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七十三章 密谋-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三章 密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阳翟城内,东门边,一处豪华的住宅内,坐着县丞贾仁以及县尉吴义。

    依秦制度,县之长官为令﹑长。新莽时曾将令﹑长改名为"宰"。《汉书》说县满万户者﹐其长官称令﹐不满者称长。实际上汉代县官称令或称长﹐有时也与其县之重要与否有关﹐不单是决定于民户的多少。令的秩为六百石到千石﹐长的秩为三百石到五百石。

    也就是说,大县长官称为县令,俸禄在六百石到一千石;而小县的长官则称为县长,俸禄在三百石到五百石。

    令、长之下设丞一名,以主文书、仓库和监狱。 又设尉,专管武事,大县则设左尉 、右尉各一人。汉代的太守、令、丞、尉皆由中央任免。

    县尉与县丞同为县令佐官,掌治安捕盗之事。一般情况下大县二人,小县一人。西汉长安与东汉洛阳,则各有四尉。魏、晋、南北朝沿设。曹操初入仕途做的就是洛阳北部尉,便相当于京师洛阳北区的派出所长。

    当初的阳翟,有一万三千户,是实打实的大县,故设有左右两个县尉。后来郭斌向何进要了阳翟县左尉一职,给赵云担任,右尉便是这个吴义了。郭斌初就任时,戏志才早已将县中各人的履历整理好,放到了郭斌案头,以防止他毫无头绪,忙中出错。里面不仅有各人的年龄和经历,更有与县中各大家族错综复杂的关系网。

    县令相当于现的县委书记兼县长,县丞则相当于县委副书记、副县长,汉代以左为尊,所以赵云这个左尉相当于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实权很大。而县右尉则相当于公安局副局长,是赵云的主要助手。

    县右尉吴义,可谓是官场的老油子,吴家在阳翟县中亦是历代为吏,至吴义这一代方熬了个官身。因是本乡为官,故平日行事尚算收敛,在县中名声也还说得过去。

    若是在平常年月,自然可以一步一步缓缓图之,慢慢建立自己的班底。可是太平道举事在即,郭斌感于形势急迫,便采取雷霆手段,直接将县中衙役调到城外训练,又从伏龙山庄调了五百军士前来,充当守军。因此,手下要钱没钱、要人没人的吴义,亦给郭斌架空了。

    只是不同于贾仁的是,吴义没有太平道这个大靠山。

    贾仁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抵得上平民家庭一日饮食的清茶,道:“好茶,吴县尉这里,果然有好茶啊。”

    吴义一笑,道:“贾县丞过奖了,不知今日光临寒舍,有何指教?”

    贾仁放下茶盏,身体前倾道:“指教不敢当,吴县尉可知道太平道?”

    吴义心中一凛,道:“哦?吴某倒是颇有耳闻,不知贾县丞有何见教?”

    贾仁一笑,道:“太平道三当家的托我给吴县尉带个话,三日后,夜里子正,请吴县尉将南门打开。”

    吴义一怔,道:“夜里私开城门,可是大罪,贾县丞何必强人所难?”

    贾仁喝了口茶,轻轻放下茶盏,道:“非是老哥我难为贤弟,实在是太平道张大师尊他老人家的吩咐,不容拒绝啊。”

    吴义道:“贾县丞此请,恕吴某难以答应。”

    贾仁慢条斯理地道:“难道吴县尉连你的亲生儿子也不管了吗?”

    吴义面色一变,惊起身来,指着贾仁道:“你,你,好你个贾仁,你把我胜儿怎么了?你我素日同衙为官,难道便不存一点交情么?”

    贾仁慢条斯理地道:“吴县尉不必激动,令公子好好地在一处享福,待三日后,城门开时,自会回家。”

    吴义缓缓坐回去,道:“贾县丞难道不知道,吴某亦被那郭斌给架空了吗?你让我拿什么给你开这个城门?”

    贾仁道:“吴县尉在阳翟县中为官多年,区区一点小事,自然是难不住你。”

    吴义沉默半晌,方缓缓点头,道:“既如此,吴某只有勉力一试了。”

    贾仁忙道:“吴县尉心中可有成算?”

    吴义道:“镇守南门的赵忠,与我颇有交情,或可勉力一试。”

    贾仁道:“那就看吴贤弟的了,三日后子正,令公子亦会在南门交与吴贤弟。”

    吴义无力地点点头,叫门外小厮进来,将贾仁送了出去。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那小厮随即将一个纸条递给了烧火的佣人,又辗转几人之手,到了戏志才手中。

    戏志才与郭斌道:“主公,右县尉吴义处的细作传来消息,今日巳正,贾仁到县尉吴义家中去了,谈了半个多时辰方出来。”

    听到戏志才所言,郭嘉与徐庶亦凑了过来。

    郭斌扭头道:“哦?志才,你怎么看?”

    戏志才道:“看来,太平道果真要有大作为了。”

    郭嘉道:“不错,目前以吴义的能力,能指使得动的恐怕亦只有南门的赵忠了。”

    郭斌与徐庶对视一眼,均各自点头。

    郭斌看向郭嘉,道:“那么,下面应该如何处置?”

    郭嘉道:“想必贾仁的计谋也不过是让吴义赚开城门,或是由城外杀进来攻陷县衙,或是由城内之人刺杀大皇子后由南门出城。届时,我等只要暗伏弓箭手,待太平道主力一至,乱箭齐放,管他是不是高手,总躲不过一条命去。”

    见戏志才与徐庶均微微点头,显然是赞同郭嘉的意见,而郭嘉顿时面露得色,郭斌便沉了一下脸,道:“不妥。”

    众人大奇,徐庶道:“主公,敢问有何不妥之处?”戏志才则暗暗沉思,考虑着到底有何不妥当的地方,自己竟未曾想到?

    郭斌道:“计是好计,只是非君子所为。”一摆手止住要说话的徐庶,继续道:“我何尝不知道宋襄公之事?可毕竟是我无故架空其权力在前,他有怨言亦是人之常情。况且,此番一次动荡,必将在阳翟县引发大地震,我们将贾仁连根拔起的时候,其余豪门大族如何看我们?他们会不会表面不说,却兔死狐悲,物伤其类,而至人人自危?”

    见三人点头认同,郭斌继续道:“因此,我们此次的行动,唯一的目标是将贾仁连根拔起,只诛首恶,胁从不问!”

    顿了顿,对郭嘉道:“小弟,谋算可以学习,却要记住,过分多疑并非正道,人的忠心亦不是靠猜忌试探得来的,而是以真诚和共赢换来的。你总要有独当一面的时候,包括志才和元直,亦必有独揽一地大权之时,要记着这话。在我郭斌手下做事,不必战战兢兢,有什么事,都可以放在台面上说,我们不必搞互相牵制那一套。”

    徐庶激动地道:“主公之胸襟气魄,便似星辰大海,此生得遇主公,何其幸也!”

    只听得众人连连点头,俱各感叹不已:有主公(大哥)若此,夫复何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