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九章 根本-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根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回到给自己安排的临时住所,戏志才对今天的见闻感慨良多。

    对于被邀请参加山寨未来几年发展规划的会议,戏志才心中甚是熨帖。既对郭斌的信任颇为感动,又对其光明磊落的行事作风暗暗赞赏。在会上,戏志才一言不发,只是在观察众人。

    童渊是武术宗师,对于山寨发展并不甚放在心上;赵云虽是郭斌的师兄,却似乎对这个师弟颇为敬服,每每郭斌讲话,他总是仔细聆听,认真思考。而且就目前所知,这三十个青壮之所以能五人一组深入山中,固然与郭斌的拼刺术有关,但实际的指导以及带队都是赵云在主持,看来是个文武双全的智将。

    管亥以郭斌家奴自居,为人耿直,对郭斌几乎是无条件的盲目崇拜,人虽不甚聪颖,遇到问题时,倒时常能想出一些土办法来,深挖沟垒砌兔子窝的办法就是他想出来的。

    至于郭全,人小鬼大。小小年纪,官瘾却是不小,会上一力承担起了采摘葡萄的重任。或许是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的缘故,对郭斌和郭嘉两兄弟很是信服,却似乎对郭嘉颇有忌惮。也对,郭斌这个小弟郭嘉,年纪虽小办事却是十分牢靠,而且学问也好,颇有急智。若是得遇名师,引导得法,发展前景不可限量。

    关于郭斌,戏志才虽是看不太透彻,却也总结出来了三点看法:仁义无双,胸怀宽广,才具过人。

    第一就是仁义,只看他能毅然带领着三百老弱妇孺创业,让他们有口饭吃就能看出这一点。其次是胸怀宽广,事事都要听听大家的意见,这已经不仅仅是善于纳谏那么简单了。这听大家的意见一是了解各人心中所想,所以想出的法子能兼顾众人;二是可开拓自己思维,所谓兼听则明;第三可使大家感觉自己受到重视,让人干起活来特别有劲儿,也可借此收买人心。只是兼听则明懂的人不少,有这份心胸的人却是不多。

    另外,郭斌才具过人,只看他能靠着一己之力,便将这不得不冒充山贼借粮的三百口人的吃食解决,而且看晚餐,竟是人人有肉有菜,这份才干实在是令人佩服啊。山寨中青壮虽少,却都武艺高强,寨中又仿军令行事,颇有章法。听今夜众人讨论,香皂产业获利颇丰,足可供应众人衣食。而且又要养家畜,酿酒,这是好大一份家业啊。

    若让我们的郭斌知道戏志才这么评价自己,估计夜里做梦也能笑醒了。他分明是懒病发作,又知道在座的都是汉末的人杰,本着藏拙的心态让大家自由发挥罢了。

    想到此处,戏志才暗道:“如今土地兼并益重,而朝廷不知体恤,加上宦官外戚乱政。逢上灾年,若是有野心之人登高一呼,恐怕应者云集。乱世将至,如何存身,看来要着落到郭斌头上了。”

    想到此处,自然而然地就站到郭斌的立场上想问题了。香皂产业可是个大买卖,虽可保众人衣食不愁,却要防着被大族豪门谋夺,看来过一段时间要提醒郭斌,好好利用这个奢侈品结交权贵。除此之外,还可利用香皂的行销天下搜集情报,宣扬仁义之名。畜养家畜,可供衣食,让青壮有力气,让孩童长身体。关于酿酒,说道可就多了。

    自然可以对外贩售,获利当不在香皂产业之下。更大的用处,便是可以屯粮了。你想啊,一般来说,酿酒需要粮食啊,可是进多少粮食,出多少酒,这就有的说道了。大可以酿酒的名义囤积粮食,乱世一至,这粮囤都是金山啊,这才是乱世立足的最大保障。另外,还可以在县中、郡中、乃至洛阳城中开设酒楼,一来贩售自家所产酒水,二来可做收集情报,传递信息之用。

    想到这里,戏志才兴奋地坐了起来,心中想到:“年仅十五岁,布局如此之精到,思虑如此之深远,难得还对我如此看重,此真吾主也。”

    戏志才兴奋得一宿睡不着觉,第二天一早却又听到外面喧闹非常,于是顶着两个大熊猫眼披上衣服出来,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来到了寨前的空地上。途经饭堂只看到一众妇女都在忙碌着准备饭食,早起少眠的老者们却已经在趁着早饭前干点活计。

    来到寨门口,只见童渊正站在空地中央看着以郭斌为首的众人微笑。郭斌为首,后面跟着赵云、郭嘉、郭全、管亥以及三十个青壮并寨中的一众顽童正绕着空地跑圈圈。一众青壮以五人一排,排成了六列。另外,那四五十个孩童在郭全的带领下也是井井有条。

    郭斌一边跑还一边喊号子,“一二一,一二一……”众人就在这号子声中同一步伐。郭斌还时常应着步伐喊出:“一二三四。”众人听了,也跟着一齐高喊。虽只不到百人,其中还有一半以上都是孩子,却犹如有千军万马的威势。

    看到这一幕,戏志才站在寨门处,口中喃喃道:“这才是乱世立足之根本啊,这才是乱世立足之根本啊……”一时间竟看得呆了。

    原来郭斌深知乱世将至,身强体健才是存活的根本,因此把前世上学以及当兵时跑早操的习惯带到了现在。童渊赵云这两个高手每天都要早起打打熬筋骨的,郭斌拜师后自然也要跟着练习。

    开始众人瞧着热闹,一众顽童更是围着郭斌大呼小叫。郭斌给看得烦躁,便让青壮以打猎时的组为单位,排好队跟着他跑,他带着跑完之后再去跟童渊晨练;又让郭全做孩子王,组织着一众顽童跟着一起跑,郭全这官迷自是乐得屁颠屁颠地耍威风去了。

    郭嘉本不欲参加,却是每天被郭斌无情地从温暖的被窝中拖出来,以锻炼身体为由强制他参加跑操。没想到跑了一个月,竟放不下了,哪天不跑几圈就浑身难受。之后郭斌就干脆将众人组织起来,用后世军队里的规矩要求众人,美其名曰为了增强众人的身体素质,其实也是为了满足某个退伍小兵的恶趣味罢了。

    众人开始还略有不适,坚持下来也就那样了。毕竟人家郭斌管你吃管你喝,早上让你排队跑两圈,哪里有拒绝的道理嘛,况且人还是为了提高你的身体素质。

    看到戏志才出来,郭斌示意赵云领着众人继续,又瞪了几眼意欲溜号儿的郭全,才脱离队伍向他走来。

    戏志才看郭斌走过来,行礼道:“郭兄弟这一大早是在干嘛呢?”

    郭斌心里为自己的恶趣味一虚,略带尴尬地道:“呃哈哈,带着儿郎们松松筋骨,做做早操。”说着,以哈哈大笑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随即,看着戏志才的两个熊猫眼,礼貌地问了几句昨晚睡得好不好之类的话,又聊了几句,众人便跑完了早操,向寨中行去。路经寨口,都笑着问:“主公好,戏先生好。”郭斌见两人挡了路,便和戏志才等人一同往饭堂行去。

    吃过早饭,郭全早带领他的童子军在一队青壮的保护下前去采摘葡萄。同行的还有几十个老者,他们是去清理道路,并修建篱笆墙,以期妥善保护葡萄园的。赵云则带着一队人去布置陷阱逮兔子去了,管亥领着几个人在山寨的下风处一角挖土,准备修建兔子窝。童渊则亲自去马厩,照料他与赵云来时所骑乘的爱马去了。

    郭嘉吩咐今天回郭家庄的两队人给郭永带了一封信,委托他代为购买酒坛子,便跟戏志才一起去看郭斌酿酒去了。

    前世郭斌家中有一株葡萄树,每年结的葡萄不少,可是太酸,不能食用。于是母亲每年都会将葡萄摘下来洗净了酿酒,郭斌就曾偷喝过母亲酿的酒:入口醇厚,度数大概有二三十度。

    郭斌先命人将葡萄清洗干净并晾干,然后将其外皮捏破,丢进早已洗干净的陶罐中。待见罐子装了约有三分之二的葡萄,用干净的木勺舀了碾成碎末的饴糖倒进去,便命人用细麻布将罐子口封住,上面铺一张宣纸,并用和好的泥浆抹一遍,将其封住。前世母亲总要往里面放入白糖,以助其发酵的,以现在的条件,因陋就简,只能用碾碎的饴糖代替了。

    做完一罐之后,郭斌便命人将其搬进仓库,放到早已收拾好的角落里,随后指导着众人继续做。待看众人都做的顺手后,便领着郭嘉戏志才两个溜了出来,这是撒手掌柜做习惯了。

    悠忽之间,时间又过了约莫一个月。各人都忙着,山寨中只郭斌兄弟并戏志才三个闲人乱溜达。这日过午,三人吃罢饭走出寨子,来到小溪旁,听着潺潺的流水声,戏志才见四周无人,开口道:“郭兄弟大才,将一座山寨打理的井井有条,衣食充足。戏某佩服。”

    郭嘉听了小脸上满是自豪,郭斌却谦虚道:“志才兄谬赞了,都是众人努力。”

    戏志才点点头,道:“众人无衣少食,得以存活,全赖郭兄弟之才。只是我看山寨中尚有五处隐患,若不早做防备,这大好的产业,恐怕难以长久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