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六十四章 推论-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四章 推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对袁绍道:“本初兄可知,此此伏击你们的是什么人?”

    袁绍道:“潜阳不是说,他们都是太平道么?”

    郭斌点头道:“是太平道不假,本初兄,可知道小弟为何知道他们是太平道么?”

    袁绍想到张梁与郭斌竟有一番对话,试探地道:“难道潜阳识得那太平道的头领?”

    郭斌道:“并非如此,小弟所以知道他们是太平道,是因为他们乃是从阳翟县出发,去伏击本初兄的。”

    袁绍色变,道:“哦?难道潜阳事先竟知道此事?”

    郭斌正色道:“本初兄,朋友相交,贵在交心。我郭斌岂是结交匪类陷害朋友之人?”

    袁绍忙道:“潜阳误会了,为兄绝无此意。”顿了顿,道:“只是为兄好奇,这些人为何是从阳翟出发的呢?”

    郭斌道:“两日前,一批太平道进入阳翟城,共有近五百人。”

    袁绍大惊起身,道:“什么!两日前?”然后又缓缓坐下,道:“潜阳的意思是,这些太平道,便是去伏击我们的那些人?”

    郭斌道:“这些人当初来得颇为匆忙,未及侦查阳翟城便有一百多人进入城内,分散藏在县丞贾仁的宅院中。”

    袁绍点点头,示意郭斌继续。

    郭斌继续道:“当时小弟已然上任,将城中流民登记造册,聚于城西,修建新城。故此方能第一时间知道这近五百个太平道高手的存在。”

    袁绍道:“不错,修建新城的事情,为兄已从你上次的信中知晓。”

    郭斌道:“说起来,还要多谢本初兄于京中为小弟奔走,事情方能进行地如此顺利。”

    袁绍摆摆手,道:“自家兄弟,无需客套。”

    郭斌道:“当时小弟还纳闷,为何突然有这么多太平道高手进入阳翟?按说阳翟并非富县,要乞讨亦应到颍川郡治去才是正理。况且据探子来报,这些太平道人,俱身怀武艺,绝非一般流民可比。”

    “当时,小弟想不管太平道来阳翟何事,多做准备总不会错,便秘密从伏龙山庄调了五百人埋伏在城外庄子上。以备不测。”

    “今日午时,小弟得到消息,潜伏于城外庄子上的近三百太平道人分批往阳翟城北去了。当时,我还舒了一口气,以为终于将麻烦送走了一大半。可是怎知,过不片刻,便收到了本初兄车驾已到阳翟城北的消息。”

    “当初,郭大回来时,小弟便怀疑这些太平道人进入阳翟,或者与本初兄此来有关,只是并不知晓大皇子亦与本初兄同行,便排除了这个可能性。”

    袁绍听到这里,猛地起身,道:“潜阳是说,有人将大皇子亦在此行的消息传给了太平道?”

    郭斌道:“不错,当初我还不敢确定,现在却是越来越可以感觉到,这些太平道高手非但提前知道大皇子要来阳翟,而且他们受人所托,要除掉大皇子!”

    袁绍怒道:“到底是谁,竟如此大胆!如此行径,几与谋反等同。”

    郭斌道:“本初兄可还记得,当初在徐奉府邸之人?”

    袁绍道:“王越?他虽知道此行目的便是护卫大皇子,可若是大皇子遇刺身亡,他又岂能脱得了干系?便是交州士家,亦会被连根拔起!而且此次亦多亏王越拼死冲杀,方能得保周全,若是他泄露的消息,又怎会如此卖力?”

    郭斌道:“小弟所言,并非王越。本初兄可记得,徐奉邀请的另一个客人?”

    袁绍问道:“哦?为兄倒是记得,是个武艺出众的好汉子,难道他竟与此事有关?”

    郭斌道:“此人名叫马元义,乃是太平道的大方头领,小弟在进京时,于偃师与其相识。当时王越也在,还与他发生了冲突。”

    此次张梁阳翟一事,必有马元义通报消息。兹事体大,郭斌亦需与己方情报共享,方能共渡难关。所谓朋友之义,在利益面前竟如此脆弱了。

    袁绍道:“那王越为何亦是徐奉座上嘉宾?”

    “此事小弟却不知晓了。”郭斌答道,“只是徐奉为张让爪牙,小弟推测,徐奉与太平道勾结之事,必有张让首肯。”他哪里是推测的?这是他听后世史学家说的。

    袁绍点头道:“潜阳所言有理,想徐奉虽为常侍,却哪里有什么根基?又哪里有胆子与太平道勾结?”

    郭斌赞同道:“本初兄所言甚是,至于大皇子来阳翟之事,既是张让建议,又如何能逃出太平道的耳目?”

    袁绍惊道:“什么?潜阳是说,太平道此次伏击大皇子一事,是张让吩咐他们干的?”

    郭斌道:“张让不过是个宦官,如何能使唤得动太平道出动这么多人高手,这么大的阵势来对付大皇子?况且,即便大皇子被杀了,他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袁绍道:“若是能结好二皇子,天子百年之后,便能”

    说到这里,连袁绍自己都不信了。即便是未来大皇子登基,也是需要宦官的啊。既然张让能辅佐天子刘宏,如何便不能继续辅佐刘辨?张让不仅对何皇后有恩,而且他张让的儿媳妇就是何家的女儿啊!凭借如此亲密的关系,未来刘辨登基,不宠信他张让宠信谁?他又何必非要冒着族诛的风险,勾结太平道,谋害大皇子呢?

    郭斌见袁绍的表情,知道他亦想到了其中的不妥,便开口道:“若张让是被胁迫呢?”

    袁绍忙道:“哦?潜阳是指,被谁胁迫?太平道么?”

    郭斌学着电视里谋士们的样子,骚包地摇头晃脑道:“非也,非也。”见袁绍没有理他,也不尴尬,继续道:“本初兄可还记得当日在徐奉府邸,马元义对徐奉说的话?”

    袁绍道:“可是他们要造反的话?为兄亦多次与国舅爷提过此事,只是国舅爷似乎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

    郭斌道:“正是此事。太平道举事在即,又何必多次一举刺杀大皇子呢?此事不论成败,必会引来朝廷追查,到时太平道举事一事提前泄露,他们绝对是得不偿失!再说,大皇子年方十岁,又非独子,又尚未封爵。即便刺杀成功,亦难以引起太大的风波。”

    袁绍不自觉的点点头,道:“那么,依潜阳之意,张让是受了谁的胁迫呢?”

    郭斌道:“本初兄想想,若是大皇子不幸身亡,那么谁会是储君人选?”

    袁绍道:“自然是二皇子协。二皇子生而丧母,天子对他亦颇多愧疚。兼且他天资聪颖,又自小在永乐宫长大,由董太后悉心抚养,年纪虽小,却举止端庄,据说深有人君之相。只是二皇子年岁尚小,今年亦不过三岁,又怎会。。。”

    实际上,刘协此时不过两周岁,只是古人常以虚岁来计算年龄,因此袁绍才说,是三岁。

    说到这里,袁绍又一次震惊坐起,张口结舌道:“难道,难道,依潜阳的意思,胁迫张让的不是太平道,而是,而是”

    郭斌也站起身,道:“不错,小弟指的,就是董太后。”

    袁绍心中震惊,却也不得不赞同,就目前的情报来看,郭斌这个推测是最接近事实的。因为董家要维持外戚的地位,要继续形成对朝局的巨大影响力,天生的便与新的外戚处于敌对状态。刘辨若是个没有外家扶持的皇子,董太后自然愿意摆出慈祥的样子,抚养刘辨,然后顺理成章地继续他们一手遮天的日子。

    可是刘辨的母亲何皇后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她不仅通过贿赂十常侍登上皇后宝座,还毒杀了刘协之母王美人,更是哄得天子刘宏将何进封为河南尹。这个河南尹就像是清代的直隶总督,乃是天下督抚之首,比现代的北京市长权位要大得多了。

    因此,有强有力外家支持的刘辨,便被董太后排除在外了。甚至劝说天子,将其养在道观,以免沾染了其母何皇后的戾气。其实,这何尝不是让天子疏远大皇子刘辨而施的手段呢?

    而董太后借着天子刘宏对刘协生而丧母的怜惜与歉疚,将他养在永乐宫中,以期有朝一日,他得登大宝。那么刘协一直以来倚为外家的董家,便又成了最得势的外戚。端得是好算计!

    日前,郭斌进京时,对天子刘宏所说重嫡庶之别的一番话,固然是得到了士人阶层的支持,却也毫无疑问地得罪了盼着刘协登基的董太后一派。

    而天子刘宏事后让刘辨进东宫就读,基本确立了刘辨的储君地位,就成了事情的导火线。

    于是,董太后要除掉刘辨,以达到釜底抽薪的目的,也便解释得通了。盖因若刘辨死了,得利最大的便是董家了。

    至于陷害郭斌,只是捎带手的罢了,一个小小的亭侯,还看不在他们眼中。

    想必董太后手中有张让的把柄,方能指挥得动他提议让刘辨到阳翟“观察世情”,并让江湖人士刺杀刘辨。如此,若是大事成功,便是大吉大利,天天吃鸡;若是失败了,也无论如何牵扯不到董家的头上。

    这狗血的剧情,在后世看惯了宫斗电视剧的郭斌看来,自然是闻一知十,毫无新意;于不过二十岁出头的袁绍来说,却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了。

    不错,历朝历代,涉及到皇位传承的问题,都是关系到国家稳定的大事,却也称得上是“惊天动地”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