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八章 回山-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 回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卖香皂的营生进行的颇为顺利,在郭家庄待了几日,看郭永将一切处理的井井有条,便带着戏志才与郭嘉回到了伏龙山上。

    这几日未归,众人往返于伏龙山与郭家庄的路线上已经被踩出了一条小路。一时心有所感,郭斌对戏志才与郭嘉道:“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便成了路。”戏志才初次前来,看到眼前的景象尚没有太多感触,郭嘉却是最早走过这条路,第一次来的时候众人还差点被黑蟒所伤,便也感慨的点点头。又走了片刻,戏志才道:“郭兄弟志向高远,志才不及也。”

    郭斌心想:“我哪里有什么高远的志向,只是刚刚想起了中学课本里鲁迅先生的一句话罢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只微笑点头。

    戏志才见状,更是肯定了心中所想,心道:“此人仁义,且胸中有丘壑,见解新颖,想人之未曾想,发众所不能发。虽外示朴拙,内中却自有锦绣。想想他之前提出的生产力论,适才的话分明是要走出一条与历代先贤不同的路。大丈夫生于世间,自要有一番抱负。眼见天下兼并日盛,贫者无立锥之地。朝廷奋发犹恐不逮,而今外戚专权,宦官乱政,恐乱世不远啊。”

    想到这里,看了眼前方郭斌尚显稚嫩的背影,心中道:“待去伏龙山瞧一瞧,若是此等非凡人物又有根基的话,说不定真能走出一条不一样的路来。”

    郭斌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引起了自己一生中最重要谋士的胡思乱想,只引领众人往伏龙山行去。

    来到伏龙山下,只见得山寨左近的山林似乎少了许多。再往里走,却见寨子前清出了一片空地,空地旁用树枝茅草之类搭出了一个大棚子,里面放着刚砍伐的原木,想是用来阴干的。山寨四周却还是原来的篱笆墙,透过篱笆墙,只看到寨子中似乎是多了不少建筑。

    看到郭斌一行人,早有人吆喝开了:“主公回来啦,主公回来啦”随即一群气色明显好了不少的老幼妇人便围了过来,一迭声地向郭斌问好。

    喧闹了一会儿,童渊也闻讯从寨中赶来。许是最近过得颇为舒心,这位武术宗师如今益发的精神奕奕。见得童渊出来,郭斌一撩袍脚,待要跪拜下去,却被童渊扶住。只听他口中道:“不要多礼,你如今身份不同,须得树立起威信来了。”听得郭斌心中感动莫名。

    这时,童渊看向戏志才,问郭斌道:“这位是?”

    郭斌回过神来,忙拉着戏志才的手道:“好教师父得知,这位仁兄高姓戏,名忠,字志才,是我在德操先生处遇到的。志才兄大才,听说了山寨的事,特地随弟子前来的。”随即,对戏志才道:“志才兄,这位是家师。上童下渊,乃是当今世上的武术大宗匠。”

    不等郭斌说完,戏志才便拉着他的手道:“可是童雄付?”郭斌道:“家师表字正是雄付。”

    戏志才连忙拜倒,口中道:“戏忠拜见童先生。”童渊忙将他扶起,心中却是疑惑。他虽久在江湖行走,声名远播,却没想到怎会在读书人中还有这名声。看原本应该半点瓜葛都不会有的弱书生一脸崇拜地拜倒见礼,实在是想不通其中的道理。心中所想,行动上便略有迟疑。

    戏志才何等样人,顿时恍然,忙解释道:“我有一好友,名叫徐福,乃是长社人氏。虽家贫,却自幼沉溺剑术,好行侠仗义,常以仁侠自居。三年前为友报仇,失手将人刺死,被官兵捕获。后多方营救方才脱险,改名徐庶,自此立志学儒。”

    顿了顿,又道:“曾听他提起过,救他脱险的便是童先生,也是童先生一番教导,他才弃武从文。提到先生大名,总是感佩莫名,恨不能拜入先生门下。每每提及先生的救命之恩,点播之德,无不感激涕零。只是不知先生仙居何处,恨无以为报。我与徐庶幼年相交,情同兄弟,今日得见先生实在是三生之幸。”说着,戏志才又是深深一揖。

    童渊伸手扶起戏志才,道:“三年前倒是有这么一桩事。当年我独自南下会友,路经颍川,凑巧看到官兵正绑了一个少年,击鼓游街,却无人指认。我向围观之人仔细询问,又多方探查,才知道这个少年因杀了一个恶霸被官府锁拿,想是怕牵连朋友,方才矢口不言事情经过。因感他年纪虽幼,却是一番侠义心肠,故此顺手搭救一番,记得名字仿佛是叫做徐福。事后也劝说他多学儒道,明道理,修身心,没想到他竟弃武从文,真是再好不过。”

    郭斌这才意识到,他们说的竟然是徐庶!心中却也对童渊的江湖声望暗暗吃惊。没想到,自己这便宜师傅,竟然这么高的江湖地位,俨然是金大侠小说里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一般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啊。

    这时,感到有人拉自己,回头一看是郭全。这小子半月未见,倒是黑了不少。这时正拉着郭斌道:“斌子哥,你终于回来了。快来,看在我郭全的英明领导下堆满仓库的宝贝。”

    郭斌好奇他找到什么宝贝了,便拉着戏志才前去观看,童渊笑着点头,让他们自便,显然是心中明了。

    进到寨中,只见多了个猪圈,里面的猪仔正哼哧哼哧地吃食。猪圈旁是一个木栅栏的围墙,经郭全解释,才知道是羊圈。此时天色还早,放羊的孩童尚未归来,是以羊圈空着。

    郭斌道:“去何处放羊了?山上野兽出没,别出点事儿。”说着就要去找人。却被郭全拉住,郭全道:“赵大哥带着他们呢,你放心吧。”

    一听竟是赵云带着孩童去放羊,心中顿生好奇,道:“师兄没有带人去打猎?寨中没见多少青壮,都去哪儿了?”

    郭全道:“自你下山后,过了几天赵大哥便不去打猎了,说是一组人足以对付熊瞎子了。”

    郭斌听了高兴道:“竟是进步这么快,这个实在是没想到。”

    郭全显然是在这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里成了山寨的万事通,对郭斌道:“他们白天有赵大哥带着去打猎,晚上回来又跟着学你那一手拼刺术,童先生偶尔还会指点两手,再不行就活该给熊瞎子吃了。这半个月来,每天两组人,三天轮换一次,三十个人的功夫倒还可以了。”小郭全装老到,摇头晃脑地道。

    郭嘉看得有趣,伸脚就踹了他一脚,随即俩人嘻嘻哈哈打闹开来。

    一旁的戏志才却是听得震惊不已,心道:“每天两组,三天轮换一次,也就是六组人。三十个人分成六组,一组只有五人。这些青壮竟然敢五人一组深入山林,听那小子话里的意思,竟然还能对付熊瞎子。”想到这里,看着在旁边傻呵呵笑着,看郭全与郭嘉打闹的郭斌,心中好奇更甚了。这个郭斌,到底还有什么底牌。

    几人说说笑笑,很快就来到了刚盖好不久的仓库。推门进去,郭斌看到一角整整齐齐地码放着细麻布包裹的香皂。待在郭全的指引下来到另一边,看到一筐筐紫色的葡萄,眼中也是露出了惊喜。

    郭全道:“斌子哥,这是马钧这小子跟着赵大哥进山的时候找到的,摘了不少回来。后来我命他们摘了来,准备卖到阳翟城里的。”听着郭全吹牛皮,郭嘉又是一阵翻白眼。

    郭斌道:“干得好,这些葡萄可都是宝贝啊。”

    郭全不理会郭嘉的白眼,听到郭斌夸他,嘴都要咧道耳朵后边儿去了,大声道:“看吧军师,斌子哥说干得好。等明天我就让他们运回去,让我爹卖阳翟城里换农具去。”说着竟学着郭永,装模作样地捋了捋并不存在的长髯。直看得郭嘉又是一阵白眼。

    郭斌拍了一下郭全的脑袋,道:“不对,不能发卖。哥哥留着这些宝贝有别的用处。”

    这时戏志才暗自沉思,郭斌要用这些葡萄干嘛呢?

    且不管郭斌要干嘛,郭全领着众人在寨中转了一会儿,就见太阳西斜。过了一会儿放羊的孩子们簇拥着赵云和打猎归来的两组人回到了山寨。

    见郭斌回来,师兄弟二人少不得一番嘘寒问暖。

    在吃过夹杂着肉末的粟米粥和油渣炒豆角组成的晚餐后,郭斌召集赵云、戏志才、郭嘉、郭全和管亥,到童渊房里开会去了。

    会上郭斌提出了几个要求,一是大力采摘葡萄,并将产葡萄的坡地保护起来。二是他想要很多酒坛子,他要酿酒了。三是要捉兔子,以后不但要养鸡鸭,有猪圈羊圈,还要养兔子。

    就郭斌提出的几个要求,众人展开了讨论。并根据山寨的具体情况提出了切实可行的方案。比如关于酒坛子,郭嘉就提议将能腾空的水缸瓦罐之类的器物全部腾空,并传信郭永在县中采购酒坛子。关于兔子的事儿还是赵云出的主意,要设置陷阱,活捉兔子,这设陷阱的活儿也让他给包了。另外,就兔子爱打洞的问题,众人进行了热烈的讨论,最后谁也没有太好的主意,只能在寨子的一角挖深沟,用大石头填实并垒砌兔子窝。

    最后大会就在热烈的气氛中结束了,大家散开各自安寝不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