凭这只手,这姑娘要是没长歪,那铁定是大美人儿一个。

    陆长生不知道她的心路历程何等澎湃艰辛,他感知了一下她的身体,筋脉丹田一一浮现。

    接着,男人的眉就紧紧的皱了起来。(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