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六十二章 两败-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二章 两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正战得起劲,忽然听到南面官道上呼喝之声不绝,放眼望去,只见烟尘漫天,杂乱的呼喝声、马蹄声传来,只是看不清人影。

    张梁心想:“不好,定是郭斌的后援部队到了,必须速战速决才是。”

    郭斌则心知,是郭大他们的疑兵之计奏效了。

    当下只见张梁加紧攻势,手中的镔铁长杖套路猛地一变,不再是之前猛打猛杀的打法,而是将杖法中揉和的枪法与棍法套路发挥地愈加巧妙灵活。每当郭斌举枪格挡时,必会点头一棍劈来;而当郭斌舞动枪花照着他的前胸及面门戳去时,张梁手中的长杖则贴了上去,长杖竟使出了长枪听劲的法门。

    张梁的这一加劲,使得郭斌措手不及,忙挥枪杆自守。哪知张梁却并不追击,而是向郭斌侧后方掠去。这一动,身法直如鬼魅,瞬息间已窜出十余丈,就连郭斌亦未反应过来。待得他回头去看时,却见张梁长杖前伸,距刘辨已不逾一丈!

    郭斌大惊失色:刘辨何时跑到这里来了?

    原来刘辨见有了三人的加入,士气大振,竟能堪堪抵挡住对方高手的进攻,当下心中大定。又见郭斌竟与贼子中的高手聊了起来,心中好奇。他年纪尚幼,不晓得其中利害,便往前凑了凑。

    袁绍忙着指挥众军士御敌,哪里有功夫照看这个方才还吓得不行的小皇子?王越又身负重伤,移动不便,兼且对郭斌与赵云的战斗看入了迷,亦未曾注意到刘辨已然如此靠近战场。

    至于郭斌,以他的六识,虽尚及不上赵云的灵敏,可若在平时,这么个不会武功的少年来到身后十余丈处,他是断然不会不知道的。可是方才他全身心投入与张梁的战斗中,于周身的危险固然灵敏异常,对于身后十几丈处,毫无威胁的刘辨,又如何能够查知?

    而张梁则不然,他武功高出郭斌何止一筹,而且适才也是他压着郭斌在打,故有更多的余暇观察战场形势。刘辨于营地内漫步出来时他早已注意到,而且一见便可推知这就是那小皇子。为什么?只因五百多羽林精锐中间竟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子,而且他竟能在紧张搏命的战场上自由行走,而没有人敢拦阻他。

    只因胜券在握,也是要放松郭斌的警惕性,张梁方不焦不躁地与郭斌交谈,亦可不紧不慢地出招,来试探郭斌武功的深浅。否则他太平道三百多人白日里截杀皇子车架,已经是形同造反了,又怎能如此没心没肺地在这与郭斌拖延时间?

    此时,见后方烟尘大起,张梁心知时间不多了,故猛一加劲,让郭斌挥枪自守时,施展轻身功夫窜出十来丈,直奔刘辨而去。

    情势突变,使得众人心下大惊,王越挥剑欲上前邀斗,奈何一来距离过远,二来休息了一会儿反而身体酸软,使不上力气,故,又是一跤摔倒。

    眼见张梁的长杖距离刘辨的小脸近在咫尺,郭斌不及细想,将玄龙枪当成标枪向张梁掷去,随即依照鹤戏的运功法门,催动气血流转,揉身向张梁飞扑过去。他知道,若是张梁将刘辨毙命当场,不仅袁绍、王越脱不得干系,他伏龙山庄亦难逃覆灭的命运。

    即便刘辨再不招天子待见,他也是大皇子,而且现在就读东宫,在众臣心中,他便是内定的储君,是未来即将统治大汉的天子。在何进看来,那是自己的亲外甥,是何家能得保荣华的根本,若是刘辨在郭斌眼皮子底下被杀,那么他的小命儿也难保了。

    郭斌自己或者可以投靠太平道,保全性命,可伏龙山庄众人以及阳翟的流民就难说了。穿越半年来的努力和谋划也必定付之东流。刘宏、何进、乃至天下的士人,均放不过自己。

    顿时,郭斌惊出了一身冷汗,而且脑中一转,想到刘辨来阳翟之事,或者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每每涉及到这些“大人物”的时候,任何“意外”都不会只是“意外”。

    就在众人屏息看着郭斌长枪将要击到张梁背后之时,只见张梁长杖回击,将郭斌长枪磕飞,同时借上郭斌一掷之力,加速往刘辨冲去。

    此时惊呼声连连,他这一借力,郭斌亦难以追上,众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张梁的长杖向刘辨击去。

    刘辨此时已吓得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对面的长杖攻到自己面前,他似乎已在光滑锃亮的杖端看到了映照出的自己惊慌的小脸。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郭斌却听到嗤嗤破空之声传来,接着是噗的一声,随即便见到张梁的杖端飞起一团白雾,长杖便向一旁歪去。张梁亦是身形一颤,放弃近在咫尺的刘辨,脚下一点便回到了太平道人丛中去了。

    众人大惊,谁也想不到张梁为何突然放弃攻击手到擒来的皇子,飞身撤退,只郭斌站得近,瞧得清楚:张梁受伤了。

    随即,他往身后瞧去,只见一抹熟悉的青色布袍的影子一晃而过。

    不及细想,郭斌一挥被张梁磕回来的玄龙枪,喝道:“敌将已被吾击退,众军努力,配合援军剿灭叛贼!”声震林越。

    众人一惊,正好看到受伤败逃的张梁,与神威凛凛的郭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时间,羽林军一方士气大振,而太平道众人见平日里敬若神人的张梁亦败于郭斌之手,则是气势一馁,虽不至立时落败,却已无再战之心。

    就在众人愣神之际,与董杏儿对战的那个矮个汉子却将木杖往腰间一插,顺势从腰中拔出一把泛着蓝光的匕首,向董杏儿划去。

    董杏儿见张梁退走,正自愣神,哪里能注意到这许多?待回过神来,匕首已临背后,当即发劲前跃,却仍没躲得过去,一时间肩头鲜血直流。

    郭斌在一旁瞧见,只觉得心中猛地给人一揪,脑袋轰地一声。霎时间,自责,后悔,怜惜之情涌上心头。

    不及细想,也没理会身旁的刘辨,顺手将玄龙枪掷出,随即势若疯虎般向那太平道人冲去。

    那人正自得意,岂料到郭斌竟能出此奇招?当玄龙枪飞到眼前时,却已然闪避不及,一侧身躲过要害,玄龙枪却穿过他的大腿,牢牢地插在了地上。

    大惊失色之下,欲待拔出玄龙枪退走,却哪里拔得出来?想郭斌奋全身之力的一掷,又如何能是一般人拔得出来的?况且他受伤之下,兼之身陷重围,心思已乱,更是难以做到。

    只见郭斌双目通红,向自己急冲而来,他也不失高手风范,当下伸杖向郭斌肩头点去。

    哪知郭斌不闪不避,只一拳向他脸上轰来,那点到郭斌肩头的一杖竟似毫无效果一般。

    苦于行动受制,那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郭斌醋钵大的拳头向自己飞来,只听“嗡~”地一声长鸣,郭斌含怒一击正打在他脸上,随即便失去了意识。

    郭斌哪里管得了这么多?当下一拳一拳地向他头脸上轰去,霎时间已打出了十几拳,拳拳不留余地,竟将这个在江湖上叱咤风云的太平道高手的头骨生生打爆。只看得周围之人,不论是太平道或是羽林军,连连后退,看着依然一拳拳挥起的郭斌,面露惊骇。

    这时,只听得与赵云对战之人一声长啸,惨声叫道:“二弟!”

    欲待上前,却给张梁一把拉住。

    张梁暗叹可惜,看了势若疯虎的郭斌一眼,领着一众太平道迅速撤离,而羽林军中竟无一人有追击的意思。

    也不能怪他们,他们的任务是保护皇子辨,现在刘辨没事,便是最好。若前去追击,谁知道这些舍生忘死、勇猛无伦的人会不会杀个回马枪?现在将贼人击退,就是功劳,若去追击,不能成功的话,便是罪过了。这些整日混迹京师的羽林军,如何会费力不讨好地前去追击?

    事后清点人数,如此一场大战,竟似闹剧一般。对面的太平道除了给郭斌生生打死的那人以外,竟无一人伤亡,己方的羽林军,除了最开始时伤亡十几个,之后竟然也无一人受较重的伤。要说伤亡最重的,要属袁绍的门客们了,他们身无甲胄,被太平道伤了三十几个人。

    枉郭斌诸人策马疾驰,费尽心机地前来救援。

    赵云见太平道退了,拉住仍在蹂~躏尸体的郭斌,道:“师弟醒醒!给杏儿姑娘治伤要紧!”

    郭斌猛地一震,回过头来,只见董杏儿依然跌倒在地,肩上背上鲜血淋漓,人却已陷入昏迷。当下飞步上去,抱起董杏儿,往大营深处奔去。

    来到刘辨的马车旁,将欲阻拦他的一个尖声细嗓的老头儿一脚踹开,飞身上了马车。将董杏儿平放在车上,扬声道:“师兄,谁也不让进来。”便拿出随身携带的伤药给董杏儿裹起了伤来。

    裹好了伤,郭斌看着昏迷不醒的董杏儿一言不发。这一安静下来,他愈加深刻地体会到或者会失去董杏儿的惶恐与无助,心中也愈发后悔带着她闯阵冒险。

    因关羽所领兵马尚未抵达,郭斌也在马车中一时没有出来,赵云索性便在此处驻扎下来,等待援军。

    不一会儿,关羽率所部一百余人抵达,便由赵云做主,缓缓往阳翟县城拔营而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