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四十三章 求医-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三章 求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被吉平说得兴趣大起,也忘了自己身上有伤,道:“吉太医所说高人,究竟是谁呢?”

    见众人都面露好奇地看着自己,吉平满意地抚着颔下不甚浓密的山羊须,道:“此人姓华名佗,字元化,多于秦岭余脉八百里伏牛山的主峰景室山采药炼丹。此人医术高超,扶危济困,救死扶伤。其医术几可与老朽比肩。”

    郭斌与关羽对视一眼,心知这个吉平给的建议尚算中肯,便没有说话。

    郭全这愣小子却不管这么多,见吉平吹牛,便道:“那你咋治不了斌子哥这病?”

    吉平日常所见,不是高官便是贵族,对于身份很高之人,他不敢拿大;对身份不甚高之人,见了他都文质彬彬乃至唯唯诺诺,何曾有过如此针锋相对的时候?当下支支吾吾道:“老老朽所行,俱是医道正途,岂能与山野郎中一样?郭公子此症于少府中绝难治好,于民间却可勉力一试。”竟是越说越觉自己说的在理。

    见郭全还要再说,郭斌喝道:“全子,不得无礼。”

    随即对吉平道歉道:“舍弟无知,冒犯了先生,尚请不要见怪。”

    吉平连连摆手道:“无妨。所以世上唯华元化能治好公子脏腑之症,实在是因公子之病因。”

    卫仲道疑惑道:“哦?此言何解?”

    吉平继续抚着自己的山羊胡,道:“郭公子之病,因在用力过度,勉强使用过重的兵刃比斗,以致身体难以承受,而伤及脏腑。原本普通的兵刃即便重一点,也无妨的,可是公子所用,似为奇物所制,一个控制不当,便易反伤所用之人。”顿了顿,又道:“因此,要治郭公子之病,不在医术,而在武功。”

    郭全插话道:“啥?武功?我斌子哥武功可高着哩。”

    吉平微笑道:“非也非也,老朽所言,为道家玄门正宗的内家气功。”

    这下轮到郭斌吃惊了:当初童渊留给郭斌与赵云师兄弟俩的内家武学册子,不过是增长气力,以及战斗中呼吸换气之法门,用处则多是在战斗中掌握节奏,“听劲”所用,却绝谈不上什么内家气功,更说不上“玄门正宗”了。

    关羽道:“听闻景室山华公自创一套五禽戏,为当今武学各派所推重,却从未见过。吉太医说的可是这个?”

    吉平点头道:“不错,华元化以熊、鹤、虎、鹿、猿五中动物为原型,创立了五套禽戏,这五套禽戏各有功效。”

    见众人都仔细倾听,吉平继续道:“熊戏浑厚沉稳,笨重中寓轻灵,可强胃健脾,增强体力。鹤戏昂然挺拔,悠闲自适,可调运气血,疏通经络。虎戏威猛刚劲,刚中有柔,刚柔并济,有填精益髓,强腰健肾之功效。鹿戏姿态舒展,柔中带刚,可舒展筋骨,延年益寿。猿戏纵跃攀登,敏捷灵活,却是一门绝顶的轻身功夫。”

    郭全道:“这跟斌子哥的病到底有啥关系啊?吉老吉老太医,你倒是快说啊。”

    他本要说“吉老头儿”的,给郭斌一瞪,立马改口。

    吉平道:“郭公子所得病症,说轻不轻,说重却也不甚重。”

    郭全又忍不住道:“你这老头儿,一会儿说重,吓得人半死,一会儿又说不重,到底是轻是重!”

    郭斌狠狠瞪了他一眼,道:“舍弟口不择言,吉太医,请不要见怪。”

    吉平道:“无妨。”

    随即正色道:“所以说病重,只因若不懂内家气功,任你再高的医术也治不了,此生便直如废人一般;所以说病轻,是因为若懂得五禽戏,勤加修习内家功法,则不但旧伤痊可,更可强健体魄,延年益寿。”

    一番话,说得众人眼睛都亮了。

    董杏儿更是揪着吉平,语无伦次道:“那景室山华公在什么地方?你可知道?快详细讲讲!啊,不行,吉老头儿你带我们去可好?”

    郭斌无语,这次就算是瞪眼,恐怕董杏儿都不会听的了。

    吉平给郭全与董杏儿蹂躏,哦,是纠缠地不行,只能苦笑道:“这个老朽也不知道。我方才不是说了吗?这个华元化经常巡游各地,他在哪里我哪儿知道?”

    董杏儿道:“他不是人称景室山华公吗?那就是在景室山啊!”说着拉着关羽,道:“快快,老关,你背着斌哥哥,我们现在就去。”说着就要出门远行的样子,急得不行。

    郭斌心中又是无奈又是甜蜜,也对传说中的内家气功向往得紧。

    吉平道:“姑娘莫急,伏牛山绵延八百里,景室山也方圆近百里,这么无头苍蝇般瞎转,怎能找到?”

    郭全拉着吉平道:“难道你知道怎么去找他?”

    吉平道:“老朽也不清楚,只知华元化在景室山绝顶之处修屋建庐,采药炼丹,具体所在便要诸位仔细寻找了。”

    袁绍点点头,又详细问了去景室山的路,便着人封了厚厚的银封,交给吉平,然后与曹操一起安排马车送他走了。

    回来后,只见董杏儿与郭全正嚷嚷着马上出发。

    曹操道:“出发一事,宜早不宜迟。只是潜阳移动不便,要出发,尚需仔细安排筹划一番。”

    众人信服,袁绍道:“为防青袍怪客途中拦截,这次不可轻车简从,待我去禀明国舅爷,请他安排人手。”

    曹操道:“本初所言甚是,虎子去准备吃食帐篷,云长去调拨人手,郭全留守,杏儿负责照顾潜阳。次日出发,众人努力!”

    一番安排,合情合理。郭斌看了关羽一眼,示意他按曹操吩咐去忙。

    当下各人分工停当,准备出发的一干事宜去了。

    次日一早,袁绍带着一营士兵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郭府,说是何进直接派了五百甲士随行护卫,让郭斌也感受了一把“警车开道”的领导待遇。

    众人会齐,嘱咐了荀彧与卫仲道在京城照应,袁绍与曹操则用一张门板亲自将郭斌抬到马车上。安顿好后,便簇拥着出城去了。一路上行人不住避让,只让人疑惑是哪家的权贵出城。

    从南门出京,向着西南方向,一路沿伊水而行。因为马车速度较慢,在第三日上,方到了栾川县,此时,郭斌已可缓缓行走,远比本来预期的要快了不知多少倍,只是身体尚不能用力而已。可见郭斌的强壮程度以及令人惊恐的恢复速度,实在不算人能干出来的事儿。

    过了栾川县城,便是山路了。因山中难行,随行人众又过多,郭斌便让袁绍与曹操留下来安顿好何进派来的五百甲士,自己则在关羽和董杏儿的陪同下,与抽调出来的一组青壮跟着当地雇来的猎户继续南行进入山中。

    只见山虽不甚高大,可是气势磅礴,雄伟壮观,奇绝险峻之处亦令人心中惴惴。

    虽正是夏季,可并不甚暑热,山上林木层层叠叠,仿佛争相长高以接受更多阳光一般。山中虎啸猿啼,鸟鸣雀斗,好不热闹。关羽手持利刃,但有阻路的树木藤条,便一刀斩断,因此一路近乎直线地往山顶行去。

    “景室山”,取八百里伏牛山美景集于一室之意,可见其山势风景之美,相传道教始祖老子李耳归隐后,便在此中修炼。

    在后世,景室山被唐太宗李世民钦封为“老君山”,沿袭至今。自北魏山顶建庙纪念老子以来,数千年香客不断。明万历皇帝朱翊均更是将老君山封为与东岳泰山、西岳华山、中岳嵩山齐名的“天下名山”。此后,景室山香火更为鼎盛,逐渐成为豫、陕、皖、鄂香客朝拜的中心。

    当然现在的景室山,尚没有后世丰富的人文景观,然山高谷深,犬牙交错,斧劈刀削,悬崖峭壁的处处奇景,却令人流连不已。

    若不是还要治病,郭斌便想要在此盘桓数日了。

    越要登临绝顶,三人均心中愈发地忐忑起来,生恐此次前来,遇不到华佗,便要白来一趟了。

    行到一处所在,但见山势虽不甚险峻,却高低起伏,气势雄浑,山上苍葱翠柏,茂林修竹。因下过一场小雨,树顶上水雾缭绕,仿若仙境。烟霞散彩,日月摇光,虹越山涧,矞矞皇皇。

    将要到达目的地,虽心中忐忑,却各自欢欣鼓舞,郭斌更是诗兴大发。

    诗曰:

    “松下问童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这时,只听一人哈哈大笑,道:“好诗,好诗。”

    郭斌看去,却是一个约莫三四十岁的男子。短褐草鞋,头上挽一个发髻。想是因于雨后林中穿行的缘故,头发上还残留着滴滴露水。背一个药篓,步履轻盈,红光满面,中气十足,目光如电。

    郭斌见到此人,心中暗暗吃惊:“看这人的一身打扮,像是于山中采药的樵夫。可是但看他身形步法,再看他神态目光,便知绝对是武功高手,难道此人便是华佗?可是不像啊,据关羽所说,华佗成名四十余载,即便他二十岁成名,如今应该也得有六十多了,怎么眼前这人如此年轻?”

    压下心中惊异,郭斌缓步向前,道:“有礼了,小子欲往景室山华公处延医问药,只是山林高远,不知仙踪何处。请问这位大哥,可知道华公居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