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九十一章 买马-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一章 买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刘辨来阳翟一事,在阳翟县忙忙碌碌的生活中被渐渐淡忘,为了应对这个比平时更加寒冷的冬季,人们都卯足了劲儿,投入到西城区的建设中。

    目前西城区的建设进度还是极快的,城墙在太平道围攻县衙之后便已竣工,砖石垒砌的城墙,外面又抹上了一层水泥,坚如铁石。如此迅捷的修筑速度,连携家带口前来阳翟的荀彧亦被惊得目瞪口呆。

    按说此时城墙的修筑方法,多用夯筑法。夯筑法又分为平夯法与方块夯法,在汉代则通常用平夯法筑城。平夯法亦即版筑法,即两面夹板,在夹版中填入泥土,用杵夯实。这样一层一层夯筑起来的城墙,虽耗时费工,却是廉价而极为坚实的,是中国古人以其勤劳和智慧探索出来的筑城方法。这种修筑城墙的方法,铸成了中华民族以泥土为代表的建筑文化。

    古代中国人多以土和木头进行建设:城墙多以土夯筑,宫室则多用木头建成,而皇家的宫室则多建筑在土台之上,用以显示威仪。因此,在中国一说到大肆进行建设,便会说是“大兴土木”。不仅是城墙和宫室,就连道路,亦是以泥土修建。秦始皇修建驰道,用以彰显皇帝的威仪,便是以泥土夯平筑成,道路宽广达到五十步,路两边每隔三丈就种上松树。并在道路两旁筑上土墙,里面用铁条加固,就像现代的钢筋。这就是所谓的“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隐以金椎,树以青松。”

    而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西方以石头为代表的建筑文化。古罗马无论是修筑神庙,还是建筑道路,皆以石头,甚至雕塑亦是以石头为原料。这与中国的建筑文化迥异,却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建筑风格。

    在汉朝,出现了外裹以长约四十五厘米的砖石,内填泥土的城墙,而新筑城墙的厚度则达到了十几米。而且郭斌在城墙上每隔十米建一个马面,用以增强城墙的整体防御能力。

    所谓马面,首先见于《墨子》中的《备梯》与《备高临》二篇,其中所说的“行城”即“马面”。它是一种凸出墙面的矩形墩台,以利防守者从侧面攻击来袭的敌人,使其三面受敌,增加敌方攻城的难度。

    若按照此时修筑城墙的方法,即便是像阳翟县西城区这样的小工程,也要十个月到一年的方能筑成。可阳翟的西城,在城墙两边以特制的长条砖垒砌,在城外掘土成河,再将这些土石运到城墙内,填实,省却了最为耗费人力的夯筑程序,使得筑城的速度大大加快。

    阳翟的城墙高约两丈,也就是四米半多一点,与旧城墙相连通。《史记·禹本纪》说,大禹定自身为一丈,以其十分之一为尺,因此男子叫“丈夫”。夏尺实际只有今日市尺的4寸8分,大禹只有4尺8寸,仅1.60米高。而汉代的一尺为23.1厘米,十尺为一丈,故,汉代一丈为231厘米。

    为了应对即将到来的黄巾之乱,郭斌不仅在新城墙建了马面,老城墙处亦依照新城墙的规格,每隔十米修建马面。

    从涿郡回来的张飞看着新建的城墙,亦是心中感叹不已,对郭全道:“主公真是厉害,这才短短一个多月,城墙就建好了。”

    一旁的郭全则是得意洋洋地道:“你是不知道,当初修伏龙山庄的时候,也是才用了一个多月,就算是修建从伏龙山庄到阳翟县城的公路,也只用了两个多月。主公研发的那个水泥,搞起建筑来那是真不含糊!”

    张飞一巴掌拍到郭全的后背上,道:“嘿!你小子在这里吹什么牛,主公的厉害之处,俺老张还不知道怎的?”

    郭全显然是一路上颇受张飞蹂躏,故虽是心中不满,却只是嘟着嘴,不说话了。

    回到阳翟县衙,自然又有一番欢欣雀跃与久别重逢。

    待郭斌问起买了多少马回来时,郭全立时兴奋地道:“主公,此次共买了五百匹马。”说着还伸出了五个指头。

    郭嘉踹了他一脚,冷笑道:“你是不是偷懒了,才五百匹马,你还好意思回来?”

    张飞却嘿嘿笑着,略带猥~琐地对郭斌道:“小郭全说得不全,主公,这五百匹马,却皆为上好的乌桓战马!”

    看着张飞样子,郭斌是又好气又好笑,心想这个黑大汉要扮一副猥琐样子,还真是有点不搭调,对张飞刚才所说的话,却尚未反应过来。

    一边的戏志才却惊得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激动地道:“大丈夫不打诳语!”

    郭全揉着屁股,道:“你自己去看嘛,马匹就在城外让人看着呢。”

    这时,郭斌才反应过来,郭全与张飞此次买回来的马,与他以前买的驮马不同,竟都是战马!

    半年多来,郭斌所买的马匹,皆为驮马,就算是之前太平道围攻县衙时,那一百特种兵所骑乘的,亦只是矮子里拔将军罢了,又哪里是能骑着冲击敌阵,参加激烈战斗的战马?

    当下,郭斌忙拉着张飞往城外奔去,一众手下亦兴奋地跟在后面,出了县衙。

    来到地方,看着一匹匹身材高健,体型匀称的战马,郭斌的心中一片热火:这可是五百匹战马啊!只要训练一段时间,关羽的三百特种兵想必就能很好地驾驭它们,其他的就留作训练用。届时,三百骑兵冲锋陷阵,将是多麽宏大的场面,那逼格,是前世作为**丝宅男的郭斌无法想象的!带领成百上千的骑兵战斗冲锋,大概是每个男人心中所热切渴望的吧?

    郭斌常骑的马匹还是当初童渊留下来的,而他手下的一干武将中,除了赵云有坐骑,关羽诸人均骑着一匹驽马。因此,见到这五百匹战马,非但郭斌心中兴奋不已,关羽、管亥诸人又何尝不是欢欣雀跃?在这个时代,一匹好马就好像是后世的豪车一般,若说关羽他们之前所骑的驽马是二手奥拓的话,传说中的赤兔马基本就类似于全球限量版的兰博基尼了吧。

    于是,一番纷纷扰扰过后,关羽,管亥均为自己挑了新的坐骑。而张飞和郭全自然是早早地就给自己选好了。

    这时,张飞带了两个中年人过来,看装扮,像是两个商人。只见二人面相平庸,属于扔在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种,而且看起来忠厚老实。只是两只眼睛中却是目光坚定,时有神光闪过。

    郭斌见了,面色一肃。待二人行至身前,张飞介绍道:“主公,这两位大商贾,专门往乌桓处贩马,这一位名叫张世平,另一位名叫苏双,是中山国人。此次贩马到了涿郡,某家与郭全小子要去买马,却是正好碰见了。某家见他们贩的都是好马,便全买了下来。这两位得知是主公要买马,非要跟着俺同来,让俺引见引见,这不,给你带来了。”

    郭斌听了,面色不变,待张世平与苏双跪拜见礼,方笑呵呵地上前扶起二人,道:“二位远道而来,辛苦了,请先到县中客舍稍作歇息,若有何事情,待梳洗过了再谈不迟。”

    见郭斌如此说,张世平与苏双二人对视一眼,只得躬身应诺,由军士带着下去了。

    见张飞面露错愕,显然是想不到一向待下和善的郭斌,今日怎么会对张世平与苏双二人如此冷淡。

    郭斌对张飞道:“翼德,此次买马的生意做得好。若我所料不错,定是他二人想要长期与我阳翟县合作贩马。既是做生意,谈买卖,便要先拿住他们。我今日如此待他们,是为了先杀杀他们的锐气。待今日夜里,便由郭嘉陪着你去给他们安排接风宴,谈生意的事情,便由郭嘉全权负责,你就只管吃酒,做个中间人吧。”

    一番话将张飞说得兴高采烈,他回涿郡时随身待得十坛英雄血早已被喝光了。涿郡之中发卖的所谓“好酒”,只将被英雄血养刁了胃口的张飞喝得寡淡无味。如今听说晚上可以敞开喝,自然是兴奋异常。郭斌说的别的话,他却压根儿就没听进去,只在那儿搓着手傻笑,将郭斌看得一脸无奈。

    当下拉着郭嘉一番嘱咐,方踱着步,回县衙去了。

    当夜,由郭嘉与张飞出面招待苏双与张世平二人。二人见不是郭斌亲自接待,虽颇失望,却并未有何表示。

    本来嘛,汉朝实行重农抑商的政策,商人的地位受到极大的压制。

    刘邦建国时,或许是受到秦朝巴郡的寡妇清和乌氏倮两大商贾干预朝政的教训,再加上汉初实行与民休息的国策,大力发展农业,便极力地抑制不事生产的商人的社会地位,“命商贾不得衣丝乘车,重租税以困辱之”。

    因此,作为商贾的张世平和苏双,在郭斌这个县令面前天生地便抬不起头,更何况郭斌用半年的时间,从一文不名到富可敌国的豪商的经历,已经成为大汉朝商界的一个传奇,亦是二人的偶像。

    此次与张飞的一番交易,二人在得知是郭斌的买卖后,颇让了一部分利润,目的便是想通过张飞搭上郭斌的线。若真能傍上郭斌这个江湖上声名赫赫的“急公好义小孟尝”,单这一路上要应对的绿林好汉,便都得卖面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