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五十章 定计(上)-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十章 定计(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众人听说阳翟县的县丞,堂堂县中的二号人物贾仁竟也是太平道中人,再想想城内城外嗷嗷待哺的近三万的流民,那就是太平道滋生的温床啊!

    想到这里,便是之前没有意识到太平道之危害且胆大包天的张飞也悚然而惊,惊叹于太平道的精巧布置。

    城内城外的流民,都是毫无产业的外乡人,整天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只要有人煽动,再有几个人一带头,城内城外就仿佛扔进火星的炸药桶一般,瞬间就会将整个阳翟县炸得一点渣滓也不剩。可以说,这些流民,就是太平道最广泛的社会基础,也是目前摆在众人面前最大的难题。

    内有奸细,县衙中便不能同志一心,外有太平道蛊惑流民,谁来了都要头疼得很。

    郭全道:“主公,要说这流民的问题也不是解决不了,关键就在粮食。可是看看县衙仓廪中的存粮,给这近三万流民撒下去,三天也不够啊。”

    众人默然,郭全说得没错,若是就靠县衙仓廪中的粮食,每天都喝稀粥也熬不过五天去,便都低头思索计策。

    这件事在郭斌的脑中早已转了好几个月,可说进京之前他便开始思考阳翟县流民以及太平道的问题,只是当时没想到自己能担任阳翟县令,兼且情况会如此复杂罢了。

    见众人都低垂着脑袋,没有一个人出来说话,郭斌开口道:“其实,这数万流民的问题,也并非解决不了。全子说的没错,要解决这个问题,关键便在粮食。”

    众人心想:这个谁都知道啊,可是整个阳翟县的官仓中就那么点儿粮食,怎么也支撑不起来啊。

    郭斌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道:“粮食不是没有的。”

    闻言,众人皆是精神一振,戏志才更是期待地盯着郭斌。他对郭斌具有超乎想象的信心:只要郭斌说有办法的事情,那便肯定是有办法的。

    只见郭斌老神在在地道:“阳翟县中富室豪门不可胜数,庄园坞堡多如牛毛,自然,这些庄园坞堡之中所贮存的粮食也是难以计数。若是全县上下所有豪族齐心协力,共渡难关,别说只来了三万多的流民,便是再来个三万、三十万也不在话下。”

    这一番话,让本来对郭斌信心满满的戏志才都惊出一身冷汗,随即,又暗想:“主公并非信口雌黄之人,他既然盯上~了阳翟富室豪门的粮食,自然是有办法给弄出来,只是这破题之道在哪里呢?”

    众人也是这么想的:“阳翟富户的仓廪中确实有堆积如山的粮食,可是人家怎么可能把粮食全拿出来赈济流民?你以为这些富室豪门都是善茬啊?他们一个个筑那么高的院墙是为了好看的?那高墙除了防止流寇攻打,就是为了防止流民抢粮的。”

    郭斌看众人神色,知道他们的想法,却故意道:“下面的问题是,怎么让这些豪族乖乖地将粮食拿出来?诸位不妨想一想办法。”

    见郭斌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众人心中反而安定下来。这时众人方将太平道的周密布置以及强大实力所施加的巨大压力摒除,回复了汉末人杰该有的头脑和思维能力。

    郭全道:“要我说,就赶着流民去那些富户门口,将他们的庄园一围,嘿嘿,不怕他们不将粮食拿出来。”

    听了郭全的主意,郭嘉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道:“尽出些混账主意,一旦流民围困庄园,将事儿闹大了,还是大哥的责任。况且,我们本乡本土的,怎么能帮着外乡人对付本地人?大哥治理县中尚需他们支持,正是交好县中大族的时候,若是做得太绝了,我们便会被孤立起来,事后少不得穿小鞋,使绊子的。”

    听郭嘉一番说辞,有理有据,郭斌看了戏志才一眼,满意地点点头:不愧是戏志才悉心调教的,不愧是鬼才郭奉孝。只十三岁的年纪,便能看得这么远,以后他非得成精了不行。

    当下郭斌起身拉着郭嘉,对戏志才道:“小弟能有今日,全赖志才兄教导。”

    戏志才自是连连逊谢,目中不掩对郭嘉的喜爱与期许。

    郭斌不再卖关子,道:“既然那些豪门大户不会自愿出粮,便想个法子让他们乖乖把粮食交出来!目前以伏龙山庄之力,维持个把月毫无压力。京中袁本初处,我临出京也说了此事,他也正在为我们四处购粮。”

    荀彧听了,心头一震,满眼热切地盯着郭斌。

    徐庶却道:“主公心地仁慈,以天下苍生为念,能跟随主公,实在是我等之幸。只是伏龙山庄根基毕竟不深,财力有限,再加上灾荒年月,粮价飞涨,伏龙山庄即便竭尽全力,恐怕也难以支撑到来年春耕啊!”

    荀彧听地暗暗点头,当即对徐庶刮目相看。

    郭斌点点头,道:“元直莫急,且听我慢慢道来。流民之患,不过住宿、粮食、治安三点,只要把这三个问题解决了,流民之祸便可成为阳翟发展之一大契机!”

    戏志才心中一震,他适才不说话,是他了解郭斌,每当郭某人说话不着调的时候,就是有好主意了,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人人畏之如虎的流民问题,到了他嘴里竟能成为发展壮大的契机!当下身子前倾,仔细听郭斌解释。

    郭斌见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了过来,满意地点点头,道:“其实,治理流民,不过是六个字罢了。”

    荀彧忍不住,问道:“敢问是哪六个字?”

    郭斌看了他一眼,道:“实其腹,安其心。”

    不等众人说话,郭斌继续说道:“实其腹要的是海量的粮食,这个先放在一边不论,剩下的便是如何‘安其心’了。”

    荀彧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也不顾自己是初来乍到,当下问郭斌道:“敢问主公,如何安其心呢?”

    郭斌乐见其成,摸了摸下巴,狡黠地一笑,道:“目前来说,要安其心,便要先实其腹。”

    众人心道:“主公又调皮了。”

    戏志才与郭嘉更是嫌弃地翻了个白眼,想道:“主公(大哥)这是调~戏荀文若呢。”

    见众人反应,郭斌也不尴尬,哈哈一笑道:“凡人之所需,不外乎衣、食、住、行四者,具体到流民身上,‘行’便可以去掉了,只要解决了‘衣、食、住’这三点就万事大吉了。”

    荀彧见郭斌一个劲儿绕弯子,就是不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却也不动怒,只是锲而不舍地追问道:“那么‘衣、食、住’这三点又如何解决呢?”

    听得戏志才、郭嘉等人暗暗好笑:“这个老实人却是执着得紧,主公这次是遇上对手了。”

    郭斌暗叹荀彧的缺乏幽默感,却不得不对其心怀天下苍生的胸怀感到佩服:只要是涉及国计民生的大事,荀文若定然会追根究底,严肃而严谨。

    当下不再逗他,郭斌道:“衣服好办,我进京前便已经吩咐创办被服厂,回来后又特意去看了看,仓中温襦和袴的数量达到三万多套。”随即看了看戏志才,道:“这件事,志才辛苦了。”

    戏志才连道不敢,他怎么也想不到当初郭斌要办被服厂是为了今天给流民做衣服。

    众人均对郭斌的高瞻远瞩佩服不已,谁也想不到,郭斌早在两个月前便已经开始为安置流民布局了,当时他可还不是阳翟县令呢。

    联系当初收治伏龙山上的两百多流民的行为,众人只能理解为郭斌宅心仁厚,也深自为找到这样一个值得追随的主公而感到骄傲。

    所谓的温襦,与后世的棉袄外形相近,长到腰际,从中间开衫,内中以蚕丝质地的绵絮填充。而袴,便是开档的裤子了。这种裤子显然是为了如厕方便,此时的贵妇,以此为流行,要说会不会走光,人外面有裙子挡着呢。

    因此有人以此时皇宫中的宫女皆穿开裆裤为证,说刘宏如何的荒淫无道,却是大谬不然了。

    只是郭斌具体情况具体对待,温襦舍却锦帛,而以麻布做表,里面以絮头、细碎枲麻填充。而袴的形制则做了改动,使其与后世所穿的裤子别无二致,亦是以麻布做表,以絮头、细碎枲麻填充。

    不是他郭斌黑心,拿这些乱七八糟的布头做填充物,而是以如今人命贱如狗的状态,能有御寒的衣物已经是极为奢侈了,又能多要求什么呢?还不如省下钱来买粮食来得实在。

    郭斌继续道:“待过几日,将流民登记造册,各依故乡家族登录户籍,然后再分发过冬棉衣和食物。”说着看向徐庶,道:“元直,这件事就拜托了。”

    徐庶躬身应诺,连道不敢。

    然后,郭斌看向戏志才,道:“志才,我欲创立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你说要怎么弄方好?”

    众人被郭斌极具跳跃性的思维搞糊涂了,这不是正说着要解决流民问题吗?才刚刚解决了穿衣的问题,怎么就要搞什么建筑股份有限公司,这个是什么玩意儿?这次,就连一直与郭斌配合良好的戏志才也是一脸懵逼,完全搞不懂这个奇葩主公要干什么。

    当下,戏志才稳了稳心神,向郭斌道:“咳咳,这个,主公,敢问这个阳翟建筑股份有限公司是什么?可与目前所说的解决流民的问题有何相关性?”

    还是戏志才,知道郭斌虽有时会犯浑,却绝不会在如此大事上儿戏,他知道郭斌既然此时说出这么个事儿,则必然是与流民的问题有关联的。

    郭斌一拍脑袋,道:“怎么,我竟没与你说过这事儿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