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五十三章 希望你记得,我曾经来过-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五十三章 希望你记得,我曾经来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渐渐地,平安觉得世界的声音开始离他远去。

    就连眼前的一切,都失去了斑斓的颜色,开始全部变换为黑白二色,最后,渐渐的全部都糅杂在一起,变作了淡淡的灰。

    宁清秋……

    只能够看到她的嘴不停地张合,在说什么,平安已经听不清了。

    禁术已经逐渐的接近了尾声。

    这个时候,他完全是凭借着本能在念着这未完的术法。

    平安知道,这次,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从他开始念出这段禁术的第一个字符的时候,就已经没有回头的路了,也不能后悔。

    不过说真的,平安并不后悔。

    只要她能够活下来。

    宁清秋终于停止了焦急的呐喊,她想要拼命的挣动,但是她不敢,理智也拉扯住了她。

    这个时候敢乱动,那么就是两个人立马落下的下场。

    宁清秋之前已经观察过了,下方的深渊,深不见底,还有着一层深深的雾霾阻挡着他们的视线。

    即便是平日里,都让修士不敢轻易去查探,那么更不要说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那就是一个十死无生的绝地。

    她不知道平安到底是想要干什么,但是就冲着这周围越发波动的恐怖灵气来看,就知道不对劲儿。

    他刚才明明也是强弩之末,若是能够动用灵气,也不至于这么狼狈,现在怎么可能突然就能够动用如此庞大的灵气了?

    是在透支生命?还是说念着什么禁忌法术?

    会不会遭到反噬?

    最后一个字符吐出。

    平安的身体从脚底开始渐渐地碎裂,然后一点一点在空中化作虚无。

    一点点儿淡红色的光芒,开始向着宁清秋缠绕过去。

    她暂时没有注意到下面,她仰头看着平安,见他的眼神终于有了聚焦,心中欣喜。

    “你没事了?”她说着便皱起眉头,看着周围已经渐渐消散的灵气,“你这是……施法失败了?”

    “你刚才到底是用的什么禁忌法术?明明不能动用灵气,那就是透支生命或者是神魂的术法,你知不知道……”

    平安就这样看着她,眼神很温柔。

    他说:“你会活下去的。”

    “等你回去了济州,如果还能去鬼涧愁的话,请遵守诺言,帮我救出平婉,若是她死了,你就将她的尸体安葬在万湖中吧,她很喜欢那里。”

    “若是……”

    若是可以,也请你,不要忘了我。

    在你的生命里,曾经有一个人,短暂的出现过。

    希望到了最后,他能够留给你,一个美好的印象,不像是初见时的卑微怯懦。

    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一个人,记得他。

    不为其他,只是为了证明,他曾经……存在过。

    平安没有说话。

    他看到了宁清秋睁大的眼眸里面,晶莹的泪,就这样顺着脸颊滑过。

    于是,什么也不用说了。

    这样一滴泪,是为他而流。

    这样,就已经足够。

    值得了。

    宁清秋怔怔的,看着他渐渐虚无的胸膛,看着那红色的光朝着她缠绕过来。

    原来已经是从脚底缠绕到了她的胸前。

    平安低了低头,想要在她的额头上轻轻印上一个吻。

    这是他生命,唯一一次放纵。

    然而……

    身后的那只手也已经是消失无踪。

    宁清秋没了借力,于是开始下坠。

    到最后,他也没有碰到她。

    平安笑了笑,看着她不停下落。

    岩壁上的手也消失了,连带着他的脖子和头。

    最后两道红光在空中呼啸而过。

    包住了她的头。

    浅浅的红光缠绕扭曲在一起,就像是一个薄薄的护罩,把人妥妥儿的安放起来。

    宁清秋闭上了眼。

    什么都不再去想。

    急速的下降中,却连一点儿急促的风声都听不到,她就像是被盛放进了一个大大的玻璃罩子里面,一切都被阻挡在外。

    而这层屏障,是一个人用生命换来的。

    她紧闭着的眼下,眼珠子微微颤动,有泪水从她的眼角流下,落进了黑发,打湿了她的鬓角。

    半空中,好像有一个虚幻的人脸,他对着她笑,笑容温柔,嗓音清润。

    清秋——

    要活下去啊……

    折翼的鸟儿落下云端,她就像是一颗坠落的流星,飞快的朝着崖底坠落。

    ……

    “你这是要去哪儿?”

    七夜怒气冲冲的要走人,其他的人,没有人敢上来拦着他。

    说实话,现在大家都还没有从宁清秋消失在空间通道中这件事回过神来。

    而且,有很大的可能,她已经丧生于空间乱流中。

    存活下来的概率微乎其微。

    当然,也不是没有的。

    明远这个时候知道,自己要是不清醒不冷静一点儿的话,就要被那股带着内疚的焦急给折磨疯了。

    他沉住了气,拦下来七夜。

    七夜看着他的眼神像是要杀人,放在身侧的手捏得青筋暴起。

    他身周灵气翻滚,强绝的气势碾压着在场的所有人,就连不远处的瀑布都有些微微朝着外面凸起。

    明远压制着胸腔处往上窜的血腥气,声音带着嘶哑:“你这是要去哪儿?”

    七夜冷冰冰的吐出两个字:“滚开!”

    明远深呼吸一口气,手上的金玉笔稳稳当当的纹丝不动,只有崩裂的手臂,和打湿了月白色锦衣的血丝才告诉了众人,他承受了多么重大的压力。

    “清秋出事,大家一样着急,这次的事是我的错,若是她有个万一,我难辞其咎,也不会逃避,自当引颈受戮,承受你的怒火。但是……”

    “若是她不在虚空之中,没有……死的话,那么一定是经历了不定传送。”

    “这天大地大,九州广袤无垠,你要去哪儿找?”

    七夜冰冰的看着他,说出来的话都像是没有人气儿。

    “你的意思……就是这么等着,不去找?!”

    他的那张脸,俊美无双,却也酷厉冰寒,那个样子,就像是说,如果明远敢这么说,或者是表现出这个意思,他就敢当场就杀了他。

    明远并没有被他吓到,只是苦涩的至极的说:“我怎么可能不让你去找她?我比任何人现在都想安全无事的找到她。”

    “我是说,不定传送随机性太强,而且本来的短距离传送遇到了不定传送也不知道去了哪儿……我们现在第一件事,是要去找妖弓无缺。”(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