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八十四章 夜战(五)-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四章 夜战(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此时,铁娘子加入战圈,方才一面倒的战况便不复存在了。

    波才以铁扁担招架住郭斌的玄龙枪,铁娘子的铁鞭则蹈隙而进,直奔郭斌右臂。若这一下击中了,郭斌这条胳膊即便能保住,亦要少一层皮肉。如灵蛇般的铁鞭在四周火把映照下,显得愈发诡谲万端,摄人心魄。

    在危急关头,人头脑的运转速度总是快得惊人。

    郭斌借着玄龙枪被波才格挡的力道向上弹起,枪尖撩向铁娘子持鞭的右手,同时枪身旋转弹抖,将铁鞭缠在了玄龙枪上。鞭上的倒钩互相缠绕纠结,在枪身上缠了个结实。如此,总算有惊无险地挡住了二人的夹击,却也惊出了郭斌一身冷汗。

    正暗自庆幸之际,哪知铁娘子鞭子一抖,一团乱麻般的铁鞭竟奇迹般松了开来,可这一耽搁,郭斌玄龙枪已然回防,再想乘机进攻,却也是难能。

    其实铁鞭是借着灵活机动的优势强行找出长兵器的“空门”,因为再沉重锋利的长兵器,亦只有尖上一点有杀伤力而已,只要避过了这一点,便尽是“空门”。普通的鞭法,遇到剑或者是刀这种短而灵活的兵刃,因其回防迅捷,善于寻找空门的优势便荡然无存了。可是铁娘子的铁鞭既有长鞭的柔韧灵活,又因皆为铁制,而重量远超一般长鞭。再加上长鞭挥动起来的势能,便似铁棍一般带着呼呼风声。

    因此,即便是碰上用剑的高手,铁娘子亦可以凭借其长鞭的自重将对方打得哭爹喊娘,甚至可以借着长鞭的倒钩将对方长剑夺下来。

    只是郭斌在与青袍怪客一战之时,领悟了刚柔并济的道理,并曾以长枪贴住长剑,用“听劲”的法门,在比武中将袁术的长剑甩脱,此时试着施展出来,竟亦一举成功,将己身的危机化解了去。

    因此,局面便成了管亥与张梁对战,樊阿与刘公公对战,而郭斌则双战铁娘子与波才,这一番剧斗直把周围众人看得目眩神驰。

    张梁身上带伤,不敢用劲过猛,而管亥虽是身强体壮,却又顾忌对方杖法精妙,故每一枪出去都要留下后手,断不敢将力气使全了。因此战斗就在二人互相顾忌的情况下展开,虽然枪来杖往,风声呼啸,看起来很是热闹,两人却都稳得很。

    至于樊阿与刘公公二人,则拳来掌往,嘭嘭嘭地斗得不亦乐乎。两人一个是外家功夫臻于绝顶的拳法大师,一个是江湖公认武功天下第一的景室山华佗的高足,学艺近二十年,内家功夫精深醇厚,又精通人体奇经八脉,常以掌化指,攻敌穴位。二人既无兵刃,出招便愈发迅捷,因此,场中又以此二人的战斗节奏最为快速。旁人只听“啪、啪”之声,二人拳掌交击时的凶险之处,外人却是看不出来的。

    变数最大,最为凶险的还是郭斌与波才和“铁娘子”的战斗。波才总以铁杖牵制郭斌的玄龙枪,给“铁娘子”创造机会;铁娘子则往往趁着郭斌给波才牵制住的一点空挡,挥动长鞭蹈隙而进。每当此时,郭斌则想方设法用枪身将对方长鞭缠住,再趁机打一波反击。只是郭斌刚柔并济的法门练得尚不甚纯熟,有几次都差点失手,给对方趁机攻进来。因此,战得最苦,最为凶险的,还是郭斌。

    董杏儿如何看不出来?只是几次想出手帮忙,与郭斌枪剑合璧,共抗强敌,却总是给郭斌喝住。董杏儿身中剧毒之事,郭斌如何不清楚?为了将她身上的剧毒排出,放了多少血?剧毒差点侵入脏腑,虽有樊阿及时救治,放血将伤口的毒血排出,又施以金针,将周身大穴封住,以防毒血侵入,再每天将余毒逼出来一点,如此过了十几天才算是将毒排尽,如今又如何能够参战?

    只是二人这一番为对方奋不顾身的作为,却将观战的王越看得心中一阵酸楚。

    双方一番剧斗,直战了近百个回合。

    忽地“铁娘子”长鞭绕着玄龙枪又蹈隙前来,可是郭斌反应稍迟了一点,竟未将其长鞭缠住!眼见对方的长鞭距离自己越来越近,郭斌只得收枪回跃,欲待以退为进。岂料对方长鞭一抖竟如影随形般向郭斌跟了过来,眼见其长鞭即将击到郭斌胸前,只要对方微微前送,以长鞭裹住郭斌脖子,再顺势一拉,他哪里还有命在?

    一旁看着的众人,无论是董杏儿、袁绍、王越,还是袁绍的一众门客以及太平道众人,均不自觉地惊呼出声。

    岂料,只听“噗”地一声,“铁娘子”的长鞭竟而往回飞去,铁娘子亦是手持长鞭向后跃开。

    郭斌猛然回头,往左后方的屋顶看去,只见屋顶上站了一个身穿青袍的矮子,以青色长巾覆面,双手拢在袖中。

    众人皆是一惊,场中几十个高手,竟无一人知晓对方是何时来的。

    这时张梁开口道:“阁下处处与我太平道为难,不知是何缘故?”

    那青袍矮子以一张破锣似的嗓子答道:“老子爱如何做便如何做,看你太平道不顺眼,以二打一,老子就爱出手。”

    一番话,将张梁与波才、“铁娘子”三人说的均是老脸一红。

    张梁道:“既如此,我太平道今日便算是栽了。”随即一挥手,道:“撤!”干净利索。

    于是太平道众人缓缓退出院子,在一干袁家门客的监视下往县衙正门撤去。

    因有刘辨在房中,郭斌不敢贸然追击,只由袁绍带着一众袁家门客一路监视他们退去。

    郭斌则遥遥向那青袍怪客拱手致谢,道:“多谢前辈相救,敢问半个多月前在阳翟城北是否亦是前辈出手?”这人的打扮再配上破锣般的嗓音,郭斌记得清清楚楚,便是当初在洛阳城外交过手的青袍怪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