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九十九章 前夕-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九章 前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在郭斌二次进京之时,大家便都见过,卫仲道自然知道随郭斌前来的都是极得郭斌看重的,因此酒菜极为丰盛,可谓宾客尽欢。席间,少不得拿着卫仲道的亲事打趣他,他总是略带羞涩地一笑而过,也不着恼。因此,大家对卫仲道印象都很好,尤其是张飞,一场酒罢,已经开始跟卫仲道称兄道弟了。

    郭斌实在是很难想象地出来,张飞这个黑脸莽汉,如何能与卫仲道这个身体略嫌孱弱的富家公子投契。

    欢快愉悦的时光总是转瞬即逝,转眼已近二月。

    何进召袁绍、曹操、郭斌三人进府商议,道:“太平道首张角派遣其弟子唐周联络宦官封谞、徐奉二人,约期举事。说什么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袁绍拍案而起,道:“哼!狼子野心之辈,分明是狗屁不通。”

    曹操道:“国舅爷但请下令,曹孟德无不遵从。”

    郭斌亦忙起身表态。

    只是袁绍面带为难,道:“绍本立誓,党锢之祸一日不平反,绍便一日不入朝为官。此次围捕太平道虽为国事,绍却依然不可违背誓言。不过幕后调遣,财务分拨等事,国舅爷但请放心。”

    何进起身道:“好!三位不愧是少年三杰,果然是肝胆相照,豪气冲天!”

    当下,众人商量了一干细节,便各自告辞离去了。

    出了何进府邸,看着这阳光明媚、一尘不染的汉代的蓝天,郭斌的心中却仿佛压着沉沉的乌云。

    郭斌心中暗道:“历史,终于还是如约而至了。”

    所谓“岁在甲子”,指的是在甲子年。而张角与各地太平道弟子约定于本年三月初五举事,三月正是甲子月,而初五正是甲子日。因此,张角选定甲子年的甲子月、甲子日举事,也是有深意的。

    论阴阳五行,天干之甲属阳之木,地支之子属阳之水,水生木。

    甲是拆的意思,指万物剖符甲而出也。

    子是兹的意思,指万物兹萌于既动之阳气下。

    因此,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乃阳气最盛,万物萌动之际。正是汉朝灭亡,太平道兴起之时。张角选在这个日子举事,也可谓是用心良苦了。

    按照战国时期阴阳五行家邹衍的“五德终始说”:“五德”指土、木、金、火、水五种德性或性能。“五德终始”指这五种性能从始到终、终而复始的循环运动,邹衍以此作为历史变迁、王朝更替的根据。

    按照这种说法,汉朝则属火德,色尚赤。所谓火生土,新的王朝则应该是土德,色尚黄。因此,太平道举事,众信徒都要头绑黄巾为记号,称为黄巾起义。

    因此,单从其举事的日期来看,张角此次谋反其实是早有预谋的。他想借着六十年一度,阳气最盛的日期举事,以期从气运上压倒汉朝,取而代之,建立新王朝。这实在是充满了农民思维的,可爱而幼稚的谋划。然而,不得不说,若没有唐周的告密,以其计划之周密,实力之强大,一举攻陷京师,推翻汉朝亦不是不可能的。可是若要他在建立新王朝后能够得到各地豪门大户的认可,天下十三州传檄而定,那却基本是痴人说梦的。

    为什么?因为纵观中国历史,从来没有农民首先发起起义反抗旧王朝能够获得成功的。当然,朱元璋这种反抗异族的人除外,因为他从一开始便站在了舆论的制高点。他是要推翻蒙元的残暴统治的,是得到天下广大士人阶层的广泛支持的。

    而秦末的陈胜吴广,虽然得到了一部分知识分子和战国时期没落贵族的支持,却依然自内部开始腐烂,最终在朝廷强大的武力下被绞杀。

    再看看太平道的起义,他们虽然发展了一部分下层地主成为他们的信徒,可天下的豪门富户是不认他们的。朝廷一纸诏令,天下有志之士纷纷起来响应,但凡是个人物就能组织起来一票人马,就算没钱亦有人资助(便如刘备)。

    因此,太平道的起义是不可能建立稳定的新王朝的,他们最大的成就或者就是攻陷京城,然后在各地勤王义军纷纷进京之时,再被剿灭。之后的情况便更加明晰了:义军互不统属,分赃不均,便互不服气,大打出手,中原终于提前进入混乱纷争的军阀割据时代。

    这也是郭斌为何坚决反对太平道起义,并处处与之作对的原因。在古代,任何不能建立平稳安定王朝的造反,对民众来说,都是耍流氓。

    郭斌骑马走在大街上,后面关羽、张飞率领二十人的贴身护卫骑马相随。这些人都是关羽精心挑选的,非但有郭大等五个受过华佗亲自指点的原伏龙山庄士兵,更有十五个经过严酷训练的特种士兵。

    这些特种士兵非但一个个武艺高强,训练刻苦,忠心方面更是毫无可指摘的地方。这些人大多是当初在京城围攻郭府,给郭斌带人打伤后被投进狱中,又被郭斌捞出来,并在郭府疗伤的一批人。他们投效伏龙山庄后,戏志才便安排人将其家中的老幼亦接到庄上安置。他们对郭斌是既崇拜敬畏,又心怀感激。

    要说混江湖的,大部分都是社会最底层的人。自小不学无术,便跟人学了点功夫把式,混得好的给人做个庄客护院,混得不好的却是破衣烂衫,每天连口热饭都吃不上。

    然而自从投效了郭斌,他们的精神面貌有了一个极大的转变。一个个身穿最高档的制式毛呢军装,腰挎羽林军制式的精钢环首刀,胯下的高头大马精神抖擞、夭矫如龙,那走在路上可真是威风凛凛,霸气侧漏。

    每当他们出勤,或是巡逻,或是护卫庄中要员,总有年轻的姑娘主动打招呼,家中上门说亲的也是络绎不绝,都要把门槛踏破了。昔日的浪荡子,一个个成了穿名牌,开豪车(好马就好比豪车嘛)的成功人士,就连家中老娘对他们的态度亦变好了。

    而且郭斌给他们统一建造了复式小别墅,都处于伏龙山庄内极好的路段,非但有这些物质奖励,更有来自社会各界的极大尊重。这些都极大地满足了他们的虚荣心,因此一个个甘为郭斌效死命。

    自从郭斌受青袍怪客偷袭,身受重伤之后,他手下的一干人便决定为郭斌配备专门的护卫。郭斌虽觉得没必要如此麻烦,可还是在一众手下的坚持下同意了。用郭全的话说,就是:“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护卫们即便打不过高手,但是挡挡刀剑也行啊!”

    因此,郭斌的护卫都是身高体壮,装备亦不同于普通士卒,将勾镶换成蒙了铁皮的大盾,时刻背着,于防卫上更具优势。一旦有人围攻,二十人可围成一圈,外面树立盾墙,里面则有铁条撑在地面上。大盾之间更是有机关扣锁相互连接,可以连成一体。

    情况紧急之时,只要两分钟,护卫们便可造出一个小型的城堡,确保郭斌的安全。同时又可用马上携带的骑兵弓进行远距离射击,近处又可以长枪从盾墙特地留下的缝隙中捅出去伤敌,一旦连盾墙亦被破了,还可以长枪组成枪阵突围。

    可以说,为了郭斌的安全,他的一众手下早已将所有问题都想到了。而且郭斌的二十个贴身护卫,所用的装备都是目前能提供的最好的。

    即便他们的护甲,亦是郭斌突发奇想让人特意打制的锁子甲。

    要说这锁子甲,制作起来技术难度并不高,却是极为耗时费工。因为他就像是衣服一样套在人身上,以一个个小小的铁环相互连结,环环相扣制成。这种铠甲传自西域,是公元前五世纪黑海北部的斯基泰人首先发明,魏晋时期称为“环锁铠”。

    曹植在他的《先帝赐臣铠表》中写道: “先帝赐臣铠,黑光、明光各一领,环锁铠一领,马铠一领,今代以升平,兵革无事,乞悉以付铠曹自理。”其中所说的“环锁铠”便是俗称的锁子甲了。

    这种铠甲较之一般的铠甲优点很多。首先便是轻便透气,较之普通铁片打制的铠甲要轻了许多;其次,不惧刀剑,亦不惧怕一般的弓箭。《晋书吕光载记》描述此类铠甲“铠如环锁,射不可入。”。

    可是锁子甲的缺点亦是显而易见的,造价高昂,不适合大批量装备军队便不说了,其防护方面便惧怕重型兵器以及尖锐利器的大力刺击。像狼牙棒,流星锤之类近战钝兵器正是锁子甲的克星,另外弩箭的冲击力亦可彻底贯穿锁子甲。威尔士长弓和中国各种弩、中亚民族弓箭、鞑靼弓、满洲弓等威力巨大的弓弩亦是锁子甲的克星。

    所以,郭斌在命人试着制造了五十套之后,便停产了。这五十套锁子甲,不仅装备了郭斌的贴身护卫,赵云、关羽、张飞、管亥,就连戏志才、郭嘉、荀彧、徐庶等人亦是人手一套。

    此后便没有再制作锁子甲,所以郭斌最初打制的这五十套锁子甲成为极具收藏价值,极受收藏家喜爱的珍宝,成为身份与地位的象征。而这五十套约十三公斤重的铁质锁子甲,在几十年后甚至被收藏家们炒到了与之等重的黄金的价格。有价无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