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三十九章 宴会(三)-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九章 宴会(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见到郭斌在毫无形象地拿着个苹果大肆啃嚼,袁绍与曹操二人不由抚额,对他的不修边幅毫无办法。

    而袁术则投来混杂着不屑、畏惧、挑衅的目光,就仿佛极为鄙视地瞧向五道杠的班干部一般。

    待要入席,郭斌注意到沿着池边总共摆放了约六七十个小几,均为双人席位,看来今日来参加宴会的竟有百十人。顿时,郭斌被晚宴之盛大所震撼,也对东汉末年上层统治者们奢华放荡的生活有了新的认识。在这个时代,以如此大的排场,恐怕要达到国宴的标准了。

    宴会的主要目的虽是为庆贺皇子刘辨就学东宫,可毕竟不好明着来,故找了个中秋将至,饮酒赏月的借口。

    另外郭斌这刚出炉的阳伏龙亭侯兼阳翟县令在京城地界实在不算个什么,因此,并没有被安排在太靠前的位置。而是将两张桌子拼起来,左右分别是袁绍与曹操,另一个人则是卫仲道,由这三位身份贵重、背景深厚的后起之秀作陪,也算是给郭斌这有功之人以极大的面子了。

    幸好不与袁术对席而坐,否则这顿饭便要无趣得紧了。

    待得侍女们将一盘盘珍馐美味流水价送上来,郭斌只看得目瞪口呆:他是如何也想不到东汉末年的贵族生活是如此的腐化而奢侈每个小几两旁均设有大盆的冰块,如此则暑热骤减;另外什么烤鹿肉、熏猪肉等肉食以精美绝伦的木质漆盘盛放;美酒是英雄血,盛以精美的木质文杯,这种文杯为蜀郡与广汉郡的工官所制,一具比铜杯贵十倍;甚至侍立身后的婢女都是衣以蜀锦。

    看郭斌一副乡巴佬进城的傻样儿,袁术心中对其更是瞧不起。

    环视一周,郭斌竟在对面席中意外的发现了一身白色儒服,潇洒骚包的王越。王越显然也看到了他,举杯遥遥招呼,郭斌自也举杯回应。

    曹操顺着郭斌的目光,也看到了王越,不动声色地对郭斌道:“这个是交州士燮的徒弟?”

    郭斌点头,道:“不错。”

    郭斌初抵洛阳时,潜行去徐奉府邸寻找董奉下落,恰逢徐奉宴客,客人便是太平道高层马元义与王越。当时曹操与袁绍意欲刺杀徐奉,而被王越一把长剑压制,终于半途而废,是以曹操此时一见王越便将他认了出来。只是曹操与袁绍二人当时以黑巾蒙面,故此王越对二人竟是对面不相识。

    宴会在热烈的气氛中进行着,席间蔡邕的嫡女蔡琰俨然成了众人追捧的对象。

    想也能理解:蔡邕如今奉圣旨所刊刻的《熹平石经》,被天下学子奉为圭臬,以海内人望,现隐隐成为士林魁首。而蔡琰为其嫡女,身份特殊。兼且自幼博学能文,精通音律,世人称其为奇女子。

    蔡琰优雅高贵、独立却又娴静的气质,配上凡人难及的绝美容貌,使她周身自有一种令见到她的人不自觉地便自惭形秽的特殊气场。

    因此场中众男子不觉暗暗挺直了腰杆,而女子则偷偷修整妆容。

    一场由十八个姿色上佳的女子表演的舞蹈结束后,曹操起身举杯对蔡邕道:“久闻令嫒自幼聪颖,不仅博学能文,更精擅音律,不知今日是否有幸,能得聆仙音,则操之幸也。”

    郭斌看了曹操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看场中众人的表情以及反映,便能清楚这请求顺应了在场一百多宾客的心愿。

    见蔡琰点头,蔡邕道:“既是孟德所请,请借国舅爷素琴一用。”

    何进欣然允诺,着人搬来长几,置于席侧,对蔡邕道:“此琴虽不及伯喈焦尾琴之妙,也是难得一见的好琴,便请昭姬以之为大家抚琴一曲。”

    蔡琰字昭姬,历史上为避晋文帝司马昭之讳,改字文姬。

    虽是在现场一百多人注目之下,蔡琰却丝毫不见紧张。

    优雅地调试,随即指尖划过琴弦,一个个悦耳的音符从她的玉指间跳跃而出。

    曲子郭斌正好听过,便是《高山流水》,讲的是俞伯牙和钟子期以奏琴得遇知音的故事。

    旋律在宽广音域内不断跳跃和变换音区,虚微的移指换音与实音相间,旋律时隐时现。犹见高山之巅,云雾缭绕,飘忽无定。连郭斌这丝毫不通音律的音乐白痴都沉醉其中,更不用说其他整日浸淫在古典文化中的这些汉末贵族了。

    忽而,乐声转为清澈而活泼。淙淙铮铮,如幽涧之寒泉;清清冷冷,似松根之细流。息心静听,愉悦之情油然而生。其韵扬扬悠悠,俨若行云流水。

    正当琴声欢快流畅之际,一个白色的影子如大鸟般飞入场中,长剑出鞘,竟随着乐声翩跹起舞。

    郭斌定睛看时,竟然是王越!

    只见他剑随心走,身法矫健,运剑如飞。随着琴声的高低起伏,雀鸣剑上也发出了铮铮雀鸣。难得的是,剑鸣竟能与琴声相应相合,铮铮宗宗间,使琴声更增灵动潇洒的气韵。想是王越用上了风雷剑法中颤抖宝剑的功法,使得宝剑自身弹抖,从而生出雀鸣之声。

    啾啾的雀鸣之声应和着哗哗的流水声,竟给一曲《高山流水》赋予了新的生命一般,瞬间鲜活生趣得多了。

    就连郭斌都暗赞王越这一手实在是高明漂亮之极。

    只是若想使得这漂亮的一手,却不是那么容易的。首先,得有一把能发出清脆雀鸣的宝剑,因拿着粗笨的马槊是断然做不到的;其次,要有高绝的武功,王越这一手不但有风雷剑法弹抖宝剑,还使上了师门独传的绝顶轻功,否则若只是声音应和的好,舞姿却粗笨邋遢,岂不是难堪之极?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需要有高深的文化素养,有很好的音乐造诣和领悟力。

    这三者缺一不可,郭斌穿越来东汉遇到不少人杰,就他所知道的人中,恐怕也只有王越能做到这一点。

    一曲终了,蔡琰向王越点点头,便回了本席,王越则潇洒地一收长剑,对场中众人一拱手,便欲回到席中。

    这时,只听何进道:“壮士留步!”

    王越心中一喜,面上却不动声色,当下停步,对何进施礼,道:“小子交州王越,闻蔡小姐琴声美妙,冒昧起舞,失礼之处还请国舅爷见谅。”

    见他行止有度,彬彬有礼,何进更是喜形于色,道:“交州士威彦教出来个好徒弟,哈哈,好,好,好!”连说三个好字。

    王越只得连道不敢,谦逊一番方退回席去。

    郭斌却是知道,王越这是要搭上何进的线了。另外,蔡琰一双美目熠熠生辉,怕是对他有点意思了。

    此时,袁绍看向郭斌,低声道:“此人似乎便是当日徐奉府上那个使剑的高手。”

    郭斌点点头,没有说话。他从袁绍的话中听出了嫉妒之情。

    这时,曹操起身道:“蔡小姐琴音果然使人沉醉,方才王越少侠的剑舞也令人印象深刻,曹某借国舅爷一杯美酒向两位致谢。”一番话说得大气而胸怀坦荡,似是对王越抢了自己风头毫不在意。

    这时却听袁术阴阳怪气地道:“蔡小姐琴声固然美妙动人,可这剑舞却难以让人恭维。”

    见在座诸人都向他看来,且不乏鼓励赞赏的目光,袁术很是得意,继续道:“剑本为杀敌而生,以之愉宾,似乎有辱兵之君子之名。”

    这句话说得没毛病,可明显是为了打压王越。方才王越出尽风头,竟博得美人点头致意、国舅爷赞赏,使众人心中不甚舒服。故见袁术驳了王越的面子,众人心中平衡了不少,可也使人觉得袁术修养不足,心胸略显狭窄了。

    袁术见众人都看向自己,顿时志得意满,得意洋洋,并自觉顾盼生姿。当下头脑一热,继续道:“久闻颍川郭潜阳武艺超群,袁某不觉手痒,便趁着今日赏月的雅兴,讨教几招如何?”

    听到这里,何进、袁绍、曹操、荀彧诸人皆大惊,郭斌身体不适他们是知道的,可在座诸人不知道啊!如今袁术当众挑战郭斌,肯定是专程为落郭斌的面子,要趁着他身体不适,给他来个灰头土脸啊。

    袁绍当即站起,喝道:“二弟!”

    袁术见乃兄为郭斌出头,心中大怒,道:“怎么?大哥这是准备要帮外人吗?”

    袁绍顿时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坐在曹操那一席的卫仲道则起身道:“潜阳兄今日身体不适,公路兄何必如此咄咄相逼。”

    袁术道:“那么便请仲道兄划下道来吧。”

    何进此时无比后悔将袁术列入受邀名单。原本是为开解袁术与郭斌的误会,哪想到袁术疯狗似的见谁咬谁,此时竟然连河东卫家都不放在眼中。

    见曹操还要说话,郭斌一拉他,起身对袁术道:“既如此,在下便与公路兄过两招,尚请公路兄手下留情。”

    郭斌的话,也将欲起身阻止的何进生生阻住。

    摆摆手,示意自己无妨,阻住坐在后面席位上欲替他出战的关羽,郭斌倏地长身而立,将身上罩着的长袍随手甩下,露出一身青色劲装武士服,颀长而匀称的身材充满了力量感,与袁术的突胸迭肚在气势上便形成了巨大的差异。

    此时的郭斌,年将十六,与半年前初到贵地不同,他如今身高已逾一米八,比袁术高出了小半个头。半年来日日锻炼不辍,更是使得他的身体粗壮不少,此时长身而立,已经有偏偏美少年的风度,只看得在座的女眷心中怦然。

    袁术心中则是暗暗高兴:“昨日手下来报,郭斌身受重伤回府,今日如何能有力一战?如今勉强迎战,又如何能是我的对手?看我打断他一根狗腿,出了胸中憋了许久的恶气。也让京中众人看看我袁公路的手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