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一百四十四章 蛇涎香,逼入绝境-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四十四章 蛇涎香,逼入绝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键是它还能在九州占领一个至高的位置,其他的七阶宗门和人类修士竟然默认,要说万妖城强大到能够和整个九州为敌,清秋是不信的,那么只能说明万妖城被接受了,或者说是人类修士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接受妖修组成的庞大宗门。

    要知道在九州上,普遍遇到妖修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不过妖修向来很少,倒是没有引起频繁冲突。

    难道说妖修全部都去了万妖城?所以其他地方很少见到他们的踪影?

    清秋眼中闪过一抹若有所思,倒是不知道自己不知不觉竟然真相了。

    她摇摇头,不去多想。

    万妖城说实话距离她太遥远,若不是因为明远强烈意愿她倒是不知道何时才能知道这个地方。

    明远知道她的担忧,但是有些事现在还不到告诉她的时候。

    有些秘密,不能为他人所知,有些秘密,没有合适的时机也说不出口。

    不是不够信任,而是知道得越少越有利。

    “万妖城我是一定要去的,但是不是现在去。我会找准时机,并且我有把握,不会拿自己的安全开玩笑,就像是你能够吸收月华一样,我也有自己一些特殊的秘密,你不相信我吗?”

    清秋一想也是,来自神秘的大唐,宝物这些层出不穷,明远知道的东西比她多,自然也是仔细考量过,也有自己必须要去的理由。

    她就不瞎操心了。

    “那好吧,我就支持你的决定。但是作为朋友,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尽管开口,决不推辞,即便是我现在的力量小,但是会竭尽全力的帮助,做我力所能及的事。”

    她脸上的笑如盛开的太阳花一般,绚烂的,眼神清澈认真,话语诚恳之极。

    “……好,那我就提前多谢你了。而且不同妄自菲薄,你帮我吸取帝流浆,已然是帮了我的大忙,这件事做起来的成功把握就更大了。”

    清秋一听,眸色顿亮,她说明远为什么非得那么着急要帝流浆,却又东西到手根本不用,原来是为了万妖城之行做准备啊。

    难道是想用帝流浆来引起万妖城的暴动?毕竟妖修对于帝流浆的渴求那是堪比修士对于神药的渴求,不过这个方法也太简单粗暴了吧,感觉全是漏洞一样。

    世上能人颇多不说,妖修自己在帝流浆喷发之日就能攫取很多的帝流浆供自己的修炼进化……

    明远见宁清秋也没有回答,一看人,双眼放空,不知道又神游到哪儿去了。

    前面的龙马突然嘶鸣一声,前蹄高高扬起。

    清秋和明远皆是一愣,怎么,有情况?

    就连两人的龙马也跟着躁动不安起来,清秋抓稳龙马鬃毛,眼眸如水,灵气分为两道进入眼中。

    发生了什么事?

    因着距离不远,运用灵目术果然看到了引起龙马警觉的源头,前方一片丛林之中,正有修士打斗。

    目测应该是两方人。

    一方身着黑衣,面带阴厉之气,领头的是一位筑基高阶修士,跟着的十数位修士个个都是练气高阶。

    他们把另一方修士几乎是团团围住。

    那些修士人数不过七八个,都是练气期,看起来相对弱一点,有一个应该也是筑基修士的轻甲着身的中年修士,此刻面色血红怒发冲冠,他竭力拼杀,不过好像是身带内伤,应付起来黑衣筑基修士颇有些捉襟见肘。

    但是身有重伤都能和自己的同级修士拼一个旗鼓相当,那这位修士没受伤前定然是一位斗战高手。

    而引起龙马感应的,应该就是被包围的那些修士手中蛇涎香了,那是通体血红的一支特制香,是蛇涎果为主材料炼制的一味香,和血吻花一样能够引起荒兽的躁动暴动,但是后者甩了前者无数条街。

    蛇涎果本就是大多荒兽都比较喜爱的一种果实,它能够发出一种吸引荒兽的气味儿,并且还会刺激荒兽的精神,让它们变得暴躁。

    与血吻花的效果相比虽天差地别,但是用在这里却是足够了。这些修士应该是想利用这香吸引一些荒兽前来,他们就好趁乱突围。

    那个中年修士已然是有些支持不住了,一旦他落败,那么其他的修士自然要跟着人头落地,再无一人可以阻挡黑衣筑基修士。

    形势岌岌可危。

    见他们燃香,那些追杀的黑衣修士也并没有阻止,这里地处偏僻,并且距离坠龙山脉也有一定的距离,蛇涎香的味道并不能传得太远。

    这些人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根本不会有什么高阶荒兽能够赶来,即便是某些荒兽被此香吸引而来,也不过是一些外围地区的低级荒兽,他们的人可以轻而易举的收拾掉。

    安家商行的人,定然是在劫难逃!

    黑衣筑基修士眼中闪过一抹凶光:“你们已经是瓮中之鳖,安海,你若是识相的话,就把我们要的东西交出来!否则今日就是你的殒命之时,你们安家商行就要在江阴除名!”

    被称作安海的修士眼中闪过一抹黯淡,他们遭遇突击,一行人死了个七七八八,目前就剩下他们这一队人,当时为了避免一网打尽,进行了分兵逃跑,现在大概也是末路了。

    他哈哈大笑一声,和那修士硬拼了一记:“我们安家商行既然接了这趟任务,自然不可能把东西交给你,要命倒是有一条!”

    “就看你敢不敢来取!”

    即便是内心心急如焚,他也没有相信那个黑衣筑基修士,那件物品乃是安家商行能够崛起的根本,若是没有了,将会招来灭顶之灾,虽然不知道消息怎么泄露出去的,但是这些追杀他们的人显然是有备而来。

    他们的实力刚好压上安家商行的人一筹,而他安海本是筑基高阶修士,是本次出行的安家商行修为最高的人,竟然被内奸下毒,虽然说发现及时当场逼出了一大部分,但是余毒未清,又经历了大战,自然是伤上加伤。

    安海深知自己支撑不了多久,若是没有援兵的话,基本上就是十死无生,若是到了最后……大不了他就自爆,杀一个够本,拉两个他就赚了!

    这人已经被逼到绝路,抱了视死如归的心。(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