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三十一章 养士-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三十一章 养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等了不久,便见虎子领着北部尉衙门的差人前来,分开看热闹的人群,只见满地的伤患,还有两具尸体躺在门板上。差人吓了一跳,不过显然虎子早就打点好了一切,差人只一愣,便忙活着抓人了。

    待看到曹操也在场,少不得又是一番寒暄问安。要知道,曹操当年可是北部尉衙门的主官,曾设五色棒,并因棒杀犯了夜禁的蹇硕的叔父,而在京城轰动一时。这些当初的手下们见到曹操,当然是毕恭毕敬,处理起事务来效率自然也提高了很多。

    待差人处理好一切,又请了郭府的一个管家前去北部尉衙门处理善后事宜,事情便算告一段落了。

    天色过午,北部尉衙门传来消息,说是洛阳令过问此事,要追查英雄血喝死人一案,又要对郭府殴伤众人一事追究责任。而且,据说现在连袁建也被释放回家了。

    听到这个消息,袁绍对郭斌道:“潜阳,这个洛阳令是我袁家的门生,只是一向与二弟亲近,想是二弟已经插手此事了。”

    郭斌点点头,道:“想是如此。”

    到了夜里,传来消息:河南尹何进亲自过问此事,以袁建寻衅滋事,杖三十,罚钱五千,另打入大牢,徒刑三个月。其余一干江湖武人,以胁从罪,杖二十,徒刑一个月。

    至此,事情也算是水落石出了,剧情简单,甚至有些拙劣。

    原来那两具尸体是两个饿死的乞丐,让袁建捡了来充数。前来闹事的也大多是用钱雇佣的江湖人,因为郭斌诸人出手太快,还没等人求饶就解决了战斗。

    到此,这件事就真的是告一段落了。谁要不给国舅爷这么个面子,恐怕得好好掂量掂量了。

    在这样一个皇权社会,能以如此迅捷的速度解决如此大的案子,也算是颇具特色了。

    袁建在第二天便被袁术以一万钱保了出来,只剩下一干江湖人士躺在牢里嗷嗷叫,骂死了袁建。

    郭斌得到消息,心中鄙视袁术小气,当下命虎子带了十万钱去洛阳县衙,将那一百多个江湖人保了出来。

    这些个江湖好汉在牢里可是吃尽了苦头,如果混的好的话,他们也不会被袁建雇佣了去充数。如今进了大牢,还指望着以养士知名的袁公路捞出来呢,可袁建一出狱,这些人的幻想就破灭了。

    现在郭斌派人将他们捞出来,他们自然是说不尽地感谢啊。这边董杏儿看他们一个个旧伤还没好,就又在牢里吃了许多苦头,加上闲着无事,便以家传的歧黄之术给这些人诊病。待听说董杏儿便是杏林圣手董奉的爱女,顿时崇敬仰慕之情溢于言表,一个个对董杏儿那是彬彬有礼得很。

    于是什么从去年开始就有手腕子疼的老毛病的,什么膝盖一到阴雨天就生疼的,各种各样的病症都拿出来问问这个杏林圣手的嫡传爱女。

    而董杏儿竟乐此不疲,仿佛找到了自己的价值,每天给这些江湖人诊病那是热情澎湃,鸡飞狗跳。

    没错,的确是鸡飞狗跳,不但郭斌、郭全和庄中的护院被她指挥着给这些人更换伤药,连袁绍都让她勒索了数不尽的药品。原本因人少而略显空旷的郭府,如今到处是伤患。

    而这些人见郭斌竟然亲自为自己更换伤药,心中又是羞愧又是感激。

    过得几天,许多轻伤的已经基本痊愈了,便也在董杏儿教导下加入了护理的行列。

    这些天,马元义带着唐周来过几次,众人看太平道的大头领都跟郭斌交游,对郭斌更是愈发恭敬。

    另外,王越更是成为了郭府的常客,堂堂天南剑仙的入室大弟子,给一个小丫头打下手,帮一群混迹江湖底层的人换伤药,说出去都没有人信。

    郭斌虽看得心中酸溜溜的,可作为一个前世的小**丝,他天生的自卑感使他不敢对董杏儿表明心迹。即使穿越到了汉朝,即使他如今家缠万贯,即使他已经成了高富帅,可毕竟时日尚短,他的心态还停留在当初小**丝的角度,无法扭转。

    况且,王越英姿隽爽,武艺高超,人又很骚包。站在他面前,会让人不自觉地感到自惭形秽。若在小说,这对金童玉女一个是天南剑仙的高徒,一个是杏林圣手的爱女,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因此,这个平日里行事果决,智慧睿智的郭斌,此时在感情上表现得幼稚而可笑,简直连小学生都不如。

    对于马元义,郭斌心中很复杂。

    一方面,他是黄巾道最重要的领袖之一,太平道作乱在即,黄巾之乱对中国的伤害无人不知。若是他现在就去告密,朝廷将马元义处死的话,黄巾起义的烈度势必会小很多。

    可是他郭斌不是这种出卖朋友的人,其次他对马元义这种心怀崇高理想,而且甘愿为了天下苍生奔波劳碌,甚至甘愿赴死的精神所震撼。

    况且郭斌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他后面还有郭家庄的几百号人,有伏龙山庄的几千号人。若是惹怒了太平道,谁知道张角会不会集结精锐先把他伏龙山庄灭掉?

    另一方面,历史上会有唐周出卖马元义,不管他们内中有什么恩怨,也不管唐周有什么企图,他的叛变事实上沉重打击了黄巾起义,也在客观上降低了黄巾起义的烈度。

    通常,对于一件很难决断的事情,一个懒人最简单的做法是:什么也不做。而郭斌就是这么个懒人。

    待两个多月后,众人都好了个七七八八,这些江湖豪侠竟都学会了简单地处理伤口,什么头疼脑热的小病也能胡乱给自己开药,像换伤药这种小事儿更是不在话下。

    看众人好得差不多了,郭斌便将众人叫到一起,道:“我与诸位,算是不打不相识。如今诸位伤已痊愈,郭某断没有拘着诸位的道理。这样,郭某给诸位每人千钱,诸位有人愿意回乡的,算作盘缠;有愿意跟着郭某的,可到颍川阳翟县伏龙山庄去。报上字号,自会有人接待。随时前来,郭某扫榻以待,自此你我便是兄弟,有郭某一口吃的,断不会委屈了各位。”

    众人都欢呼雀跃,称赞郭斌讲义气,急人所急。

    于是这些人走了,回乡的少,大多直接去了伏龙山庄。想想也是,这个时代,若不是实在没有出路,谁愿意背井离乡,流落江湖?这些人又没混出什么名堂来,现在好不容易有了郭斌这么个饭辙,谁不是上赶着啊?

    于是一番呼朋唤友,最后去伏龙山庄的江湖人竟达到了三百多。在阳翟主持大局的戏志才心中感叹:“主公果真非凡人也。”

    后来知道这件事的郭斌也是心中窃喜:看来自己的一番努力没有白费。这可是三百多有武功底子的武林好手啊,上墙爬屋不在话下,偷鸡摸狗更是小事一桩(咳咳,如今他们可能还只是处于鸡鸣狗盗无所不能的状态了)。以后若是单独成军,在经过一番郭斌在电视上看到的二把刀训练方法,岂不就是汉代的特种兵了么?

    这件事还有一件好处:郭斌在江湖上出名了,现在郭斌江湖人称“急公好义小孟尝”。对于这个称号,郭某人还是蛮有意见的,原本他想象的剧本中,怎么也得是“玉面小飞龙”之类的骚包字号啊。

    当然,相对的,袁术在江湖上的名号可就臭得很了。也因此,袁术每每提起郭斌来,都恨得咬牙切齿。

    当初袁术忌惮何进插手,便先将自己的家仆捞了出来,打算等事情平息下去,再将这些江湖人捞出来。可没成想,郭斌竟抢先了一步。

    郭斌知道,既然他与袁绍过从甚密,并跟袁绍有这么深的利益纠葛,那么跟袁术的梁子就算是结上了。

    至于为什么何进会如此为郭斌的事情出死力,宁可得罪汝南袁家的嫡子,也要帮郭斌一把,那是因为郭斌早已与何进商量过,京城醉仙楼旗舰店的股份,分三成给何进。

    醉仙楼近在京城,它的火爆程度有目共睹,袁术要拿英雄血做文章,这不是打国舅爷的脸么?

    这一次,看在袁家的面子上,只算是小小的惩戒。

    经过这件事,郭斌终于明白袁绍与袁术这一对同父异母的兄弟,性格差异如此之大,成就也如此悬殊的原因了。

    袁绍是长子,但是为婢女所生,自然身份就低了。而袁术虽为嫡出,却是次子,前面那个庶长子还这么能干,长得又帅又威风,很得家中长辈的看重。这样的童年,造就了两人不同的性格。

    袁绍一直很努力,他不能选择自己的母亲,只能凭借自己的努力获得家中长辈的赏识。慢慢长大,他有了更大的舞台。党锢之祸爆发了,归隐山林的人很多,可他袁绍偏偏在洛阳归隐。借着袁家的势,宦官动不了他,他却努力结交党人,获得了士大夫阶层的普遍认同;另外,以袁家的财力,结交江湖人士,宣扬他的好名声。于是他的名声传遍四海,又于是,他愈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好名声。

    而袁术呢?他是自心中看不起这个婢女所生的兄长的。可是这个哥哥很能干,于是他起了嫉妒之心,虽然他是至死都不会承认的。他努力向袁绍学习,袁绍养江湖人士,他也养江湖人士;袁绍好任侠,他也好任侠;袁绍获得士人的支持,因此就连国舅爷也很看重他,可他袁术做不到,便愈发嫉妒袁绍。

    袁绍做什么,他就专门给他捣乱。现在袁绍交好郭斌,听说郭斌还资助袁绍大量的银钱,袁术便派人去郭府惹事;之后十八路诸侯讨董,想必也是袁术看袁绍能做盟军领袖,心中不忿,便将孙坚的粮草给断了,以之落袁绍的面子。

    后来袁绍脱离袁家往北方发展,多少袁家的门生故吏竟然都去帮袁绍,想来也是袁绍几十年养势的结果,袁绍能霸占四州之地,虎踞中原,并不是偶然的。后来官渡之战,或者是因他内心隐藏得很深的自卑心作祟,他看不惯田丰,看不惯沮授,他以为他们都看不起他庶出的身份,因此愈加敏感而多疑,最后官渡战败了。

    可是他根基尚在,他在冀州素有德政,百姓爱戴他,他病死的时候河北百姓没有人不悲痛。

    袁术在家族的支持下,盘踞南阳,可是几十年二世祖的生活将他的双眼蒙蔽了。庶兄袁绍的优秀,袁绍自小被家族长辈看重,长大后又比他有出息,而他只有嫡出这一条能压他一头。这使他更加看重名分,因此更看不起袁绍,也因此很看得起传国玉玺。他以为他手中有传国玉玺就是拥有了天命,就有统治天下的合法性。于是他称帝了,成了众矢之的,临死想喝口蜜水而不可得。

    

    太祖善养士,时人以孟尝君比之。

    --《太祖本纪》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