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五十一章 定计(下)-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一章 定计(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听戏志才询问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是干什么的,郭斌便开始给这些心腹干将们上起来课了。

    郭斌道:“股份有限公司,便与我们的香皂和英雄血跟各地豪族的合作是一样的,就是股份制嘛。”

    见众人恍然,郭斌继续道:“我们这次不是卖酒,也不是卖香皂,我们这次专门给人建筑庄园!”

    只这么点了两句话,戏志才便双眼放光地道:“对啊!如今四处流民不绝,正是豪族富户修建庄园的时候,这生意肯定好!”顿了顿,道:“只是这修建庄园毕竟是个长远买卖,可眼前就要应对这三万多嗷嗷待哺的流民,为之奈何?”

    郭斌道:“我这个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就是要解决这三万多流民的吃食与住房的问题。”

    这话一出,众人皆大惊失色。

    戏志才则目放神光,仿佛又回到了初入伏龙山庄时的样子,热切地盯着郭斌,问道:“主公,为之奈何?”

    郭斌一笑,道:“志才,伏龙山庄后山的石灰还够挖多久的?”

    戏志才想了一下,道:“照目前的速度来看,五年之内是不成问题。”

    郭斌点点头,道:“咱们要扩大规模,我之前让你找的石灰石矿山不是找到了么?咱们买下来!”

    戏志才道:“这目前不是忙着收拾流民吗?这还嫌钱不够花的,还买矿山干嘛?可是主公有何妙计?”

    说着热切地望向郭斌。

    郭斌嘿嘿一笑,道:“给咱们的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啊!咱们伏龙山庄以技术与矿山再加粮食入股,阳翟县则劳动力和地皮入股,再召集阳翟的豪门大族以粮食认购股份。嘿嘿”

    此言一出,满室哗然!若是此举能成功,流民的粮食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只是主公这是要用阳翟县衙门的名义做生意?朝廷能答应吗?不过,真是好大的手笔啊!

    戏志才半年以来一直与钱粮打交道,心思转的很快,当下便在计较利害得失,随即不得不对郭斌的智计百出佩服的五体投地。

    郭斌不理众人,继续道:“县中将流民登记造册,以籍贯乡里分开,组成新的单位,各自推选德高望重之人为组长。唔,流民多是一村之中一起逃难,相互认识,推举组长也正是便宜。然后依靠这些组长来管理流民,便方便得多了。”

    徐庶佩服地道:“主公大才,此举正是纲举目张,如此流民便不再似以前一般一盘散沙了,管理起来也方便得多,还可以抑制太平道传教,可谓是一举两得。”

    郭斌点点头,道:“不止如此,要实行连坐制度,一人犯法,全组连坐,要他们互相监督。”

    徐庶点头同意。不怪郭斌冷血,这个时代就是这样的,动辄株连,根本一点儿后世的法律精神都欠奉。不过却胜在管用,郭斌入乡随俗,用起来正是便宜。

    只见郭斌喝了口水,继续道:“然后在城西划一片出来,建设新城!嗯,目前的老城墙就不要动了,将南北城墙向西顺延三百步,再两相连接,围成新城区。”

    这真得将众人惊住了,一时间竟没人说得出话来。

    要说只要城池高度不增加,不违制,你要修补城墙之类的,朝廷也不管你,可谁听说过哪个县令自己扩建城市三百步之多的?这到底是违制不违制,恐怕上面也没有明确的说法。

    这还不算,郭斌道:“并且提前在新城区内规划好‘里’和‘市’,这里就是流民的新家了,将每家每户的房子都规划好了给他们看!”

    众人无不惊叹,这才是抓住人心了呢,适才郭斌提的“安其心”,什么是安其心?这就是!

    所谓无恒产者无恒心,有恒产者有恒心。郭斌这个大饼一画,这些流民谁还听太平道的?参加太平道造反,不就是为了有口饭吃吗?还需要冒着杀头的危险。可郭斌这大饼一画,再将热气腾腾的饭菜往前面一端,成年劳力从此有了正式工作可干,生活从此有了奔头,民心就过来了,任太平道说破大天去,也不会有人理会的。

    郭斌继续道:“各世家豪族认购的粮食,就当做流民的口粮,算作是做工的工钱了。可是这工钱可不是白白拿的。”

    摆摆手阻住要说话的戏志才,示意大家仔细听:“第一,所有成年男子,必须无条件进入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做工;第二,要为公司免费工作三年;第三,凡适龄儿童,必须无条件进入官办学堂,读书识字。三年内家中口粮由公司提供,适龄儿童入学,费用由县中承担。”

    荀彧道:“主公仁德,这三个条件,简直前所未有。不但有工可做,得以养家糊口,还供给少儿学习。主公此举,简直是功在千秋,利在当代的大好事。”

    郭斌道:“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就是要从娃娃抓起。”

    司马徽叹道:“好一个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潜阳出口成章,言之有物,眼光之长远,胸怀之坦荡,为徽生平仅见。”

    郭斌连忙起身逊谢。

    随即,对众人继续道:“至于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所需承担的责任:第一,所有进入公司的员工,均需保证其本人及家人的口粮,统一收到县中分配。县衙仓中放不下,就暂时借用世家大族的粮仓,县中派人看守。关于发放粮食的标准,目前要交由县衙负责,元直就辛苦一下。”见徐庶郑重点头,郭斌很是满意。

    “第二,需要供应公司员工住房,住房就在新城区内,关于住房面积等细节,志才、元直你们结合实际情况,商量着来,不能让员工吃亏。”

    当下,二人自然是连声应诺。

    然后,郭斌对荀彧道:“文若,我便不给你布置任务了,乱世将至,你目前唯一的任务便是速速回家,将家小接到阳翟来。否则,到时候战乱一起,只靠庄中护院的话,恐难保家人周全。”

    荀彧道:“主公仁德,以苍生为念,正是我等的福分。彧这便回乡收拾细软,一个月内便回阳翟。”

    郭斌点点头,道:“嗯,中正便带两组人随你回乡,充作护卫。”见荀彧还要推辞,道:“你的家将没有见过血,遇到事情当不得真的,还是中正走一趟,我才能放心。”

    当下荀彧点头称谢。

    郭斌说完,环视众人,道:“就是这么个对策,诸位想想,可还有什么要补充的么?”

    赵云听了,道:“主公,一干衙役应做什么呢?”

    郭斌道:“师兄提醒的是,这些衙役,平日懒散惯了,便全部调去伏龙山庄训练,内容就是队列练习,为期一个月。便由庄中调过来十组人充当人手,并协助元直将一干流民登记造册,以及维持秩序,维护治安。”

    目前伏龙山庄有半脱产的士兵一千五百人左右,除了跟所有人一样的每天的晨跑与夜里练枪之外,上午参加劳动,下午参加军事训练。

    至于军事训练的内容,郭斌在进京前早就交代给了赵云:第一个月,全部是队列训练,除去没有制~服,所有的训练内容便与后世的新兵连一模一样;第二个月,练习伏龙弓术。所谓的伏龙弓,便是伏龙山庄生产的长弓了,亦即后世的英格兰长弓。郭斌早就吩咐马老制作了,如今武库里存放的伏龙弓都有五千多张了。

    关于这队列训练,还有一个小插曲。

    有人看着这些人又是练转弯,又是练走路,心里好奇,便要求赵云也给他们训练训练。得过郭斌吩咐的赵云自然是无有不允,当下征求了大部分人的意见,得到认同后,决定将夜里的枪术练习时间改为队列练习。

    于是乎,伏龙山庄的夜里总是灯火通明,时时传来“一、二、一”,以及“一、二、三、四!”,“向左转”,“向右转”之类的呼喝声。又时常静得吓人,这是在站军姿。

    这些人就这样,被赵云蹂~躏了一个月。

    可见“好奇害死猫”之类的俗语还是很有道理的。

    说着,又转向戏志才道:“将第一批学员中成绩优异的,调过来十个人,负责协助元直登记造册的一干事务。一是减轻元直的负担,二嘛,便算作社会实践了,也了解一下县衙中的运作方式,以后就要靠这些人了。”

    众人听了连连点头。

    郭斌继续对戏志才说道:“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今年下半年的任务就是给员工建房,并将扩建的城墙建设好。告诉那些豪门大户,城中新建西市,就放在新城区,由县里出地皮,建起来后便是公司的。以后租赁给别人做生意,所得租金也是公司与县里分红,至于比例,以后可以开大会慢慢商议,但建房的一应事宜却必须要马上投入运转!”

    “至于公司员工的住房建筑用地,则由县里免费提供,不用另外计算了。以此两项,与修建城墙的工程两相抵押。至于分成嘛,十天内入股的,其股金所占份额给他适量增加,至于如何分配,你们商议之后,再拿个方案给我。”

    郭斌将建筑公司的运作方式详细叙说一遍,见连张飞都连连点头,便问道:“翼德,你点头,可是懂了?”

    张飞摸着后脑勺,道:“哪里就懂了,只是看主公说得热火朝天,老张要是不点头,你得多没面子。”郭斌只气得差点倒地不起。

    稍倾,方道:“翼德带着一组人回乡,将家里收拾一下,便将家人也接来吧。乱世将至,便是幽州也很难躲得过去。嗯,全子也跟着去,看着收购点马匹。”

    郭全见又能出门了,自然是高兴地手舞足蹈。

    要说郭斌也没少派人到处收购马匹,可是好马毕竟只是少数,这一段时间他所收购的大部分是驮马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