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八十三章 夜战(四)-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三章 夜战(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要说波才,也是大贤良师张角的亲信之人,其所学**杖法以灵活刁钻而闻名江湖。杖法中既有长兵器大开大合的套路,亦揉和了剑法轻盈灵敏的招法,刚柔兼济,狠辣刁钻,大贤良师以之纵横青冀二州,成就了偌大的名声,端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绝顶功夫。

    只是波才追随张角时日之长虽不下马元义,可毕竟年纪稍大,底子又不太好,于武学一道便绝无马元义的造诣。只是他颇得张角信任,是张角的八大弟子之一,早年曾奉命赴各地宣传教义。发展徒众,“以善道教化天下。”

    因豫州人口众多,豪门富户遍及郡中,是有名的富庶之州;兼且北临洛阳,西接荆州,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是张角包围洛阳,一举拿下大汉王朝中枢的重要部署之一。因此,张角派遣于招收弟子,宣传教义颇有长才的波才前来豫州,主持大局。

    要说波才的传教工作进展的还是很顺利的,自今年大旱、秋季开始流民肆虐之时,波才开始在颍川郡传教。几个月时间,仅颍川一郡,竟发展到徒众近十万,若不是郭斌横空出世,将阳翟治理得井井有条,恐怕整个颍川就要变成贼窝了。

    可是即便如此,亦无法掩盖波才在传播上的才华。历史上的波才,由于唐周出卖太平道而仓促起义,首战便大败右中郎将朱隽,并将其围在长社。直到皇甫嵩驰援朱隽,才被用计击败于长社,后来在阳翟战败被杀。

    然而,不仅是西方人的上帝,我们的玉皇大帝也是公平的。波才在宣传和组织上的超卓才华,使得他无暇顾及武道的攀升。故他虽追随大贤良师日久,武艺却是张角的八大弟子中排在最末位的。若是行走江湖,对付一般的江湖人士那是足够了,可现在对上杀气四溢,又冷静非常的郭斌,对战时便显得有点捉襟见肘了。

    其实,波才的策略还是正确的,武学上本来便有“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之说。波才力大,所使一杆精钢所制的扁担,较郭斌的玄龙枪本就短了一截,用以灵巧著称的**杖法对战,正是便宜。只是这策略若遇上一般的江湖人士,自是大占上风。因为这套**杖法本来便走的是灵巧刁钻的路子,波才又在险狡凌厉上有所创建。兼且钢制扁担本来便重,较之一般的兵刃,威力便愈发大得很了。因此,若是给他一扁担打结实了,便多是骨断筋折的下场。

    可郭斌的玄龙枪乃是天下奇物,重逾百斤,他所用的百鸟朝凤枪法亦是天下长兵器总纲般的存在,讲究的便是于对敌时随机应变。况且郭斌曾与马元义交手,深悉**杖法的厉害之处,一直以来亦在苦死破解之法。

    波才所用**杖法,虽多有创新改革之处,却总是万变不离其宗。

    郭斌使出与张梁交手时学来的二把刀擒龙杖法,玄龙枪使将开来,大开大合,威猛无俦,只逼得波才步步后退。

    这套擒龙杖法,是张角近年所创。随着太平道日益兴旺,信徒愈来愈多,张角的心胸与目光亦愈发开阔。因此创出的这套擒龙杖法亦是大开大合,凛然不可侵犯。要说这擒龙杖法,作为大贤良师座下八大弟子之一的波才也不是没学过。只是他杖法本来便走的是灵活险狡的路子,与这擒龙杖法大开大合、正气浩然的宗旨却不甚相符了。兼之波才每日里忙于传道,便未在这套杖法上下太多功夫。

    而且波才心中也清楚,自己于武学上的造诣较之张梁颇有不及,以他的修为,若是以这套擒龙杖法与手持玄龙枪的郭斌对上,便是强拼力气了,那只有速败一途。而换成是**杖法的话,则或可凭借其阴险诡谲的套路阴一把亦犹未可知。

    可是郭斌充分利用玄龙枪又重又长的优势,或点或戳,要不就是借力一划,将波才逼在丈许之外,这位太平道中地位崇高的渠帅完全被压制住了。

    跟随张梁前来的,俱是豫州地区太平道的中层以上头领,每一个都是成名多年,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好手。虽说波才武功未臻绝境,可是却比他们都高出一截,况且平日在教中威望很高,因此看到郭斌竟能将波才压着打,心中自是又惊又俱。方才便已慑于郭斌破门而入的威势,如今更是被郭斌仿若战神的打法震住了。

    欲待出手相助,可一方面慑于郭斌的超绝武艺,以他们的武艺,若插手进去便是越帮越忙;另一方面又有跟随郭斌进来的袁家的一干护院庄客在一旁虎视眈眈。要说方才将院门关上,外面的人要从外面翻墙进来,自有一干太平道人手持利刃相待,那是千难万难。可如今大门洞开,袁家护院的人数优势便体现出来了,虽然在这小院子里,有六大高手过招,施展不开,可是看住剩下的太平道人却是绰绰有余。

    见波才被郭斌压制住了,一直在一旁袖手旁观的刘婆婆出手了。

    只见她从腰中抽出了一条黑色的软鞭,鞭上密布倒刺,轻轻一抖,便听到哗啦哗啦的金铁碰撞之声。那鞭子乃是刘婆婆的成名兵器,长一丈三,共分为一百零八节。每节均为精钢所铸,每节的头尾皆开合的机关,以之将鞭子链接起来。每一节都有可以活动的,似蝙蝠翅膀一般薄而锋利的倒钩,顺着鞭稍往后抹的时候,倒钩会收缩起来,可铁鞭一旦抖起来,倒钩张开,划在身上,便能抓下来一块皮肉。

    刘婆婆二十年前在江湖上威名赫赫,“铁娘子”的外号便是借着这铁鞭上的功夫传出来的。

    当下,只见“铁娘子”长鞭一抖,鞭上铁钩倒张,如灵蛇般顺着玄龙枪往上直扑。

    郭斌只在武侠小说上看到过有人以长鞭做武器,可他现实里哪见过什么鞭法?长鞭舞将起来,眼神儿不好的都找不着鞭稍,又如何应变?况且长鞭虽是精钢所铸,却始终是软兵器,即便挥枪格挡,鞭稍亦可打个弯儿继续攻击,而且攻击轨迹愈发不可捉摸。郭斌的玄龙枪虽是神兵利器,可碰上浑身是刺、毫不着力的软鞭,便无可施其锋锐。仿佛将百万大军部署在外的中军帐一般,精兵强将都在前线,中军帐里却是唱起了空城计。

    要说举凡长兵器,最怕的便是长鞭之类的软兵器。因为鞭子灵活,若是施展得当,顺着其长柄攀上,则处处皆是长兵器的空门,使人防不胜防。当然,这只是最理想的状态,若是长鞭使不好,那便是未伤敌,先伤己,不要说临敌应战,即便是私下里练习的时候,亦要有人在一旁随时指点,一点儿都不可轻忽大意。不过很显然,以刘婆婆使钢鞭的手段,定然不在此列的。

    因此郭斌见对方长鞭似毒蛇般直奔自己面门而来,只能向后跃开。顿时,与波才相斗半晌所取得的优势全部消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