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五章 营生-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章 营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嘉双眼放光,道:“大哥有何妙计?”这时,赵云与管亥也好奇地凑了过来,后者的脸上满是急切。

    郭斌道:“小弟莫急,成与不成尚在两可之间,且容为兄卖个关子,先做了看看再说。”郭嘉还要回郭家庄借粮,还要将硝制好的兽皮并熊掌虎骨等挑去阳翟县城寻个药铺卖了,并采买些农具。故虽是百爪挠心,却也无法,只得在管亥的护送下带了二十个青壮下山去了。

    这边郭斌一面令人将熬粥的大铁锅清洗干净,一面指挥几个妇女将兽肉肥瘦分开,将肥肉单独挑出来切成小块儿。另外吩咐寨中孩童去寨子周围采摘薄荷叶。

    看众人都去忙了,郭斌叫了几个老者,一起将做饭的草木灰烬放到麻布袋子里裹好。然后将麻布袋子放进赵云去河边提的清水桶中,盖上桶盖,吩咐一个五六岁的小子看着,不许人打开。

    看看大铁锅清洗干净,肥肉也切好了,便命人生火,将锅烧热后倒入肥肉块儿。不一会儿肥肉的香味儿便飘遍了整个山寨,连刚吃完饭正在修建仓库的青壮和帮手的老人也不住地抽动鼻子。不过等一会儿大部分肥肉融化后,味道就不是那么可人了。郭斌请一位妇人看着,不停的用漏勺搅拌。便去一边找马老去了。

    马老五十出头,已是腰弯背驼,会做点儿木工活计,现在正指挥着几个后生修建仓库。看到郭斌过来,马老忙搓搓手,道:“主公有何吩咐。”

    郭斌摆摆手,道:“马老,有件事儿还要麻烦你老。”随即便将要求说了,其实郭斌要做的就是个巴掌大小的木头盒子,只是底面要刻上几个倒模的汉字。因为马老不识字,郭斌便拿了毛笔,在一块薄麻布上写了几字。然后将写了字的麻布正面朝下,让马老照着氤透的麻布刻画。马老倒是也不含糊,一会儿功夫便做了出来,郭斌将吩咐马老孙子和的泥巴扣在盒子里,上面用木块儿抹平,倒出来就是一个正面刻着多子多福的泥方块儿。

    郭斌看了看,满意道:“想不到马老手艺如此精湛。”随即又写了诸如鹏程万里,厚德载物之类的吉祥话,让马老一样多做几个。有了第一次的经验,速度也快了许多。

    看马老做的仔细,郭斌放心地来到了大铁锅前,见肥肉早已融化多时,便着妇人用漏勺将肥肉渣舀出,盛到一个木桶中,备着以后做饭的时候用。

    随后拿了两块麻布放在铁锅边缘,双手发力将锅端起,把锅中的兽油倒入了早已洗刷干净的两个木桶中。众人听说了郭斌徒手搏猛虎的事,起初还不太相信,现在看到郭斌显露神力,方才叹服。

    如此,过了三日。每日里,赵云留在寨中看家,防止猛兽袭击,童渊郭斌师徒二人自领着三个青壮出去打猎。另外还安排妇人们将孩子们采摘来的薄荷叶捣碎,收集起来,装入木桶中。直到此时,郭斌才强烈感受到人手不够用,青壮劳力这么四处一分,修仓库的就剩不到十人了。

    期间郭全随着十五个青壮先期运送粮食上山,言道郭嘉怕自己年纪小难以服众,便央了郭永出面带了管亥并五个青壮去贩卖兽皮与兽骨,并采买农具,要过几天才能回来。郭斌怕郭嘉人手不够,便打发了十个人回郭家庄帮忙,顺便带着这几天的山货下山,让郭嘉继续发卖。小郭全却是死活也不走,要留下来帮斌子哥的忙。

    郭斌被他折磨不过,便答应了。这下郭全可是撒了欢儿了,族学也不用去,功课也不用做,只半天功夫就成了山寨里的孩子王。每日里领着一群小子和丫头围着山寨乱窜,指派着小子们采摘薄荷叶子。

    见郭斌将山寨内外安排的井井有条,童渊暗暗点头,赵云却是对其愈加敬重,从不因师兄身份而有所倨傲。

    这日一早,郭斌令人将盛油脂的木桶抬来,将已经凝固的油脂刮出来倒进大铁锅中,重新生火将其融化。又将盛放草木灰麻布袋的木桶提来,将麻布袋取出,里面便剩下一桶草木灰水。又将水中的渣子用细麻布过滤一遍后,才放到一边烧热备用。

    看油脂又重新融化,草木灰水也变温了,郭斌命人撤火,并将草木灰水倒进铁锅中。然后拿一根早已刷洗干净的木棍开始搅拌,搅拌的过程是漫长而枯燥的,郭斌干了一会儿就交给两名青壮轮流搅拌,自己溜去看即将完工的仓库去了。

    待到中午,郭斌溜达回来,看到锅中物事已被搅拌的十分粘稠。于是命人将妇人捣碎的薄荷叶拿来,然后一股脑倒进锅中。待搅拌匀称,又让几个老者把锅中物事小心地舀进之前马老做的木盒子中,待与盒子口平齐后,又用木片将盒口刮平。就这样,又花费了一下午的功夫,才终于完工。最后在一众青壮的努力下,将做好的东西全部搬进了刚完工的仓库,并小心地盖上了细麻布,以防落进灰尘去。

    就这样,郭斌率人白天打猎,并在童渊指导下练习百鸟朝凤枪,回来后就教那十几个青壮练练拼刺,日子倒是过的悠闲。

    待十日后,郭斌着人将仓库里众人惦记的“宝贝”起出来。打开覆盖的细麻布,众人只见盒中的物事已经变硬了,黄色的底色上点点翠绿,那是薄荷叶的粉末。小心翼翼地从盒中取出来后,但见顶上写着几个字。那便是郭斌写好,让马老倒模的吉祥话了。

    郭斌令人将这些天让郭嘉买来,早已裁好的细麻布拿来,将这些物事仔细包好,装到扁担中,预备明天亲自送下山去。

    这时赵云和同样好奇心满满的童渊拉着郭斌询问,这到底是什么东西。郭斌也不隐瞒,道:“此物叫做香皂,是用来洗手洗脸的,当然沐浴时也可使用,可洗去身上污垢,并保持清香。”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当然,做法也是梦中所学,到底管不管用还要试过才能知道。”

    当下把马老的孙子,七岁的小马钧叫了过来。这小子人机灵,又调皮,每天抹的跟个泥猴儿似的,郭全来之前就数他淘气,现在则是每天跟在郭全屁股后面,成了他的小跟班。着人打了热水,便把泥猴儿似的马钧按进了水中。用香皂抹遍全身,搓了几下,就见起了少许黑色的泡沫,用水一冲,满盆的热水都成了黑的。再看羞涩的小马钧,当初的泥猴儿成了个俊小子,屋中还缭绕着薄荷的清香。看到香皂这么好用,众人无不惊叹。

    这做香皂的手艺,还是郭斌前世看小说学来的。第一次做竟然大获成功,不得不说是马克思显灵,走了狗屎运。

    次日一早,郭斌带着此次制作的近一百块儿香皂和这几天的山货下山了。行了半日,待过午才回到郭家庄。看着变得黑瘦的郭斌,刘氏自是免不了一通嘘寒问暖。待过了一会儿郭嘉也带着管亥冲进了院子,显然是听了村人说郭斌回来了,随后兄弟俩便说起这几天卖山货换农具的事儿。

    聊了半晌,兄弟俩这才起身去郭永家。

    “还要多谢大伯援手之德。”一坐下,郭斌便对郭永道,“这些天多亏了有大伯从中周旋,卖山货的事儿才能这么顺利。”

    “这事就不用再提了,”郭永摆摆手道:“你父亲去世的早,早年他与我最是亲厚……看到你现在头脑好了,又这般有能耐,他在天之灵也能瞑目了。”说到这里,声音也是略显哽咽,强撑着才没有在两个侄子面前失态。虽然才穿越过来十几天,可这事儿赶事儿地忙着,却仿佛已经过了几十年一般,郭斌也想起前世的父母亲人,今生今世怕是再难见到了。想到这里,郭斌也是虎目含泪。

    爷三个唏嘘过后,便开始商量正经事。说起香皂的神奇,郭永和郭嘉也是兴奋起来。待郭斌拿出一块实验一番,郭永便道:“这物事定能卖个好价钱,我明日便遣人去阳翟发卖。”

    郭斌看了一眼尚在沉思的郭嘉,对郭永道:“伯父,我想明日先去拜访一下司马德操先生,然后拜访一下阳翟的老父母,至于发卖,等过一段时间再说。”

    听到郭斌的话,郭嘉眼前一亮,郭永迷惑道:“斌子的意思是?”

    摆手制止欲说话的郭嘉,郭斌对郭永道:“侄子是想,先给司马德操先生与老父母送一点过去,然后在阳翟大户中发卖。”

    说到这里,郭永也明白过来,看了看一脸“果然如此”的小郭嘉,又看了看稳重的郭斌暗暗点头,道:“嗯,你这个法子好,到时候就不愁没人买了。”

    

    帝于伏龙山制香皂,始售于阳翟大户中。未半年,上至王侯公卿,下至贩夫走卒,无不知之者。帝由是起。

    --《太祖本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