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三十八章 宴会(二)-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八章 宴会(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过不多时,厅中众人仍沉浸在《侠客行》的潇洒奔放与慷慨激昂中,厅外一个管家来报:议郎蔡邕携爱女琰前来。

    厅中众人忙起身,随何进步到廊下立等。

    郭斌对后世人尽皆知的蔡琰感兴趣的很,所谓“文姬归汉”的典故在后世更是让人津津乐道。

    于是,虽身体不适,他仍兴趣满满地伸长了脖子等着一睹这流传千古的奇女子的玉容。

    环顾四周,只见在场的年轻男子无不一副心情振奋,跃跃欲试地表情,竟然连曹操已不能例外。

    见他们如此,郭斌心中暗暗称奇:不应该啊,这蔡琰就算是长得再漂亮,再文采风流,这些富家子弟也不应该像三年连母猪也未曾见过的鳏夫一般如此渴求啊,难道还有什么隐情?

    随即想到,应该是与蔡邕的身份有关。蔡邕是经学大师,刚刚主持修订了熹平石经,在学界的声望如日中天,很得士人阶层的认同,尤其是很受太学生们的尊崇。说是当代儒宗可能略有牵强,可在士人阶层中的影响力与号召力是无与伦比的。

    另外蔡琰以女子得表字昭姬,博学有才辩,又妙于音律,应该属于此时代的女强人了。谁若能娶其为妻,便能既满足了作为男人的虚荣心,也获得了士林的认同,可谓一举两得。

    郭斌却不无恶意地想道:“若真是如此,这蔡文姬即便长得其丑无比,恐怕也有人争抢着要娶其为妻了。”

    这时,只见身穿鹤氅,峨冠博带的蔡邕若出世的神仙一般在管家的引领下走了进来,郭斌才猛然意识到,即便假设蔡邕妻子长得丑陋异常,只看蔡邕的潇洒风流,蔡琰便绝不会丑了。

    随即,一个绝美的侧脸随着轻移的莲步飘然走过院门,看到这张脸的那一刻,连郭斌都不自觉地倒吸一口冷气。

    太美了!

    双目中眼波流转,优雅娴静的眼神中透出聪明与智慧,婀娜娉婷,骨肉匀称,气朗神清,雅丽高贵。只颧骨本嫌稍高了一点,可配上高挺的鼻梁,使人觉得她自主而独立,若是自信心稍显不足的男性,对上她恐怕会因自惭形秽而连话都说不利索。

    看着她步入院子,众人皆停止了说话。一个个屏住呼吸欣赏这降落凡间的仙子的绝世姿容,就好像时间于此处停滞了一般,整个院中只若有若无地听到那丽人轻移莲步,踩中花瓣的声音。

    待她随着蔡邕来到廊下,向何进行礼问安,诸人才回过神来,各自暗暗检查自己的妆容仪态,就怕自己妆容不净,仪态不整而唐突了佳人。

    这边何进哈哈大笑着请蔡邕入内,热络非常。

    蔡邕见郭斌在后面,走过来,道:“潜阳,昨日的事我听说了,好样的。”说罢拍了拍他的肩头随何进向里走去。

    郭斌只唯唯点头,见蔡琰略带好奇的目光看过来,郭斌一笑,没有说话,只左手置于腰后,右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蔡琰心中对这个即便以父亲之高傲亦经常提起的男子愈发好奇。以往男子见到自己或是大声讲话,竭力表现自己,或是唯唯诺诺,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只这个郭潜阳彬彬有礼,不卑不亢,所行的礼节自己虽从未见过,却是潇洒而简洁,说不出的自然流畅。

    见郭斌与蔡琰竟然有眼神的交流,一旁的袁术只有心中暗恨。

    宾客齐聚,何进带领花厅中诸人往后花园行去。

    一路上只见花木锦簇,屋宇重重,飞檐吊斗,勾心斗角,交错精巧之处让人不禁拍案叫绝。

    国舅府的后花园平日是绝不会对外开放的,只如今皇子刘辨的储君地位日渐明晰,借着中秋将至的机会,广邀京中名士来为刘辨就学东宫拉关系,造声势,的确是一个好主意。

    如今另一个皇储的有力竞争者是皇次子刘协,其母王美人被何皇后毒死,最后不知为何,天子竟赦免了何皇后的罪。也因此,天子对自幼失母的刘协心中有愧,便将他养在董太后宫中。

    与从小养在道观的皇长子刘辨不同,这位皇次子聪明伶俐,孝顺懂事;兼且长于深宫,见惯了后宫中的勾心斗角乃至血雨腥风,故行事得体,很得董太后喜爱。再加上董太后希望借助刘协登基来继续保持自己对最高权利的巨大影响力,对刘协的成长与教育也很是上心。故自幼失母的皇次子刘协,便将董家当做外家,而与其母王美人出身的王家,联系反而少了。

    只是董家出身本是小门小户,家中亦没有超卓杰出之人能支撑门户,故刘协缺少强有力的外家支持便成了他争夺储君之位的一大弱项。

    宦官十常侍与太后董氏合谋卖 官鬻爵,早就结为一党,而且何皇后之所以登上皇后宝座,也有十常侍在里面出了大把的力气。故十常侍对于新的外戚---何家并不甚看重,甚至因皇储的问题而颇多纷争。

    只因目前何进为河南尹,尚不是后世位高权重的大将军,故与宦官的权利斗争虽然小摩擦不断,却尚未激烈到党争的地步。

    而士林经过两次党锢之祸,受到了依附皇权的宦官势力的沉重打击,迫切需要在政治上有所作为。而最简单的方法,便是寻找目前身居高位之人做背书。

    因此,根基不深但身份地位颇高的何进就成了很好的人选。因何进与宦官权力的纠葛与斗争逐渐激烈而日趋明朗化,使得士林与何进的合作进行的极为顺利。当隐居洛阳的袁绍作为士林代表向何进表露出合作的意图后,二者一拍即合。

    因两者在立皇储与反对宦官两个问题上的政治目的是一致的:士林要维持礼法,最重要的就是要在皇位继承人的选定上获得话语权,嫡庶之别,长幼有序就是儒家最重要的道德准则之一,而两次党锢之祸,使得士林对于宦官是同仇敌忾,因此绝难对其产生丝毫好感。

    若是士林中认定了刘辨的皇储地位,一方面即是得到了舆论的支持,另一方面,士大夫阶层绝不仅仅是舆论支持那么简单。大汉朝一千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分布着的成千上万的庄园坞堡是他们的坚实后盾,而这,也是大汉朝立国之根本。

    何进作为皇子刘辨外家的代表,一旦占据舆论制高点,再结交大臣,扩展势力。到时候,即便天子想要改主意,立其他人为皇储,也要好好掂量掂量了。

    想到这里,郭斌被这错综复杂的关系搞得头都大了,同时心中涌起一种不真实感:自己一个一文不名的退伍军人,重生到这东汉末年以后,竟然以一种奇异的方式介入到皇储废立的斗争中,世事之奇,莫过于此。

    郭斌思忖间,众人已行到后花园。

    因天色已微暗,故很难看到较远的地方。不过就看一颗颗树冠如伞盖的高耸的树木,加上高低不一的花草,便可轻易推知,即便是白日到此,也难以一眼看尽园中景色。

    闻着淡淡的桂花香味,走在林木花草掩映的石子路上,听着近处潺潺的水声,郭斌有种仿佛回到现代参观苏州园林的错觉。此处的园林虽在设计以及布景上不及后世园林的精巧雅致,却古拙而大气,移步换景,巧妙之处也常常有意外的惊喜。

    郭斌尚是首次观赏汉代顶级的园林,故一路上兴致勃勃,拉着袁绍与曹操指点着园中美景,不时冒出一句“我去!”之类的后世语录,与其他的年轻男子因蔡琰的存在而变得拘谨而温文尔雅的表现大相径庭。对于袁绍与曹操二人一脸极度尴尬与不情愿的表情,郭斌则丝毫没有理会。

    走了约莫二十分钟,众人方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处水池边的平地,池中长满了高高低低的莲花,大大小小的鱼儿则在荷叶下成群结队地游弋,跃出水面时,郭斌注意到大的竟有一尺多长。

    以方砖铺地,周围花树环绕,馨香阵阵。水边是一溜儿的回廊,通向幽深的花木丛中,不知尽头。回廊两旁均挂有灯笼,故四周亮如白昼,若从水池对面看来,灯笼亭台倒映在池中,想必另是一番美景。

    徜徉在这人类智慧与自然造化的双重努力下形成的胜景中,就连郭斌这半分雅骨都欠奉的俗人都感觉心神俱醉,更不要说这些同行的一世英雄、才子、才女们了。

    二者对于美景的反应以及诠释想来肯定也不一样:在这些汉末人杰感叹“几朵芦花浮水净,半竿山日落湖低。”之时,郭斌心中冒出的感叹词恐怕只有:“我 日,真好看。”之类吧。

    来到湖畔的平地上,只见此处已有许多男男女女,只是尚未入座。他们有的在回廊中池塘旁以食物逗弄池中鱼虾,有的则徜徉在洒满夕阳余晖的小路上。给这夕阳下的汉代园林增添了不少人气。

    只是无一例外,当看到何进带领众人到来,均纷纷放下手中的物事,收拾心情,换上略带讨好的表情,前来与国舅爷打招呼。

    想必,这些人虽在受邀之列,却因身份过低之类的原因,而没有事先进入花厅的资格。

    看袁绍一脸谦和地与相识的人打着招呼,郭斌不禁暗暗感叹他的好人缘。

    而曹操身边则相对人少,虽不时有带着一脸谦卑之人前来攀关系,曹某人均客气地与人对话几句,却绝没有袁本初的热络劲儿。

    相比之下,袁术则比曹操有人气得多了:只见他不停与人打招呼,从容而潇洒(好吧,至少袁术本人是这么认为的)。

    身为蔡邕嫡女的蔡琰,则成了这些狂蜂浪蝶争相讨好的对象,所幸有何进在一旁,场面尚未特别混乱。

    而我们的郭某人,则低调得多了。虽然有人好奇这个跟随何国舅出来,有资格进入花厅的男子是谁,可郭斌进京时日尚短,故并没有多少人认识他,而他也落得清净。

    对于袁术时而瞟过来的挑衅炫耀的目光,郭斌毫不理会,只随手拿了桌上的苹果啃了起来。

    吭哧吭哧地殊不甚雅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