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一百三十一章 目光短浅的木家,一鞭-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三十一章 目光短浅的木家,一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作为一城之主,昨日的帝流浆不知道造福了多少荒兽,那么百花城的修士自然是首当其冲受到了同等的威胁,这个时候他忙得是焦头烂额,若不是郑长老实力高又来自青云宗,在杀鬼刀一事上更是第一功臣,他是不会花这么多时间陪着的。

    其实本来是想留七夜清秋一行人留下在百花城,能够帮助他们抵御接下来的可能发生的大规模兽潮最好,但是话到了嘴边却还是没说出口。

    百花城主也知道,人家座到这份儿上也是仁至义尽,帮你杀人,你给报酬,却也是两清。实在是没有立场要求人家外来者陪你守住百花城。

    况且他们说着趁早离开是因为宗门任务在身,那么千言万语都比不上这个了。

    清秋他们自然是把自己当成是睁眼瞎,当做是没看出百花城主那欲言又止的表情,干脆利落的走人了。

    来到城门外,三匹龙马通体赤红,就只有四个蹄子雪白,看起来精神极了,还打着响鼻儿。

    “这是城主为各位准备的龙马,这往前走就是坠龙山脉,如今荒兽躁动,各位不适宜高空飞行,还是用着荒兽代替脚程,它跑起来不比寻常金丹修士慢,就是攻击力弱了点。”

    乌术很是感激青云宗一行人,对他们的态度也是极好。

    清秋倒是知道龙马,它们是蛟龙和其他荒兽混种,在荒兽里面混得那叫一个不如意,荒兽对于杂种的歧视相当严重。

    除非这些龙马觉醒了先祖血脉,能够往化龙的方向靠,否则是不会被荒兽接受的。

    它们性情又比较温和,所以是修士比较钟爱的坐骑之一。

    往常倒是没有太大的用处,多用来替商行世家运货,但是对于一些特殊地形,这些坐骑就是很有必要的了。

    如今的坠龙山脉确实不适合飞行,就是坐着法器在高空晃荡也是不安全的,再说了,你以为修士飞行不耗灵力吗?虽然说对于七夜和明远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宁清秋可是一个相对而言的战五渣,对于龙马这种意外之喜,她表示对百花城主的观感上了一层楼。

    乌术很快告辞,木起却是留下,乌术古怪的看他一眼,倒也没说什么,洒脱就走了,想来是回去和城主复命。

    木起一拱手:“希望各位此去,若有下次相逢,和我木家应该是不相识的陌路人。”

    清秋当即就不屑的瘪瘪嘴,这木家还真的是寡廉鲜耻啊,占了这么多便宜,把他们当做是瘟神给送了,真当他们没有脾气?

    当初要不是看在木雨共患难一场的份儿上,哪有那么好的事给他们?这排着队要药王传承的人海了去了。

    他们走的时候,还有不少人在药王殿那里挖挖挖来着。

    七夜顺手就抽了他一鞭子,也没有用灵气,光是**力量就把人抽了个倒仰。

    真要下力气抽,多半人这会儿已经碎成了渣渣。

    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装,这次就是小惩大诫了。他既然已经打算放过百花城主,自然不会再杀这些小虾米。

    刚才清秋给他传音,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离开去诛魔谷,就不要半道上再杀人一回马枪了,百花城主他就是个蹦跶的蚂蚱,哪里能够对大名鼎鼎英明神武的七夜造成什么伤害?

    大象会在意蚂蚁的叫嚣吗?显然不会。

    七夜像是被她吹捧得挺高兴的,确实,这么个人,想杀就杀了,不想杀放在一边好像也碍不着什么。

    七夜决定大发慈悲,放他们一马。

    木起在地上滚了几圈,脸上鲜血淋漓,却只是一拱手,半点儿没有发怒。

    元婴大能抽他,他不敢躲也躲不了,只希望他消消气,毕竟木家以后还要在百花城传承千秋万代,有了药王的丹经和药王鼎,更是可以把丹药生意做大做强,现在只希望把这件交易永永远远的埋藏下去。

    木家做出的决定,木起自然要表态,但是态度恭敬,也不敢真的惹怒,只是希望大人不记小人过罢了。

    不过他以为沉不住气的会是明远,看人家不怎么在意药王传承的样子,最多也就是对他冷嘲热讽几句。

    但是却没想到元婴大能倒是没有把持身份,亲自动手抽了他一鞭子。

    也算是光荣勋章了。

    他有些苦中作乐的想。

    清秋拉了拉七夜的袖子,七夜冷哼一声,转头就走了,宁清秋很久没有享受过这样类似策马奔腾的快感,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最关键的是,七夜这家伙没理由再提着她飞,这样丢脸的事,简直是一辈子的黑历史啊。

    这家伙,有恶趣味。

    木起远远看着三人离开的背影,长长叹了口气,身后一身冷汗,照他说,就该跟这样的人打好关系,即便是不讨好,也不该这样明火执仗的说这些。

    人压根就看不上你木家,何况去嚼舌根?

    但是家族会议的决定,他不能违背。只希望有一天,木家能够充满新鲜的血液,木家新一任的掌舵人能够目光长远一点吧。

    背后苍茫群山,眼前百花城高大巍峨的城墙,男人山一样的背影,有点佝偻。

    “七夜,我说你这么迫不及待的就把斗篷掀了,这还没有走出多远呢,你希望人家传出第七夜诈尸的消息?”

    “再说了,你这么讨厌斗篷,怎么不摘面具?不会真的是像我们编的那样,你这面具根本就摘不下来?”

    七夜似笑非笑睨她一眼:“你要是停不下来,我拿‘凝水’给你粘上怎么样?”

    清秋吓得小心肝儿一抖,这七夜口中的凝水,就是粘面具在元同脸上的那东西,她更愿意称之为“修仙界502加强版20”。

    她眼珠子乌溜溜的,鬼灵精怪的一转,该不会是什么武侠小说烂俗剧本一样,谁摘了七夜的面具看到他的脸,要不就被杀,要不就要嫁给他之类的吧?

    清秋这会是自己把自己给恶寒到了。

    “对了,前面找个地方,你把宁心莲交给我,这个女人还得好好审问一下,她想杀我没错,但是哪来那么大权力指挥黄泉魔宗级别修为比她还要高的人?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清秋摸摸下巴,煞有介事的说。

    七夜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反正已经被他封了灵力,也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她要审,就给她。(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