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二百一十四章 输还是赢?-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一十四章 输还是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两个人都是剑道一途极有天分的修士。

    你来我往,瞬间就已经是激烈的交战。

    两个人的剑法确实是不相伯仲,清秋以前的剑法更加偏向灵巧,如今受到了七夜的影响,倒是增加许多的杀伐凌厉之气。

    林惊风暗暗心惊于她的杀气纵横,明明是柔弱女修,却是比男修都更加的果决凌厉,让他不得不提上全部心神应对。

    不过同样的,他也是越打越兴奋了。

    两人身形越来越快,简直就像是两团幻影一般纠缠。

    平安和花英并肩站在一边观战,不过平安隔得花英要远一点,实在是不想跟这个摇着扇子的扭捏男人待在一起。

    平安用的是枪,横扫千军,走的就是霸气外露的路线,跟花英这种风格全然不是一家。

    他还准备着随时在宁清秋和林惊风控制不住的时候,随时出手保住两人。

    当然,宁清秋是最主要的原因,决不能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受伤。

    至于说林惊风,只能说是顺带了。

    花英脸上的兴奋渐渐没了,眉目微蹙,神色微凝。

    手中的扇子本是不紧不慢的敲击着掌心,如今却也是慢慢停下,捏紧手中的骨扇,手背上的青筋开始显露。

    这两人,怎么看起来打出了真火?

    虽然说的是点到即止,但是看他们两个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如今却有些渐入佳境,却是收不住了。

    争斗中的修士,特别是这种不知不觉就尽了全力的却是势均力敌最难和平收手。

    东风不能压倒西风,西风也压不倒东风。

    可谓是一阵僵持。

    不过场中的两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清脆的剑身交击声响不绝于耳,宁清秋越打越畅快,跟林惊风比剑,那简直就是和另一个风格不一样的自己打一般。

    效果立竿见影。

    她头脑越发清明,丹田中的灵气涌动也更快起来。

    那颗冰玉莲的灵种渐渐化开。

    一点儿一点儿微蓝冰清色的小股气体逐步融入丹田内自身修炼的灵气中。

    宁清秋自己还不知道,这就是开始逐步进入筑基期的标志了。

    冰属性真气开始被接引,潜移默化鲸吞蚕食般的融进了她本身的灵气中。

    一旦属性真气接引成功,就是彻底进入筑基期。

    到时候,便可以一举筑基!

    一朵朵的银白色剑花被具象化出来,铺天盖地的就像是唯美花海飞向林惊风。

    就想要把他埋藏。

    林惊风站立在原地不动,他的眼眸是那点带着微微青色的黑,颜色有点浅,看人的时候显得有些冰冷。

    然而一旦专注起来,就会显得格外的凝神诚挚。

    他手中的九炼剑剑身绷得笔直,寒光锋锐,剑身雪白透亮,就像是天山上摘下的一抹冰雪。

    风属性真气在他体表形成了一层防护膜,它是有着一个个极小的旋涡组成的。

    宁清秋的剑莲边缘冒着丝丝的锋芒之气,每一朵都能够轻易的割裂开一位练气修士的体表皮肤。

    林惊风身上的风属性小漩涡就像是一个个转轮,带着莫名的吸引力,飞快的把一朵朵剑莲切割得支离破碎。

    当然,他也不是毫发无损。

    肉眼可见的速度,体表的那层浅浅淡淡的青色,已经变得暗淡轻薄。

    两个人的面色都有点苍白。

    却没有一个人认输。

    目前的情况就是一个不稳的平局。

    除非有一个人能够有所突破力压另外一方,取得最终的胜利,那么等待两人的就只有耗尽气力两败俱伤。

    不过有平安在一边看着,这样的事倒是不会发生。

    若是真的有了危机,平安相信以自己的能力和反应速度,能够及时的挽救奔溃的场面。

    他不是一个不会看眼色的人。

    宁清秋显然对于这一场比战,期望很高,他可不能破坏这位难得的兴致。

    所以在花英忍不住动手的时候,他闪身挡在了他的面前。

    花英脸色难看:“……他们战斗到现在已经过了,再不阻止,后果不堪设想!”

    平安面无表情的板着一张脸。

    “不行!”

    “你!”

    花英好歹还记着这位是金丹修士,到底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回去。

    他当然知道,平安这是有恃无恐,若是事情到了不好挽回的地步,他平安自然可以千钧一发的时候力保宁清秋。

    但是林惊风的安全就没有保障了。

    花英的实力,对于这样的情况,无能为力,只能一筹莫展。

    “难道我们就这么眼睁睁看着?”

    他有些气急败坏。

    平安依然淡定从容,当然要是花英来形容,这就是还板着一张棺材脸,没有点儿人气。

    他嘴唇动了动,只蹦出了一个字:“等。”

    花英深深看了场中打得激烈的二人,虽然担心,却碍于平安动作不得。

    而且说实话,这样的情况,他花英一个人冲过去说不定就是一悲催的炮灰,只能灰溜溜的,说不定就玩玩儿了。

    他既打不过林惊风,也比不过能够和青云双骄之一对峙这么久的宁清秋。

    他只能在心中发狠,若是林惊风有个万一,等到青云宗的前辈高手到来的时候,随便宁清秋什么来头,平安都能被好好教训一顿……

    话说,这个平安,作为一个金丹修士,对于宁清秋这么谄媚,姿态摆得卑微不已,倒是不像是什么世家大族的家仆。

    要知道,家仆这种人,虽然地位极低,但是一旦修成了金丹修士,那便是不可同日而语。

    而平安的表现……这人该不会是宁清秋购买的奴隶吧?

    花英心中一紧,不敢深思。

    他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自己也紧张得不行。

    到底是谁能获胜?

    花英认为是林惊风在,这么多年的朋友,他自然是知道林惊风的能力天赋简直是万里挑一,甚至就连突破筑基都比边凛快上一步。

    不过听说那一位是完美筑基,厚积薄发,据说筑基之时,天降异象。

    修为比起寻常的刚刚筑基的修士,稳定深厚许多。

    这么一说,林惊风貌似有点不如边凛,其实不然。

    林惊风的综合战斗力,一半看的是修为,另一半看的是手中的剑,两者比起来,他和边凛,鹿死谁手尤未可知。

    这样厉害的林惊风,若是说随随便便就输给了路上偶遇的一个少女,那实在是让人难以置信。

    即便是宁清秋也非常的厉害,这一点,花英是承认的,至少他自己就是比之不及。

    但是林惊风跟他不一样。

    这个男人,遇强则强,不会服输,永不低头。

    关键是,他的修为更高,因此,他不会输的。

    所以,林惊风……一定会胜!(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