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剑仙最新章节- 第一百二十四章 帝流浆喷发-久草精品网
返回 女剑仙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二十四章 帝流浆喷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七夜眉毛都没有动一下,轻描淡写的说:“他和我一起给阵法充能完成之后,有几个身份应该高一点的筑基修士跑了,我忙着追鬼刀,他跟着那些人去了另一个方向。”

    他说着也有点不解,不过并不太关心。符合他和元同的关系。

    绝情谷谷主当场脸就黑了,七夜这话说得那才叫一个毒,元同作为一个元婴竟然还要追杀“筑基”修士,这不是搞笑是什么?

    一个手指就能碾死的小蝼蚁,竟然还要元婴大修士跟在后面追杀?这不是笑话嘛!

    王八蛋,定然是拿着她的灵石法器跑了!

    元同是一个散修,四海为家的那种,修炼到这种程度也是不容易,绝情谷谷主知道这人贪,没想到敢裹狭着她的东西跑了不说,定然是怕真的跟她上裂天剑派惹恼了那些剑疯子,所以干脆招呼也不打就跑路了!

    百花城主虽不知具体内情,但是看这女人一脸要炸了的表情也不想蹚浑水引火烧身,便正想开口打道回府。

    然而话未出口,盖因为天上的月亮打断了他。

    月色大盛,光华如水,黑夜之中也宛若白昼,众人如同身处银河,星星点点的光晕开始漫天飞舞。

    “帝流浆!”

    谁也没想到,帝流浆在这个时候爆发了。

    不过这些不过是前兆,真正的帝流浆无形无质,看得见摸不着,这个看得见也不是肉眼就能看见,而是修士自身的感觉让他们看见的,反正极为神异。

    月之精华大规模出现,甚至肉眼可见,就是真正的帝流浆来临前兆,真正的帝流浆是一股一股的,在修士“看来”。

    像是接通天地的光柱。

    百花城主这些人自然也是知道帝流浆的,宁清秋都知道的东西,那也不可能是什么秘辛。

    只是帝流浆虽说是传说中的太**华,绝对的好东西,但是这东西也太好了,所以根本不是人类修士可以直接吸收的,敢直接贪图帝流浆,那就是个爆体而亡的下场。

    没有特殊的法门,根本不能采集到帝流浆,虽然这东西可以培养灵药仙草,融入丹药提升品阶,炼入法器焕然一新,用法极多妙用无穷,但是很可惜,在场的人除了假冒“青云三人组”之外,都是没有这种能力的修士。

    百花城主脸色凝重:“竟然是帝流浆,我知道喷发之期就在最近几天,却没想到正是今天。我们要回去做准备了,这坠龙山脉的荒兽想必又要不安分了!”

    帝流浆,太**华,天地灵物,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

    然而它最大的效用,不是给人类修士的,它是天道对于荒兽的恩赐,或者说是妖修的盛宴!

    它是妖族最大的机遇之一!

    荒兽吸收日月精华,越高阶的荒兽能够吸收越多越纯粹的精华,特别是帝流浆,荒兽能够遇到这千载难逢的造化,就有机会成为妖修!

    这次帝流浆喷发,那么带来的必然是荒兽实力的突飞猛进,潜力高的荒兽甚至可以借此机会成就妖修,从此改天换地。

    问道长生!

    不再是作为一个懵懵懂懂的野兽活着,他们有智慧有功法,是妖修不再是荒兽。

    即便是成不了妖修,那许多的荒兽必然也会引来实力的增长期,那么作为坐落于坠落山脉一侧的百花城如果要迎接兽潮的话,那么无疑将会是一场惨烈的战争。

    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惨烈。

    不过好在百花城这边临近外围,并且这边属于贫瘠之地,荒兽打秋风都不会走这边,坠龙山脉绵延万万里,对面的另一个地方才是荒兽暴动的主战场。

    但是在场的人都是忧心忡忡,有想留下来建功立业的,有见势不妙的想要立马走人的,天下这么大,在哪里不是历练啊?

    “我们先回城,赶紧准备事宜,不论荒兽会不会发动兽潮,我们都要做好准备!”

    百花城主发话,众人无不应诺。

    “城主,我师父还有要事在身,就不与城主同去了,只是明日我等必定登门拜访。”

    明远突然出声,几位元婴神色各异的打量了他们一行,心中暗潮汹涌,面上还是不动声色。

    难道这位来自青云宗的郑长老……是为了百花城附近的帝流浆喷发而来?

    是了,这就对了,不然一个六品宗门的长老为何千里迢迢跑来百花城?难道就单单只是因为自己的一个弟子要回家乡探亲,所以他来撑腰?

    怎么想都觉着古怪,即便是弟子再得宠,也没有这么个宠法的,而且这位郑长老性子冷清古怪,实在是不像是这么有师父爱的样子。

    若一切都是个幌子就对了。

    帝流浆的珍贵之处人人皆知,只是苦于无法门收取,这青云宗果然不愧是济州威名赫赫的大宗门,竟然有这等珍稀之法。

    不过众人也不多言,在场的修士加起来也许都打不过这个一招结果了鬼刀的高手,百花城主虽然自忖能够与郑长老过上一场,不过谁知道人家有没有什么后手。

    青云宗派出来收取帝流浆的人,哪里会是什么好相与的人物?

    他拱手一笑:“那就祝郑长老心想事成。”

    还是接个善缘吧,人家才为了他手刃仇敌,这权衡利弊他还是不做什么蠢事,说不定暗处还有青云宗的高手看着呢。

    一群人浩浩荡荡走了。

    七夜侧过脸,冷哼一声:“我的名头你倒是用得爽快,有事儿没事儿都攀扯上我,谁说我要收取帝流浆了?”

    明远只是微微一笑,并不答话。

    清秋倒是笑了:“你这话就不对了,明远借的可是人师父青云宗郑长老的名头,和你鬼刀七夜有什么关系?”

    七夜气笑了:“鬼刀刚不是死了,你们可是亲眼所见。”

    清秋有点傻眼,七夜这真的是气糊涂了,这演戏演过头出不来了?

    七夜倒是没昏头,他清醒得很。要说今天这么配合,也有他自己的计量,这暗夜楼第七夜的身份他也有点腻了,而且一直很不喜欢外面的人给他起了个鬼刀这样的外号。

    干脆趁着这个机会换个马甲行走天下也不错,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么之后杀掉百花城主他们就不能使用森罗刀意了……(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