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四十二章 中兴剑-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二章 中兴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关羽将前日青袍怪客的事儿简略说了一便,只听得众人动容不已。

    袁绍道:“不想天下间竟有如此武功,以潜阳之能,尚需与杏儿联手方能勉强保住性命。”

    曹操道:“原来昨日夜间一战之时,潜阳竟身负重伤。哼,想袁公路定是使人盯着这边府中,知晓潜阳身受重伤方敢邀战,岂知,哼!”

    曹操显然是想说岂知郭斌即便身受重伤亦可打得他屁滚尿流,可是想到郭斌竟因此而加重伤势,如今昏迷不醒,实是没有什么可高兴得起来的。

    这时,郭斌却悠悠转醒过来。见众人齐聚房内,很是疑惑。但欲起身下床时,却觉浑身酸软无力,起到一半便又重新摔倒在床上。

    众人惊喜交集,董杏儿更是嘤咛一声,哭了起来。

    关羽道:“主公莫要轻动,你脏腑受伤,今早昏迷不醒,大家方得到消息前来。还是杏儿为主公施针,方才醒转。”

    郭斌点点头,对袁绍众人苦笑一下,道:“斌重伤在身,无法行礼,尚请诸位哥哥见谅。”

    袁绍忙道:“潜阳说的哪里话?在座皆不是外人,无需那些虚礼。适才云长将前日你受伤的经过都说了,潜阳可知道那青袍怪客到底是谁?”

    郭斌摇头苦笑。

    一直没有说话的荀彧此时却道:“本初兄可曾听过中兴剑?”

    袁绍不知道荀彧为何提起此事,一愣,道:“自然听过,文若为何提起此事?”

    曹操大惊,道:“莫不是?”却再也说不下去。

    荀彧点点头,道:“我也怀疑是如此。”

    只见袁绍、曹操、卫仲道三人皆大惊色变。

    董杏儿道:“你们几个打什么哑谜?什么中兴剑?难道比给斌哥哥治伤还要重要不成?”

    袁绍面色凝重,缓缓地道:“杏儿坐下,听我来跟大家详细分说。青袍怪客的身份,这里或许会有一点线索。”

    关羽诸人忙倾身细听。

    袁绍道:“永~康元年,威宗孝桓皇帝驾崩,皇后窦氏临朝问政。桓帝无子继位,窦皇后遂与其父窦武等商议,最终选择了今上继承大统。于是派侍御史刘儵守,光禄大夫、奉车都尉曹节等人前往河间国迎接今上登基。今上当时年仅十岁。”

    见众人吃惊,荀彧道:“诚如潜阳兄所言,天子少而弱,乱政之由也。”,众人默然。

    只听袁绍继续道:“次年元月,今上登基,改年号建宁。以太傅陈蕃、大将军窦武及司徒胡广三人共参录尚书事。追尊父亲为‘孝仁皇’,陵墓为‘慎陵’,母亲董氏封为‘慎园贵人’,即如今的董太后。”

    这是当今天子,也就是后世人们熟知的汉灵帝登基的始末,于此时,却尽是皇家秘辛。

    在座众人得闻秘辛,均各惊叹不已。

    郭斌则想道:“这就是世家大族无可比拟的优越性了,熟悉朝中典故秘辛,也是族中子弟立足朝堂的重要一环吧。”

    郭全道:“只是,这跟那青袍怪客有什么关联呢?”

    袁绍道:“当初,天子初登基时,励精图治。江夏郡蛮兵以及丹阳郡山越相继起兵反汉,均被绞灭。建宁三年(170年)冬,郁林太守谷永以恩信招降乌浒蛮(在今广西境内)十余万人,皆内属于汉,开置七县。时年,天子年十三岁。”

    郭斌心中震惊,他实在是没想到刘宏这老小子年轻时,竟也有如此豪气。

    所谓“国恒以弱灭,而汉独以强亡。”,王夫之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东汉即便是垂垂老矣,竟也有如此威风。

    只听袁绍继续说道:“同年,也就是建宁三年,天子铸‘中兴剑’四把。‘中兴剑’铸成之日,鬼泣神惊。”

    郭斌道:“想当初天子铸剑之时,必是心存中兴汉室之念。”

    荀彧道:“想是如此了。”

    见众人听得出神,袁绍心中满意,继续道:“只是宝剑铸成不过一年,四把中兴剑中便有一把遗失。”

    众人大惊,郭全道:“啥?在皇宫大内里还能丢东西?谁这么大胆子,这么大能耐能去皇宫偷东西?”

    曹操接口道:“如何失却不得而知,这是皇宫中的秘辛,一般人甚至连有这么四把宝剑都不晓得。”

    郭斌对袁绍道:“本初兄可知那四把中兴剑是何样子?”

    袁绍道:“为兄也未曾见过,只是听说此四把宝剑皆为天外玄铁所制,剑呈黑色,剑身细长,不见流光。但是,削金段玉,锋锐难当。”说到这里,袁绍看着郭斌,停了下来。

    郭斌闻言,心中大震,道:“你是说,那青袍怪客所持,正是中兴剑?”

    郭全喃喃道:“怪不得那青袍怪客如此厉害,连斌子哥都斗他不过。能从皇宫里偷东西的,岂能是善茬?”

    曹操问郭斌道:“潜阳可瞧出了对方武功路数?”

    郭斌摇摇头,道:“对方武功太高,我二人保命为先,哪有余暇考虑这些?现下想来,此人武功路数之奇,斌绝未见过。”

    说着,看了关羽一眼,道:“便是云长,也从未听过如此剑法。”

    众人心中又惊又骇,如此绝顶高手,竟无人曾听说过。此人武功之高绝,心机之深沉,想想便让人如芒在背。

    说着,郭斌从怀中摸出一个扳指,便是当初青袍怪客遗留在林中的那枚。

    袁绍伸手接过,众人忙凑上来观看,只见扳指内侧以小篆书有“甲子”二字。

    郭斌道:“这便是当日青袍怪客遗留下的扳指,也是找他的唯一线索。”

    荀彧缓声道:“太平道。”

    袁绍与曹操对视一眼,缓缓点头。

    卫仲道奇道:“难道十三年前,太平道初创之时便将中兴剑盗了去?是谁有如此能耐?又是为了什么使其冒着杀身族灭的风险亦要将中兴剑盗去?盗去便罢了,却是为何过了十三年才重现江湖呢?”

    关羽道:“太平道首张角,江湖成名几十年,武功之高,恐怕与五绝相去亦不甚远。若说十几年前,能于大内重重高墙,层层护卫中盗去中兴剑的人,除了当世五大高手外,恐怕就是他了。”

    众人闻言,相顾骇然。

    郭斌也一阵后怕:“难道当初的青袍怪客便是张角不成?”

    荀彧却道:“只是凭借一个扳指便认定是太平道的话,稍欠稳重。我看,关于青袍怪客的身份,可暂时抛在一旁,目前还是以治好潜阳兄的内伤为要。”

    众人纷纷点头赞同。

    此时,却有袁绍的家奴在外面道:“主公,太医令已请了来,是否马上请进来为郭公子诊病?”

    袁绍忙道:“快请!”

    原来,袁绍在来时已经着人带着自己的帖子去请了太医。

    郭斌感激地向袁绍看了一眼,后者则缓缓点头,让其安心。

    那太医令是个白胡子老头儿,后边跟着两人,进来便与袁绍诸人行礼问安。

    袁绍向郭斌介绍道:“潜阳,这位是少府太医令,上吉下平,世代任职少府,医术高超,定可药到病除。”

    说着,又向太医令吉平道:“吉太医,这位是绍的好兄弟,名满京师的郭潜阳便是,还要太医费心。”

    吉太医连忙逊谢,道:“不敢当,不敢当。治病救人自是我等本分,况且袁公既有吩咐,吉敢不下死力。”

    郭斌听了这太医的名字,初时还不觉什么,可微一思索,便觉出味来了:“上吉下平,那不就是叫吉平吗?后来曹操权倾朝野,欲下毒杀他的太医不就是吉平吗?”

    说着看了曹操一眼,心中感慨不已。

    吉太医上前,右手搭上郭斌脉搏,半晌方道:“袁公,可否借一步说话?”

    郭斌却道:“不必,吉太医,便请直言便是。”

    看了一眼袁绍,道:“本初兄,无妨。”

    吉平看袁绍允准,方缓缓地道:“郭公子之病症,肋下之伤只是小疾,脏腑之伤才是顽症。想是公子用力过度,以致伤了脏腑。最初半年或可慢慢痊可,待半年过后,行走可如常人,但是要想再舞枪弄棒,怕是难能了。”

    尚未说完,只见董杏儿已嘤嘤嘤地泣不成声了。郭全、关羽则是愣在那里,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郭斌也只能苦笑连连,原本以为重生到了东汉末年便是获得了新生,可若是像吉平说的那样,做一辈子废人,恐怕比死还要痛苦吧。

    荀彧猛地拉着吉太医手臂,道:“可有医治之法?”

    吉平摇摇头道:“欲要根除,却不是老朽所能办到。”

    袁绍大声道:“吉太医家中世代为医官,必有办法。若有可救治之术,无论花多大的代价,亦要办到。袁绍在此恳求先生了。”

    郭斌看袁绍如此,心中感动,道:“本初兄,不必如此。”

    在室内陷入无声的压抑与抽泣声中时,吉平咳嗽一声,道:“不过,这世间,或者当真有人能治好郭公子之疾。”

    此言一出,室内顿时热烈起来,董杏儿更是喜极而泣。

    曹操道:“吉太医,快说,到底是何方神圣?”

    吉平略显为难地道:“据老朽所知,这世上能治好郭公子病症的,只一人而已。只是此人常常云游四方,居无定所,仿若神龙见首不见尾。若要找他医治,怕是要看运气了。”

    这时,连郭斌都兴趣盎然,道:“哦?不知这位高人是谁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