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五十九章 驰援-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九章 驰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人在路上拉了两队骑马巡逻的士兵随行,加上死活要跟着的郭大诸人,一共十八骑,往城北奔去。

    纵马疾驰,行了约莫半个时辰,方来到阳翟城西北约二十里的山脚下。

    山上树林密布,尚未走近,便听到呼喝厮杀之声不绝于耳。

    当下,众人打马加快脚步向前行去。

    绕过山脚,呼喝之声更加清晰。放目望去,远远便看到山南的峭壁下两帮人在呼喝厮杀。

    只见内中约六七百人围着一个马车,靠在山边。这些人一个个身穿红色战袍,披甲执锐,一看便是官军;再看他们的对手,约莫三百来人,着装既不统一,所用兵刃亦各自不同,有使棍棒的,有用长枪的,有的拿着长剑,有的则用狼牙棒,总之五花八门,乱七八糟。

    双方人数悬殊,战阵也是一面倒的样子,却是人少的一方占了绝对的上风,若非官军占据制高点,并以车马辎重围作半圆,据悬崖而守,不惧对方从后门突袭,恐怕早要给对方突破阵线了。

    郭斌看到如此情况,心中也是焦躁,这分明便是袁绍来阳翟的车队,前面指挥之人,不是袁绍又是谁来?只是看目前形势,官军虽居于下风,急切间却似乎并无被攻破之虞,当下心中稍定。

    见郭斌驻马不前,众人便一齐停了下来。赵云和董杏儿二人一言不发,看着郭斌,知道这小子要转坏主意了。

    稍倾,郭斌扭头道:“郭大,你带领众人返回我们来的路上,砍倒树木,在马后拖了树枝,来回奔驰,一齐鼓噪,装作援军前来,却不可轻进!等待云长援军前来,方可会合,缓缓前进。”

    郭大领命前去。

    郭斌道:“师兄,可有兴趣冲阵破敌?比一下谁先到达阵中?”

    赵云也是初遇如此战阵,心中虽不惧怕,却难掩兴奋。听了郭斌豪气冲天的话,却是心中大定。当下哈哈一笑道:“有何不敢?”

    郭斌道:“如此,我们便各自冲阵!杏儿,跟在我身后,保护好自己!”

    董杏儿见如此安排,整合她心意,当下娇声道:“别磨蹭了,快走。”

    郭斌哈哈一笑,挥动玄龙枪策马向前冲去。

    赵云见状,舞动亮银枪,策动胯~下白龙驹亦向前冲去。

    郭斌一边前冲,一边高声叫道:“前方可是袁本初?阳翟郭潜阳前来相助!”

    山上众人剧斗之中,耳中充斥着呼和叫喊声。可是郭斌此语,仿佛便在耳边说的一般,声音虽不甚大,却异常清晰,当下心中俱是一惊。

    郭斌以五禽戏独有运气用力之法挥动玄龙枪,再也没有以前窒滞沉重之感。百十斤重的玄龙枪舞将起来,试图阻挡之人不是兵器脱手,便是筋断骨折。因此,郭斌这一路上来,竟是如入无人之境,借着马力一路横趟而来,较之赵云以轻灵见长的亮银枪更具威慑力。

    而赵云则是舞动亮银枪,将近两丈的长杆大枪舞出重重枪影将前后左右均护得滴水不漏,有敢上去搭手的,被赵云亮银枪一搭,顺势上撩,若不撒手,轻则一条手臂,重则性命难保。故,初时还有人欲上前拦阻,见赵云威猛无俦,便均不敢上前了。

    袁绍正焦头烂额间,忽听得山下郭斌前来相助,顿时一跃而起,兴奋异常地对手下吼道:“援军已至,诸君向前!”

    众人见山下一黑一白两骑旋风般往山上冲来,一个似遨游天际的闪电,长枪或点或戳,迅捷凌厉;另一个却如出海的蛟龙,玄色长枪猛抡猛打,凶恶威猛。两骑却一样的行动迅捷,似两条劈过麦浪的长刀,所过之处纷纷退避。

    山上众人见援军如此威猛,均士气大振,原本摇摇欲坠的阵线也稳固下来。

    这时,袁绍身边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少年神色兴奋地问道:“此是何人,竟如此威猛绝伦?”

    袁绍哈哈笑道:“这便是阳翟郭潜阳,此番吾等无忧矣!”

    那少年惊道:“他便是郭潜阳?怪不得敢与天子兄弟相称,就连张让也不放在眼中。如此豪雄,又岂能与凡人等同?”

    袁绍听得心中高兴,哈哈大笑。

    一旁的王越见郭斌武艺竟进境若斯,心中则又是震惊又是佩服,一颗石头也总算落了地。再看与郭斌同来的那人,银枪白马,威猛无伦,心中佩服,暗道:“想不到世间竟有如此人物。”

    太平道高手欲待前去阻击二人,奈何四周全是自己人,反而难以行动,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二人策马破阵而去。

    郭斌带着董杏儿来到阵前,早有人推开马车,容他二人过了,方又将其堵住。见赵云几乎是同时破阵而入,郭斌哈哈大笑道:“痛快,痛快!”

    当下跃下马来,大步向前,口中道:“本初兄何在?”

    袁绍哈哈大笑着迎了上来,拉着郭斌的胳膊道:“潜阳,你可算到了。”

    说着闪身到一旁,指着身后那十来岁的少年道:“来,为兄给你引荐,这位便是当今天子的长子,此次为兄南下阳翟,便是为了护卫皇长子而来。”

    郭斌闻言一惊,暗道:“原来是刘辨来了,怪不得袁绍一直神神秘秘的,既用暗语提醒,却又遮遮掩掩地不肯明说。可是这刘辨不好好地在东宫读书,做他的皇子,来阳翟干嘛?”

    这些都是转瞬间从脑中掠过,面上则是诚惶诚恐地道:“微臣伏龙亭侯,阳翟县令郭斌,拜见大皇子。”因刘辨年幼,尚无封爵,故郭斌只能称其为“大皇子”。

    刘辨却并无怯懦畏惧之色,大大方方地扶住郭斌道:“伏龙亭侯甲胄在身,不必多礼。”说着眼露热切,道:“早听说伏龙亭侯文武双全,威震京师,今日一见,方知盛名之下固无虚士,公之武勇,不下古之恶来。”说着看向赵云,道:“这位将军,穿阵破敌如入无人之境,不知如何称呼?”

    郭斌连忙向众人介绍道:“这位是鄙师兄,常山真定人氏,忠勇无双,更在郭斌之上。”

    当下刘辨对赵云又是好一番慰勉,二人只能连连逊谢不已。

    身在官场就是这么麻烦,郭斌这最嫌麻烦的性子,也不得不按捺下性子来,虚与委蛇一番。

    一番客套后,郭斌问袁绍情况,袁绍道:“为兄此来,共有五百甲士,皆羽林精锐;另,为兄随行的家将约百人。临战之际,多亏王越公子奋死拼杀,方能在此立住阵脚,以待援军。”

    直到现在,郭斌方有时间看向浑身是血的王越。却见他浑身是血,不复当初风流倜傥,潇洒骚包的剑客形象。虽强自撑着,目中神色却不再是当初顾盼自雄,自信满满的样子。看他微微抖动地双手,便知道他久战脱力,要想再战,恐怕难能。

    当下郭斌看着王越,点点头,道:“王兄辛苦,下面的就交给我好了。”

    王越看着郭斌,点点头,没有说话。

    郭斌对董杏儿道:“杏儿,快为本初兄与王兄包扎伤口。”

    这时董杏儿方冒出来,对郭斌扮了个鬼脸,拿了药箱去了。郭斌知道大战之下必有死伤,带董杏儿上山正可减少伤亡。

    王越却看得一呆,过了半晌,方屁颠屁颠地跟在董杏儿身后,往营中走去。

    袁绍则将郭斌拉到一旁,问他道:“潜阳可知山下这些,是什么人么?”

    郭斌沉声道:“若我所料不错,当是太平道。”

    袁绍惊道:“什么?竟是太平道?他们怎么如此大胆,竟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截杀皇子?”

    郭斌正欲答话,却听山下众人一起鼓噪前进,又一次发起了攻势。

    当下不及再聊,郭斌见袁绍身上无伤,便道:“本初兄身上若无伤势,便请继续指挥军士,稳住阵脚。我这便去搦战对方主将,以期拖延时间。只要拖得个把时辰,云长所率援军必能赶到!”

    袁绍大喜,道:“如此甚好。”扭身传令去了。

    过不片刻,羽林军中爆发出一阵欢呼,众人知晓援军片刻即至,士气大振!袁绍身为名门之后,无论见识还是修养,都颇有可取之处。

    郭斌见众羽林军不复之前低头垂胸的样子,心中大定,对袁绍鼓舞士气的本事很是佩服。

    当下与赵云上马往战阵处行去。

    二人一路行来,众羽林卫士纷纷问好致礼。郭斌与赵云以各自的勇武,在短短的时间内,于一种羽林卫士心中树立起了光辉的形象。

    威信有时候并不是从你的职位来的,最重要的还是本身的能力。

    郭斌与赵云,一个是县令,一个是县尉,若是在京中,这些眼高于顶的羽林军如何会将这两人瞧在眼中?可是二人在众人均危如累卵,垂死挣扎之际,如神佛降世般杀入敌阵,如入无人之境,看得众人目眩神驰之际,心中不由升起无尽的崇拜。现在这个状况下,郭斌指挥他们作战定是人人奋发,士气如虹。

    其实,这些羽林军也是无奈。

    本以为皇子出巡地方,不仅能出京逛逛,还少不得收点儿孝敬,正是人人争抢的好差事。谁又会想到,光天化日之下,竟遭逢强人围攻,生死难测?若是不能护得大皇子周全,回京之后,少不得杀头之祸。于是人人奋起,个个争先,士气大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