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五十六章 惊闻-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六章 惊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时常站在城墙上发呆的郭斌,终于知道了当初创造出“热火朝天”一词的先人是被怎样一种景象感动而触发的灵感了。

    待夯土的工作完成,还要将地基以石头垒砌,之后填平地面后才能开始垒墙的工作。虽然有近三万的流民帮手,又是简易的排房,可也需要至少二十天才能完成。

    郭斌看了看阴沉的天,心中祈祷不要下雨,否则一场感冒便能夺走无数人的生命。

    见郭斌满脸忧虑,戏志才道:“主公不必担心,我已令人备下足够的木材,另外石炭厂亦在全力开发。新建的房屋都有地龙,锯末枯枝亦都是现成的,这个冬天想必不会太难过的。”

    郭斌点点头,道:“志才辛苦了,一定要保证这些努力干活的人能吃到热饭,否则一旦生病,便可能是一条生命啊。”

    戏志才忙躬身道:“主公仁德。”

    郭斌摆摆手,道:“志才,你我相处已有半载,我从未将你当成过家臣。你、我、元直,”又指了指一边的郭嘉、赵云,道“我们都是兄弟啊!”

    说着,不理戏志才的激动莫名,郭斌道:“来,都跟我走,咱们去看看云长的成果。”

    于是,众人下了城墙,簇拥着郭斌骑马往城外去了。

    来到距离阳翟县城约十几里路的山中,只见荒草密布,乱树横生。可是领路的士兵每每拨开一处灌木丛,后面便会露出一条小路来。

    在山中又行了近半个时辰,前方的士兵方才停了,回头对郭斌道:“主公,到了。”

    众人一头雾水:到了?只看这四周荒草丛生,连条路也找不见,哪里有关羽的人影?

    只见那士兵将手拢在嘴边,吹起了唿哨。那声音仿佛鸟雀一般,高低起伏,却穿透力十足。时而低沉,时而婉转,自有一股节奏。这是郭斌手下的士兵们传递讯息的方法之一,是郭斌让庄中善于模仿鸟兽鸣叫的猎户独创的密码,每一个声音转折都有着特殊的含义,便似摩斯电码一般。若是听在不懂的人耳中,自然是毫无意义的噪音。

    那人吹奏完毕,只听到远处同样传来这种有节奏的鸟叫声,并且愈传愈远,直至声不可闻。

    这时,那领路的士兵方拨开路旁的草木,领着众人继续往里走去。

    只见他边走边学鸟鸣,不远处的林中亦总会传来应和般的兽鸣声,只看得一同前来的董杏儿兴奋异常,却强忍着好奇心,不敢出声打断。

    又走走停停约莫一刻钟,领路的士兵带领大家转过一个树木掩映的巨岩,众人只觉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处隐蔽的山谷,四周山势低缓,山上草木繁茂。带路的士兵伸手指示给众人,只见草木掩映,枝叶茂盛,即便顺着那士兵的指示,众人也看不到营房何在。均心中暗道:“若是没有人指点,就算敌人能找到这个山谷,只怕也找不见军营所在。”

    此时领头的士兵一声唿哨,山谷四周一起响起阵阵欢快而清脆的雀鸣声。

    郭斌则回过头来,对众人笑道:“这是小子们向大家问好呢。”

    只看得随行的徐庶、董杏儿诸人啧啧称奇。

    再要往谷中深入时,那士兵嘱咐道:“主公,谷中机关陷阱密布,还请紧跟在我身后,不要乱跑。”

    郭斌特意嘱咐了董杏儿一番,才让她拉着自己的衣襟,跟在身后。董杏儿见郭斌只嘱咐她,心中又是惊喜羞涩,又满是不服气,嘟着嘴道:“哼,斌哥哥是不是就不放心我?难道就我喜欢不听话乱跑不成?郭全那大马猴若是来了,指定不听你的。”

    众人不禁莞尔。郭斌听了,以他的武功亦是脚下一个趔趄,好悬没有摔倒,只能摇头,苦笑连连。

    越往里走,树木越是高大,枝叶繁茂,蓬蓬如盖,竟再也没有低矮的灌木丛挡路。

    只听那领路的士兵道:“不必紧张了,此处已没有机关陷阱了。”

    此言一出,众人方放心地四散开来。

    看了此处形势,徐庶对郭斌道:“主公,此处真是绝佳之所。非但外人绝难找到,便是站在山上往下看,因树叶遮挡,也绝对找不到营地所在。而且树下空旷,正是适合练兵。”

    郭斌对徐庶的一番见识暗暗点头,道:“正是如此,志才能寻到这么个所在,真是煞费苦心啊。”

    跟在后面的戏志才听了,连忙逊谢。

    此时却见关羽领着两个人前来迎接诸人,只见这三个人均是一身猎户装扮,看惯了关羽威风凛凛样子的董杏儿,不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众人在关羽的带领下来到军营所在,只见在谷中斜坡上建了十几排红砖水泥结构的房子,正是如今阳翟城西所建的“制式排房”,房子上乱七八糟地搭着树枝树叶,将好好的砖瓦房装饰得仿佛山林中猎户的小木屋一般。

    营地一侧是一处不小的校场,因为有树木遮蔽,倒是不渝被看到。

    场中正有近百人背着巨大的包裹站着军姿,见到郭斌众人亦毫无动静。

    郭斌看得满意,这些人,真有一股精兵的样子了,只是人数不对。问过关羽才知道,有一百多人进山训练了。

    郭斌点了点头。

    关羽自阳翟出来后,便来到这个无人知晓的山谷中练兵。

    当初戏志才派遣伏龙山庄中几个曾经做过猎户的人分别带着两组人,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方找到这处所在,又花了一个多月才将营地建好。

    这里草木繁茂,四处不时有野兽的嚎叫声传来。既不渝给人发现,亦可以野兽练兵,正是进行特殊训练的绝佳场所。

    而这里面的士兵与伏龙山庄中半脱产的士兵从精神气质上看便颇有不同。

    伏龙山庄中的一千多士兵,个个精神饱满,斗争昂扬,无论在公共场合还是私下里都一身正气,豪气冲天。可再看这山谷里的众人,一个个在训练或是战斗时精神高度集中,气势骇人得不行,可一旦解散,便个个嘻嘻哈哈,没有正行。

    再看训练,非但训练强度较之普通士兵有明显的提高,训练方式也愈加粗鲁而残酷。

    每天要背着装满全套装备的大背包绕着山谷跑十圈,还要“享受”郭斌臆想出来的各种惨无人道的虐待方式。

    他们常常被要求只带着一柄匕首,三人一组去常常有猛虎、巨熊出没的山中生活几天。所幸他们个个身有武艺,故并未出现伤亡。

    要说郭斌从哪里招揽来了这么一批会武艺的豪客?这还要从郭斌在京城时说起。

    当初袁术命手下袁建带人去郭斌府上闹事,搞出了好大的波澜,却给郭斌带着七个人一顿惨揍。他们便是当初给郭斌揍了一顿,还送进了衙门大牢的那些江湖人士。

    后来,郭斌花钱将他们从牢中捞了出来,并给他们悉心治疗身上的伤病。

    待众人伤愈,郭斌给他们每人千钱作为路费,愿意回家的可以回家,愿意来伏龙山庄的,随时欢迎。

    于是,那一百多个江湖豪侠逢人便夸郭斌够朋友,讲义气,不逾旬月,郭斌的仁侠之名便传遍了江湖。最后,真的回家的寥寥无几,大多则是呼朋引伴,前来伏龙山庄投靠“急公好义小孟尝”(郭斌的江湖匪号)。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竟陆陆续续地达到了三百多人。当时,尚在景室山华佗处学习五禽戏并养伤的郭斌自然不知,却将戏志才与郭嘉高兴地不行。

    要知道,戏志才在阳翟县城的醉仙楼中为郭斌招揽门客,前前后后撒了不少钱,虽也三三两两来过几个混江湖的,可大多数只是有点儿手艺,混迹江湖的浪荡子而已。

    而那些真正身怀武功的高手,他连见都没见过,那可都是宝贝啊!

    而那些受郭斌的江湖名声吸引前来投效的江湖人士,很多人可能武功并不甚高深,可是多有一技之长:有小偷儿,有飞贼,最不济的也身强体健,会点儿庄稼把式。

    郭斌将他们单独编队,想以特战精英的训练方式来训练这些人,以满足自己的恶趣味。若是真能侥幸在这东汉末年练出几百个特种兵出来,高来高去,轻轻松松取敌将首级,那就真的要爽死了。

    于是,郭斌便着了魔般,将或是从电视上看到的,或是从非专业杂志上了解的,或是从小说上看到的,甚至是道听途说的关于特种兵的训练方法都一股脑儿地拿了出来。管他行不行的,先拿出来试试呗。反正这些人一个个身体好得跟头牛一样,不怕折腾。

    也所幸这些人都身体倍儿棒,很是禁得住郭斌的虐待。

    至于去森林中生存,也是郭斌这个伪军迷外加伪野外生存爱好者的一点小小的愿景而已。

    而对于这些身怀武艺的前江湖人士来说,这所谓的野外生存,他们所欠缺的可能只是一点野外生存的知识罢了。

    于是郭斌这个前世只在网上观看视频的所谓“野外生存专家”,便给这些人讲起了在野外没有任何工具的情况下,如何用木头取火,如何搭建庇护所,如何获取干净的饮水。反正是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不得要领。

    后来意识到他常常会把自己也说蒙了,郭斌便让戏志才找来了伏龙山庄中曾经做过猎户的人,来向他们介绍野外生存的知识。就这样,这些人才真正学习到如何在山中获取食物,如何分辨动物的脚印与粪便,如何下陷阱等一系列不可或缺的技能,使得这些“特种兵”的野外生存能力有了质的飞跃。

    看到关羽将这些原本的江湖豪客训练地服服帖帖,郭斌心中不由得心中佩服不已:有些人便是天生将才,要将这些在其他人眼中毫无军纪,不守规矩的江湖豪客,训练成纪律严明的特种兵,也只有关羽这个武艺高强,又曾混迹江湖的强人才能做到了。

    回到县城,天已经快黑了,尚未来得及洗漱,郭斌便得到消息:“城内城外出现了许多太平道人,看他们行止坐卧,皆是高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