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九十三章 正轨-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三章 正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走过学堂,郭斌并没有进去。因为当初刘辨来阳翟时,他常常会前来视察岗哨,故对学堂,郭斌是最为熟悉的。

    西城区的布置与阳翟老城区大同小异,只是因为是新建城区,故规划要较老城区更为合理。两侧一丈多高的院墙内是“里”,亦即民宅。一般来说,为了方便政府管理,亦为了防盗,每个“里”都有高墙环绕。西城区自然亦不例外,只是将其更加细化,改成了每个村都有一个大的院墙。

    因为是排房,修改起来简单方便,只需在房屋一侧的山墙处加上一道连通前面房子的墙即可。房屋均为五间一排,在最初挖地基的时候,便考虑到了冬天取暖的问题,因此在房间下面挖有地龙,冬天里塞上锯末,点着了让它缓缓自燃,可以烧一整个冬天。如今房屋皆已竣工,而且已经是十一月份了,可称得上天寒地冻,因此各家的地龙早已点燃,从脚底下传来的热量可以直接温暖到心窝里。在流落为流民前,他们又何曾尝试过如此温暖如春的严冬?

    郭斌来的时候,见到了正在挖坑的村民,他回头对徐庶道:“元直,沼气池的工作已经展开了吗?”

    一直在后面跟着的徐庶道:“回主公,根据主公的吩咐,沼气池明年开春便要开始投入使用,刚好村民们房屋都盖完了,利用冬天农闲的时候修建好了,来年正可以投入使用。”

    郭斌点点头,道:“嗯,都有伏龙山庄来的人指导么?”

    徐庶回到:“每户一个沼气池,五户一组,轮流开挖,都有伏龙山庄的人指导。”

    郭斌放心地点点头,没有说话。徐庶做事,他很放心。

    要说起这沼气池,还是当初郭斌在伏龙山庄中让人挖的。为什么想起来搞这么个东西呢?只因庄中粪便充塞,连路上都是动物粪便。郭斌为了处理这堆积如山的粪便,就让人挖了沼气池。他是农村出身,穿越前家中就有沼气池,还是当初政府号召建设,每个沼气池有国家补贴的。郭斌虽未挖过,却见过,再加上明白其中的原理,便试着在伏龙山庄中建了起来。

    要说伏龙山庄为何有这么多动物粪便,还是拜养殖业所赐。当初以门槛极低的养殖业起家的伏龙山庄,鸡、鸭、鹅就更不用说了,还养了兔子、牛、羊、猪等家禽。一声动静起来,犬吠声、鸡鸣声、羊叫声不绝于耳。这还不算,堆得满满的动物粪便,更是成了庄中头疼的大问题。

    因为过了种植季节,不能再种植粮食,所以虽然开垦了土地却尚未耕种,众人亦难以抽出时间来将粪便集中起来肥田。因此,郭斌便想到了这么个主意。

    要说粪便直接扔到田地里肥田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养分不好渗透进泥土中,尚需要经过分解的步骤。因此,在农村中经常会看到堆肥的,便是要先将粪便堆积起来,利用无处不在的微生物将其分解,然后再撒到田里,就可以让庄稼长得更好了。

    而沼气池,正是将粪便分解时所产生的沼气收集起来,通过管道输送到点火处,然后利用沼气做饭或者照明。等到产生沼气少的时候,就将里面的粪便挖出来肥田,正是一举数得的好招数,是郭斌的路子。这小子懒,从来都是想着怎么一举数得,竭力榨取利益,赔本的买卖是从来不干的。

    没想到,克服了种种困难后,投入使用的沼气池获得了一致好评,郭斌在伏龙山庄中的实验算得上成功。

    除了产气量不如后世,沼气池放在这个时代,最大的技术难度就是密封和沼气的输送问题了。

    郭斌想尽了一切办法,什么用铁管、铜管之类的,最终证明除非用铸造的,而且要造得很厚,否则以目前的技术是做不到的。只是这样非但不易运送,而且建造成本极高,不适合推广。就在郭斌焦头烂额的时候,还是马钧的爷爷,马老出主意了。

    不就是要管子吗?拿竹子来啊,把竹节捅开不就是上好的管道吗?弯头处不好做,就用铁铸;点火处怎么办?还能怎么办,用铁浇筑呗,马老也不是神仙啊!接头处密封不容易?在接头处抹上水泥固定住就可以了,这样非但密封性好,还不惧攻城战时敌方往城内投放火箭,造成大火。而且为了安全起见,管道都是埋藏在地下的,上面用石板盖住,这样就大大增长了其使用年限。

    因此,在通过这一系列办法减小成本后,沼气池的建造就具备了推广的可能。

    如今,阳翟县西城区的沼气池都建设在各家各户的小院子中,管道也埋在地下,用以增加安全性。

    作为一个现代人,郭斌实在是受不了满地粪便的生活环境,每每看到到处横流的粪便,他总有一种无处下脚的感觉。而在家禽普遍散养的汉代,要想摆脱这种环境,实现卫生安全的生存环境,沼气池可能便是唯一的办法了。

    郭斌不是没想过通过行政手段来控制环境卫生,诸如随地吐痰罚个五十块钱之类的。可这只是治标不治本的笨办法,而且十分不符合郭斌小投入大产出的行事风格。而大力推广沼气池,粪便的不足会让村民们感觉到,即便是一坨便便,亦是极为宝贵的。于是便会教育小孩子,不要随地大小便,一定要到自家的茅厕中来,所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这个举措,唯一的不足之处就是,搞得郭斌每次下乡视察,总会收到无数村民的热切欢迎。他们都恨不得拉着郭斌去自己家如厕,搞得郭斌头痛不已,大叹:“谁知坑中粪,坨坨皆辛苦。”

    如今的西城区,虽然结束了最初大搞建设的高~潮期却依旧忙忙碌碌。

    男人在外面搞建设,挖沼气池,孩子在学堂里上学,妇女们将家里收拾好,将公司里分发给各家的鸡鸭喂了,便无事了。因此多数人会接了伏龙山庄被服厂的订单,聚到村中的议事堂中,在被服厂派来的技术员指导下制作服装和皮鞋。待她们学会了,就可以将材料拿到家中去做工了。

    因此,过上了好日子的西城区居民分外珍惜如今的生活。他们知道,这一切全是拜郭县令所赐。

    在他们衣食无着,饥寒交迫的时候,是郭县令派人给他们送来热气腾腾的粥饭;在他们全家人身无寸缕、瑟瑟发抖的时候,是郭县令派人给他们送来上好的麻布棉衣;在他们夜宿荒野、上无片瓦的时候,是郭县令派人送来砖石水泥,给他们建房子;在他们觉得此生无望的时候,是郭县令派人来接走他们的孩子,送他们去读书,给了他们对生活的希望;在他们脚下无立锥之地,几乎要易子而食的时候,还是郭县令给他们工作,让他们靠着仅剩的一膀子力气,养活家人。

    郭县令让他们有尊严地工作,使他们活得像个人一样,也是郭县令救了他们一家人,还让他们过上了此生从未想象过的好日子,他们只有甩开膀子使劲干活,不求能报答了郭县令的大恩,但求能使自己能觉得心里舒服一点。

    再往西边走,便是处于住宅区环绕中的“市”。

    此时的市周围有垣墙,交易者只能由市门出入,以此限制市外交易,市门按时开闭。市中有市楼,又称亭、旗亭或市亭,管理市的官署即设于此。主管市的官吏称为市长,市门有监门卒把守。

    为了便于经营管理,市内店铺、摊贩按经营商品种类分别排列,称为列、肆、次、列肆、市肆或市列。列肆之间的通道称为隧。列肆之后还有存放货物的仓库,称为店。在市中营业的除私商外,政府也派人来出售官营手工业产品及政府所掌握的其他物资。

    虽然来自后世的郭斌是极为看不上这样严格的管理制度的,可是作为一个合格的朝廷命官,郭斌不得不按照律法的要求行事。因为是新城区,一切都是新的,就连编制亦是新的。故此,郭斌将伏龙山庄中首批毕业的一众学生都调了过来,在徐庶的指导下学着管理“市”,以锻炼他们的实践能力,为以后担任更重要的职位,解决更复杂的事情奠定坚实的基础。

    人才的培养,不是在温室中培育鲜花,必须要逐渐将其暴露在风雨中,能生存下来的才是真正的人才。而这些穷人家出身的孩子,大多没有让郭斌失望。

    这些人年龄普遍在十五六岁,所学不过两千多的常用字,数学亦只是学了加减乘除。可是每个人工作起来很是认真,他们都知道能有这样的机会实在是来之不易,这或许就是他们出人头地唯一的契机了。

    他们都是伏龙山庄学堂的第一批学员,因为上学的时候年纪已经不小了,很多东西比小孩子学得要快,还要边学习边实习,因此所学都极为实用。就这样,很多人还是选择了夜里到阳翟县官学参加辅导班,以期更快地提升自己。他们的家人现在都在伏龙山庄,皆是极为体面的人家,因他们进城“做官”,有了出息,因此大多数人都背负着一个家族的期望。

    根据阳翟县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当初设立时的约定,新区建设两个“市”,地皮虽为县衙所有,地上的建筑却是建筑公司的财产。因此里面的店铺、摊位俱应向建筑公司交付租金。此时投入使用的商铺已经让建筑公司收到了第一笔红利,如此迅捷的回报速度,使得股东们对建筑公司的前景极为看好。诚然,作为郭斌起家的阳翟新市,其回报率也是现在的他们无法想象的。

    阳翟县的一切,似乎已经走上了正轨。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