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八十九章 尘埃落定-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九章 尘埃落定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要说这次刘辨的阳翟之行,最大的收获,也是郭斌送给刘辨最大的礼物,便是军功了。

    所谓“国之大事,在祀与戎”。指的是祭祀与战争。

    祭祀,是对祖宗的尊敬与侍奉,关系到皇位的合法性。古人相信,我打赢了一场战争,是因为有神明的庇佑。中国人崇拜祖先,这所谓的神明自然就是自己的祖先了。中国古人认为我之所以能战胜敌人,打赢战争,是因为我的祖先在天上战胜了敌人的祖先。

    因此,《秦始皇本纪》中记载,秦统一六国后,始皇帝说:“天下共苦战斗不息,以有侯王。赖宗庙,天下初定,又复立国。是树兵也,而求其宁息,岂不难哉?”所谓的“赖宗庙”,便是“得益于祖宗显灵”的意思了。这绝不是一句套话,而是与古代中国的传统信仰息息相关的。

    而战争,则是人世间政府权力的保证,是祖宗的基业得以保全的凭依。自古至今,中国便少不了战争。小到邻里争田地,村庄争水源,大到国与国之间争人口,争土地,自古至今,概莫能外。

    郭斌在奏折中将阳翟县乱民的平定,全说成是刘辨的功劳,什么英明神武,什么才智过人,将刘辨夸成绝无仅有的储君之才,最后一句“臣固知,所谓虎父无犬子也。”将刘宏的马匹亦拍的啪啪作响。

    这一番作为,得益之人无数。刘辨自不用说了,何进与何皇后亦是雀跃兴奋,大赞郭斌懂事得很。

    至于天子刘宏,郭斌玩的这点儿小把戏他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个什么性格,他自己能不知道?可是对于郭斌的一番作为,他是乐见其成的。为什么呢?

    首先,刘辨毕竟是他儿子,虽然他自小便养在道观中,父子之情颇有一点淡薄。可毕竟虎毒不食子,刘宏不可能将刘辨往死路上逼。因为刘辨不仅是他的儿子,还是他的嫡长子,是他皇位名正言顺的继承人,未来还会是老刘家的大宗,是天下刘姓子孙的家主,即便刘协登基,只要刘辨不死,而天下仍然姓刘的话,这种情况便无法改变。

    因此,若刘辨无法顺利登上皇位,等待他的不可能是养老圈禁,而是只有一个死字。这与一个王朝推翻另一个王朝是不一样的,只要还挂着大汉王朝的牌子,刘辨这个先皇嫡长子的身份便无论如何都躲不过去。

    刘协与之相比,身份地位却又低得很了。刘协的生母王美人祖父是王苞,曾任二千石的五官中郎将,父辈则并无出色之人。以良家子的身份选入掖庭,举止文雅,很有教养;容貌姣好,身材匀称,深得刘宏宠爱。然而,刘协生下来不久,王美人便被身为皇后的何氏毒杀,再加上刘协生母位份本低,又没有居于高位的外戚扶持,若非董太后将其接到永乐宫抚养,能不能长大都是个问题。

    而刘辨在刘协降生的这一年,已经是八周岁了,按照现下虚岁的说法,则是年九岁。这在东汉王朝这个皇子从来都养不大的皇宫中,已经算是难得的“高寿”了。刘宏能同意将其送到道观抚养,想必因东汉皇子一贯早夭,而将刘辨送进道观,亦是对他的一种保护吧。

    其次,若抛开父子亲情的因素,单从政治方面考量,刘宏亦要全力保全刘辨。众所周知,东汉中后期屡有外藩入继大统者。原因是汉帝多盛年早崩或无后。当权的外戚或宦官希望新立一个年幼无知的小皇帝。以便继续控制朝政。桓帝的帝位就是因此侥幸得来,当今天子刘宏的皇位亦是如此来的。

    若想自己子孙得继承大统,使自己宗庙不息香火,保护好即将成年的刘辨就是最佳选择。刘宏当初是如何对待汉桓帝的同母弟勃海王刘悝的,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而这件事,还要牵扯到光和元年的一段秘辛。

    勃海王刘悝是汉桓帝刘志的同母弟,被封为勃海王。刘悝的王妃宋氏,是天子刘宏首任皇后宋氏的姑母。后来中常侍王甫杀了勃海王刘悝及他的王妃宋氏,还诬陷宋皇后在宫中以巫蛊诅咒皇帝。一直不待见宋皇后的刘宏便借机收回了她的皇后玺绶,将她废黜囚禁。宋皇后不久就死在了暴室之中,她的父亲兄弟亦被诛杀。还是宦官们可怜她,凑钱将她一家的尸体收葬。

    后来刘宏曾夜梦桓帝,桓帝质问他为何诛杀刘悝,又使宋皇后死去,使得他心中大是惊恐。可见,一个人若是做下坏事,最受折磨的还是自己。

    因此,刘宏若不想自己死后同桓帝刘志一样受到这种待遇,保全年长的刘辨,亦是他最先考虑的方法。

    郭斌一番保全刘辨的做法,并对刘辨的一番吹捧,实则是摸准了刘宏要保全刘辨的脉搏,刘宏要依靠这些臣下的称颂来加强年幼皇子的声望,因此,即便郭斌的奏章上多有不实之处,刘宏虽然心中有数,却不会揭破。只要对了天子的心思,再荒唐的事情也能被众人传成真的,说你是真的,就是真的,假的也是真的。

    天子定了调子,下面自然有无数人前来跟风、吹捧、完善这个谎言。于是,自夜里郭斌的奏折上交给天子,第二天一早,洛阳城中便流传着年仅十一岁的大皇子刘辨,在阳翟指挥若定,靠着十几个衙役就将近千乱匪击退,并手刃乱匪十几人的英雄传奇。

    而当天下午便有小臣上书天子,要治郭斌不靖县中,惊扰皇子之罪。随即,上书恳请立刘辨为太子的奏折便纷纷跑上了天子的案头。

    当然,这些事情有多少是何进推波助澜,有多少是董太后在后面操纵所为,郭斌就不知道了。

    郭斌算计的是,他有多少功劳,天子刘宏心里是知道的,国舅爷何进心里是知道的,何太后心里也是明白的,大皇子刘辨心里更是比谁都清楚。

    于是,过不了多久,远在阳翟的郭斌便收到两个消息:一个是“天子诏有司准备立太子事宜”;第二个是“因剿灭山匪有功,除赵云阳翟县丞,关羽阳翟县左尉。”;第三个是“前阳翟县丞贾仁勾结山匪,引贼攻击县衙,虽身死,难辞其咎,着查抄其家产,一半归阳翟县府库,一半上交朝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