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四十四章 内家拳-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四章 内家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那汉子盯着郭斌看了一会儿,又抢上前去握着他的右腕,过了片刻,方大惊道:“这位小哥体格健壮,然伤了脏腑,若不及时就医,恐怕难以治愈。”

    郭斌奇道:“这位大哥,怎么一眼就看出来在下身有疾病?”

    那汉子道:“小哥身体结实,行止有度,显是身怀高深武功。然举止间虚乏无力,眉目中殊乏神光,定是身中内伤所致。”

    郭斌叹服,道:“小子受教了,难道先生便是景室山华公?”

    那汉子道:“不敢不敢,在下樊阿,彭城国人。小哥适才提及的景室山华公,正是家师。”

    众人立时惊叹不已。

    董杏儿雀跃道:“终于找到了,那景室山华公就在附近吗?快带我们去看病可好?”

    樊阿道:“诸位来得真是巧的很,家师正在草庐中炼药,诸位可随我来。”

    一行八人随着樊阿往山顶行去,一路上奇树异草不断,更是不住有奇珍异兽从树木丛中窜出又倏忽不见。

    待众人抵达目的地,只见到三间茅草屋,前面是一个篱笆围成的院子。屋后紧邻着高山,山上流下的清泉从茅屋的一侧绕过,又顺着山势潺潺流入山林中。各种不知名的小动物竟不怕人,见到一行近十人前来,也没有惊慌逃跑。

    来到栅门前,樊阿对郭斌道:“公子请稍待,容在下去禀告家师。”

    郭斌抱拳道:“应当的,樊兄请便。”

    樊阿转身入内,不多时,便见一个与樊阿一般身穿短褐,脚踏草履的老者健步出来。

    只见这老者头发花白,满面红光,额头稍稍前突,显是智高之士。行走之间迅捷如风,丝毫不见老态。

    乍一看去,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可是细想之下便觉惊奇了。

    现下虽为阴历八月,山下天气却已转凉,有的老人甚至已经穿起了棉袍。

    所谓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关羽身着单袍,虽与平日无异,可郭斌因病体虚弱,身上已穿了兽皮外套,却尤觉得凉意阵阵。

    看这位老人,短褂短裤,脚上也是毫无御寒功效的草鞋,却仍然满面红光,行动如飞。

    郭斌心中暗道:“这老头儿应该就是华佗了,难道他真会内功?内功高强的人真不怕冷?”

    见老者走近,关羽与郭斌忙低头施礼,这次就连董杏儿也乖巧地向对方行礼。

    那老者见了,没有说话,上来便抓着郭斌的右手腕,双眼微眯。

    见此,郭斌诸人都不敢打扰,就连董杏儿也屏住呼吸瞪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作声不得。

    稍倾,那老者睁开眼睛,笑着对郭斌道:“小朋友可是童雄付的高徒?”

    郭斌闻言,忙道:“晚辈郭斌,拜见华老前辈。童雄付正是家师。”

    当下躬身施礼。

    可那老者只一手扶着他胳膊,一手拍了一把他的肩膀,郭斌却再也拜不下去,反而自然地直起了身子。

    郭斌心中暗暗称奇:这便是传说中的暗劲吗?果然神奇。

    华佗抚髯道:“不错,小小年纪,武功竟如此扎实,想是童雄付将他的玄龙枪传了给你?”

    郭斌大奇,这老头儿什么也没问,就给我把了把脉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了?

    当下不敢怠慢,恭声道:“华老前辈谬赞,家师确实将玄龙枪传给了晚辈。”

    华佗点头道:“这就对了,你这内伤,乍看起来是用力过度以致脏腑受损,其实不然。”

    董杏儿插口道:“那是为什么呢?”

    华佗看了董杏儿一眼,道:“你可是董君异的爱女?”

    董杏儿奇道:“咦?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华佗哈哈大笑道:“因你跟你父亲长得一个模样。”

    说着转过身来,一把拍上关羽的肩膀,倏即倏离,却见关羽身子摇晃,差点摔倒,噔噔噔连退了三大步,才站稳脚跟,脸上惊异不已。

    华佗目露精光,赞道:“不错不错,小伙子外家功夫竟可练到如斯境界,很是不错。”

    关羽心中佩服莫名,忙躬身道:“多谢华老前辈教导。”

    郭斌与董杏儿看不出来,可身临其境的关羽却在这一拍一收中受益良多。

    这一拍一收,用的纯是外家功夫,当其手掌拍下时,关羽的身体因长年累月习武,自然生出一股抗力,待抗力传至肩头时,华佗手掌的按压之力却又倏地消失不见,登时,浑身的力气仿佛打在空处,使关羽连续倒退,在第三步方拿桩站定。

    众人听了关羽说话,才知道华佗这是在考较关羽武艺。

    这时华佗对众人道:“随我来。”

    于是郭斌、关羽与董杏儿三人迈步入内,随着他们前来的一组人则迅速分散站岗。

    看到这一组人的步法神态,华佗暗暗点头。

    进入茅屋,郭斌依华佗吩咐躺下,在关羽和董杏儿两人的注视下,华佗展开神妙手法,在郭斌身上或点或戳,或以掌推,或弯动郭斌四肢。约莫盏茶功夫,方才结束。

    郭斌只觉得华佗的两只大手,一如寒冰,一似火炭,所过之处却是说不出的舒泰畅快。顿时觉得自己周身关节处似有一股股气,将因病窒滞的经络舒展开来,身体竟然仿佛回复了不少力气。

    只听华佗道:“凡病皆由血气壅滞,不得宣通。童兄传你的玄龙枪,虽是天下至宝,可若于无法驾驭之时使用,则易因用力过度,而使气血凝于脏腑之间。气血凝滞,则力不能济,若长此以往,便有再高的武功,也只能成了废人。”

    郭斌大惊:“难道华老前辈也没有医治之法吗?”

    华佗笑道:“方才我已将你周身穴位暂时打通,只需勤加习练五禽戏,最多三个月,暗伤便可痊愈。所谓动摇则谷气消,血脉流通,病不得生,譬犹户枢不朽是也。”

    郭斌道:“便是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的道理么?”

    华佗赞道:“孺子可教也。”

    当下,将五禽戏中鹤戏的部分详细解说。其中如前世太极拳中“白鹤亮翅”一般模仿飞禽的姿态,固然是习练五禽戏不可或缺的功法,而身体的“松”则更是关键。要松腰松跨,亦要松肩松腿。

    为什么呢?这便要说道肌肉之力与关节之力的区别了。

    肌肉之力便是农夫猎户也知道使用,可它却是有极限的。就算前世的举重选手,练到一定程度,肌肉也就不堪重荷了。因此前世的奥运会,绝大多数是小于三十岁的青年人,服役年龄最长的射击项目,也就四十来岁便不得不退役。而就专业运动员的平均寿命而言,大概在五十岁上下,而且在退役后身体垮掉的运动员不可胜数。

    而内家拳则不同了。内家高手愈练功力愈是精纯,年纪虽变老,却依旧红光满面,鹤发童颜。历史上有名的张三丰之长寿,或者多是传言,故可信度不甚高。而清朝著名的太极拳大师们,则多长寿。如杨氏太极拳的杨露禅、杨健侯、杨少侯,均年近七十岁而逝世。

    所谓人生七十古来稀,在那个医疗条件下,这些大师无疑是高寿的。

    若说这些大师年代久远,那么曾与津门大侠霍元甲、关东大侠杜心武并称清末民初武林"三大侠客"的“长江大侠”吕紫剑老先生,则活到了118岁的高龄。若说没听过吕老前辈,那么山东烟台75岁高龄的螳螂拳大宗师于海老前辈或许更为现代人熟知。

    于老前辈习武不辍,红光满面,便正是功夫练到极高境界的最生动体现。

    因此纯粹锻炼肌肉之力,是伤身的。中国的画家们,也从不以肌肉力量为美。中国古画里的大将,庙里的天神,全都腰大十围,从来没有画成健美先生的。并非中国古人不懂画肌肉,庙里给四大天王扛腿的小鬼就是肌肉男,又凶又丑。西方没有内功之说,画师只知肌肉,以肉多为美,故雕塑中的男性肌肉全都团团鼓起。

    而鹤戏讲究一个“松”字,什么是“松”?便是全身的每一个关节都分了阴阳,都可以在肉眼很难辨识的距离内瞬间发出极强的力,由脚后跟而膝盖,继而腰、肩、肘、腕、传至手上。这样一层传一层似蛇蠕动般的发力方式,便是内家功夫的秘密了。

    华佗说,周身每一个关节,每一块骨头都要松,只要周身每一块骨头都能松好了,每一个关节都能发力,身体的每一个部位便都能作为武器攻敌,这鹤戏也就算是练到家了。

    华佗一边解释一边示范动作,郭斌则借着适才华佗给他一番推拿体内生出的一股劲儿,习练起来。

    什么“虚灵顶劲”、什么“含胸拔背,沉肩坠肘”、什么“上下相随,内外相合”,每一句话都有极为深奥的拳理在其中。

    饶是郭斌穿越后记忆力超强,一边听华佗解释,一边结合前世看到过的关于太极拳的资料,如初生的婴儿般极力吮吸这能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的乳汁,不知不觉便到了太阳下山之时。虽然累得满头大汗,可也是收获颇丰。起码他觉得自己体内似乎有了一点力气,不再似之前般由内而外地虚弱无力。那种不能掌控自己生死的感觉,郭斌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尝试了。

    待练完后,华佗道:“童兄收得好徒弟,老朽穷毕生之精力所作五禽戏,这鹤戏最为艰深难懂,也最为精深奥妙。你竟半日便能领会到如此地步,想以樊阿之能,也足足花了半个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