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四十六章 回家-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六章 回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将要离京,郭斌少不得去要各处拜访一下,蔡邕、卢植、何进三人府上是少不了,袁绍、曹操、荀彧、卫仲道四人均独居京城,并未有长辈在京,故只众人聚了一下便算送别宴了。至于天子刘宏处,郭斌倒是上了奏章,要去辞行的,却被张让压了下来。

    自从张常侍上次设局算计郭斌,却被这小子不动声色地破了个七零八落。堂堂张常侍非但一点好处没得到,反而让郭斌平白得了个伏龙亭侯的爵位。非但如此,还让他借机拉近了与士人阶层乃至何进的关系,简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要不是后来张让灵机一动,怂恿天子让郭斌花一百万钱买这个伏龙亭侯,让这小子也作了一次冤大头,自己作为天子近臣的面子真是没地儿搁了。

    只是张常侍心中对郭斌的警惕已经提高到十二分。听说郭斌这小子终于要离京了,张常侍只有高兴的,要想陛辞?门儿也没有啊!再让你见天子一面,谁知道你能给搞出来啥事儿?可张让也不敢真给全压下去,谁知道压得太狠了,郭斌这老小子能不能把天再给捅个窟窿?

    故郭斌奏章递上去不过半日,便得到了旨意。大意就是说天子对他期望很高,陛辞就不用了,要他好好做官,要对得起天子对他的无限期待云云。

    于是,郭斌安排好京中的事情,并让情报部门密切注意太平道的动向,并继续打探杏林圣手董奉的下落,便启程离京了。

    郭斌十月离京,蔡邕、卢植亲自出京送行,国舅爷何进、甚至何皇后均有程仪奉上。

    看到何皇后此举,只让郭斌暗叹不智。

    当然,他的小伙伴们诸如袁绍、曹操、卫仲道亦都前来送行,王越与马元义得到消息也各自提前来奉上程仪。

    路上,郭斌想着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马元义了,心中不免对这个心怀天下苍生、豪气冲天的汉子生出复杂难明的感情:敬佩有之,叹惋有之,同情亦有之。同时对唐周这个对平灭太平道有极大贡献的人,却实在是难生好感。

    这让郭斌这个知道未来历~史走向之人生出无力感:该发生的事情终究会发生,即便自己是那只正在扇动翅膀的蝴蝶,很多事情也无力改变或者是不能改变。因为他不知道若是自己将唐周杀了,历史的车轮会产生怎样的变化,太平道会不会因为准备充足而真的一举攻灭洛阳?届时,天下豪族群起反抗,天下会不会陷入更深的动荡?

    于是郭斌只得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笑呵呵地与众人作别。

    一行浩浩荡荡近五十人,押运着十几辆装得满满当当的大车,里面多是京中诸人送的程仪。虽颇为引人注目,或许因马元义将写了“甲子”二字的黄色布袋放到极显眼处,一路上尚算太平顺畅,因此众人只用了十几天便抵达阳翟。

    荀彧在队中,每日与郭嘉、戏志才畅聊,对二人的眼界见识暗暗心折的同时,对伏龙山庄亦愈加的憧憬与好奇。

    回到郭家庄,先与郭永、赵云等人一番密室商议,互相通报了两个多月来的情况,郭斌才率人返回伏龙山庄。

    时隔两个多月,伏龙山庄又是一番新模样。

    一路行来,不仅郭家庄面积加大,院墙加高,仿佛小型的坞堡,就连伏龙山下的砖厂亦处在高墙的保护下。

    伏龙山庄面积又加大了许多,现在差不多已经将整个山头包了进去。庄墙也增高不少,而且引了山顶的活水绕着庄子挖了一圈宽有三米多的护城河,当初的伏龙山庄算是小有规模了。

    如此,郭家庄、砖厂、伏龙山庄,再加上后山开石灰的所在,这四处正形成了一个坞堡群。

    郭家庄是前哨站,伏龙山庄是主城,砖厂以及石灰厂分别是卫星城,四处坞堡互为犄角,白天以狼烟为号,夜里用篝火通信。纵有大军前来,也不敢单围一座城,必须分兵防范其余三座城中的援军。所谓常山之蛇,击首则尾应,击尾则首应,击腹则首尾俱应。

    一旁的荀彧看了如此布局,心中暗道:“此处山势虽不险要,庄子也不甚大,设计却甚是精妙。若内有必守之心,加之庄内粮草充足的话,纵有几万大军围城,亦难以在短时间内攻克。”

    进入庄内,庄中诸人穿着虽略显粗陋,却干净整洁。一眼望去,偌大的庄园竟难以看到一般庄园中常见的牲畜粪便与光着屁股乱跑的顽童,整个庄园干净而整洁,庄中诸人忙碌却有序,即便是垂垂老者亦在没有人监督的情况下努力做工。

    听着从扩大了至少两倍有余的学堂中传来的朗朗读书声,郭斌的心才算安定下来,有种回家的感觉。他心中充满了骄傲,在京城早已疲累的心又回复了活力,这些就学的少年,将是他乱世崛起的根本,他对未来复又充满了期望。

    郭斌在庄中见到了徐庶,只见此人身材高大,声音沉稳有力,脸上棱角分明,与戏志才、荀彧的温和厚重颇不相同。与其语,简洁而善于抓住重点,果然是智能超群之士。

    郭斌高兴地对戏志才道:“得此王佐之才,全赖志才兄之功。”

    是夜,伏龙山庄一篇欢欣沸腾,皆为了两件事。

    第一,时隔两个多月,主公郭斌终于从洛阳回来了。

    第二,伏龙山庄终于得到了朝廷的承认,郭斌得到“伏龙亭侯”的爵位,便是对庄中诸人最大的安慰,众人终于名正言顺地成为了郭斌的家臣。至此,戏志才当初提出的“正名”之策,算是得到了超出想象的好成绩。

    席间,戏志才道:“如今伏龙山庄得天子认可,主公得授伏龙亭侯,是山庄上下的大喜事。主公不日便要去阳翟城中赴任,随行人等以及一干佐官的人选,尚需仔细谋划才是。”

    郭斌点头道:“志才所言正合我意,只是如何行事,还要众人集思广益才好。”

    当下戏志才将县中的人事关系解说一通,又将该带的佐官侍从分别需要多少人向郭斌做了汇报,显然是早有准备。只听得众人连连点头,连荀彧都身体前倾,仔细聆听。

    待戏志才说完,郭斌道:“志才辛苦了,只是人员如何分配尚需从长计议。”

    说到这里,却听得外面喧闹之声不绝,呼和声惨叫声夹杂其中,不知有何变故。

    当下郭斌起身欲带领众人出去查看,只见小马钧敲门进来,道:“主公,不好了,外面有个住店的黑脸大汉闹事,见人就打,没有人挡得住他!现在正给一组人牵制着,恐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伏龙山庄生意越做越大,大汉朝十三个州刺史部,加上司隶一部,除了交州之外均有英雄血与香皂贩卖。许多外地的代~销商来伏龙山庄取货,多抱怨住宿不便,戏志才便于庄中也设了个客栈,不仅提供住宿,还有吃食酒水贩卖。

    郭斌见马钧成熟了不少,心中欣慰,却也知道不是叙话的时候,当下迈步出门。赵云、关羽一左一右护卫身旁,管亥提了郭斌的玄龙枪跟在身后,随后才是戏志才、荀彧、徐庶、郭全、董杏儿诸人。

    郭斌来到院中,只见场中一个黑脸大汉正大呼憨战,左手提一个酒坛子,右手提了将近两丈的长槊,正与五个护卫战在一处,一边打斗,还一边喝酒,口中尚自不停地嚷着:“好你个伏龙山庄,俺既有钱,如何不肯卖酒给俺?还推说没酒了,这一人一大坛子英雄血却有!”

    原来庄中今日庆祝,郭斌便吩咐成年人每人一坛英雄血,却不知为何,与这个汉子起了冲突。

    见那个汉子武艺高强,郭斌不觉技痒,待要上前,却见管亥提了一杆马槊,低喝一声迎战黑脸汉子,那五人见管亥出面,便收起长枪,不再上前。

    只见两杆长槊相对,皆是硬打硬架的招式 。那黑汉子见管亥武艺非凡,抛掉左手中的酒坛,双手持槊,招招抢攻。

    这时郭斌才有空仔细打量那黑汉子,只见他脑袋不大,却灵活有力,配上粗壮的脖子,给人一种“拳王泰森”的即视感。双眼大而有神,仿佛铜铃一般,短小的下颌仿佛连着脖子,配上钢针一般的胡须,给人以威猛无伦之感。

    那汉子长槊大开大合,力大招沉,斗到酣处,更是大呼痛快。斗不到五十回合,管亥便双手发麻,连连后退。郭斌见状,心中惊异:管亥不仅习得郭斌的拼刺法,更得到童渊的指点,如今的武功早不可与初见郭斌时同日而语。而那汉子竟纯凭猛攻猛打便将管亥战败,如何不让郭斌吃惊?

    见管亥招架不住,那黑汉子反而收起长槊,并不抢攻,口中道:“不错不错,你这汉子功夫还说得过去。”

    郭斌心中对其好感顿时大增,抄起玄龙枪,大喝一声:“郭斌领教!”

    枪随声到,直奔那黑汉子面门而去。

    那汉子见郭斌这一枪风声猛恶,心知力道必然沉重异常,但见郭斌年岁不大,面白无须,便有心要试试他的手段。

    当下黑汉子见郭斌枪来,也挥动长槊迎了上去,郭斌也欲试验一下华佗传给他的五禽戏到底有多厉害,当下也不避让,只听“铛~”的一声,长枪与马槊交击。

    饶是玄龙枪韧性上佳,也将郭斌震得双手微微发麻,后退了一步。

    那黑汉子却一步未退,哈哈大笑道:“好力道!”随即揉身而上,又与郭斌战到一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