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七十七章 鬼才-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七章 鬼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贾仁后宅地下密室中。

    “四日后一早,刘辨便要回京,前一天夜里务必将其击杀,以逼迫郭斌背反朝廷,加入我太平道中。”张梁对贾仁道。

    贾仁躬身道:“启禀师尊,到县衙内的地道早已完工,直通到后堂小人的闺阁内,刘辨的居所,便在隔壁院中。三日后,城中潜伏之人集合起来作强攻县衙状,以吸引守军注意力,师尊即可借此地道直抵县衙后堂,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刘辨小儿杀死。”

    张梁道:“嗯,此番行动,刺杀刘辨固然重要,亦要保全我太平道精锐,子正时分,不管是否成功,必须迅速撤离,不得恋战。”见贾仁点头记下,继续道:“另外,南门之事,至关重要,你务必再三确认,确保不出意外。”

    贾仁道:“师尊请放心,吴义之事,我心中早有谋划,必不会有纰漏。”

    对于贾仁在阳翟县中的能量,他还是很放心的,即便现在被郭斌架空,以他的潜在势力,亦足以保证计划按时实施。

    张梁点点头,道:“城外山中的人布置的如何了?”

    贾仁兴奋道:“请师尊放心,城外由波渠帅亲自监督,必然万无一失。阳翟城中大军不来则已,若敢追过来,必叫他们死无葬身之地。”

    说这句话的时候,贾仁心中满是复仇的怒火。是的,他对郭斌集团满腹的怨气无从发泄。自从郭斌任阳翟令,他的日子便不好过了。非但权力被架空,在县中的影响力亦是直线下降。往日跺跺脚阳翟县都要抖三抖的贾县丞,愈发受不了这种身份和地位的巨大落差。即便张梁很看重郭斌,想把郭斌招揽进入太平道中,他亦要狠狠地咬下他一口肉来,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阳翟县衙,大堂。

    虽是深夜,这里依旧是灯火通明。大堂中人来人往,繁忙之中稍有些乱。

    不过,郭斌看着这些初次面临战事的手下们,能够达到如此水准,心中便很是欣慰了。

    帮助徐庶打下手的十几个学生亦在大堂中,他们目前的任务是分析和筛选密报,并将其整理出来交给郭斌。学生们对于能够凭借半年来所学的知识参与到如此绝密的大事中很是高兴,对能够帮得上郭斌的忙而感到激动兴奋。每每抬头看到正在与戏志才诸人商议军情的郭斌,众人便升起一种能与郭斌共同奋斗的荣誉感,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

    郭斌对戏志才道:“志才,城内的太平道有什么动静?”

    戏志才道:“近段时间,安静了下来,并未有什么异常。”

    郭斌点点头,心中却是放心不下来,在这紧急万分的时刻,敌人愈是安静,便愈是使人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对手憋着什么大招儿呢。

    郭嘉看了看郭斌脸色,道:“大哥,情报显示,凡是有太平道潜伏的住户,最近用火油似乎多了起来。”

    徐庶惊起道:“什么?!”

    郭嘉点点头,道:“正如元直兄所想,恐怕他们要用火攻。”

    郭斌惊道:“县衙附近皆是民宅,若用火攻,万一火势蔓延全城,便如何是好?”

    戏志才见郭斌首先关心的是城中百姓安危,心中感慨,当下起身道:“主公仁德,乃是我阳翟全县之幸也。至于火攻一事,只要县衙内防备周全,想必不会有大事。县衙左近皆是阳翟大户,家中护院多者近百,少者亦有几十人。若太平道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放火烧县的话,只这些家丁护院便能将其一网成擒。”

    听到这里,徐庶想到一事,便开口道:“志才兄,如此说来,我等若是联络这些豪门大户,请他们将家丁护院派出来相助我方,岂不是可大大地缓解人手不足之患?”

    郭嘉听了,摇摇头,道:“万万不可!”

    郭斌奇道:“哦?小弟有何看法,不妨说来听听,元直所议之事,有何不妥当之处?”

    郭嘉见众人都看过来,亦不怯场,长身而起,道:“目下阳翟之患,不在外,而在内。太平道作乱,藓芥之疾也,人心未定,豪门富户中立观望,方是心腹之患。”

    郭斌听地一愣,与戏志才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掩饰不住的欣喜。却仍是不动声色地道:“哦?那么你详细说说,这到底是何缘故呢?”

    郭嘉道:“大哥初任阳翟令,尚不足一月,虽有安置流民之举,设建筑公司之事,可毕竟威望未立,根基尚浅。大皇子遇刺一事,县中平民或不知晓,阳翟的豪门大户却如何不知道?可目前尚无一人前来参拜大皇子,亦无一人就建筑公司以外之事有何表示,何也?便是大哥根基不足,威望未立,势不足以震慑群小之故也。”

    郭斌听地缓缓点头,示意郭嘉继续。

    郭嘉信心大振,接着道:“我五百军士入城之举固然于太平道与阳翟大户有莫大地震慑,却尚未表现出攻坚克难的实力。目下流民四起,乱世将至,但凡有一点眼光的,便能看得出太平道欲做反的企图,况且流民孽生,势必影响一县治安。我们如果不能表现出即便在乱世中亦可求得生存的强大实力,豪门大族如何能冒着得罪太平道的巨大风险向我等示好?”

    郭嘉喝一口茶,继续道:“如今颍川全郡流民孽生,太平道乘机传教,已呈不可遏制之势。我阳翟因有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之故,流民得以安置,原住居民得以休息,可颖阴,长社,新汲,襄城等地流民总共何止十万?太平道一待势成,裹挟流民作乱,所过之处必寸草不生!若是得罪了太平道,如何能够于乱世中求存?”

    “不过此次太平道作乱,却正给了我们一个立威的良机。若我们能凭借自己的力量,破解太平道的诡计,并将其一网打尽的话,必能震慑县中群小,于豪门大族亦是极大的威慑。如此,县中中立之豪门,必将彻底倒向我们,阳翟县方能真正成为吾等立业之基础。”

    郭嘉顿了顿,见众人皆在认真思索,继续道:“此次若不得不借助县中豪门大族之力方能将太平道击败,则效果势必大打折扣。亦会造成县中豪族拥兵自重,尾大不掉之势,于以后行政与对县中之控制力,亦必然颇有阻碍。”

    郭斌面色不变,道:“那你认为,我们要如何应对方妥当?”

    郭嘉道:“自然是要完全靠自己的力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举覆灭太平道的阴谋,方能震慑县中的豪族,使之死心塌地地跟着我们。”

    郭斌道:“哦?大话是好说,如何靠自己的力量,将太平道的阴谋覆灭呢?”

    郭嘉道:“大哥早有乘算,又何必问我?”

    郭斌笑道:“好你个小子,敢拿我开玩笑了。”

    说是如此说,可是郭斌看着年仅13周岁,面对众人,侃侃而谈的郭嘉,脑海中不禁想到后世那个于官渡之战前发出十胜十败论的郭奉孝。郭嘉的形象,逐渐摆脱了当初爱哭爱闹的小弟形象,而与脑中“遗计定辽东”的那个“鬼才”的形象渐渐融合。

    不愧是郭奉孝,不愧是戏志才。正是有了戏志才的悉心调教以及伏龙山庄遍布全国,初具规模的情报网,郭嘉的才智得到了极大的扩充和开发。想必再过几年,等到汉灵帝刘宏驾崩,天下混战之时,小弟定会因良好的教育以及愈加丰沛的资源支撑,超越历史上的那个“鬼才”。

    当下,郭斌拍着郭嘉尚显稚嫩的肩膀,道:“小弟,说得好。”接着,转向戏志才,行礼道:“志才兄非但为斌之事忙东忙西,于教导小弟之事亦如此上心,郭斌在此谢过了。”

    戏志才连忙躲到一旁,托着郭斌的胳膊,说什么也不敢受他的大礼。

    要说郭斌对郭嘉的成长也很是关注,他之所以让他跟着戏志才,连进京时亦不将他带在身边,主要是担心他受自己影响过多,偏离了历史上的成长轨道。而若是跟着戏志才这个著名的“谋划士”的话,则其成长只有更快的。

    很显然,戏志才很好地领会了郭斌的意图,在郭嘉的教育上很是费了一番心思。

    不仅带着他拜访阳翟县的豪门大户,增长见识,熟识人心,还带着他一起组建情报网,一起过虑和分析情报,几乎是手把手地教导郭嘉如何做一个成功的谋士。事实证明,郭斌的路子是正确的。

    “既如此,志才,便依计行事吧。预先警告县衙周边的大户,让他们多备泥土,水缸,就说天干物燥,要他们严防火灾。”郭斌道。

    戏志才自是躬身领命不提。

    如此,双方各有谋划,都觉得自己才是准备更充足,谋划更得当的一方,可结果究竟如何呢?

    三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刘辨在最后一天,终于将要回京的消息告诉了众人,学堂中自有一番离愁别绪不提。

    将所有的事情都分配下去后,人人都有事情干,郭斌这个阳翟县令却反而闲了下来。大战前的宁静更加让人紧张不安,可郭斌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就看今夜的一番实施了。此时的郭斌,初次谋划这么大的事情,可因文有戏志才、郭嘉、徐庶,武有赵云、关羽、管亥,反而心中砥定,正拿着一卷《史记》看得出神。这么多大拿在一起,若是连区区几百个太平道亦摆不平,岂不是太也辜负历史上的赫赫威名了吗?

    可是,这些太平道,真的只是普通的太平道吗?

    

    (作者注:感谢未曾留言却一直支持在下的书友大大们,看着悄悄增长的红票,在下除了努力码字,还有什么更好的方式回报大家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