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八十一章 夜战(二)-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十一章 夜战(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县衙大堂前正混战之际,后堂突然传来激烈的呼和拼斗之声,“叮叮当当”的兵器相交声不绝于耳。

    郭斌心中顿时便是咯噔一下:糟了,难道是太平道竟潜入了后堂不成?

    当下不敢怠慢,忙提了玄龙枪往后堂冲去,口中喝道:“云长,这里交给你了,一定要顶住!”

    关羽朗声答应道:“主公但放宽心,此处无事!”冲天豪气,直冲霄汉。

    走到半路,便有军士来报,说是不知怎的竟突然从袁公的院中冒出来二十几个贼人,一个个以黄巾蒙面,武艺高强,见人便杀,连王越亦是抵挡不住,边战边退,进了大皇子刘辨休息的院子去了。

    郭斌心中暗叫不好,脚下却不停歇,飞也似往后面奔去。

    本来他已料到张梁必然会派人前来偷袭,寻机行刺刘辨。可是后堂全是袁绍的家将,再外围又住着五百羽林军,即便以张梁之能,要潜进来刺杀刘辨,亦是千难万难。却哪里想到贾仁早已在县衙之中的住处挖好了地道?

    那处院子本是县丞贾仁的闺阁,袁绍来后便住在了里面,不知道袁本初怎么样了?若这袁家的大公子在阳翟县有个三长两短,非但郭斌自己心中十分过意不去,袁家亦不可能轻轻松松地便放过自己。

    可郭斌谨记情势愈是紧迫,便愈要冷静的信条,脚下飞速前进的同时,脑中在思索着为何对方竟能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后堂出现。

    猛然间,他方记起那是贾仁的院子。只因自从郭斌就职以来,贾仁便从未在院中待过,甚至连县衙亦很少来,导致郭斌一时间竟未意识到,贾仁曾在那处院中住了不下十年。

    “难道是院中有鬼?按照古人常用的手段的话,能使用的就只剩下一条,那便是地道了。”想到这里,郭斌一惊:“难道真是地道?”于是他停下来,找了个班长,让他带人搜索贾仁的院子,发现地道,立即堵死。

    来到刘辨院外,便看到里里外外围了近百人,全是袁绍的家将,里面的呼喝声则愈发清晰。

    见郭斌前来,众人让开一条路。

    郭斌近前,只见大门紧闭,上面有斧批的痕迹,便问道:“怎么回事?”

    一个汉子站出来道:“启禀亭侯,方才有二十几个贼人闯进了大皇子院中,我家公子与王越公子、樊阿先生、杏儿姑娘都在里面,王越公子似乎受了伤。我等欲翻墙而入,可对方分了十几个人在墙后,一见有人露头便施展偷袭,我们已折了十几个弟兄,却未能冲进去,便在此以斧头劈门,以期破门而入。”

    郭斌见这汉子年纪虽不大,却是面容端正,脸色忠厚,虽甚是其貌不扬,却使人望而不敢轻侮,兼且说话条理清晰,头脑清醒,心中便留意了一下,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兄弟,辛苦了。”

    那人面色不变,躬身道:“小人不敢称劳。”

    郭斌心中愈奇,却知道此时情势紧急,非是闲话家常之时,便对那人道:“便请你带领众位兄弟跟在郭某身后!”

    随即后退几步,高声喝道:“诸人退避,阳翟郭斌前来领教!”

    运起神力,边往前冲,边舞动玄龙枪,狠狠地向大门中间砸去。

    只玄龙枪便有上百斤的自重,加上郭斌的力量以及其前冲之势,力道何止千斤?方才被众人劈了好一会儿的大门轰然开了。

    里面只听到一声大喝,随即大门木屑纷飞,门外便冲进来一个白衣玄甲的年轻枪客,顿时便有五个人向郭斌围了上来。

    郭斌大喝一声,借着劈开大门时长枪上的阻力,将玄龙枪自背后绕过,边将其阻力卸开之时,亦借上了其中的一部分力道。待玄龙枪抡向那五人之时,其力道便更大了。

    那五人见郭斌竟敢单枪匹马迎战,心中暗骂其目中无人时,各自施展平生绝技,向郭斌攻去,欲将这个狂妄的少年立毙当场。却见郭斌也不退避,反而抡开玄龙枪,以一往无前之气势迎了上来。

    正当将要交战之时,其中一人大喝道:“退!”五个太平道高手竟纷纷让开了一条路。

    郭斌一愣,实在是想不出为何眼见交手在即,对方却忽然退却。可再看场中,只见王越满身鲜血,已然坐倒在地,董杏儿正在着急忙慌地给他包扎,而袁绍则手持长剑,站在二人身前。待搜寻刘辨时,却不见其踪影。心中大急,忙跃进场中。

    张梁自郭斌破门而入时便一直关注着他,见到他方才的一枪竟然有自己“擒龙杖法”的影子,心中大惊,暗道:“这个郭斌当真非同小可,此前马元义来信说郭斌智计超群,悟性惊人,但凡是看过一遍的枪法,便能施展出来。当初我还不信,却原来此前与我一战之时,他便将这套棍法偷学了去,并揉和到了枪法之中,这实实在在是个枪术天才,大哥若是见了,定然十分欢喜。”

    当初围攻袁绍时,张梁与郭斌对战所用的便是擒龙棍法。欲要擒龙,便先要堂堂正正地将其打服方可,故此杖法大开大合,全是拼得力道。在太平道中,除了与张角极为亲近之人,这套杖法并无人会使。因此,其杖法固然精妙威猛,亦是太平道中身份地位的象征。

    张梁适才见郭斌枪法中竟带了擒龙杖法的影子,便心中叫糟。随张梁前来的,均是太平道中的中上层人物,亦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大人物。他们各各混迹江湖多年,武功高强,眼界见识俱是上乘,又岂能不知道擒龙杖法乃是大贤良师嫡系的象征?

    因此,见郭斌神力惊人,枪法中竟亦带了擒龙杖法的套路,心中认定此人必是大贤良师的弟子,方才均各后跃退开。

    实在不怨他们,只因太平道到处都是密探,而且俱为单线联系,故很多时候自己人亦不晓得坐在对面喝酒的人亦是太平道中人。因此,竟将郭斌认成大贤良师张角的嫡系,认为他是潜伏在阳翟的张角的弟子,方将他放了进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