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定传送,血色承诺-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四十九章 不定传送,血色承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宁清秋万万没有想到,事情怎么就变成了这么个样子。

    在进行空间传送的时候,她其实已经非常非常的难受了。

    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一旦传送过去,她就安安心心的闭关突破,然后好好休息一下。

    谁会知道,这突破来得这么猝不及防?

    这反复一折腾,就连心心念念想要突破筑基期的心愿得到实现的快乐感和满足感,都已经大打折扣。

    却没想到,原来这还真不是她最倒霉的时候。

    最倒霉的事,就是祸不单行。

    那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在本来就是三魂去了两魄的状况下,竟然传送发生意外,中途被打断,发生了只是听说过的不定传送。

    现在唯一能够庆幸的就是,还好不是空间乱流。

    实际上在眼前一黑失去意识的时候,宁清秋几乎能够看到正在以一种飞快到异常的速度,奔着她而来的灰白色的气流。

    那就是空间乱流啊。

    除了这玩意儿,有什么东西,看起来那么柔柔弱弱细细小小一丝丝就能够把坚固的空间都切出空间裂缝来?

    当时她的背后,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当然,都没有来得及有多么的害怕,后一秒就给失去了意识。

    在最后的眼前的画面,看到的是朝着她扑过来的平安。

    宁清秋恍惚的想着,这么狰狞的样子,到底是想要救她呢?还是说,想要杀她啊……

    亏得到了这种时候,她还在想这些有的没的,要是七夜和明远在场,不定得怎么说她,只可惜,她如今只有孤军奋战了。

    全然不知道,外面的两个男人都差点急疯了。

    她现在正在悬崖上半空挂着呢。

    为什么是现在这个状况,就有点说来话长了。

    宁清秋当时只感觉虚无空间的一股大力推动,应该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引发了不定传送。

    这就是空间传送的弊端之一。

    总有这样那样的意外发生,导致传送失败。

    当然,十之**就是空间乱流、空间崩塌、虚空乱流等等的现象,而遭遇这种现象的,那就是一个字,死。

    还是死得透透的那种。

    而不定传送,就是那种极小几率的幸运事件。

    堪称是不幸中的万幸。

    比起买彩票的概率也是不遑多让。

    不定传送,不会遭到空间的侵袭,会同样进行传送,不过传动到哪里就不得而知了,这是因为空间的规律被打破造成的一种现象。

    导致它发生的情况很多,这里却是不清楚到底是哪一种。

    但是这并不说明这就是一件多么安全的事,也同样有着生命危险。

    盖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一个抽了风的传送通道,这个不定传送到底是会把你传送到什么地方去。

    据说除了蓬莱仙岛那座雪山,不定传送理论上是可以把修士传送到云荒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去的。

    即便是虚空中也是有可能的。

    或者是外太空?

    当然,在修士的语言中,那里就做九天。

    反正就是刀山火海,雷狱冰渊,沙漠鬼谷,哪里都有可能。

    举个例子吧,这个要是在毫无防备的状况下被投入炼狱火海,或者说是什么万妖城之类的人类禁地,那就呵呵哒了。

    完全是早死早超生的节奏啊。

    这个还不如到什么人迹罕至的沙漠之类的地方呢,好歹还能多活一会儿。不过也不是绝对的安全,没有任何的预备跑到这些地方,地理环境、荒兽种类这些都不清楚,一不小心,就是死。

    总而言之,死亡的几率也是居高不下。

    但是也有运气好的,那就是随便传送到了什么小镇,或者是其他的距离人烟近的地方,那对于修士来说,就是幸运满值了。

    而宁清秋他们的状况……还真不好说。

    是的,他们。

    这次事件最幸运的就是,她和平安是同时被传送的,没有在这个过程中被分开。

    或者说,正是因为最后平安用尽全身力气抱住她,所以两个人才能一起被传送,而不是被分开。

    但是这个落地点,谁都没有想到,竟然是在半空中。

    关键是……

    两个人都已经是没有任何的灵气法术可以使用了。

    平安那个时候扑过来完全是因为有空间气流朝着宁清秋冲了过来。

    他第一反应,就是保护她。

    这就是他获得新生的意义。

    是宁清秋,让平安可以重新做一个人,还答应了他,要救出平婉。

    他感激她,用生命。

    所以毫不犹豫,用血肉之躯,去和空间气流对抗。

    那个时候,抱着的,就是死亡的决然。

    没想到,他还算是运气好,就在那个时候,直接遭遇了不定传送,而空间气流的方向也偏了一下,所以最后只不过是在他的后背擦肩而过,没有让他变成虚空中的一团尘埃。

    但是也不是什么好受的。

    只不过是轻轻一挨,那就基本上掀起了他半个后背的血肉经络,露出白森森的骨头来,格外的狰狞扭曲。

    鲜血不停地滴落。

    宁清秋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的时候,就觉得有什么液体滴滴答答的落在她的脸上,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儿。

    她忍着丹田处的剧痛,终于唤回了自己的神识。

    就像是从深暗的海底挣扎出来,一个猛子出头,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的空气,也终于感受到了光线。

    明亮而又柔软。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世界,带着血色。

    然后,宁清秋回忆起来了之前的种种,蓦然睁开了一双秋水明眸,对上了平安已经半边脸被血色覆盖的容颜。

    她心中骤然一痛。

    “为什么?”

    她呐呐道。

    不论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还从来没有人这样不要命的保护她。

    平安死死咬着牙,费劲了千辛万苦才勉强露出一个说不上好看,只有狰狞恐怖的笑容:“我答应过,要为你卖命五十年!”

    “我平安,不是什么……大人物,但是……说到就要做到……”

    不过短短几句话,他就已经喘不上气。

    一个金丹修士,该有多么的虚弱,就连一个重伤的凡人都要不如?

    他的脸上有着几道狰狞的血口子,豁喇喇的往外流血,之前滴落在她脸上的就是这些血。

    宁清秋一时无话可说。

    她这个时候,才能深刻的理解,什么叫做卖命。

    这是真的,把她比自己的命看得还要重要。(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