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八十六章 夜战(七)-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六章 夜战(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羽带领一百余骑兵拿着官军制式的骑兵弓轮番射击,因为马速快、弓箭射程远,太平道众人便只有挨打的份儿了。于是在伤亡了近二十人后,张梁选择了撤退。一声令下,太平道立马转身撒开脚丫子就撤,也不管追兵不追兵的了。

    张梁无奈中却又带着一丝庆幸,以太平道目前的组织纪律性,倒是不用费尽心思地扮演溃退了,简直是本色出演嘛。

    见太平道众人乱哄哄地从越水涧撤了,有人对关羽道:“将军,太平道贼人军心大乱,既已溃退,我军正该趁势掩杀才是。”

    关羽冷哼一声,道:“主公有令,沿途只许放箭骚扰,切不可率军冲击。诸军追至越水涧,若贼兵列阵以待,则继续骚扰,若败退至山中,则不得追赶。”

    那人又要说什么,却关羽丹凤眼一眯,尚未说话,那人便觉脑后凉飕飕的,忙下马谢罪。

    待太平道完全撤进山中,关羽方下令留下四个班的兵力,在此轮番监视,一旦有风吹草动,便迅速骑马回城报信,然后便率领余下的八十骑兵往城东而去。

    见关羽未曾追进来,张梁总算是舒了一口大气。因为他仅在此处布置下了二十多人,负责施放滚木礌石。只是以滚木礌石规模和密度,是很难给关羽的追兵造成太大伤害的。

    为什么如此安排?太平道在城外不是还有三百多精锐吗?难道是张梁神机妙算,早就算准了关羽的追兵不会追进山涧之中,便没有布置那么多人?答案是否定的,只是因为张梁手下没有那么多人罢了。

    其实今夜刺杀刘辨一事,已经是用尽了太平道在阳翟县的最后一丝力量,连在阳翟县潜伏了多年的贾仁都给暴露了出来,其投入不可谓不大。可是刺杀刘辨一事,在太平道尚未正式举事之前,终究不是个可以放在明面上说的问题。因此,太平道不可能以调集大军围城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若如此,张梁要逼反郭斌的计划便势必要流产了。

    因此,张梁调集了太平道于颍川郡的所有精锐力量,将颍川郡各地的大小头领以及武艺出众之人纷纷调来阳翟县,然后以贾仁往城外转移财产为掩护,一点一点地将当初伏击刘辨的人换了进城。如此,方顺利地避过了郭斌的耳目。

    之所以前几天故意暴露出三百大军驻扎在山中的行踪,则只是疑兵之计罢了。所谓“未虑胜,先虑败”,若行刺失败,大军撤离之时,郭斌一旦紧追不舍,那么太平道三百多的精锐如何顺利脱身便成了一个大问题。因此,三百“大军”稍一“露面”,让郭斌的人寻到踪迹后,便又分批进城了。便是为了让郭斌误以为当初围攻刘辨的三百多太平道潜伏到了阳翟城南的山中,使之不敢进山追击。

    而为了能够顺利脱身,张梁自然不能仅仅寄希望于疑兵之计,他的脱身之法是走水路。

    十几天前,张梁便着人借着贾仁在阳翟县的力量,暗中租借了十几艘渔船,并将其全部聚集在阳翟城东南的颖水河边。那是一处芦苇荡,芦苇高过马头,站在里面连人都看不见。而且四周群山环绕,寻常很难发现隐藏在岸边的渔船。只因这处常有渔船前来打渔,贾仁竟将阳翟县的渔船统统租了来,一是为防止渔船靠近,洞悉太平道的计划,二是为了避免阳翟县中的追兵乘船追击。端得是好谋划,好手笔。

    最妙的是,自越水涧到这处藏船的所在,有一条不为人知的小路,既隐蔽,又迅捷,是老贾家作为经营阳翟几代人的地头蛇探查出来的,并不为外人所知。

    这样,太平道众人进山后,若关羽追兵紧追不舍,便由越水涧的伏兵将山上巨石推下,一方面为阻塞道路,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以之做为疑兵之计,使追兵愈发坚定山中确有伏兵的心思,而不敢进山追击。

    果然,关羽只留下二十个骑兵监视,便率领大军离开了。看到此处,张梁方才放心地带队往山那边藏船的所在行去。

    山中树木密布,不见一丝光亮,加之害怕追兵看到,待进山中行进了约莫一刻钟,张梁方敢命人点燃火把前行。因为带着一干伤患,再加上山中道路难行,十几里的山路走了两个多时辰方到。此时天边已开始微微放明,尚未出来的太阳将天边的云彩染得通红。

    精疲力竭的太平道众人自林中出来,终于松了一口气。如今摆脱了追兵,又出了山林,终于有机会歇息一下了。正在一群人有的坐下歇息,顺便吃口随身携带的冷干粮,有的正准备登船之际,一声鸣谪仿佛报晓的晨鸡般,将忙碌了一夜,早已是精疲力尽的一众太平道惊起。

    随即,箭矢破空之声传来,当时便有一大片躺在地上尚未来得及反应的太平道浑身鲜血,再也起不来了。

    然而,噩梦尚未结束,只听箭矢“嗖嗖”声不绝于耳,自不远处环绕四周的山上飞下来一波又一波伏龙山庄特产的长箭矢。

    你能想象出电影《英雄》中那一片箭雨的景象吗?三百多只利箭不间断地急促射击,足以将一片区域长时间覆盖,箭雨过后,一点活物亦毫不留存。

    箭雨持续了一顿饭的时间方渐渐停歇,张梁凭借高手的直觉,在箭雨来袭前的一瞬间便扑倒在河中,躲在了渔船底下,方才逃过了一劫。否则,便是横练功夫再深厚的高手,在如此密集,劲力如此之大的箭雨下亦难逃一死。

    将头冒出水面,只听见岸上惨嚎声,嘶叫声,响成了一片,他带来的三百多太平道的精锐,如今竟没有一个再能站着的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