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五章 奴隶贩卖,传说中的黑市-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五章 奴隶贩卖,传说中的黑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于是宁清秋一行三人进门,哦,不对,踏入万湖的附近区域,就已经被众多修士行了注目礼。

    实在是三个人无论是衣着、气度乃至是相貌,都是万中无一的存在,七夜那张脸更是像黑夜中的夜明珠一般,明亮极了,没有任何人能够忽视,甚至是都不能把眼光从他的身上移开。

    平安毫无存在感的跟在后面,沉默的,像是一种山岩。

    但是作为一个金丹修士,还是一个曾经的天才,后来被自己的家族大张旗鼓的废了然后叛出家族的弃徒,实在是不得不引起众人的注意。

    对于他现在明确跟随着的人,也就是宁清秋他们,自然受到了无数灼热视线。

    清秋微微一笑,表示自己已经习惯了。

    当然,没有几个人认为平安跟着的人是宁清秋,她也就是个练气期的女修而已,即便是貌美倾城,也没有资格让一位金丹修士俯首称臣。

    平安侍奉的人,必然是明远或者是七夜两个人之中的一个。

    七夜今天为了明远口中的低调,自我伪装修饰成了一个筑基期左右的修士,实力大概就和明远不相上下的样子。

    他比起明远更打眼的原因就不在于修为了,不是那种看不透的恐怖压力,而是那张俊美绝伦世上无双的脸了。

    特别是女修们的目光,简直是痴缠在了他的身上。

    于是宁清秋半打趣说道:“啧啧,看起来七夜你倒是很受欢迎啊。看看,看看,这些女人的眼神……都快把你给吃了。”

    那语气那表情,简直不是幸灾乐祸可以形容的。

    七夜冷冷的睨她一眼:“怎么,你也想试试?”

    清秋一梗,假笑了两声,连声道:不敢不敢。

    明远一直在旁边保持沉默。

    他们的相处状态一向都是这样。

    安怜……基本上没有人的注意力在她和安海身上。

    林惊风和花英平日里都是极为引人注目的青年才俊,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不起眼的。

    宁清秋莲步轻移,碧色波澜一样的裙摆缓缓绽开又合拢,就像是水莲花一样。

    轻盈的美丽。

    众人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周围的修士,还有各家商行摆出的独家展品,那简直是包罗万象。

    宁清秋传音道:“安怜,你说要进入阵法领域之内才能用你手上的信物让妖弓感应到,现在就说说具体的方式方法吧。”

    安怜点点头。

    她们这种传音入密的方法在这个场合其实并不突兀,大家都是这么做的。

    因为在场的人想要竞拍物品,定然是要进行内部探讨或者是商定价格的,有些能够搏一搏,有些必须放弃,有些只能望洋兴叹,有些那就是志在必得。

    所以传音的人很多,也没有人会投来异样的眼光。

    别的人也会误认为她们在竞讨价格方案。

    吴用突然轻声说道:“宁小姐,请问……你们是不是再找奴隶市场?”

    所有人脸色一整,各种各样的眼光就扫到了他的脸上。

    吴用并不惊慌,他一直想着对着宁清秋他们投诚,但是却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

    现在,就是他闲鱼翻身的时候了。

    明远眼神极为压迫的看着他,倒是没了什么温润如玉的贵公子的模样了。

    “……你怎么知道的?”

    这话无疑是肯定了他的猜测。

    吴用表情一松。

    对的,他之前说得那么肯定,其实不过是猜测推定而已。

    林惊风还有花英无疑是两个生面孔,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加入了这个小团体。

    吴用也知道,真正的核心其实就是明远、七夜和宁清秋三人,他们这些完全是因为各种原因聚集在这几位身边的外围人士,就是那种随时可以被抛弃,也不会当做是自己人的那种身份定位。

    只要越多的表现出自己的价值,即便最后只是论功行赏,他也会有不菲的好处。

    最大的好处,无疑是给元婴修士卖了个好,就像是宁清秋这样的善良的女修,也会记着他的这个人情。

    宁清秋要是觉得自己被吴用发了一张好人卡说她是善良代言人的时候,定然会全身鸡皮疙瘩掉满地的。

    还好她不知道。

    吴用恭敬回答,斟酌着用词,不敢说错一分一毫。

    “我看各位像是在找些什么东西的样子,这万湖附近的商队都把自己拿来压箱底的东西都给掏了出来……几位却都是兴致缺缺的样子,便大胆猜测诸位是想要找不一般的东西。”

    “而这集市,唯一能够在各位眼中称得上一句不一般的生意,那就只有奴隶市场了。”

    宁清秋倒是真心觉着吴用是个人才,懂眼色、识时务,总是能够在恰当的时候表现出自己的能力却又不至于招人反感。

    于是她很爽快的说:“对,我们要找进行奴隶交易贩卖的地方,不是说集市上是有这么一块生意的吗?怎么就没看见?”

    吴用道:“奴隶交易毕竟不是什么正经交易,大家做这件事还是比较避讳的,所以相对来说更为隐秘。”

    “我虽然以前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不过我听说宁姑娘你们的邀请函就来自珠光宝气楼?”

    宁清秋点头:“没错。但这奴隶市场交易跟珠光宝气楼有什么关系?”

    吴用便面色一喜,解释道:“奴隶市场必须有大势力撑腰才能办得起来,我听说这一带的许多奴隶交易都跟珠光宝气楼有关。”

    珠光宝气楼……竟然做奴隶交易?!

    难怪这家商行能够这么厉害。

    做奴隶交易人口贩卖的,从来都是无本万利的买卖。

    珠光宝气楼……还真是不挑啊,什么狗皮倒灶的事儿都在做。

    这妥妥儿的黑心钱啊。

    明远止住了宁清秋的愤怒,他使了个稍安勿躁的眼色,摇头道:“那些人应该不是珠光宝气楼的人,他们要是亲自捕捉‘奴隶’,那就坏了声誉,砸了自家的招牌,那就是自寻死路,所以是不可能的。”

    林惊风和花英都点头同意。

    花英说:“那些人这么长的时间里,一句话也没有提过珠光宝气楼,甚至是身上也没有任何和珠光宝气楼有关的东西,应该就像是明公子说的那样,不是他们。”

    吴用连连摆手,知道他们误会了,“我不是说珠光宝气楼做了奴隶贩卖,而是它毕竟是顶级大商行之一,乃是这次集市和展览会的东道主,即便是做奴隶贩卖的,也会得到下面的人的上敬,几位有着它们楼里的邀请函,自然就可以得到进入奴隶市场的,也就是黑市中的入场券。”(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