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四十八章 就任-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八章 就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张飞一番述说,只听得郭斌哭笑不得。

    原来,张飞是来伏龙山庄买酒喝的。当郭斌问起,幽州涿郡自有代理商在卖酒,为何还要千里迢迢亲自来阳翟买酒时,却原来是因为英雄血的限购政策。

    因为英雄血产量有限,郭斌便提出了饥饿营销的策略。说起来好听,不过是将英雄血实行区域代理的办法,并根据每个地方的购买力来决定供货量。譬如幽州,整个幽州刺史部,英雄血的供货量只有每月200坛而已。因此,许多人即便有钱也买不到纯正的英雄血。

    而许多人却因此看到了商机,便将英雄血兑了水来卖。

    一坛英雄血他也不多兑,便兑出来三坛子,每坛要1000钱。如此,三坛勾兑后的美酒,便是3000钱,每坛英雄血就有1000钱的利润。便是只兑水,幽州代理商每月的利润亦达到了惊人的20万钱。当然这只是估算,根据距离远近以及运输难度,英雄血的售价是不可能跟京师洛阳等同的,越是偏远地区,售价反而越贵。据张飞说,一坛纯正的英雄血到了幽州,便是三千钱也有价无市。

    一番话,说得荀彧目瞪口呆,他知道郭斌有钱,也知道英雄血赚钱,可是没想到能赚这么多啊。只小小的幽州偏远之地,以每坛英雄血出厂价2000钱算的话,每个月的营业额便是四十万钱!怪不得郭斌能在京中撒钱呢。

    而张飞只是个杀猪的屠户,只有幸得以喝到过一小杯兑过水的英雄血,便疯狂地爱上了这清香醇正、绵甜醇厚、回味悠长的美酒。在涿郡到处求~购而不可得,便起了来颍川贩酒的心思。当然,到底是要卖酒,还是只为了自己喝酒方便,便不得而知了。

    哪知一路打听着到了颍川,又费尽千辛万苦方找到伏龙山庄,几次想要贩酒却不得其门而入:人家伏龙山庄的人根本不接待,你在庄中酒楼要喝酒可以,想大量贩售那是门儿也没有的。

    要知道伏龙山庄的英雄血那是天下第一的好酒,想要做代理商的那是挤破了头啊。而能做州刺史部的英雄血总代理的,无不是州中盘踞多年的豪门大族。伏龙山庄的美酒不仅是极为高端的奢侈品,更是结交地方豪族的利器!

    因此,张飞那是憋了一肚子火啊。今天看到庄中众人人手一坛英雄血,那美酒仿佛不要钱似的使劲儿往别人肚子里灌,他心疼啊!想到伏龙山庄酒厂的伙计竟以没有存货为由,不肯卖酒给自己。看着近在咫尺的美酒,老张的小暴脾气,那是蹭蹭蹭地着了火一般直冲云霄!

    于是,这才有了张飞一手提着坛子喝酒,一手拿着长槊揍人的情景。

    都这时候了,张飞还暗爽不已呢:“方才我怎么的也得喝了四五坛英雄血,这一架打得,真特么值了!”

    听张飞一番解释,在场除了郭斌、戏志才、郭嘉、郭全、赵云外,荀彧等人俱是惊骇莫名。

    司马徽虽来得时间较长,可精力都放在教授庄中学生上,于经济之事反而不甚关注;徐庶才来不久,于庄中的生意虽有所了解,却知之不甚详细;荀彧关于伏龙山庄的消息则多来自家书,比之徐庶更有不如;关羽甫一来庄,便跟着郭斌进京,虽也是庄中之人,对伏龙山庄的了解却还不及徐庶。

    只有管亥与董杏儿不动声色。当然,这不动声色却非是心胸涵养超过那些文人谋士,管亥之不动声色是对此莫不关心,他只关心庄中是否安靖,主公是否平安;董杏儿之不动声色则是于银钱上不甚在意,不知世事之苦罢了。

    当下,郭斌邀请张飞道:“翼德好功夫,所谓不打不相识,便请入内共饮一杯如何?”

    张飞当然是千肯万肯,当下拉起郭斌便往屋内飞奔而去,郭斌只在后面苦笑连连。

    到了门口,张飞倏地停下,看向赵云与关羽,这两人似门神般立在门外,给人以莫大的压力,一看便知是武功高绝之士。

    只见赵云如伏卧之巨龙,锋芒内敛,沉稳如山;关羽则似高据山巅的猛虎,双目微眯,偶尔流出的神光却摄人心魄。

    这二人站在这里,真仿若龙骧虎跱,蛇豕屏窜,就连张飞这等粗豪奔放之士,亦放肆不起来。

    当下张飞停步,向二人道:“在下燕人张飞,表字翼德,敢问两位高姓。”

    郭斌拉着张飞道:“这位姓赵,名云,表字子龙,是鄙师兄。”说着又指着关羽道,“这位姓关名羽,字云长,河东解良人。武功之高,在下是望尘莫及的。”

    张飞肃然起敬,老老实实地道:“今日有幸得见诸位英豪,实在是老张的福气。”

    然而对一众谋臣,老张则毫不理会。

    看得郭斌苦笑摇头,赵云和关羽二人则连连逊谢。

    张飞一进屋里,便闻到了扑鼻酒香,待看到桌上一坛坛最上等的英雄血,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顾不得客气,一坐下便胡吃海塞起来,是夜宾主尽欢而散。

    次日一早,张飞便早早起床,加入了晨跑的行列。来伏龙山庄近一个月,他早习惯了众人晨练喊号子声。

    晨跑结束,便拉着郭斌、赵云、关羽、管亥四人在校场上拉开阵势比起武来,只赢得了围观群众的阵阵喝彩之声。

    只一日,张飞便与众人打成一片,与赵云、关羽诸人更是生出惺惺相惜之情。

    武功练到极高的境界,一个可以相匹敌的对手实在是难寻得很的。

    如此,在庄中歇息了三日,郭斌便启程往阳翟县城行去。此次去阳翟县城不同以往,自京师回到阳翟,戏志才便早早地派人去县衙与原任刘县令做了交接,将府库中的物资账目等等该做交接的均做了清点,今日郭斌前去县衙,便是验看吏部文书,交接县令大印而已,自今日起,郭斌将是阳翟的老父母,这百里之地的实际支配者。

    阳翟在后世属于河南禹州市,历史悠久,是中国第一个封建王朝“夏朝”的国都。

    《帝王世纪》云:“禹受封为夏伯,在豫州外方之南,今河南阳翟是也。”

    《水经.颍水注》:云“颍水自竭东迳阳翟故城北,夏禹始封于此为夏国”。因此,说阳翟是华夏民族的起源地也是很有道理的。这一点,可以从古汉语中寻得蛛丝马迹。

    在研究古汉语读音时,值得庆幸的是,现在日语中保留了很多古汉语的读法,而华夏的读法便是其一。古汉语中“华”与“夏”同音,读作“ka”。

    那么为何我们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喜欢称自己为华夏民族呢?为什么我们会自称华夏儿女呢?

    因为夏是中华大地上有记录的最早的封建王朝,是这片土地上的明珠。于是,当时阳翟附近的人自豪地称自己为“夏人”,鉴于当时的识字率很低,可能很多时候,人们便会认位这些人是“华人”。因为“华”与“夏”读音相近,而且“华”有美丽光彩,繁盛精要之意,正与“夏国”在人们心中光彩照人的美好期许与印象是一致的。

    慢慢地,这些人便成了“华夏人”,我们便也会自豪地称自己为“华夏儿女”。

    在今天的日语《大辞泉》解释中,对“华夏”一词的解释是:“华者,华贵美丽;夏者,兴旺繁盛。‘华夏’是中国人对自己祖国夸赞炫耀的词语。”

    从春秋战国到秦汉大一统时代,“中华思想”亦即“华夷思想”逐渐形成,中国人将“夏、华夏、中华、中国”之类的美称赋予自己的祖国,与周边发展程度低下的夷、狄、戎、蛮相区别。是对本国地处天下中心,文化为天下之冠的优越性的强烈自信的中华意识的结晶,是中华名族之民族意识形成的标志。

    到了东汉,颍川作为豫州最靠近京师洛阳的郡,位置优越,豪族并起,而阳翟作为颍川最北面,是颍川郡最靠近洛阳的县。

    故,颍川、阳翟人杰地灵,人才辈出。郭斌上一辈子的历史上,曹魏集团便是凭借以军功得以获得高位的谯沛集团和以文官及世家大族为代表的汝颖集团的支持,而最终统一中原的。

    因此,能得任阳翟县令,郭斌心中并没有袁绍预想地失落,反而多的是庆幸与兴奋。

    想一想那些时隔近两千年依然闪耀着光辉的名字吧!郭嘉、徐庶、荀彧、荀攸、戏志才、司马徽、陈群,钟繇,钟会,无论哪一个名字,都是让人瑟瑟发抖的存在。

    郭斌时常会恶意地想:待我集齐七颗龙珠,便要召唤神龙了。霸占颍川之地,试问天下,谁能挡我!

    与刘县令的交接是愉快而平稳的:一点亏空早让郭斌给填满,看着满满几大车的程仪,刘县令更是乐得合不拢嘴。因被挤掉阳翟县令职位而生出的一点不满,也早已在郭斌的金钱攻势下烟消云散。

    下面,郭斌就要全心全意投入安置流民,以及应对明年的黄巾之乱上了。

    

    光和六年十月中,太祖就任阳翟令,时年一十又六岁。

    --《太祖本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