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二十三章 明远的小失落-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三章 明远的小失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林惊风恍然。

    其实花英没有明说,这个时候过去不是打扰别人二人世界?

    这么没有眼力色,肯定是灰头土脸的下场。

    关键是那个男人的威慑力太强,看起来也不怎么好说话,何必去吃土?

    ……

    七夜远远的还是能够听到身后两人的对话。

    早在一开始,他就知道那里有两个人。

    稍微一想,就知道他们是宁清秋给他说的那两个暂时划分为自己人阵营的青云修士,他便也懒得理会。

    现在看来,还是挺识趣的嘛。

    宁清秋心口还在跳,刚才被突然绊倒的时候,她还以为七夜还不肯结束,打算亲身上阵指导她的搏斗招式,没想到……

    她条件反射的揽住对方的脖子。

    他修长的脖颈线条,漆黑的发丝和弧度优美的下颌还有那微微扬起矜持而傲慢的弧线,都让她有些心惊。

    然后就被他抱着,一步一步走回去。

    路上被商队的人看见,他也全然不在意。

    她想了想,问他:“七夜,是不是修炼到元婴的修士把脸皮都炼得刀枪不入了啊?”

    男人淡漠的撇她一眼,自然是听出了话外音。

    不就是拐弯抹角的说他脸皮厚?

    他扯了扯嘴角,毫不在意的“嗯”了一声。

    宁清秋顿觉心塞。

    她张了张口,发现无话可说,人家都把讽刺全盘接受,并且表示毫不在意,她还能做什么。

    然后就听到他仿佛自言自语的说道:“竹林里从你开始练剑的那会儿,就有两个人站在那边一直看着,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两个青云修士。”

    她张大了眼。

    这个意思是说……全程都被围观了?!

    她……不活了!

    呜呜呜呜……

    简直是欲哭无泪。

    宁清秋于是破罐子破摔了,往他怀里把脸一塞,心里十分郁卒,这下好了,两个人的“奸情”如今已经是天下皆知了。

    回到房间的路上,自然跟明远不期而遇。

    在宁清秋如痴如狂的练剑,七夜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到处乱转的时候,明远显然是三个人中间身负重任且最靠谱的那一个。

    他早起就绕着周围的商队明察暗访,势必要挖出有关妖弓无缺的任何一点儿消息,即便只是点边角料。

    一切都要做到有备无患。

    当然,鬼涧愁的实力也顺道打听了一番。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这可是至理名言。

    无视明远我什么都明白的眼神,七夜淡然自若的迈着从容的步伐,把宁清秋放在了椅子上。

    明远本来是想笑着打趣两人几句的,因为七夜虽然脸皮厚,什么都当做是耳旁风,但是宁清秋脸皮薄,而且对于这种事情比较忌讳,所以打趣起来就很有意思。

    而且这样同样可以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

    清秋听到明远说笑两句之后,她虽然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到底是不高兴,七夜也会随之更加收敛一二。

    清秋抢先解释道:“别误会啊,我是因为练剑脱力,没力气了,七夜这才发挥人道主义精神送我回来的。”

    颇有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遮掩意味。

    明远皱眉道:“练剑……练到脱力?”

    他有些不敢相信,宁清秋这得是多拼命啊?

    前几****虽然也是勤奋刻苦,但是到底是没有折腾去半条命吧?这得是多么高强度的练法……才能练成这样的脸色苍白甚至是连走路都困难的样子?

    “清秋,你要知道,过犹不及,实在没必要……”

    没错,明远见到宁清秋的这个样子,就知道这不是表演,是真的。

    七夜便冷冷打断他道:“不懂就别乱说,你们儒修的那一脉纯粹的就是练气,我和她都是用武器的,而且还是刀剑这种易学难精的大类,若是不勤奋刻苦一点,怎么能够得到更快地进步?”

    明远噎了一噎,却也说不出他的话是错的。

    他也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梅花香自苦寒来,哪个修士不经历重重磨难就能攀登更远更高的山峰?

    宁清秋她……

    罢了,他何必做个恶人?

    明远便点头道:“练剑勤奋是好事,不过其中的度也要把握好。其中的分寸,清秋你自己也知道,这样的事急不来,不过就是四个字而已,循序渐进。”

    他最后的话加重了音。

    看着的人是宁清秋,但是这话却是对着在场的两个人说的。

    七夜眼眸深了深,到底是看着那张还有点苍白的小脸,最后什么也没说。

    是了,宁清秋毕竟是个女修,虽然他已经非常的手下留情了,但是她还是有点过于脱力了……

    下次,他就会掌握得更好。

    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清秋感觉到了七夜的目光,她疑惑的转眼看他,见人只是盯着她看不说话,便笑了一笑。

    至少今天七夜又让她受益良多,这样的机会可不是天天都有的。

    哪来的元婴修士不动用灵气,刻意陪你练了大半天的剑?

    也就只有趁着这个机会,多多学习一番了,等到今后有没有这样的机会还是两说来着。

    明远懒得管这两个人的眉眼官司,七夜和宁清秋,关系已经是越来越好了,总觉得被“第三者”插足了。

    明明当初还是他先遇见的宁清秋,作为知心小伙伴,如今却是退入二线了……

    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等等……

    当初见面的时候宁清秋正在湖里面洗澡的事,他……是绝对不会跟七夜提起的。

    嗯,不是做贼心虚。

    主要是七夜这个精神状况不稳定的样子,若是被刺激了想歪了什么的,那可怎么是好?

    堡垒往往是从内部被攻破的,外界的打击却向来不是主要力量。

    七夜剑眉入鬓,狭长黑眸一挑,看着明远道:“你还有什么要说的,赶快。不然的话,我要去后面补个眠。”

    经历了一次魔性意志洗礼,他的疲劳感只有更深的。

    更别说今天还强自打起精神,陪着宁清秋练了这么久的剑。

    当然,她取得的进步也是不错,肉眼可见的明晰的变化。

    明远伸手设下一个隔音法阵,以免隔墙有耳。

    要是真有修士故意窃听之类的,那厉害一点有手段的修士简直是可以在城镇的这一边都能听到对面那一边的对话。

    不过很少见就是了。

    这样儿的,妥妥的人才。

    众多势力对于这样的修士,那简直就可以以一个词来进行恰如其分的形容:求贤若渴。(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