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九十八章 分析-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八章 分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如何亦想不到,唐周竟然是身怀血仇,立志以覆灭张角的太平道为目标的死士。听他与何进的一番对话,似乎他有一个老主公,老主公的家产被张角和张修合谋夺去,老主公的继承人便想要夺回家产。

    那么,唐周的老主公是谁呢?他现在的少主又是谁呢?郭斌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日一早,郭斌若无其事地辞别了曹操与袁绍,带着张飞往京中的府邸行去。

    众人知道他回来,便都聚集到了大堂中。

    郭斌见堂中只有戏志才、郭嘉、董杏儿、  郭全、荀彧、关羽、张飞几个自己人在,便将自己夜里听到看到的事情说与众人。众人得闻秘辛,心中亦是震惊不已。

    还是熟悉江湖世故的关羽开口的道:“主公,这个张修,或者指的便是五斗米师。”

    张飞不解,道:“这个五斗米师是干啥的?可是卖米的?”

    一句话,将厅中众人都逗乐了。

    郭斌笑着道:“翼德,这个五斗米师是汉中五斗米教的系师,姓张名修,字利贞,武功卓绝,江湖人称为五斗米师,位列江湖五绝之一,是江湖上武功最高的五个人之一,实在是武学界的大宗匠。”

    一番话,只将张飞说得眼神迷醉,得,忘了张飞除了是个酒鬼,还是个武痴。

    随即郭斌正色道:“如此说来,这个唐周的老主公应该便是天师道的前任教尊张衡了。”

    戏志才点点头,道:“若如此说,张衡的独子张鲁,或者就是唐周的少主了。”

    关羽道:“主公之言有理,几年前,江湖上有传言道,张修害死天师道教尊张衡,自己做了天师道的教尊。当时还在江湖上引起一番热议,大家都等着看笑话呢。”

    顿了顿,继续道:“哪知自从张修得任天师道的教尊,改革~教义,并将天师道改为五斗米道。道中高手不可胜数,一时间五斗米道好生兴旺。再然后,五斗米道一改天师道的作风,行事与太平道近似,于天下各地多布眼线,广置暗探,行事愈发阴狠毒辣。”

    张飞道:“看来这个张修也不是什么好家伙。”

    关羽道:“虽说如此,五斗米道毕竟声势大增,江湖中便无人再敢提起那段秘辛来了。”

    郭嘉道:“看五斗米道与太平道教仪相近,若是同出一门,相互勾连,似乎也说得过去。”

    戏志才道:“不错,近年来太平道与五斗米道东西俱起,互相呼应,要说其中没有勾结,那是很难令人信服的。”

    郭全道:“要我看,太平道与五斗米道便是蛇鼠一窝,太平道的张角便不是什么好家伙,想必这个张修亦是个坏蛋。”他哪里见过张角?只是太平道曾多次与郭斌过不去,又曾强攻过阳翟县衙,郭全虽未亲身经历,敌忾之心却是十足。

    郭斌这时深切地感受到有一干文武在手下给自己出主意的好处了,自己苦思了一夜的大难题,如今经过几人抽丝剥茧一番分析,竟然就显出了眉目。

    依照众人的分析,唐周的老主公便应是天师道前教主张衡,也就是张鲁的父亲。张衡死后,太平道首张角与张修合力谋取了天师道,并由张衡夺得了教主之位。如今张角与张修二人一个在中原发展太平道,声势浩大;一个在汉中发展五斗米道,称霸一方。

    而张衡的独子张鲁,则一直心心相念张衡之死,认为是张角与张修合力谋害了张衡,方由张修坐上了教主之位。或者因为张角在中原发展太平道颇有成就,信众几万人,已经算是枝繁叶茂了,因此不大看得上偏居一隅的天师道,才由张修担任了天师道尊。

    因此,张鲁和以唐周为代表的天师道前教主的一干忠实手下便想夺回天师道,并将张角与张修二人奋斗一生的事业毁掉。

    如今,张角的太平道借着中原大旱的机会,疯狂扩张势力。其实力固然上升很快,教众却也愈发地良莠不齐。因此其对于管理人才的渴求便愈发强烈。想必唐周就是通过马元义加入太平道,并凭借其智谋和表现出来的并不甚弱的武功,逐渐得到了太平道上层的认可,并作为马元义的副手,随着他在京城联络奔走。

    因此,唐周才能知悉太平道中的许多密事,亦能选择最佳的时机将京中太平道一棒打死。

    至此,一番极具说服力的推演将事情经过以极为合情合理地逻辑再现,省了郭斌多少事儿,郭斌只需要做出抉择便可以了。

    何进让郭斌三人在京中等待时机,到决定出手的时候,便由三人各自依计行事。

    于是,本来着急忙慌地率领众人奔来京城的郭斌,此时竟难得的清闲了下来。

    蔡邕与卢植的府上自然是要去拜访的,单单是当初二人在朝堂上为了郭斌的一番表态,便是提携后辈的大恩。因此郭斌回府呆了一会儿便携带着阳翟县的一干特产往蔡邕与卢植的府邸行去。

    今日并非休沐日,故此二人并不在府中。郭斌奉上名帖,约定改日前来拜会后,便带着众人离开了。

    左右无事,郭斌便领着戏志才、郭嘉、荀彧、关羽、张飞等人往卫仲道府上行去。

    以郭斌与卫仲道二人的交情,自然是无需提前递送名帖的,否则便显得生分了。

    通报过姓名,那门子忙命人往里通报,自己则带着郭斌径直往府内行去。很显然,卫仲道早已将郭斌列入热烈欢迎的客人名单之中了。

    果然,众人方走过了几道院子,便看到卫仲道满脸惊喜地迎了出来。

    见到郭斌与荀彧带着一众人一起前来,卫仲道哈哈大笑着与众人寒暄一番,方领着往内院行去。

    因为卫仲道独居京城读书,虽有婚约,却尚未婚娶。因此卫宅虽大,却并无女眷,只十几个伺候卫仲道的婢女,并不需要特意避忌。于是众人来到卫府,亦颇放得开。

    卫氏原系西周分派,实康叔之后,康叔封卫以国卫氏,派衍河东,子孙散居各地。若山右之曲沃,江左之华亭,广东之番禺,济邑之无恨,自河东安邑(今山西夏县)分支者难以悉举。以河东一支为最。

    到了汉朝,卫氏一门初兴于汉名将卫青,以及被立为皇后的卫子夫。卫氏家族就是从那一刻起平步青云。此后,卫氏一族以诗书传家,东汉之起,卫氏便是的诗书名门,至魏晋南北朝时期,卫氏更是儒学的望族。在东汉明帝(58-78)之时,由于卫暠的儒学造诣很深,声名颇高,便被朝廷征召。由于路途遥远,再加上卫暠身体状况欠佳,在赴洛阳就任途中卒于今山西夏县,朝廷便在本地赐所葬之,于是,卫暠的家人便在当地定居下来。由于朝廷的重视及卫暠的地位和声望,卫氏家谱便将卫暠列为一世祖。

    因此,卫家累世豪富,即便在京中亦是声名显赫的人家。蔡邕能看中卫仲道,并将独生爱女许其为妻,想是看重卫家诗书传家,门风清正。故此,卫仲道与蔡琰的婚事可谓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实在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所以郭斌很是为卫仲道能娶了蔡琰而感到高兴。

    只是,前世不学无术的郭斌虽然听说过蔡琰是个大才女,却不知道其坎坷的身世。

    在蔡琰与卫仲道成婚后不久,卫仲道便去世了,而蔡琰亦回了京城娘家,这一场在许多人眼中乃是天作之合的才子与才女的婚姻就这样草草终结。

    董卓死后,他的部将李傕等人又攻占长安,军阀混战的局面终于形成。羌胡番兵乘机掠掳中原一带,在“中土人脆弱、来兵皆胡羌,纵猎围城邑,所向悉破亡。马边悬男头,马后载妇女,长驱入朔漠,回路险且阻。”的状况下,蔡文姬与许多被掳来的妇女,一齐被带到南匈奴。

    然后她被迫嫁给了南匈奴左贤王,并有了两个儿子。直到十二年后,曹操基本扫平北方群雄,当上丞相,挟天子以令诸侯。想到少年时代的老师蔡邕对他的教导,当他得知蔡邕的女儿被掠到了南匈奴时,立即派周近做使者,携带黄金千两,白壁一双,要把她赎回来。

    于是,蔡琰告别了自己的两个儿子,随着汉使者回到了中原。可是老家破毁,亦没有了家人亲戚,曹操便做主,在她三十五岁时嫁给了屯田都尉董祀。

    谁能想到此时如花似玉,京中人人称颂仙女一般的蔡琰,竟然会有如此坎坷的身世?难道这便是所谓的红颜薄命么?

    蔡琰的一生,充满了悲剧色彩,是东汉末年国家破碎,平民罹难的真实写照。蔡琰的人生多少得益于父亲蔡邕的地位而颇得人照顾,尤让人闻之悲叹不已。那么魏晋之后,五胡乱华时,汉人作为两脚羊(两脚羊指被当作食物吃的人)被胡人作为牲畜贩卖驱赶,甚至作为粮食的遭遇,又有谁来哀叹呢?

    所以说,国家便是先有国再有家,国既不国,哪里还有家呢?

    五胡十六国时期,出了个勇猛善战的冉闵,颁布杀胡令。杀胡令共有三条:1内外六夷,敢称兵仗者斩。2今日已后,与官同心者留,不同者各任所之。敕城门不复相禁。3赵人斩一胡首送凤阳门者,文官进位三等,武官悉拜牙门。

    正是有了冉闵的杀胡令,才保留了汉族一点血脉。

    而汉末则是多亏了有曹操,即便是中原混战,军阀厮杀之时,一统中原的曹操依然是威震海内,乌桓、匈奴无不慑服。

    现在郭斌穿越来了东汉末年,即便尚未从前世小**丝的思维中完全走出来,可他还是想要竭尽全力为了保全民族血脉尽一些力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