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六十章 内情-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章 内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羽林军诸人个个奋勇,郭斌心中大定。所谓“夫一人奋死可以对十,十可以对百,百可以千,千可以对万,万可以克天下矣。”,如今近五百个披坚执锐的羽林精锐奋力死战,即便对面的太平道个个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一时间亦奈何他们不得。

    其实,要说这些武林高手,对上士兵的时候,一个对一个那是手到擒来,对上两三个也不在话下。可是若对上训练有素,懂得配合的精锐,五个士兵可以将五个江湖侠士打得落荒而逃。

    如今近千人的混战,虽然这些没见过血的羽林精锐尚没有经历过,可这太平道高手们又何尝有什么经验?羽林精锐虽然缺乏战斗经验,但是一来懂得配合,二来甲坚剑利,江湖人士的棍棒打在身上,除了能将他们镇退,其他的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兼且羽林精锐乃是采取守势,一个个举着大盾,站在辎重车后面尽力防御,岂是能让人轻易突破的?

    故目前只有手段极为高强的太平道人方能对他们造成实质性伤害,其他的众人对羽林精锐造成的伤害很是有限。甲坚兵利,这也是强大的汉朝军队能以一敌五打败匈奴人的一个重要原因。

    之前所以形势紧张,乃是太平道突袭之时,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造成十几人的重伤,在一众羽林精锐心中形成了极大的震慑。

    太平道中领头的见一时间难以突破阵线,心中愈发焦躁。要知道,这光天化日截杀皇子,可是要族诛的,这也是他瞒着手下人真相的原因。虽然他们早就下定决心要起义反汉,可现在毕竟尚未发动,若引起朝廷警觉,或者引来大军围剿,那麻烦可就大了。

    当下,那领头的与诸人一商议,便决定擒贼先擒王。于是找了几个武艺超群的太平道人,借着外围抢攻的掩护,突然往阵线出发动强攻。

    袁绍的一众家将此时已分散在各处,专门对付欲强行突入的太平道高手,而郭斌与赵云见如此情况,知道即便出声搦战,恐怕亦没人理会,便充作救火队员,奔走于阵线各处。此时太平道众人一加劲,十几个高手分散进击,很是轻易地便跃进场中。

    见有人突入,袁家一众门客纷纷围了上去。

    可是太平道此次前来的全是江湖上的成名人物,哪个人站出来跺跺脚,江湖上不得抖上一抖?岂是袁家的这些家丁护院能打过的?

    只是越过阵线的也就十几个人,家丁庄客胜在人多,又都有点儿武功底子,十个人打一个,还是勉强将阵脚稳住了。只是有三个人武功实在太高,一众袁家门客实在是抵挡不住,便分别有郭斌和赵云上前分别接下来一个。另外一个武功略低一点的,则由董杏儿带着十几个宾客围了上去。

    最初众人见董杏儿娇滴滴的一个俏女娃,竟敢跟在郭斌后面闯营入阵,心中佩服其胆子不小的同时,也暗自惊异,这个女娃娃来干嘛的?

    后来见她给王越包扎伤口,才恍然道:原来是个郎中。

    可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女娃娃,竟然能挡住对面太平道绝顶高手的进攻。虽然在十几个门客的帮助下,抵挡得稍显吃力,可是她竟能凭借高明的身法屡屡避开对方攻来的拳头,便仿佛风中秋叶一般,毫不着力。

    当下,没人再敢小瞧董杏儿,一众宾客很是自觉地在一旁骚扰那太平道高手,使其很难集中精神,全力对付董杏儿。

    郭斌见阵营稳住,有看董杏儿短时间内应该应付自如,心中稍安。

    看向对面的太平道高手,只见他身量颇高,骨瘦如柴,皮肤黝黑,双手粗大而粗糙,仿佛老农一般。只双目中神光乍现,使人一见而顿生敬畏之心。他底盘稳健,只缓缓走来,便与人绝大的威压。

    郭斌一看此人,便知遇上了高手。这种威压,他只在面对青袍怪客时感受到过。当时那青袍怪客出招时便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气的威压,而面前这人,只是缓缓走来,并未出招便觉压力迫人,可见其功力当尚在那青袍怪客之上。

    当下收摄心神,也顾不得去管赵云与董杏儿了,即便全力以赴,亦不知能否撑到援军前来。

    却听那高瘦汉子对郭斌道:“你就是阳翟县令,郭潜阳?”

    郭斌奇道:“不错,正是晚辈,难道前辈识得在下不成?”

    此时,太平道诸人均以黄巾蒙面,故看不到对方的面容。只是,若阳翟县丞贾仁在此,当会一眼认出,此人便是曾去过他宅子的那高个汉子,是太平道中仅次于那个人的存在了。

    郭斌见对方竟能叫出自己的名字,心中惊诧莫名,却乐得与对方聊聊,以拖延时间。

    那人道:“我自然认得你,能将贾仁逼得毫无还手之力,你还是第一个人。”

    郭斌道:“前辈谬赞,难道前辈一直在阳翟县中?只是小子怎么似乎从未见过?”

    那人道:“你不用套我的话,也不用想着拖延时间。该说的我会告诉你,不该说的我自然不会说。”

    郭斌心中苦笑,看来拖延计策失效了,当下双手松松地握着玄龙枪,精神高度集中,全神贯注地盯着那人的动作。

    不料,对方却道:“不必如此,有人想要那小皇子的命,我却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更看重的不是一个生于深宫的小小皇子,而是另有其人。”

    郭斌笑道:“前辈看中之人,莫不是在下吧?”

    那人道:“不错!”

    郭斌苦笑,道:“谢前辈谬赞,郭某人却从未觉得自己竟如此重要过。”

    那人哈哈笑道:“你这小子,很有意思。若是大哥在此,定会欢喜得紧的。”

    不理郭斌听到他大哥会喜欢自己后菊花一紧的怪异表情,那人继续道:“有的人看重名位,觉得嫡庶有别,长幼有序,比天下所有的事都重要,我却更看重天下黎民苍生。”

    说着,很是自然地将一直用以蒙面的黄色面巾摘下,露出一张黢黑的瘦脸。只这张脸,简直比流民还要像流民,不仅没有一点肉,而且肤色黝黑,仿佛放在太阳底下不给吃的,曝晒了几天的肉干一般。

    郭斌深明“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的道理,见他竟将面罩脱了下来,心中惊异莫名。

    只听那人说道:“总要脱下面罩,方能显出诚意来。想必以你的聪明,早就知道我们是太平道,我们的志向想必你也有所了解,与你救治流民可谓殊途同归。”

    郭斌道:“前辈的意思是?”

    “我是张梁,太平道中排名第三,上面两位是我的兄长。我今日见你勇武,很是欣赏,希望你能加入我太平道,一起为天下苍生做点事情。”那人答道。

    郭斌听了,震骇莫名。张梁是张角的弟弟,黄巾起义时,号称“人公将军”,曾率军在广宗与皇甫嵩对峙,声势闹得很是不小。他千里迢迢地从冀州来到阳翟,就是为了刺杀刘辨么?

    随即,心中一震:“刘辨出京来阳翟,连我都不知道,可见是机密非常的事,为何太平道竟似早早得到消息一般,于几天之前便集结人手来到阳翟伺机行动?消息是谁泄露出去的?”

    转念一想,心中暗道:“难道是十常侍泄露的消息?十常侍常常侍奉天子左右,天子有什么事情,最瞒不过的就是他们了。况且他们与太平道早有勾结,将消息透露给他们也不稀奇。只是听张梁的口气,好像太平道也不屑于杀这么个年幼的皇子,也对,人家明年就要起义了,干嘛费劲巴拉地来刺杀这么个小孩子?不过,要说想混乱朝中政局,也有几分道理。”

    随即想道:“难道是太平道中就是否要刺杀刘辨一事,也有争议?唔,是否值得冒着提早被朝廷察觉的风险来刺杀这么个小皇子,也是个很值得商榷的问题呢。”

    只听张梁道:“小子,这个话你可以回去再仔细思量,不过今日一战你非打不可了。”

    郭斌一惊,意识到此处不是说话之地,后面的一干内幕,也可以等到事后再慢慢考量,眼前却要先应付过去再说。

    当下气沉丹田,双手虚握枪杆,枪尖斜向下方,全神应战。

    张梁见状,面色一肃,挥动手中的铁杖攻了过来。

    他的铁杖与马元义的铁杖、唐周的木杖相比要长了不少,杖法大开大合,夹杂着呼呼风声向郭斌横抡过来。

    郭斌见了,心中一惊,他的铁杖不仅要更长,就连杖法也似融合进了棍法的招式。想必他的铁杖也不是凡品,定然韧性颇佳,否则便使不出棍法“点头”的杀招来了。

    这横抡的招式若是应对不当,很有可能一招之内便骨断筋折。若是挥枪格挡,很可能便正中对方下怀,对方将铁杖横着一个“点头”,便能让郭斌措手不及。

    当下,郭斌不敢硬接,只得往后退了一步,跃出了对方棍法笼罩的范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