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四十五章 离京-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五章 离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在华佗的茅草房子里住了下来,每日习练鹤戏。让关羽带着那一组青壮回栾川县,向袁绍与曹操二人报信,请他们率领五百甲士先回洛阳。

    两人放心不下,与关羽一同在栾川县中收购了大批粮食以及日用品后,各自带着十几个随行的家将与关羽众人往景室山顶行去。

    在袁绍与曹操二人抵达山顶之时,郭斌的内伤已大有好转。五日来勤加练习鹤戏,使得他虽然伤势并未好利索,却已经不需要华佗每日按摩便可以自行运功。这使得见多识广的华佗亦感叹他体质之佳,简直是练武的奇才。

    待确认了华佗能为郭斌治伤,而郭斌也日渐好转后,袁绍与曹操二人方放心地带着众人返回洛阳。

    就这样,郭斌住了下来,每日里早起练习鹤戏,得空便与关羽一起向华佗或樊阿讨教五禽戏的练功法门,交流练功的经验心得。关羽很得华佗看重,这一代武学大宗匠将五禽戏中的“虎戏”传授给了关羽。

    郭斌对这种修炼很是感兴趣,每日里用功修炼,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好起来,内功的修炼也渐窥门径,便给一种成就感所包围:原来日渐日新是一种这么爽的体验。

    而董杏儿则是最喜欢看郭斌练功,端茶倒水,忙前忙后,看得同样每日勤练“虎戏”的关羽大叹不公。而郭斌则似乎是爱上了这里的生活,无拘无束,不用担心太平道,不用操心伏龙山庄几千号人的生存问题,不用与不相干的人虚与委蛇。

    进京不足三个月,他却连连遭遇生死难关,这哪儿是前世一个小小的退伍兵能应付得来的?

    欢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很快,倏忽之间已过去了一个月。

    这是郭斌重生来到东汉末年后过得最为舒适的一个月,没有担惊受怕,没有虚与委蛇,每日里只是练功,与华佗等人谈天说地、讨论武学。因此,郭斌于武学上的进境堪称神速,不仅身上的伤好了个七七八八,行动间愈发迅捷如风,顾盼间双目熠熠生辉,整个人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精气神,使人望之而不敢轻侮。不得不说,玄门正宗内家气功对人气质的塑造,是翻天覆地的。

    然而,近日从洛阳传来消息,京中出现了大批的太平道高手,京外流民也日益增多。另外,从颍川传来消息,阳翟城中流民已超过十万,其中有多少是太平道就不得而知了。

    郭斌知道,局势已经不容他继续悠闲地养伤,而他这个伏龙亭侯兼阳翟县令也该上任了。

    黯然**者,唯别而已矣!

    可是众人都是豪迈奇崛之士,自不会作一番小女儿态。而董杏儿天真烂漫的性格,自也不会体会到个中滋味。

    于是郭斌拜别华佗,带着关羽、董杏儿,以及亦有了脱胎换骨般变化的五个护卫往山下走去。

    这五个人年纪大都在十八岁上下,在景室山待了月余,耳濡目染,全是最高深精妙的拳理剑招,加上华佗有意指点,故于武学上的造诣均有长足的进境。虽难以与郭斌或是关羽比肩,可是与曹操或袁绍,又或者唐周的武艺已相去不远,也算得上江湖上的一流好手了。

    于江湖拼斗或者犹有不逮,于战阵冲杀则绰绰有余。

    看着郭斌渐渐远去的背影,樊阿终于忍不住问华佗,道:“师傅,真的不用徒儿前去护卫吗?”

    华佗看了他一眼,道:“不必,若连那些宵小之徒都对付不了,他便不是郭潜阳了。他那五个护卫经过这一个月的锻炼,也非庸手,我已教给他们分进合击之法,即便再次遇到他,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樊阿点头称是,便不再多言。他自然知道华佗口中的“他”指的是谁。

    郭斌从景室山出来,仿佛从世外桃源再次迈进了俗世。

    只见栾川城中的流民明显增多,城墙脚下全是衣衫褴褛、目光呆滞的流民。

    董杏儿同情心起来,将怀中的面饼分给了一个饿得面黄肌瘦,眼眶外凸的孩子,却引来流民中的一阵哄抢。若不是关羽上前回护,恐怕连那孩子都会被踩死在当场。董杏儿见状欲待发怒,可是见所有人都是饿得面黄肌瘦,目光呆滞的样子,要出口的责骂却怎么也说不出了,只一脸无助地看向郭斌。

    郭斌心中一叹,乱世之中,人命比畜生都不如。东汉王朝当真是无法挽救了,只看这成千上万流民死一般的眼神就知道了。

    什么法律?什么道德?在一群饿急了眼的流民眼中,这些都是虚的。是啊,谁能与饿极了的肚子讲道理呢?

    问明那孩子是个孤儿,郭斌便让关羽将那个孩子带上,众人往栾川城外走去。他们要去城外码头雇佣船只,顺伊水而下,便是洛阳城了。

    回去的道路亦很是顺利,回到郭府,看着从府内奔出来的人,郭斌却是吃了一惊。

    来人赫然是郭嘉、戏志才与管亥三人!

    郭斌喜道:“志才兄,小弟,中正,你们怎么来了?”

    方一出口,便意识到这句话是问多了,他们肯定是得到了郭斌重伤的消息,心中担忧,才从阳翟疾奔而来的。

    看着风尘仆仆,面容憔悴的众人,郭斌不觉心中感动,在东汉末年这个他尚未完全融入的时代,也有时时牵挂他的人啊。

    然后,他看到了走在后面,低头耷脑的郭全,心中暗笑,想是给戏志才与郭嘉教训得不轻。

    见郭斌不仅生龙活虎地站在自己面前,更像换了个人一般,行止之间更显豪气,周身仿佛散发着一股慑人的气魄,无论是郭嘉、戏志才、还是管亥,心中均感震骇敬畏。

    众人回到府中,一番热闹自然是少不了的。郭斌见众人都来了,独不见赵云,便道:“师兄是否在家中坐镇?”

    戏志才道:“正是,子龙真是文武双全,不仅将伏龙山庄管理得井井有条,庄中的青壮也全凭他训练,如今有他坐镇阳翟,再加以徐元直辅佐,我们才能放心进京。”

    郭斌听了,放心地点点头,却突然反应了过来:什么?徐元直辅佐?

    忙道:“徐元直?可是徐庶?他也来我们伏龙山庄了?”

    戏志才道:“正是徐庶,主公进京后不久,忠得到消息,徐庶之母衣食无着,便着人将她接了来庄中,又使人给徐元直送信。一个月前,徐元直来到阳翟,忠便自作主张让他随着处理事务,尚请主公治罪。”

    郭斌兴奋地道:“志才何罪之有?这是大功一件!”

    戏志才这事儿干得漂亮啊,直接将徐庶的老母亲接了来庄中,免了后顾之忧。要知道徐庶事母至孝,当年就是曹操手里捏着他母亲的性命,他才从刘备阵营出走的。所谓“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说的就是这个事儿。

    当天夜里,郭斌便亲自往袁绍、曹操、荀彧与卫仲道府上拜谢,以他们几人的交情,若是依规矩递名帖的话,反而生分了。

    见郭斌不仅重伤痊愈,风采犹更胜往昔,几人少不得相约醉仙楼,又有一番欢畅自在。

    席间介绍了郭嘉与戏志才与众人认识,众人见郭嘉虽尚年幼,然举止得体,聪颖非常,又是郭斌幼弟,自然是好感大增。再看戏志才年岁虽与众人相仿佛,却行事周到,思维活跃,风度俨然,自也不敢小觑。

    荀彧听郭斌介绍了戏志才,很是仔细地打量了一番,想是戏志才堪比苏张的能耐,已经通过家书传到了他的耳中。

    席间郭斌对众人说了近期便会回阳翟,言语间颇有惜别之意。

    荀彧看了郭斌一眼,道:“彧近期亦要回乡,正可与潜阳兄同行。”

    郭斌听了大喜,忙与荀彧约定回乡的具体日子。

    见这两个都要回乡,众人亦没了饮宴的心思。

    看席中有些沉闷,郭斌端起酒杯,一饮而尽,道:“笔墨伺候!”

    郭全早命人搬来长几,又极为狗腿地将墨磨好,展开锦帛。

    郭斌持笔写道: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京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一首改编李白的《南陵别儿童入京》跃然纸上。

    曹操看罢,举杯道:“自古送别之文无不使人肝肠寸断,只潜阳写出了跃马扬鞭的豪气!”

    袁绍看到“会稽愚妇轻买臣”之语,以为郭斌还在为阳翟县令的职位而着恼,不好明言,便写在文中,心中愈加羞愧,道:“潜阳此去,不日必能回京,绍在京中可为潜阳奥援。”

    荀彧看到“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知道郭斌进京两个多月,对东汉朝廷实在是愈加地心灰意冷,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只有心中默念:君臣之道,君臣之道。

    卫仲道则站起身来,举杯道:“好一个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只这一句话,便当共饮一杯!”

    当下众人轰然应诺,举杯畅饮,直至天边微明,雄鸡唱晓,方各自散去。

    见郭斌与京中的少年权贵们交游,戏志才心中感叹:“主公果然非常人也,短短两个月,不仅成功获得士人的支持,更与少年权贵们打好关系,最妙的是竟也搭上了国舅爷的线。主公此次进京,收获之丰,实在是大出所料。”

    

    光和六年,太祖以伏龙亭侯除阳翟令。十月,离京返阳翟。

    --《太祖本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