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东汉末年最新章节- 第二十九章 阳翟令-久草精品网
返回 重生东汉末年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九章 阳翟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次日一早,郭斌与荀彧在袁绍的引领下,往洛阳内城行去。今日,他们要前去拜访时任河南尹的国舅爷--何进。

    郭斌一身簇新的儒生袍,骑着高头大马,走在东汉末年京城的大街上。将要去拜见即将权倾朝野的何进,他也没有丝毫忐忑与不安,只是深深地呼吸着昨夜雨水浸润土地的新泥的味道。

    前世的他,作为一个连区政府的大院都没进去过的退伍兵,现在竟要去拜访跺跺脚连大汉朝都要抖三抖的国舅爷,现在的河南尹,赫赫有名的何进,怎能让他不深深感受到生命的奇妙与命运的莫测?

    骑马在郭斌侧后方的荀彧,看到郭斌竟能一脸坦然,甚至有点戏谑的表情去拜访何进,心中暗暗称奇。

    荀彧是颍川豪族荀家的杰出后辈,是少数几个能站在金字塔顶端俯瞰整个大汉王朝的年轻人之一,另一个就在郭斌的一侧,便是端坐马上的袁本初。他二人能够进出何进府邸,有多少是看在本身的才华上,而又有多少是看在家族的面子上,各自心中都有一杆秤。

    而郭斌,一个阳翟乡下来的毛头小子,仅仅花了半年时间,竟能让两位大汉顶尖豪族的杰出后辈陪同去拜见国舅爷,他是如何做到的?

    荀彧觉得他从家书中得到的信息还是太少了,他要更近距离地仔细观察,深入研究。

    袁绍骑在马上,想着今早郭斌跟他说过的一番话,心中便止不住得庆幸能够认识这么一位少年英雄。

    郭斌告诉他,愿意把香皂生意的两成利润拿出来,交给自己,作为反对宦官活动的经费。不要小看这两成利,别人不知道,我袁本初还不知道吗?现在伏龙山庄的香皂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目前大汉十三个州刺史部,除交州外都有分店,月收入上千万钱,这两成的利,是将近两百五十万钱。

    本朝天子私令左右卖公卿,公千万,卿五百万。这两成的利,只要四个月就是一个太尉!两个月就是一个九卿!这是给了我袁本初多大的面子啊!这个小兄弟真是实在!实在是为国为民之表率啊!

    这边郭斌还偷着乐呢,他哪儿知道这两百五十万钱是多少啊?不就是卖香皂两成的利么?能值多少钱?他还想着这么简单就搭上了袁绍的大船,以后前途大大滴啊!虽说是每年都有分成,可等明年以后,天下大乱,谁还想着给你分钱啊?该停咔嚓就给你停了。

    就这样,一行来到了何进府门前,袁绍着家仆上前通报姓名,递上名帖,一会儿便有人前来领三人向府内行去。

    来到厅外,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粗豪的笑声,郭斌心中一惊:“是谁有如此大的胆子,竟敢在国舅爷府上如此放浪形骸?”

    进得厅来,只看到一个高大威猛的背影,正俯身大笑,肌肉虬结的肩膀一耸一耸地,将身上的襜褕绷得紧紧的。

    厅中主位上的男子见家仆引着三人进来,大声道:“本初、文若,既来了,就进来坐。”

    三人进得厅来,却并没有就坐,袁绍站在厅中对主位上的人道:“明公近来可好?我来为明公引荐一位少年英雄!”

    说着拉着郭斌的手道:“这位是近日写下《少年中国说》,名震太学的郭潜阳,潜阳贤弟,这位就是当今国舅爷,任河南尹的何国舅。”

    只见何进穿一件长袍,看质地,应是临淄上等的锦缎所制,面白微须,容貌虽谈不上英俊潇洒,却也是眉目周正,使人望之顿生亲近。听袁绍介绍郭斌,何进连忙起身,只听得腰中玉珏叮当作响,通身的富贵之气扑面而来。

    郭斌连忙施礼,道:“小子郭斌,颍川阳翟人氏,拜见国舅爷。”

    何进拉着郭斌的手道:“潜阳何来之迟也。”神情之间,甚是热络。袁绍见何进如此,心中也很受用,在一边微笑点头。

    寒暄一番,何进对适才厅中大笑的汉子道:“仲颖,这位便是最近名满京师的郭潜阳了。潜阳,这位是董仲颖,现任河东太守。”

    听到何进对那人的称呼,郭斌心中一震,抬眼看去,只见这个后世无人不知的人物黑面杂须,身材高大威猛,比郭斌高出半个头,浑身肌肉虬结,行动迅捷,目光凶狠而灵活。

    见对方望来,郭斌忙施礼道:“颍川郭斌,见过董府君。”

    董卓热情地扶起郭斌,道:“潜阳不必拘礼,你我表字相称便是。”

    郭斌连道不敢。

    董卓也不强求,对何进道:“国舅爷这里果然是人才荟萃,在座三位少年,哪位不是名震京师,哪位不是年少英杰,只我老董是个粗人。便借国舅爷的美酒,与诸位英雄共饮一杯如何?”

    当下,在座诸人自是举杯相陪。

    虽是初次相见,董卓便与诸人觥筹交错,热络之极,加之除了何进,便是他官职最高,是以他找谁喝酒,谁也拒绝不了。

    董卓粗豪的性格很容易使人放下戒备,就连郭斌都难以对其生出恶感。

    何进性格则稍显软弱,若非是何皇后的嫡兄,身份尊贵,官职又高,与一干汉末人杰在一起,便明显的相形见绌了。

    想必正是因为他出身不好,心中自卑,便要努力融入上层社会,处处学习上层社会的生活方式,可是仍难以完全融入,便愈发地自卑自怜,人也变得没有主见。何进身居高位,最后却身首异处,想必也与这种耳根子软的性格有直接的关系。

    欢饮不多时,董卓便起身告辞了,厅中只剩下何进、袁绍、荀彧与郭斌四人。

    袁绍对何进道:“潜阳为颍川司马德操先生的高足,很得蔡议郎与卢侍中看重,是一位难得的少年英杰。国舅爷若欲大事得酬,可算潜阳一个。”

    见郭斌不解,袁绍道:“国舅爷久欲除十常侍,只恨名位不甚高,权力不甚大,故一直迁延至今。如今广招英杰,为其羽翼,潜阳大才,又与我等志趣相投,若得潜阳相助,实在是江山社稷之幸。”

    郭斌连忙逊谢,连道不敢。心中却道:“想来是我那二成利起作用了。何进如今广收门徒,扩充羽翼,看今天董卓与何进的熟识程度,想必他与何进有某种政治联盟关系。否则为什么后来单单招董卓进京呢?而且董卓本是一个西北的土豪,没有什么背景,若说上面没人,这几年坐火箭般的升官速度也很难解释得通。”

    当下听何进道:“本初说得有理。只是潜阳年岁尚幼,骤为高官,恐惹物议,不如就先从阳翟县令做起吧。”

    如此正合郭斌之意,于是不等袁绍说话,他便起身离席道:“小子年少,蒙国舅爷看重,委以一县父母,斌必粉身以报国恩。”

    明年黄巾之乱就要开始了,颍川正是首当其冲。伏龙山庄的偌大家业,也不是说放弃就能放弃的。若是能任阳翟县令,正可以稳守城池,与伏龙山庄互为犄角,到时候,这便是立身存世的根本。

    这是进京前郭斌、郭永、郭嘉与戏志才四人密室商议的结论,此次进京,就算是买~官,也要买到阳翟附近。如今何进插手,还正好是郭斌最想要的,当然是马上应下来了。

    袁绍在一旁则暗暗感动,这个小兄弟真是太实在了,为了不让我难做,这就发配回阳翟了,实在是受委屈了。

    荀彧则暗暗点头:“听闻伏龙山庄墙高人众,眼见乱世将至,能得到阳翟县令之职实在是再方便也没有了。”

    何进以为郭斌毕竟年少,哪里有许多见识,见他爽快应了,心中颇为满意,便挥挥手示意他继续饮酒。

    当日,众人相聚甚欢,可毕竟是国舅爷府邸,岂能真正放得开?故正事说完后,袁绍诸人便告辞离去了。

    路上,袁绍对郭斌道:“潜阳今日受委屈了,国舅爷也有他的难处。此次董仲颖升河东太守便是国舅爷的手笔,国舅爷为此欠了大人情。因此就连孟德,也只得了个顿丘令。待诸事安定,为兄必想方设法将潜阳调回京师。”

    郭斌忙道:“本初兄误会了,郭斌本无知孺子,得蒙本初兄引荐,国舅爷赏识,方得任阳翟令长,岂敢另有他求。”

    袁绍见这个小兄弟说得诚恳,便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郭斌心中却道:“这个袁本初,果然也是个耳根子软,没有主见的主儿。只是没想到董卓竟然搭上了何进的线,怪不得后世接替卢植围剿黄巾时,即便兵败,非但毫发无伤,反而能继续升官。也难怪何进对董卓信任有加,召诸侯~进京时就有董卓。”

    待与袁绍分手,郭斌与荀彧一起往郭府行去。

    路上,荀彧对郭斌道:“久闻戏志才智慧通达,能谋善断,没想到他眼光也如此独到。颍川虽为四战之地,然人口众多,土地肥沃,乱世将至,若能妥善经营,正是英雄崛起之所。荀彧一介书生,有朝一日,说不得要托庇于潜阳兄羽翼之下。”

    郭斌听得心中震惊,荀彧真不愧王佐之才,竟能从有限的情报中分析得**不离十,当下不敢怠慢,忙道:“届时,文若有何难处,尽管前来伏龙山庄便是。郭斌必扫榻以待。”

    

    (荀彧)与太祖之何进府,遇董卓。后太祖除阳翟令,黄巾起,(荀彧)乃之阳翟,遂从太祖纵横驱驰,太祖赞之曰:荀文若王佐之才也。

    --《许昌侯荀丞相列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