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三十七章 宴会(一)-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七章 宴会(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将扳指收好,招呼董杏儿骑马回了郭府。

    回到郭府,安顿好郭斌后,董杏儿便疯了似的去找伤药,所幸因为正在救治受伤的江湖人士,外伤药倒是不缺。

    过了一会儿,郭斌便给海量的外伤药包裹住了,因伤在肋下,故腰围至少大了三圈。

    待关羽和郭全等人得闻消息赶过来,见郭斌赤着上身,腋窝一下一层一层的全是绷带,坐在席子上不住苦笑,董杏儿则坐在一边双目哭得红肿,俱都吓了一跳,纷纷询问缘由

    待郭斌说了青袍怪客的事,竟然连关羽都未曾听过江湖上有这么一号人物。

    关羽道:“身量不高,暗器功夫出神入化,再加上使一柄锋利异常的漆黑长剑,剑法凌厉异常,予人灵魂亦被扣住的压迫力。关某行走江湖这几年,实在是没有听过这一号人物。”

    顿了顿,关羽继续道:“此人武功,即便不及五位绝顶高手,恐怕亦相去不远。”

    郭全嚷道:“斌子哥以后可不能一个人出去了!”

    关羽道:“不错,主公身份贵重,此后万不可单独行动。关某从此随身护卫主公,如何也不肯放主公偷偷溜走了。”

    郭斌听得连连苦笑,却没法反驳。

    第二日,便是到何进府上参加宴会的日子。

    郭斌自一大早醒来便觉浑身酸软无力,创口处因敷了董杏儿家传的秘药,却并不甚疼痛。

    郭斌心想应是昨日伤后又一番剧战,应是失血过多,导致今天精神欠佳,兼且浑身酸软无力,便没有放在心上,休息了一日,董杏儿乖巧了很多,悉心服侍郭斌,搞得郭某人都有点不太适应了。

    戌时一过,便带着关羽往何进府邸行去。

    天尚微明,何进府门前早已停了一长溜儿马车,熙熙攘攘如同闹事。何府大门外也挂上了一长溜儿大红灯笼,几个管家模样的人在门前接待宾客。

    郭斌虽来何府次数不多,却被之前带他到皇宫的何姓管家一眼认出来。

    那管家见到郭斌,忙乐呵呵地来到他跟前,笑着道:“郭公子可算来了,国舅爷吩咐小人专门在此等候,郭公子来了可由小人接到花厅奉茶休息。”

    郭斌顿感受宠若惊,忙道:“岂敢岂敢,小子身份不显,功名不彰,国舅爷实在是太客气了。”

    这时,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不错不错,这小子是什么人?哪里配国舅爷如此破例招待?老何别是弄错了。”

    郭斌看去,却是一个身宽体胖的年轻人。这人虽虚肉横生,脚下却甚扎实,显然是个练家子。只是面目清灰,眼袋下垂,显是沉迷酒色已久。

    听到这话,郭斌因身体不适,尚未有何表示,却惹恼了旁边一人。

    关羽听这人出言不逊,双目一睁,眼中精光乍现,冷哼一声,霎时间杀气迸发,仿佛欲杀人的修罗。

    只看得何管家差点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那人首当其冲,更是呆立当场,话都说不出了。

    郭斌轻声道:“云长,不必如此。”便拉了一把何管家,信步往国舅府内行去。只留下那出言不逊的胖子,愣愣地立了好一会儿,才手扶门框,缓过神来。

    所谓“关公不睁眼,睁眼要杀人。”全是因武林高手之内壮之故。

    古代战阵上的高手,要把重达百斤的重兵器在短时间里运起来,没点天生的神力是办不到的。膀臂与手腕上的力气太小,只有靠腰。腰力到手,才运得动重兵器。内家功夫讲究巧力,常说四两拨千斤,但真要拼力气,使大锤,照样不含糊,一切全因腰壮气足。

    腰气壮,神色便会不同:面像温良,却不怒自威。全身放松,体态仿佛慵懒的美人,但气聚神凝,目中精光自放。

    关羽适才这一睁眼,一声冷哼,显示的是极其高深的内家功夫,以气势压人,摄敌心魄,周围这些人自是招架不住。

    待进得花厅,只见袁绍、曹操、荀彧诸人已到,何进正与他们说话。

    让郭斌吃惊的是,坐在何进下手的不是袁绍,而是一个身穿儒生长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却又气度俨然的年轻公子,显然是豪门大族的公子。

    见郭斌进来,何进哈哈笑道:“潜阳何来之迟也。”

    郭斌忙施礼道:“斌偶有小恙,故来迟了,尚请见谅。”

    袁绍与曹操忙上前,道:“潜阳没有大碍吧?”

    郭斌道:“一点小伤,劳两位哥哥挂怀了。”

    何进显然今日心情颇佳,笑着对郭斌道:“潜阳,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位少年英才。”

    说着,指着那风度翩翩的年轻公子道:“这位是卫仲道,是河东卫家的后起之秀,现在太学读书。”

    郭斌一惊:河东卫家那是久仰大名啊,曹操起兵讨伐董卓仿佛就有河东卫家的影子,而且这个卫仲道应该就是大名鼎鼎的蔡文姬的第一个丈夫了。

    当下忙拱手道:“卫公子才貌双全,潇洒风流,气度不凡,使人一见倾心,尚请多多指教。”

    卫仲道却是一脸崇拜地道:“久闻郭兄大名,今日能得相见,幸何如之。”

    郭斌忙连连谦逊。

    正纷扰间,厅中又来人了,郭斌回头一看,却是适才在门口出言不逊的胖子。

    曹操诸人哈哈笑着跟来人打招呼,袁绍却稍显尴尬地站在一边,只看得郭斌暗暗称奇。

    这时,何进道:“潜阳,这位是汝阳袁公路,乃本初的胞弟,学问高达,你俩可好好亲近亲近。”说着看了郭斌一眼。

    郭斌心中恍然,怪不得适才在门口他出言不逊呢,也难怪袁绍略显尴尬。

    当下,郭斌哈哈笑道:“久仰袁公路大名,至今方得相见,实在是三生有幸。”

    郭斌明了何进的意思:他与袁公路本无直接地冲突,袁建的案子里也未直接接触,所谓多个朋友多条路,还是借这个机会,两方消解矛盾的好。况且袁公路身为汝南汝阳袁家的嫡子,何进也不好过分得罪他。

    袁术却道:“不敢不敢,出身山野,屠狗杀鸡之徒,袁某不敢高攀。”

    这是暗讽郭斌出身低微,以打猎起家,不配做他袁公路的朋友。想是关羽在门口的一声冷哼,使得这位袁家的嫡子恼羞成怒了。

    可是所谓屠鸡杀狗之徒却将何进也骂了进去。何进本是屠户出身,你袁术就说屠狗杀鸡之徒,这不是打脸吗?况且国舅爷都给你做和事佬了,你还疯狗似的乱咬人,这是公然不给国舅爷面子嘛!

    当下,何进也不发作,只心中暗暗发狠。连袁绍都觉得这个弟弟不上道,实在是丢脸的很啊。

    见袁术如此,再看众人脸色,郭斌心中明了。

    以郭斌这种混不吝的性子,面对天子时都敢称兄道弟,对张让都能肆意奚落,还怕了你袁公路?

    目中狡黠一闪而过,郭斌道:“余尝闻,舞阳侯早年亦曾屠狗,张成何尝不是读书人。所谓‘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公路兄学问高达,想来是明白其中道理的。”

    舞阳侯是樊哙,曾以屠狗为业,是汉高祖刘邦的连襟,也是吕后的妹婿。后任左丞相,封舞阳侯,可谓是屠狗之辈的杰出代表了。

    袁术何曾不知道郭斌这是说自己负心薄幸的读书人?心中愈怒,待要说话。

    却听郭斌对何进道:“请借国舅爷笔墨一用。”

    何进哪有不答应的?袁绍、曹操、荀彧与郭斌相熟,知道他又要骂人了,当下乐得作壁上观。而卫仲道则一脸崇拜地盯着郭斌,显然是郭斌在太学中的一番作为使得他斩获了许多粉丝。

    笔墨都是现成的,当下郭斌铺开锦帛,饱蘸浓墨,提笔写下三个字:侠客行。

    看到题目,袁绍和曹操对视一眼,心中都想到了郭斌的“少年侠气”一文。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短短二十个字,一个头戴冠带,手持吴钩,骑着白马,疾行如风的赵地侠客的形象跃然纸上。文风清新,用字精炼。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众人无不是此时的人杰,这四句话写下,都纷纷感叹侠客的武艺之高超,志向之高洁。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将侠客帮助信陵君成就一番伟业的豪情壮举写得酣畅淋漓,把信陵君窃符救赵的事迹写得让人读之便热血澎湃,心为之怦然。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閤下,白首太玄经。”

    郭斌写完便将毛笔放到一旁,对何进道:“今日是酒会,自也要诗文助兴,斌今日抛砖引玉,献丑了。”

    一句话,将震惊中的诸人惊醒。

    卫仲道喃喃道:“这手字,所谓行云流水,潇洒随意,文更是放荡恣肆,豪气冲天。盛名之下固无虚士,不愧是郭潜阳,仲道佩服。”

    郭斌连连逊谢,只有袁术脸色黑沉得吓人,他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姓郭的竟然一言不合就写诗骂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