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三十四章 余波-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四章 余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郭斌自回到府中,早已没了在宫中表现得放荡不羁,而是心事重重地早早安置了。

    很少见郭斌如此的诸人,心中难免替他忧心。

    董杏儿对郭全道:“你说斌哥哥怎么了?难道是在皇帝面前说错了话?不应该啊,他这一肚子坏水儿的货,怎么可能干吃亏的买卖?就他那七窍玲珑心,只有他坑人的,不能给人坑了啊。”

    郭全同意地点点头,道:“看来斌子哥是遇到难题了,可他不说,我也不敢问啊。”

    关羽道:“无论如何,若是主公觉得应该告诉我等,自会明言;若主公没有说,自是不适合让我等知晓。所以我说,我们还是不要瞎担心了,若是连主公都兜不住的事儿,咱们谁能兜得住?”

    众人都觉得有理,这才各自散去。

    日间,郭斌入宫一番奏对,可以说只做了两件事,一件是说服刘宏将后宫中的市场撤去,改为博览会。第二件是对刘宏说了那句话:“祈陛下万寿无疆,天子少而弱,乱政之由也。”

    也可以说,只做了一件事。郭斌日间的一番做作,只是为了最后对刘宏说的那句话。

    自意识到张让的计划,郭斌为了求生存,可谓是使尽了浑身解数。做了无数的铺垫,给刘宏许下了博览会的好处,全都是为了最后对刘宏说的那句话。干涉皇位继承人的废立,自古就是巨大的利益伴随着巨大风险之事,郭斌说这句话到底冒了多大风险,连他自己事后想想也后怕得紧。

    他这么做不是为了讨好天子,不是为了讨好未来的少帝刘辨,更不可能是为了增加刘协,董太后,乃至刘协以为外家的董氏一族的恶感。他这么做只是为了劝刘宏不要废长立幼,只是为了迎合士大夫,为了获得士大夫阶层的支持。因为目前郭斌在京师所有的名声、人脉,最大的倚仗便是士大夫阶层。郭斌的自尊心使他不愿承认,但事实就是如此。

    当天夜里,郭斌在御前的一番表现便传开了,至少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何进听到郭斌竟对天子说了那么一番话,心中也很是忐忑,然而对推举郭斌一事,则觉得实在是物超所值了。

    袁绍曹操听说了,则不避嫌疑地连夜前往郭府寻郭斌,曹操更是激动地道:“公真国士也!”

    张让以为自己的三步计划算是大部分完成了,即便事情有点超出了他的控制。他自明日起,会不间断地在公共场合褒扬郭斌,会给他造势,就好像郭斌深受十常侍的重视一般。

    就在各方激动忐忑地等待中,这漫漫长夜终于过去了。

    第二天未及午时,去国舅府邸探查消息的袁绍带回了消息:“天子策曰:以司徒袁隗为太傅,即日起,于东宫教授皇子辨。”

    此策一出,太学沸腾!士人沸腾!天下沸腾!

    虽未立太子,也没有太子该有的属官,可教授皇子辨于东宫,便等于变相承认了刘辨皇储的地位。对于天子有意传位于中子刘协的传言不啻迎头痛击。对于支持刘协的宦官阶层来说,无疑是一场惨败。

    这是党锢之祸以来,士人在与宦官的权力斗争中第一次获得阶段性的胜利。

    儒家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赢了;长幼有序,嫡庶之别赢了。

    就在天子刘宏发布策书的那一刻,郭斌的名字传遍京师,随即也将传遍天下。

    紧接着,天子发布了一道诏书,大意为:着京中商贾各以货物陈列于内宫,以竞拍之法擢优裁劣,冠以皇家专用之名,行销天下。

    跟这一道诏书一同发布的还有一道策书,内容很简单,封郭斌为伏龙亭侯,除阳翟县令。

    此策一出,一片哗然:自古以来,从没有一个县令的任命会以策的形式颁发天下,这是第一例。

    更让人惊讶的是,策书上写道:“着郭斌尝以钱百万。”意思是,要郭斌花一百万钱买这个爵位外加县令职位。不买?没这个事儿!

    见到策书,郭斌只能苦笑摇头:黑啊,真黑!可是不买还不行,就算是花钱买个安心吧。

    郭斌心中终于稳定下来,也算是痛并快乐着。

    下午,郭斌接到了何进的名帖,约他次日赴国舅府饮酒赏月。

    据袁绍说,此次何进广邀京中名流,名为饮酒赏月,实则为庆祝皇子辨移居东宫,为其造势。

    将名帖交还前来的国舅府管家,郭斌表示定会准时赴宴。

    随着消息地传开,郭斌成为洛阳城最炽手可热的政治新星,前来拜访的人也是络绎不绝。

    当然,真正的大人物是不会来的,多数是太学的学生,还有很多则是京中的大商贾。

    这些商贾的消息都灵通着呢,知道这个博览会是郭斌提出来的,便纷纷前来探问消息。

    开始时,郭斌还着意接待,可见人越来越多,他便偷偷出府,往卢植府上躲避去了。

    虽然如此,可关于博览会的消息还需要向一众商家详细解说。虽然他对这时代商人敏锐的嗅觉抱有很大期望,可他也怕一旦没人参加,那笑话可就大了。于是他嘱咐郭全与关羽将竞拍的方法向众人详细解释,将获得冠名权后的美好未来着意勾勒,以提高诸商家的积极性。

    当然,若是仅仅为了面子,郭斌还不至于如此上心。

    让刘宏尝到甜头,以抵消郭斌因乱说话在天子心目中形成的不良印象,另一方面也想让刘宏赚一笔钱,以应对明年即将爆发的黄巾之乱。

    他对黄巾起义是很不看好的,这种每隔两百余年便有一次的战乱,仿佛箍在中国人头上的魔咒,非但颠覆王朝,更绞杀人口。虽然这会是一个降低人口密度最快捷实用的方法,可这个法子未免太过残酷血腥了些。

    另外,这种战乱对于生产力的破坏是毁灭性的,多少超前的发明和技术都因战争而被湮没在历史的尘埃里,中国也进入起步-兴起-衰弱-战乱-再起步的怪圈。

    因此,郭斌对于这些被称为农民起义的战争,持同情态度,却并不支持。

    郭斌骑着高头大马在前,董杏儿骑着墨玉咯噔咯噔地跑前跑后,叽叽喳喳地像只欢快的喜鹊儿。叽叽咯咯的笑声,将近来糟心事儿一大堆的郭斌逗得开怀不已。

    董杏儿这驴子名叫墨玉,因通体漆黑,头顶上长一撮白毛而得名。只是郭全却从来是亲切地称之为“老黑”,气得董杏儿揪着他揍了好几次。

    董杏儿嚷嚷着要出城逛逛,拉着郭斌一个劲儿地卖萌。

    郭斌本就是为了躲开一众商贾而出府,虽说是要去卢植府上,却没有什么正事儿,索性便依着董杏儿往城外行去。

    行到半路,郭斌心想左右无事,去洛阳城著名的白马寺瞧瞧也好。

    于是出了城往南走,绕道太学,往白马寺方向行去。

    渐渐的人烟变得愈发稀少,将行到太学,经过一片树林之时,林中一个小小的黑影无声无息地往墨玉前腿的腿弯处飞去,以郭斌之能竟等到黑影飞到近前三尺处才发觉。

    当下郭斌叫道:“杏儿小心!”欲出手救援却已来不及了。

    岂知那小小的黑影飞到墨**弯处点了一下,连皮都没有擦破一点儿,便落在地上。

    墨玉则扑通一声前腿跪下,将董杏儿向前甩去。

    郭斌骇然:那小黑影竟然是一个小小的石子。林中掷石之人用劲之巧妙,认穴之精准,实在是郭斌从所未见!

    来不及发呆,郭斌见董杏儿落下,忙纵身一跃,如一只大鸟般抄起董杏儿,稳稳地落在地上。

    这时又一粒石子从林中飞来,同样地寂然无声,却是直取董杏儿脑后而来。这下若是击中了,以林中之人的功夫,若想取董杏儿性命,可说是易如反掌。

    郭斌这时有了准备,见石子飞来,将董杏儿往身后一拉,随手抄起腰后的匕首挡去。

    只听“噗”地一声,石子碎为齑粉,郭斌后退一步,手持匕首的右手竟给对方震得微微发麻。

    前后两粒石子,一个连墨玉的腿毛都没蹭掉一根儿,另一个力道却大得惊人,掷石之人非但功力要练到极高深的境界,对劲力的掌握也要妙到毫巅方能办到。

    第一粒石子想是用上了收劲,才可以用石子点了墨玉的穴道后抵消前冲的劲力,而免得伤到墨玉。

    而两粒石子都能飞行地寂静无声,想是飞行中旋转速度极快,石块极速震动,竟致飞行时毫无声息。

    随着第二块石子被郭斌挡住,一个青袍蒙面怪客从林中跃出。没见他屈膝,竟然一跃近两丈,倏忽之间已欺近郭斌。落地无声,形同鬼魅。

    这种身形步法郭斌只在金庸先生的书中读到过,前后两世均未见识过如此诡异绝伦的身手。

    只见那怪客身形不高,穿一件青色长袍,袍脚缺了一块。以一块青布蒙面,想是临时起意,才用撕下的袍脚将面目蒙住。手持一柄漆黑长剑,剑身细长,不见流光。

    长剑挥来,只觉一股凶煞之气扑面而来,压得二人几欲透不过气来。

    这种仿佛就连灵魂亦被压制住的感觉,郭斌跟童渊对练枪法时亦未曾感受到过,难道此人武艺竟还在童渊之上?亦或童渊当初刻意将这种压制力收敛起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