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四十章 宴会(四)-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十章 宴会(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郭斌起身应战,包括曹操与袁绍,诸人均神色振奋,只关羽目露忧色。

    盖因董杏儿给郭斌治伤之时曾说:“斌哥哥外伤尚好,因剑锋贴肉而走,伤口不深,加上受伤之下还需竭力应付那青袍怪客,以致失血过多,只需调养个几天自然无事。只是内腑之中也似有伤,我却不知是因何所致。若是爹爹在就好了,定能将斌哥哥治好的。”

    郭斌自知有伤在身,恐怕使不动玄龙枪,再加上有关羽在侧,决不致有事,于是今日便未曾携带武器。

    当下,郭斌向何进道:“承蒙国舅爷看得起,邀斌前来赴宴,故未曾携带兵刃,便请借国舅爷兵刃一用。”

    言下之意,是暗讽袁术前来参加宴会竟携带兵刃,实在是不懂事。只将袁术气得不轻,卫仲道更是嗤笑出声。

    何进自是无有不允,便命人将武器架抬了上来,只见刀枪剑戟俱各金光闪闪,绚丽夺目,华贵异常,显是用贵重金属包住了边角。郭斌见状,心中苦笑道:这个何国舅当真是处处透着暴发户的味道。

    从中挑出一干白蜡木做的木棍,这根木棍两头粗细相差很小,均以黄金镶嵌,沉重密实,表面发青,笔直如切,丝毫不见疤节。发力一抖,杆身直震,杆头振幅虽不甚大,却持久而有力。显然,这是一根绝佳的白蜡杆,种植此木之人,必是行家。

    要知道真正的好杆子,是不能长得太快的。必须从白蜡树苗只有一米高时就开始修剪,不允许长任何侧枝,只能保留树顶很少的几片叶子,为的就是限制其生长速度,并使树干笔直。而且万万不能令其生虫,因为一旦生虫就会有疤痕;另外不能种得太过密集,因为光照若是不足,白蜡树便容易长弯。

    因此,真正的好白蜡杆子十分难得,种上一百颗白蜡树,十几年的悉心照料,能得用三十根就谢天谢地了。因此,也只有家有余财兼且真正好武之人才会花心血在这上面。

    提了棍子,郭斌对侍立的美婢道:“请姐姐借在下一条毛巾可好?”

    众人不知他要此何用,均面露疑惑地望着他。

    那美婢目含秋波,双颊微红地将毛巾双手奉上。

    郭斌接过毛巾,将其缠绕在棍子一头,“好心”地对袁术道:“公路兄,缠上毛巾打身上就不会太痛了哦。”听语气,竟与哄小孩子说打针不痛的护士姐姐的口吻一模一样。

    众人倒绝,袁术听了更是好悬一口老血没喷出来。

    收拾心情,袁术又回复了目空一切的心态,对何进道:“术今日一战,若侥幸得胜,便全是托蔡昭姬小姐之德,此战若胜,皆是小姐之功。”

    瞬间,场外呼和口哨声轰然响起,只蔡邕父女面现尴尬,何进则是心中恚怒。

    这等若当面表露爱意,无论蔡琰如何表态,均不甚妥当,因名声受损的都是蔡琰一人,而袁术却能博得风流潇洒之名。

    何进作为东道,蔡邕父女受辱,自然也是有责任的,顾忌身份,又不能开口呵斥,故这次是真的把袁术在心里骂地猪狗不如了。只盼着郭斌能赢了,让袁术大大丢一次脸,好出一口胸中的恶气。

    袁术志得意满,丝毫不觉得自己所为有何不妥。蔡邕如今风头正劲,是儒学大师,我袁家更是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我娶了蔡琰的话,反是你蔡家高攀了才对啊。

    就算你蔡琰少有才名,可我袁公路也是喜好任侠,在江湖上也是赫赫的名声啊。一提汝南袁家二公子,江湖上谁人不知?

    至于扫郭斌的面子?那只是添头,我袁公路从来没看得起过这个杀鸡屠狗的土包子。

    当下,郭斌与袁术二人各自步入场中,遥遥相对。

    袁术自小便学习剑术,袁家延请了多名江湖上知名的剑法大师教授剑法,故袁术对自己的剑法颇有自信。

    当下,松腰沉胯,长剑斜摆,这一起手式很是像模像样。

    郭斌见此,不敢怠慢,双手握住棍身,斜向下方,袁术剑若攻来,或攻或守自有余裕。

    僵持片刻,袁术大吼一声,长剑斜撩,径直向郭斌左腿划来。

    只见剑招沉稳,劲力顺达,竟与袁术飞扬浮躁的性格大相径庭,若非他身材略显臃肿,郭斌简直要赞一声骚包了。要知道目前就郭斌所见过的高手中,能称得上骚包的,也仅王越一人而已。

    只是袁术身宽体胖,步法身形虽甚迅捷,可行动之间却殊乏美感。

    见袁术长剑攻来,郭斌不慌不忙,退后一步,棍尖侧记袁术剑身,将这一剑化解掉。

    袁术稍稍失利,却也不为所动,当下稳扎稳打,又是一剑侧击郭斌肋下:郭斌肋下受伤,袁术显然是知道了。

    郭斌失血之后手脚酸软,不太使得上劲力,当下又退一步,以棍端遥指袁术腰眼,作势要进击,这是围魏救赵之计。

    袁术见了,忙收剑回挡,郭斌也不强进,避免剑棍相击,自己棍上没有劲力,泄了虚实。

    如此二人互相试探了几次,郭斌每次均凭借巧妙步法闪开,并不与袁术长剑相交击。故此,虽斗了十余回合,郭斌长棍始终未与袁术长剑相交过。

    待过得数合,见郭斌始终退避,想是他重伤未愈,如今虽勉强接受自己邀战,可气力毕竟不济。

    袁术心中大喜,剑势一转,长剑如水银泻地一般滚滚而来,铺天盖地的气势,看得袁绍、曹操、荀彧与卫仲道诸人亦不由色变。

    后排的关羽则手握文杯,不动声色。

    一时间,只见场中银光闪闪,剑气纵横,袁术剑法铺展开来,皆是进攻的凌厉杀招。而郭斌则是不住闪跃跳动,长棍只是偶尔贴着来剑,将其带偏,却无一招抢攻,如此看来,竟是袁术压着郭斌打的样子。

    王越在一旁看得出神,郭斌的功夫他是知道的,以袁术的剑法造诣,也仅勉强挤入江湖一流好手的阵列,如何能压制得郭斌丝毫还手之力也无?难道之前那个年轻书生说郭斌身体有恙竟是真的?

    只是郭斌武功既高,身体更是壮实得像头公牛一般,如何能轻易得病?若说给人伤了,世上除了那几位有名的高手以外,谁能伤的了他?若说被围攻了,关羽可不是吃干饭的,此人武艺,应该尚在马元义之上,又有谁能在关羽的保护下伤了郭斌?

    袁绍、曹操、以及荀彧,虽心中紧张,可素来知道郭斌言不轻发,既说可以,那便是可以,故虽心中暗暗着急,却很是坐的稳当。

    这边可急坏了卫仲道,只见他丝毫不顾儒生的形象,挥着拳头,大声为郭斌呼和助威。一旁的关羽只看得暗暗点头,心中对卫仲道好感飙升。

    袁术认定了郭斌伤后气力不济,剑法愈加凌厉,只见铺天盖地俱是剑影,便似山呼海啸一般汹涌而来。

    而郭斌只以灵巧步法躲避他凌厉的剑招,长棍也俱是招架拦截,只偶尔贴着剑身将其甩开。

    袁术愈战愈勇,剑招大开大合,凌厉无匹,仿若战神。

    待战了五十回合,袁术攻势渐缓,想是因长期沉溺酒色,气力不济了。

    郭斌看清了袁术剑路,几次与长剑相交,也摸清了他劲力收放的习惯。当下长棍贴上袁术长剑,随着其剑花旋转走动,待将其剑法带的稍乱,挺棍沿剑身而上,直击袁术胸口。

    袁术躲避不及,给郭斌包了毛巾的长棍戳中,顿时胸中一闷,一个趔趄,往后退了三步。幸亏他武功底子仍在,才没有摔个屁股蹲儿。

    众人方才还沉浸在袁术凌厉凶猛的剑法中,突地形势逆转,众人大愕,许多人惊呼出声。

    袁术吃此一棍,虽棍端包了毛巾,戳上却仍是疼痛难忍。心中大怒,虎吼一声,挥剑又上。

    这时郭斌却不闪避,看准袁术长剑来势,以棍端贴上,微一卸力便中宫直入,一棍又戳上了袁术胸口,只因浑身乏力,棍上力道不大,方未将其伤到。

    袁术此时是又羞又怒,恶狠狠地向郭斌连施杀招。郭斌躲了几下,瞧准袁术一个破绽,长棍贴着剑身,又一次击中了袁术胸口。三次攻击,竟然在同一个地方,王越心中骇然:数日未见,郭潜阳功夫竟精进如斯。

    其实郭斌是昨日与青袍怪客一战后,心有所感。

    天下武学到了至高处,道理都是相通的。枪花既可用长剑缠住,再借此反攻,那么反过来呢?若对方挽剑花攻来,我以长枪贴其剑身“听劲”,再借枪身长的优势反击,应该是行得通的。

    因此,方一对战之时,郭斌只以童渊所传精妙步法躲避袁术剑招,时常以枪贴剑身实验一番。

    待袁术劲力一弱,便中宫直入,竟一举成功。

    而袁术连续被郭斌击中胸口,此刻是暴怒异常,只见他势若疯虎地猛打猛杀,全忘了现在是比武较技,而非江湖仇杀或战场厮杀。

    郭斌见袁术方寸已乱,更是胸有成竹。当下学足了青袍怪客当日的打法,只挑袁术旧力用尽,新力未生之际将其长剑甩开,然后不断用长棍击打他周身。

    自知受伤之下劲力大减,郭斌只挑着袁术穴道击打。故力道虽不甚大,效果却是出奇得好。只将袁术揍得长剑拿捏不定,甩手而出。

    见郭斌获胜,而且下半段时间几乎是大人揍小孩一般碾压,场中众人心中骇然,各自庆幸场上的是袁术而不是自己。

    袁绍不宜表现得过于高兴,只坐在几后紧紧握拳,脸上雀跃之色却是难掩。

    曹操、荀彧以及卫仲道则兴奋地击掌欢呼。只关羽望着场中的郭斌,面色复杂。

    王越则是心中暗暗吃惊:“若我与袁术换个位置,恐怕也难以招架得住。”

    蔡邕见郭斌获胜,边抚长髯,边微笑点头;而蔡琰则是美目泛光,看着场中仿若战神的郭斌,心中怦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