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最老土的搭讪:我们是不是见过?-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七章 最老土的搭讪:我们是不是见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宁清秋“啊”了一声。

    嗯,这是在心里啊的。

    她觉着自己最近是不是该去买个彩票什么的……

    这运气,也是没谁了。

    要见妖弓,先要参加展览会,这下搞到了展览会的邀请函不说,还顺带有了平安忠犬一枚,当然,为此他们需要去鬼涧愁走上一遭。

    然而……他们本来就是要去的啊。

    为了培养她的冥魂花,所以要去“借”人家的阴气一用。

    至于说鬼涧愁的人愿不愿意。

    呵呵……这不是他们要去考虑的事。

    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就逼着他们答应呗。

    这个没什么好想的,也就是一步到位的事。

    请别误会,以上的说法来自七夜,不是她的锅。

    花英脸色也有些不好,他们虽然是青云宗的精英弟子,但是很可惜,最开始是被当做是物品被人抓走的。

    那么储物戒指这些东西就别想了,定然是第一时间就被人拔下来。

    现在能住得起这种级别不低的客栈,和宁清秋他们做了一回邻近的邻居,也是因为花英向来比较骚包,所以把腰带上的黑耀原石抠了两粒下来,才换了一笔灵石。

    暂时没有委屈自己。

    也不是他们这个时候还不能忍辱负重,反而是还奢侈无度的花灵石。

    实在是集市也并不是什么安全的地方,杀人越货的修士到处都有,每年集市都会埋下不知道多少红颜枯骨。

    所以两人现在这个时候不得不小心,双拳难敌四手,所以林惊风和花英只能先花钱住上好一点儿的客栈,这里面是有高手守着的。

    毕竟花费了价值不菲的灵石,若是还需要全部靠着客人抵挡一些有心人的窥伺,那人家何必还要花钱住你的地盘?

    修士嘛,分分钟都能自己平地起高楼,有个住的地方还不简单?

    关键是安不安全。

    总而言之,就是住在这家客栈,免去了不少可能会导致两人暴露身份的麻烦。

    要知道,若是被那些人贩子修士知道他们两个落跑的青云修士竟然胆大包天的远远跟着而没有跑路,定然是会杀人灭口。

    他们就是这些人活生生的挑衅青云宗的罪证。

    毁尸灭迹,那定然是一个顺手。

    毕竟不可能和解。

    在受到了那样的羞辱之后。

    林惊风和花英即便是在青云宗都是被人捧着长大的,还从没有受过这等窝囊气,所以一直憋着,就想一雪前耻!

    花英叹道:“可惜我和师兄囊中羞涩,所以竟然没有途径得到那个展览会的邀请函……实在是……”

    就连林惊风脸上都有了点尴尬。

    这些天之骄子,什么时候在意过“钱”这么俗气的东西?

    可是现在确实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两个人一时也放不下面子和矜持去赚取灵石,关键是方法门路他们都摸不到,那叫一个一筹莫展。

    花英向来是洒脱,这个时候说话也是吞吞吐吐,尴尬不已。

    宁清秋该善解人意的时候从来都是温柔体贴到了人家的心坎里面,她笑着说:“这事儿还真是巧了。我和师兄之前刚好得了三张邀请函,每张邀请函都可以带上两个人,所以你们若是不嫌弃,就和我们一起去那个展览会看看,这儿虽比不上青云宗,但是也是有几分野趣的,说不定就有什么少见的或者江阴这边特有的宝物。”

    “这……恐怕不太好吧?”

    林惊风有些迟疑,但是旁边的花英差点儿没有急得跳脚。

    他恨不得代替林惊风答应下来。

    这不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嘛!

    这到手的机会都能被这个木头给推出去……

    明远便是接着宁清秋的话说道:“这有什么,两位乃是青云宗的高徒,见多识广,还可以帮我和师妹掌掌眼,品鉴一下展览会上的宝物。”

    “若是以后有机会,到了青云宗,到时候还希望惊风你和花英能够照顾我和师妹一二。”

    他这也是想着毕竟是宁清秋的同门师兄弟,怎么着也得卖点好。

    都是自己人,自然是能帮则帮。

    而这,本就不过是举手之劳的事而已。

    虽然不知道宁清秋为什么突然从青云宗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好像跟自己的同门也很陌生。

    不过这一点儿也不算是很奇怪,毕竟一个宗门的人太多了,有认识不了的可以理解。

    再说了,当初第一次见到宁清秋的时候,她还很弱。

    现在的修为和战斗力都跟当日不可同日而语,若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那么之前林惊风和花英这样的宗门重点培养的子弟自然是不可能会和她有多少交集的。

    不过世事就是这么变幻无常。

    直到现在,两个人都没有认出宁清秋就是那个在桂花林里面惊鸿一瞥的佳人。

    主要是当初都是过眼没过心,而且宁清秋如今神秘的身份和当初的那个普通外门弟子实在是相去甚远,认不出来也是正常。

    但是花英到底还是没忍住:“宁姑娘,在下问这句话可能实在是有些冒昧,但是……姑娘看着着实眼熟,敢问是否之前与我们见过?”

    说完他就觉着屋内氛围一变。

    林惊风的脸色变得有点黑。

    花英这厮,竟然不分场合对象,敢当着明远的面,对着宁清秋这样天资绝伦的女剑修口花花,莫不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一把拉住花英,瞪他一眼,向着宁清秋致歉:“抱歉,宁姑娘。花英他只是口无遮拦,却是并没有坏心,更没有冒犯宁姑娘的意思,姑娘你大人有大量,别跟他这家伙计较。”

    难得林惊风开口就是这么一大段话,也是为了朋友才说出这么多来,半点儿不带间隔的。

    宁清秋却是有点儿发愣,当初花英和林惊风在桂花林里见过她,但是她确实是一无所知,所以对于花英这话确实是没有什么联想。

    不过这话听起来是有点像老土至极的搭讪话语,但是花英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但是眼神清明,灵台透彻,不像是个坏人。

    他看她的眼神并没有邪恶淫腻,是纯粹的欣赏赞美,并且问话发自真心。

    他是真的觉着她面善眼熟。

    而女人嘛,不管怎么样,得到这种没有丝毫歪心思的纯粹的好感,总是心生愉悦的。

    宁清秋弯了弯眼:“你说笑了……大概是因为我长了一张很普通的脸?”

    花英摆手道:“宁姑娘说笑了,姑娘的风姿,世所罕见。”

    他真心真意的赞美。

    也有点后悔自己怎么就把心里话问出来了,还希望明远和宁清秋不要误会。

    这两个人,他一个都打不过好不好……(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