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九十二章 商界与学界-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二章 商界与学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嘉依照郭斌的嘱咐,很是热情地接待了张世平、苏双二人,并以伏龙山庄的名义,与二人定下了长期贩运马匹的约定。并成立了伏龙山庄牲畜贩运公司,张世平与苏双二人以资金入股,占有四成股份。郭斌拨了二百部曲,以专责沿途护送马匹。

    因为一路流民颇多,若无周密防护,恐怕到不了地方便能给分食殆尽。郭斌所派遣的部曲,皆为阳翟县的标准配置,不但携带了精钢所铸的环首刀,勾镶,还配备了制式的长枪,并各自携带了骑兵弓,每人在马屁股上挂了两壶羽箭。

    这些人虽非素习骑术、精通马性之人,却也是一个个剽悍体壮,身着皮甲。其装备之精良,几与羽林军不相上下。

    张世平与苏双二人见郭斌所派遣的护卫人数虽非太多,却比平日所见的正规军更要有纪律性,二百多人站在那里,竟没有一丝响动。他们所散发出的威势,直如千军万马一般。以后带着这些人去谈生意,简直碉堡了!

    其实,细思之下,他们如此满意也是有原因的。以二人的身份地位,哪里享受过如此待遇?他们手下的护卫,多是些流落江湖的浪~荡客。除了十几个常年跟随的仆从,则多是随时雇佣的。一个个衣衫不整,肮脏邋遢,哪里有郭斌这二百部曲的赫赫声威?于是,与郭嘉商议好一干细节,二人便兴奋地带着人往北赶去。

    以郭斌的性格,自然不会少了二人的利益。所谓的二人以资金入股,不过还与当初二人的买卖方式相同,资金只是作为购马的本金,待将马匹顺利运回阳翟县,郭斌自会将利润一并交付。利润虽然较之以往少了一点,可郭斌还派遣了二百披甲骑兵沿途护卫,非但省了招募护卫的费用和时间,更是极大增强了护卫力量。原本每次走商路,只是临时招募护卫便要一个多月,再加上沿途运货要一个月方能往返,算上在乌桓购马、挑马的时间,一趟走三个月便是侥天之幸了。

    而依照郭斌的安排,二人此次前去,购马固然重要,更要为伏龙山庄在塞外找一个落脚点。待下一趟时,郭斌便会派人前去建筑村寨,并派人运送中原的货物前去,郭斌新近研发的,用粮食酿制的高度美酒便是极好的硬通货。以后购买马匹的事情,便由这个村寨负责,张世平与苏双二人常驻村寨,运输马匹的任务便交由伏龙山庄派遣部曲专责。

    这样的话,每次运送马匹所费时间,便仅有一个月了。若是收购的马匹供应得上,每月甚至可以走好几趟。

    张世平与苏双以商贾的身份,非但得到了与伏龙山庄合作的机会,傍上了郭斌这个靠山,听郭嘉话里话外的意思,更有可能由二人常驻塞外,担任城主,专责购马事宜,顿觉此次阳翟之行收获之丰远超想象。二人甚至表示,若此事进展顺利,不给钱也能干啊!

    为什么?因为商人被压制的太惨了。二人虽是大商贾,“赀累千金”,可是社会地位太过低下,若非逼不得已,历史上他们怎么会拿出巨资,资助刘备这个以织席贩履为业的落魄的皇族?怎么会面对郭斌这个小小的县令时亦战战兢兢?他们又何必抓住机会,不远千里来到阳翟,谋求与郭斌的合作?

    听说郭斌竟要在塞外建城,并有意让二人做城主,二人哪有不欢欣鼓舞,喜极而泣的?虽说是在塞外,可毕竟是一城之主,身份地位较之一介行商,那可是天差地别啊!“急公好义小孟尝”果然非同凡响,大格局,大手笔!

    见张世平、苏双二人满腔豪情地率领二百多护卫出了阳翟城,往北行去。

    戏志才方对郭嘉道:“主公行事,一贯高屋建瓴,此次命二百护卫随行,虽名为护卫,却更有以之练兵之意。此后庄中部曲轮换前往,非但可以借机熟悉沿途路线,更可借助塞外训练兵士。”

    郭嘉点头道:“不错,我庄中部曲,虽然精于步战,却皆是中原之民,于骑马,即便是较之羽林军,亦差得远了。此次正可提高马术,此后必可大有作为!”

    戏志才点点头,没有说话。

    可是郭斌的一众手下都没有意识到,此次与张世平和苏双的合作会产生何等深远的影响,此番郭斌派人往塞外筑城,更不仅是只有练兵那么简单的。这次合作,是郭斌与商人合作、扩充自己势力的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将成为郭斌在塞外扩充实力的模板。

    张世平与苏双二人在此后的岁月中竭忠尽智,发展塞外的城寨,使之逐渐成为塞外草原上的一颗明珠,其影响力之深远,威名之盛,吸引了一批又一批新商人在郭斌的军队的护卫下,走出国门,不断进取,占领新的领地,将新王朝的版图不断扩大,成为远超大汉的强大王朝。

    将张世平与苏双的事情交代给郭嘉后,郭斌便去忙别的事了。郭嘉经过戏志才半年的教导,已经有能力也应该独立承担一些事情了。

    时间进入十一月,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得到阳翟县豪门富户的热捧,大家踊跃参股,纷纷拿出粮食来认购股份。因为郭斌在阳翟县收治流民、平灭太平道的一番作为,使得他在阳翟县中的威望空前高涨,阳翟县城中亦未出现粮价腾贵的现象,使得阳翟的大户心中亦愈发安稳。在这个天下大旱的情况下,要是天下人能齐心协力,合理分配资源,旱灾便不是什么迈步过去的坎儿。

    所以说,郭斌认为,要治流民,要应对旱灾,最重要的还是要治人心。只要天下人不会因旱灾而恐慌,造成富户屯粮自保,贫民变成流寇的局面,便不会出大问题。

    这一天,是阳翟县西城区的住宅建设完工后,郭斌首次有空闲前来巡视。之前的完工典礼,正赶上剿灭太平道后统计战果,分析战争得失的事,后来就是送刘辨回京,以及按照天子的旨意查抄原阳翟县丞贾仁的家产。郭斌忙得脚不沾地,直到现在才算是抽出时间来看看西城区的建设。

    进入西城区,不过百米,便是阳翟县新建的官学,亦是最早建好并投入使用的公共建筑。儿童从六岁开始便需要按照规定进入学堂读书,直到十五岁学成毕业,一共九年,可以说是囊括了后世从小学到初中的义务教育课程。因此,学堂建筑规模很大,现在尚有不少可以用来建设的空地。

    课程则主要以语文和数学为主,每月会有两次大型的演讲会,目前由校长司马徽主讲,讲解的是《大汉世情》,内容则与后世小学中开设的《社会》类似。这个演讲会是对外开放的,不仅学校里的学生可以参加,便是县中的建筑工人亦可旁听,以致每到演讲日,会场都会被挤得满满当当。

    这自然是郭斌的创意,他在学堂中专门建设了一个可以容纳近千人的场馆,样式便如后世的阶梯教室一般。对于这种方式,众人初时尚不甚适应。本来尊师重道便是孔子反复提及的社会纲常伦理的重要部分,传道授业的老师,怎么能站在低处,而一众学子却坐在高处呢?这不是一点尊师重道的样子都没有吗?

    可是,在郭斌对司马徽说出一番话后,这位当世大儒立刻成了其坚定支持者。

    郭斌对司马徽道:“德操先生,尊师重道固然是人伦纲常。可是在学术研究中,过分地强调身份地位,则容易使人思想禁锢于师长所教授,于开发新知识,思考新问题殊无裨益。我建造这种讲堂,目的就是为了使演讲者与听讲者站在同一高度,思考问题,探讨学术,如此方能使思想活跃,使思维碰撞,产生新的火花。”

    郭斌看了看面色不变的司马徽,继续道:“现在只有先生有资格站在台上演讲,以后我们还要邀请各方见识超群,才学卓达之士前来,切磋较技,活跃文化,每一个敢于站在台上的演讲者,都要有面对多方诘难的心理准备。这样才能日渐日新,文化才能愈加进步。所谓‘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这方是学术研究该有的氛围,先生以为如何?”

    听到这里司马徽双目发亮,连道:“如此大善,如此大善!”过后更是使人将“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的话刻在讲堂的背景墙上。从此,这句话成为了阳翟县官学的校训,并随着学校的不断扩大,而愈加发扬光大。一批批学子成为新王朝的社会精英,亦将此校训带到了社会的各个阶层。

    在此后漫长的岁月中,阳翟县官学虽然名字屡有更改,却一直坚守着这个校训,成为天下最具影响力,最富创造力,最有行动力的学术研究中心,是全国最负盛名,最为活跃的文化中心。也是培养出最多社会精英的教育中心,是全国思想最为活跃的地方,为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提供着学术和思想的源动力。

    而此时的阳翟县官学,还只是一个仅有几百人的小学校,在校学生在学习完四年基本的认字课程后,就会进入中级课堂,学习新开设的《物理》、《地理》科目。至于思想政治类的科目,则放在语文课时教授。当然,授课内容亦是经过众人精心改编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