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三十二章 召见(上)-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二章 召见(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天,袁绍传来两个消息:第一个是郭斌除阳翟县令的任命已经基本确定了。

    第二个消息:天子召见。

    对于第一个消息,郭斌是没有太担心的,毕竟何进都发话了,以他目前的官位和身份,难度应该不大;天子召见可就太意外了。

    他现在区区一介布衣,连秀才或者孝廉都不是,不错,最近他在太学生中名声很棒,刚一进京,就又闹出了八个人打一百个的大事件,可谓是洛阳城人尽皆知的风云人物。可现在是东汉,太平盛世(好吧,说这话虽然有点心虚),起码不是春秋战国那种战乱年代,个人的勇武很难入得了天子的眼的。

    这样越次入见天子虽然是祖坟上着大火的莫大机缘,可要说背后没有人推波助澜,打死他都不信的。

    于是郭斌问袁绍道:“本初兄,可是国舅爷向天子推荐的?”

    袁绍摇摇头,目光有点复杂,道:“是中常侍张让。”

    what?!这时什么情况?他跟张让可是一点也不搭界啊!

    这时,他明白袁绍刚刚那一眼的意思了,这是怀疑哥们儿偷偷地勾结宦官啊。

    当下郭斌对袁绍道:“小弟自进京以来,无论是在太学的公开场合还是在私下里,表达的观点是很明确的,那便是宦官皆可杀。小弟绝不会有勾结宦官之举。”

    袁绍心中歉然:“对啊,这个小兄弟这么实在,怎么会做出那种事呢?”

    于是马上对郭斌道:“潜阳误会了,为兄绝没有那层意思。为兄考虑,定是张让见国舅爷刚举荐董仲颖为河东太守,又举荐孟德为顿丘令,潜阳为阳翟令,心中不满。此次他撺掇天子越次召见潜阳,定有重大图谋,潜阳务必小心应对才是。”袁绍竟是越说越觉得有道理。

    郭斌心想,哥们儿到处说太监的坏话,又跟太学生和士人混在一起,张让怎么都不会对我有好感的。况且如今我拜见完何进,便被举荐为阳翟令。袁建的案子,何进出头的事儿也瞒不了人。再说,我将醉仙楼三成利让给何进的事儿,能瞒得过别人,张让肯定是怎么也瞒不住的。

    估计是张让见我亲近何进一党,故意找茬儿呢。董卓位高权重,他们动不了,曹操背景深厚,他们不敢动,就只哥们儿根基不深,实力最弱,张让这是柿子挑软的捏啊!

    可是他要说动天子召见我,恐怕也是费了不少功夫,必然要有召见我的借口才行,我一介布衣,什么地方值得天子召见呢?

    思前想后,怎么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能让天子都惦记的东西啊。

    还是袁绍开口道:“潜阳不必过虑,当今天子聪明睿智,只是被奸臣蒙蔽。以潜阳之才,张让纵有计谋,也定无法施为。”

    郭斌心道,天威难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当下,郭斌点点头,谢过袁绍的提醒。

    召见是在次日未时,于是郭斌今天就要去宫门获得“门籍”,也就是入场证件了。

    他先往何进府上去,报上姓名便有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出来带他往宫门走去。原来何进不在府中,却早已吩咐好了下人。郭斌少不得奉上千钱,作为劳动人家的小费。

    何姓管家态度立时便不同了,一路上介绍一些进宫要找谁,要注意什么之类的。

    待到了宫门,上去一番交涉,郭斌来到了宫门值班室(嗯,姑且称之为值班室吧,虽然看大门的并非端着盛满热茶水的塑料杯的老大爷,可是郭某人也不知道他官称是啥啊)。

    忙活了半个时辰,郭斌的门籍终于制好了,是一个二尺长的竹片,上书姓名、状貌、籍贯。郭某人对自己的样貌怎样被描述很是感兴趣,伸过头去想瞧瞧,被书写的小吏鄙视地看了一眼,自尊心受到无情地摧残,便也不想看了。

    做好之后,他自己也得了一个竹制的小牌牌,然后就被带到了一个院子,是用来学习宫中礼仪的场所。

    费劲巴拉地又学了一个下午的礼仪,直累得郭斌腰酸背痛腿抽筋,简直比进山手搏猛虎还要累人啊。然后被告知,明日卯时(早五点)来宫门等候觐见。

    郭斌奇道:“在下觐见时间不是在未时吗?”

    小黄门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就走了,只留下郭斌在风中凌乱不已。

    后来问了袁绍才知道,外臣觐见天子都要在殿外立等的。不过将郭斌安排到下午觐见,恐怕也是张让使的小手段了。

    第二日,郭斌起个大早前往宫门,对过门籍,自有人带领他来到等候觐见的偏殿。

    郭斌迈着小碎步跟着前面的小黄门往里走,时不时地抬眼偷看汉代的皇宫。

    在不止一次逛过故宫的郭斌眼中,这东汉的皇宫算不上富丽堂皇,却自有一种古拙之美。细小之处,虽不甚精巧华丽,却优雅古典,处处透着皇家的威严大气。

    枯等了一个上午,算算将到下午两点,郭斌终于等来了传召的小黄门:“着颍川郭斌觐见!”

    郭斌跟着小黄门来到一处宫殿,本来就对皇帝殊乏敬意的郭斌,经过了一个上午的苦等,那一点点紧张与焦虑早已消失得干干净净,只剩下满腹的额,满腹的咕噜声。他饿了。

    就这样,他小步进殿,终于站到了掌控着大汉朝一千余万平方公里的男子面前。

    进殿时,郭斌瞟了一眼,主位上坐着一人,身穿红黑相见的袍服,应该就是当今天子了。身后站了一人,应是服侍的太监。待站定,郭斌谨记昨日学习的宫廷礼仪:“足容重,手容恭,目容端,口容止,声容静,头容直,气容肃,立容德,色容庄,坐如尸”。

    郭斌再拜道:“草民颍川郭斌,拜见陛下。”

    天子说话了,声音温润:“郭爱卿免礼。”

    只这一句话,竟让郭斌听出了威严、庄重、温煦、大气等诸多感情,使人顿生亲近却又不失庄重。

    郭斌顿时收起最初的一丝丝不恭敬,心道:久居上位之人,果然不可小觑。

    遂依言起身,平视,两手相合,掩在袖子里,放在腹部,动作要多标准有多标准,态度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见郭斌如此,天子道:“听说你前几天只七八个人就打得一百余人落荒而逃,敢在京中如此放肆行事,你好大的胆子!”声音瞬间抬高。

    郭斌心中一惊:难道张让说我坏话了?

    当下不敢怠慢,连连施礼道:“草民惶恐,实在是对方欺人太甚,草民忍无可忍才出此下策,请陛下恕罪!”

    看郭斌战战兢兢、惶恐不安的样子,天子哈哈大笑道:“无妨,没想到胆大包天的郭潜阳也有害怕的时候。”

    只听到一阵附和的笑声,尖声细嗓道:“还是陛下圣明。”

    郭斌被这一嗓子叫得一身鸡皮疙瘩,当下也不多话,只是眼观鼻,鼻观心,一言不发。

    天子见他拘谨,道:“郭爱卿不必如此拘谨。”顿了顿,又道,“听说你很会做生意?”

    郭斌一愣,道:“草民不敢称能,只是糊口而已。”

    只听侍立一旁的太监尖声道:“好你个郭斌,难道天子还能图谋你的产业不成?”

    天子明显对郭斌很满意,道:“阿父莫要吓坏了他。”随即对郭斌道:“你卖香皂,售美酒的事,朕都知道了。不错,是个做生意的好料子。”

    郭斌心中一震,当今天下,能让天子称呼一声阿父的人,只有张让,原来他就是张让。

    只是没想到堂堂大汉天子竟会跟他讨论怎么做生意,到现在郭斌的脑子还是蒙的。

    天子见他不说话,继续道:“你跟各地豪强开分店的主意很不错,就连朕也是大开眼界。”

    郭斌道:“陛下谬赞了。所谓人好德而归利,能生利者道也。草民以为,只要能赚钱的,就是好买卖。”

    天子拍手赞同道:“说得好!”

    “好德而归利,能生利者道也。”这本是姜尚对文王说的话,是教他怎样治理国家的,没想到郭斌这时讲出来,竟似为经商找到了理论依据。本来是一知半解地胡说八道,却入了天子的心。

    于是,奇怪的一幕出现了:郭斌与天子竟然就做生意的法子聊了起来,似乎颇为投机。郭斌见天子爱听这个,于是拿着后世一套市场经济的理论讲得那是口沫横飞,昨日学的一干宫廷礼仪早就抛到了爪哇国。

    只看得一旁的张让脸色铁青,可是也没胆子打断。

    天子生于冀州河间国,是汉章帝刘炟的玄孙。世袭解渎亭侯,父刘苌早逝,母董氏。永 康元年(167年)十二月汉桓帝刘志逝世后,刘宏被外戚窦氏挑选为皇位继承人,于建宁元年(168年)正月即位。也就是说,刘宏在干皇帝这一工作之前,只是一个闲散宗室,而且酷爱做生意。

    做了皇帝之后,就没有机会做生意了。一干老臣都满口的重本抑末,看不起做生意的。现在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能跟他聊聊做生意的人,谁敢打断?张让是得天子宠信,可不代表他敢违逆天子的意志。

    宦官就像是缠绕大树的藤子,而皇权就是参天的大树。先有大树,藤子才可能爬到那么高。只是藤子始终只是藤子,即便它爬得再高,也只能顺着大树的枝干伸展枝丫。

    再说了,郭斌显然说到天子心窝里去了,人家都给做生意找到理论依据了,听郭斌一说,仿佛不会做生意就是不会治理国家;不会做生意就会天下大乱;不会做生意就对不起列祖列宗一样。

    更难得他那一套理论,竟然还能言之成理,张让几次打断,欲挑出毛病,都给郭斌驳得体无完肤。

    郭斌的反应是出奇的一成不变:先对他翻个白眼,然后看着天子驳斥张让的论点,看的张常侍吐血不已。

    于是刘宏对郭斌的一套理论更是崇信得紧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