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五十七章 情报-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七章 情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听说有大批太平道来到阳翟,吃惊道:“怎么会如此嚣张?这样明目张胆地来我阳翟,难道是有所恃不成?”

    戏志才道:“主公,忠以为,太平道已经到了举事前夕,为了举事的突然性,更需要隐蔽行事。所以太平道如此大大咧咧地前来,并非有意为之,而是我阳翟县城的变化使得他们措手不及罢了。”

    郭斌道:“哦?志才此言何解?”

    戏志才道:“就在几天前,阳翟县的城内城外皆是流民。流民衣衫褴褛,或躺或卧毫无秩序,故太平道中人只需穿一件破衣服便可隐匿其中。可是如今,城中再无流民,那三万多人亦有工作要做,县中绝无闲人。故这些太平道来到我阳翟才会被迅速发现。”

    郭斌点点头,道:“志才所言有理,想是这些太平道有什么紧急事情来我阳翟,故不及打探消息便进了城,方让我们情报部门如此轻易地得到了消息。若在平时,这些人混迹在流民中,自然无人能认出他们来。”

    徐庶道:“不错,看来情况的确如此。另外这里有一份情报:今日午时,县丞贾仁府上来了一个约莫三十六七岁的汉子,在书房中密议约三刻钟,才由贾仁送那汉子离去。因此,贾仁进食的时间推迟了约一个时辰。”

    郭斌看了戏志才一眼,道:“想不到情报工作已经做到如此地步,志才辛苦了。”

    戏志才连忙起身道:“都是忠分内之事,岂敢称劳。”

    郭斌点点头,示意戏志才坐下,方道:“不过,能让贾仁亲自送出府来,看来这个汉子在太平道中身份不低啊。”随即,对徐庶道:“情报上可有写明那汉子的形貌?事后又去了哪里?”

    徐庶道:“情报显示,此人虽骨瘦嶙峋,身量却颇高,约有八尺。他出府后,负责盯着贾仁府邸的情报人员曾尾随跟踪,只是他身法太快,转了几个巷子便不见了踪影。”

    郭斌道:“看来此人不简单啊。”

    徐庶接着道:“盯着新来的太平道的情报人员回报,这些人约一百人,进城后便三五人一伙,分散在城中各处民宅中,目前已经派人分别监视。”

    “另外,据城外贾仁的一处别庄中的情报人员汇报,昨夜子时有大批高手进入庄中,具体数目不详。”

    看徐庶将记录情报的卷宗合上,郭斌道:“辛苦了,传令下去,让情报部门加派人手,将贾仁在阳翟县各处的庄院都监视起来,并让情报人员在确保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探明这些高手的人数与此行的目的。”

    见徐庶应诺记下,郭斌点了点头。

    情报工作最初是由戏志才带着郭嘉在做,可是自从徐庶来了以后,戏志才便有意识地让他接触情报工作。毕竟,从纷繁复杂的各色~情报中甄别出有用的,并依靠这些混七杂八的情报中分析出得用的信息,是一个合格的谋士所必须要具备的能力。若是没有足够的情报支持,所谓的谋士便成了聋子瞎子,若说能提出好的建议来,那只是说笑罢了。

    所以说,高效而精确的情报网络就是谋士手中的武器,便好像武将亦要手持神兵利器作战一般。

    而情报系统的建立,是需要极大的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的。故所谓的寒门也能出优秀的谋士,那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

    举个例子,历史上著名的荆州谋士集团(笔者杜撰),比如诸葛亮、庞统、司马徽、庞德公、徐庶诸人,哪一个不是上流社会的?

    有人可能说徐庶不是,可徐庶早年好击剑,后来惹了事才弃武从文。

    若他真是社会最底层的人,哪有钱读书识字?更不用说雇佣门客武师教授自己剑术了!练武可以说比习文更加烧钱,为啥?一个饿的整天连饭也吃不饱的穷人家孩子,会每天去打熬筋骨?会每天去站桩习武?吃土吃撑了吧?你放的牛还在山上没牵回来呢!

    而读书识字呢?找个老儒生,奉上一点束脩,就能进学堂。稍微有点余粮,并且不需要孩子帮家里干活的农夫家里,就能勉强供应孩子上学。还不用买大宝剑,用树枝在地上划拉就可以。

    再看看诸葛亮的人脉,大名鼎鼎的荆州牧刘表是他老婆的亲姨夫;荆州大将蔡瑁,是他老婆的亲舅舅。

    诸葛亮自己呢?是琅邪的望族诸葛氏的后人,先祖诸葛丰曾在西汉元帝时做过司隶校尉,诸葛亮的父亲诸葛珪则在东汉末年做过泰山郡丞,也算是书香门第了。

    所以说,戏志才对于郭嘉与徐庶的培养是不遗余力的,郭斌对他如此不计个人得失,着力为自己培养人才的戏志才亦只有愈发地敬重与信任。

    只是在座众人都对这些太平道是为何而来有点摸不着头脑:若是由城中之人如贾仁将情报送出,请求派来援兵掌控阳翟县城的话,便不该冒冒失失地进城,暴露了目标。可是要说这些明显比贾仁要高出好几个层级的太平道是临时有急事,突然前来阳翟,或者要借道阳翟的话,则不足为虑了。

    可是这个想法又与实际情况不相符合。为什么呢?

    根据郭斌与关羽在京城徐奉的府邸偷听到的情况,马元义北上京城是顺道,顺的什么道呢?是太平道要从扬州、荆州调派大批的太平道人往邺城,以支持来年的起义。可是据情报显示,到阳翟的这些人却是从北方而来。可见他们并非是要从荆州、扬州北上邺城的。

    因此,可以推论,这些人来阳翟县,另有重大图谋。

    只是,这小小的阳翟县能有什么值得这么多武林高手不远千里前来苦苦相寻呢?若说是因为郭斌将太平道赶出了阳翟县,则明显是太看重自己了。而且时间上也不对啊,郭斌的一番动作才进行了三五天,马上就有这么多高手前来找茬,那太平道的办事效率也太高了吧?若真是如此,大汉王朝早就亡了。

    当下,郭斌起身道:“既然这些高手的来意无法搞清楚,那就密切监视,随时汇报情况。他们不是来阳翟观光的,过不了几天,必定要有动作。”

    戏志才诸人忙起身应诺。

    这时,又有情报送来,徐庶忙出去接过,看了一眼,递给郭斌,方语气沉重地道:“情况又有了新的进展,根据对城外贾仁共八处庄园的密切监视,情报人员传来消息:各处庄园均突然来了几十个操着各地口音的青壮汉子,各个身手仿佛扎实得很。将所有庄园的统计人数加起来,恐怕仅城外的太平道高手已达三百多,加上城中的一百多人,此次前来阳翟县的太平道高手达到了近五百人。”

    此言一出,满座哗然。

    近五百个太平道的高手,他们想干什么?他们想把阳翟县衙直接端了吗?

    见众人士气不是很高,郭斌道:“他有五百个武林高手,我们便没有撒手锏了吗?胜负尚未分呢!”

    戏志才也道:“主公说得不错,我们伏龙山庄半年多的积累,岂容小觑?漫说那些武林人士此来目的尚不明确,即便是冲着阳翟县衙而来,我们亦可将之一鼓歼灭!”

    戏志才一番话,将众人的士气挑了起来,一直没有说话的赵云更是开口道:“不错,不要说云长目前在城外山谷中训练的那三百特种兵,便是伏龙山庄的一千士兵,加上目前阳翟县的五百多人,就够他们喝一壶的!”

    见连平素温和可亲,性情内敛的赵云都爆了粗口,郭斌心中好笑的同时,亦是暗暗感动。

    情报会齐之后,众人也难以依靠这些分析出太平道的来意,最终只能是一面命令情报部门提高戒备,努力侦查;另一方面则通知伏龙山庄方面,再派遣五百士兵前来阳翟城内,以应对随时有可能发生的紧急情况。

    然而,两天过去了,一切如旧。

    城西的新城建设进度很快,大多数房屋的底盘已经填平,下面只剩下垒墙了;太平道的高手们亦平静地很,一个个在庄园或民宿中,并不出来闹事。

    正在郭斌与众谋士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被派往京城送信的人回来了,并带来了袁绍的回信。

    郭斌没有在意,随手打开信件看了起来,看到一半,失声道:“什么?袁本初要来阳翟?”

    见众人均一头雾水,不知所云,郭斌抖了抖手中的信件,道:“京中袁本初的信件,上面说,对我们扩建阳翟县城的事,朝廷既未同意,亦未下旨申斥,算是默认了。”顿了顿,又道:“只是袁本初在信中说,他不日即将起行,往阳翟前来。”

    徐庶听了,道:“主公,难道是太平道得到袁本初要来阳翟的消息,特意前来刺杀他?”

    戏志才道:“不像,袁家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这一点不假。可是袁绍只是袁家一个后生,太平道不可能千里迢迢摆了这么大的阵仗,只为了一个袁绍。而且日期上也不妥当。袁绍决定前来阳翟不过三五日,而太平道高手于三日前便赶到阳翟,难道人众聚集以及行程不需要时间吗?”

    郭斌点头道:“志才之言有理,想来太平道众人应与袁本初此来阳翟没有关系。”随即,站起来,道:“抓紧人员调配,加速布置,以不变应万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