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三十五章 青袍怪客-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五章 青袍怪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青袍怪客自林中飞跃而来,挥剑向郭斌斩去。

    此时郭斌虽带了玄龙枪出来,可是现下枪缚在马背之上,如今形势如何有时间去取下?唯有先用手中匕首对战,然后瞅准机会去取枪方可。

    郭斌知道青袍怪客必然武功卓绝,自己以长枪对敌,或可有胜机,可对方处处对着董杏儿而去,郭斌怕她受伤,如何肯去取枪而让董杏儿独自对敌?当下沉腰坐马,手中匕首抬起,显是要用匕首与对方斗上一斗。

    对方见郭斌此举,冷哼一声,挥剑加速前冲而来。

    郭斌不敢怠慢,见对方长剑攻来,压住心中惧意,看准对方黑剑来势,挥动匕首格挡。

    剑与匕首交击,并没有听到金铁交鸣之声,郭斌只觉得肋下一凉。低头看时,只见鲜血淋漓,长袍已被划开,他手中的匕首竟然没能起到阻敌长剑的作用。

    再看手中,只见匕首已然齐柄而断,断口处光滑异常,竟像是打磨过一般。

    原来对方手中黑剑竟是一把斫金断玉的宝物,一挥间已将郭斌手中的匕首整齐地斩断。

    见郭斌受伤,董杏儿方回过神来,一声娇喝,从腰中抽出一柄软剑向青袍怪客攻去,竟是以攻对攻,招招都是精妙绝伦的杀招。只看得郭斌心中暗暗佩服:董老前辈不愧一代武学宗师,估计只这一套剑法,便足以笑傲武林了。

    见董杏儿招招抢攻,迭遇险情,郭斌不敢怠慢,忙去马上取下了玄龙枪,一抖枪身加入了战圈。

    适才董杏儿见郭斌与青袍怪客甫一交手,便受伤流血,眼中泪花涌动,抽出藏在腰间的软剑,奋不顾身地招招抢攻。

    那软剑是董奉专门请匠师为董杏儿量身所制,非但锋利异常,韧性也是十足。平日裹在蟒蛇皮所制的剑鞘中,缠于腰间,前后相接,竟与腰带无异。

    青袍怪客所用黑剑即便斩上,也似不着力一般弹开,因此黑剑竟无可施其锋锐。也因此,董杏儿方可以之与青袍怪客周旋。

    董奉平生绝少使用兵刃,却并不代表他不擅长此道。当今天下,能称为一代武学宗师的,哪个不是刀枪剑戟俯拾皆可,山石草木俱能为兵?

    杏林圣手一派武学,本以轻功见长。进退攻守间,招式潇洒,身法玄妙。

    董奉因爱女不喜习武,便专门为她创立了一套“飞花神剑”剑法。剑法于风流中带三分凌厉,于绰约中有三分狠辣。剑法使将开来,便似缤纷而落的杏花,高雅清洁中带一抹嫣红,潇洒曼妙中有一分闲适。

    郭斌只见此时董杏儿抢攻之际,虽招招狠辣,欲取敌性命,然身姿曼妙,步法轻捷,仿若起舞于落英缤纷的杏林之中,真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只是毕竟二人无论功力还是对敌经验,均悬殊过大,过得几招便迭遇险情。

    不敢再有迟疑,郭斌将长袍下摆撕下,胡乱裹住伤口,挺玄龙枪向青袍怪客刺去。

    二人初次攻抗强敌,于攻守间的配合毕竟不甚顺畅。黑剑有几次几乎要伤到董杏儿,还是郭斌借助玄龙枪身重枪长的优势,奋不顾身地将她护得周全。

    玄龙枪材质非金非木,韧性极佳,青袍怪客的黑剑竟不能损伤其分毫。

    此时郭斌与董杏儿均为救对方而不顾己身,青袍怪客剑法中的那种无时不在的压制力竟似消失无踪。

    其实细想就可知晓,所谓压制力,或者说是压力,其实是自己给自己施加的,是人对自己的一种心理暗示罢了。比如你初中都尚未毕业,要与一位博士竞争某个紧俏的工作岗位,可能有的人一听就会打退堂鼓了,说是压力太大。可是仔细想想,压力在哪儿?是来自那位博士吗?若回答是,可你甚至连对方的面都没见过,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所以,此时二人忘却生死地回护对方,将黑剑原本施加给他们的压力尽数过滤掉了。没有了压力,二人的武功此时才算尽数施展开来。

    《韩非子·初见秦》有云:“夫一人奋死可以对十,十可以对百,百可以对千,千可以对万,万可以尅天下矣。”

    郭斌与董杏儿此时忘死奋战,互相回护,竟堪堪挡住了青袍怪客的进攻!

    虽然如此,郭斌此时肋下受伤流血,必然难以持久,对方只需拖延时间,便是必胜之局。

    果然,那青袍怪客见二人奋死相斗,并未猛攻,而是挑二人攻守间不甚流畅处蹈隙而进,几次使二人濒于险境。

    郭斌心知如此下去,己方必败,于是一边挥动长枪猛攻,尽量承担下青袍怪客的攻击,一边快速动脑想办法。

    又斗了片刻,郭斌肋下疼痛,闪跃间慢了一分。高手过招差不得分毫,青袍怪客见郭斌行动窒滞,挥剑向他右肩刺来。

    董杏儿见状,忙挥动软剑全力回护。青袍怪客见此,黑剑一偏,刺向董杏儿肩头,左手微动,嗤地一声,竟又发出一粒石子,直攻郭斌腰眼。一瞬间二人竟同时陷入险境。

    董杏儿不理刺向自己的黑剑,回剑击向石子;而郭斌则不顾那石子,挥枪中宫直进,顺着青袍怪客的黑剑往他的胸前刺去。

    此时,青袍怪客若不回剑自救,势必先被扎个通透,才能伤到董杏儿。

    果然,青袍怪客不敢硬接,只得回剑自救,只见他剑贴着郭斌玄龙枪内缘,迅速旋转。

    转得三五次,借力一甩,便将长枪向外荡开,郭斌立时空门大开。

    那怪客顺势一剑自下而上向郭斌腿上撩去。

    此时董杏儿的软剑却又缠了上来,待欲与董杏儿缠斗,郭斌玄龙枪便挽起**个枪花中宫直进。

    青袍怪客不敢怠慢,忙后退一步,以剑身贴到枪身,跟着枪一起画圈。

    所谓“棍怕点头枪怕圆”,意思是碰上使棍的高手,要提防他使点头棍,即棍头自上而下攻击。所谓“枪怕圆”,是指要提防使枪的画圆,即后世常常说的挽枪花。

    为什么枪花如此厉害?因为枪身是有弹性的!使用白蜡木做枪身,可是长兵器史上不小的改进,枪被称为百兵之王,也与此息息相关。

    因为枪身有弹性,兵器相交,枪身只要一抖动就会将力道卸去,也就不会震手。马槊、戟等硬杆兵器使用时讲究的是力大招沉,否则双方兵器相交,你兵器给震脱了手岂非丢脸之极?而用白蜡木做的枪杆就可摆脱这一尴尬局面了。

    另外,因为白蜡杆有弹性,兵器相交时枪身便会弯曲,此时只要手一抖,将枪把一转,枪头就往对方绷出去了。这其中有一半的力道便是借的对手的,所谓四两拨千斤,用枪的奥妙也就在于此了。

    一枪扎出去,万朵梅花,边画圆边往里钻,枪花朵朵,朵朵都致命,不知该挡哪个。故此时万万不可格挡,白蜡杆是有弹性的,格挡正好被借上力,才挡出去,这边枪把一转,枪头马上又从另一方向打回来,而且借了格挡的力道,威力倍增。

    所以长枪一旦抖起来,枪头乱摆,神仙难防,此时唯一的办法就是你跟他一起画圈。适才青袍怪客的一招甩剑就用得聪明之极,只这一招,就可看出他绝对是经验极为丰富的高手。

    有了一次经验,郭斌就不会那么简单就被甩出去了,他全神贯注,努力感受玄龙枪上传来的力量。

    这叫做“听劲”,只要让郭斌“听”到对方的劲力,便可一击制敌。届时,只要枪头一偏,枪把顺势前推,玄龙枪的钻劲就能把对手再厚的护心镜都搅得粉碎,更何况血肉之躯。不要说你练过铁布衫,便是钢布衫,不锈钢布衫也照样给你捅一个透明窟窿。

    就在郭斌迟迟无法听到对方的劲力,而差点被对方中宫直入的时候,董杏儿的攻击正好到来,方给郭斌解了围。

    这一番过招,只把郭斌惊出了一身冷汗。

    所谓“反客为主”,便是适才青袍怪客的打法了。

    本来用兵器对战,讲究“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长枪作为百兵之王,长度也是她的一大优势。

    可如今,青袍怪客慢慢将郭斌的枪路摸清,若是一对一比武,郭斌肯定是要被吊打的!

    所幸此时有董杏儿与他并肩战斗,郭斌以长枪攻敌,董杏儿持剑回护,两人的配合也是愈加默契。

    渐渐地,二人竟可与青袍怪客互有攻防了。

    当初董奉初创此套剑法时,一片拳拳爱女之心。故剑招多是守御为主,虽有精妙凌厉的剑招,却是以攻代守,志不在取敌性命,而是以进为退,以之作为报名逃生的绝招。

    董杏儿此时不顾安危处处维护郭斌,竟也渐渐守得法度俨然。

    只见黑剑刁钻险狡,每每从让人意想不到的角度挥出,仿若隐匿的毒蛇。

    董杏儿软剑则似灵巧的雀鸟,守护得虽不甚绵密,也难以将其攻势阻住。却总能于最恰当的位置缠住黑剑,使其滞涩,而难以顺畅地攻击。

    而每每玄龙枪宛如一条出洞的黑龙,疾攻对方之时,青袍怪客则不得不回剑守御。

    如此,三人战了百十个回合难分胜负,郭斌与董杏儿越打越顺手,招式间也愈发有余裕。

    郭斌常常趁着发招之际偷瞧董杏儿,而董杏儿则晕生双颊,眼波流转,绝美的容颜更生几分娇艳,只看得青衫怪客啧啧称奇。

    又斗了片刻,双方仍是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青袍怪客膝不稍曲,向后跃开,第一次开口道:“两个小娃娃好俊的功夫。”

    声音古怪而难听,仿佛两片破烂的铜钹胡乱碰撞一般。

    郭斌抱拳道:“在下郭斌,不知何处得罪了前辈,尚请前辈海涵。”

    那青袍怪客桀桀笑道:“你两个小娃娃有何本事?如何竟能得罪我老人家?”

    当下也不理郭斌与董杏儿二人,飞身进入林中,倏忽间便不见了踪影。

    郭斌与董杏儿往林中奔去,只见人已无踪影,只地上遗落了一个小小的扳指,上书“甲子”二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